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蚯蚓
    我打了一个激灵,听这声音是从楼下传来的,难不成就在下楼的当口儿,这姑娘又受伤了吗?

    “帮帮我啊……”求救声传来,还夹杂着痛苦地低吟。

    我三步并作两步跑了下去,却发现这丫头跌坐在了楼梯上。

    “我的脚刚不小心扭到了。”她哭着说,我这才发现她右腿小腿处真的被擦伤了,血液都渗了出来。

    但现在问题来了,我还要留在这里探查,她刚说自己是骑着自行车来了,那眼下该怎么回去呢?

    “轰……轰隆隆……”一道闪电将黑暗的夜空撕裂,转眼间大雨倾盆而下。六月天真是孩子脸,说变就变。

    “怎么会?”余佳一脸扭曲地望着外面的雨幕,“好端端的怎么下起雨了?”

    “你要不先找个地方休息下,等雨停了再说吧。”我说着,心中也在埋怨着怎么遇到了如此倒霉的天气。

    “也好!”余佳点了点头,我将她扶起,准备先去宿舍楼看一下有没有宿舍先将就一下。

    从教学楼到宿舍楼免不了要淋雨,我脱下外套护在余佳的头上。

    此时天上又开始打雷,闪电将整个校园照的犹如白昼,我才发现校园的地面上匍匐爬行着许多蚯蚓。

    “额……”虽然我晓得下雨的时候,地面上出现蚯蚓是很正常的自然现象,但此时的数量太多了,也不由得让人头皮发麻。

    好在余佳在这里生活过,她对路线颇为熟悉,我们在宿舍楼一层就找到了一个没有上锁的房间。

    “你先坐一下!”我扶着她慢慢地坐在一旁的地面上,在宿舍里翻找了一圈,总算在柜子里面找到了一床破旧的棉被,慢慢地用棉被裹住了她。

    余佳点了点头,感激地说了声,“谢谢你。”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我也觉得四周围寒意袭来,不由自主地打了激灵。

    “我想抽支烟!”掏出烟盒和打火机,我看向余佳,“你不介意吧。”

    余佳微笑着说,“不介意。”

    我一边抽烟一边考虑下一步该怎么探查,手腕处的小红点又传来了灼痛的感觉,肯定是老婆婆给我发来了讯号。

    若是完不成任务,鬼知道爬到我身体里的那个东西会对我做什么。

    “抽完这支烟,接着探查!”我如是想着。

    “你知道吗?”黑暗中余佳的声音尤为清晰,“蚯蚓这种生物经年累月都是生活在地下的,它们低贱、不堪,被人踩踏,被当做鱼食……”

    我深吸了口气,这丫头的声色虽说还算平和,但却有一种无法言喻的诡异。

    想想刚刚在校园里看到的那些蚯蚓,我不由得屏息凝气,听她接着说下去。

    “它们自出生就接受了见不得光的宿命,生活在地下。等到下雨时土壤中的氧气不够了,才从地下钻出!”说到这里,她猛地停顿了一下。

    我吞了吞口水,宿舍里面很安静,只有窗外“哗哗”地雨声。

    “可当它们从地下钻出的那一刻,就是复仇的时刻!”我竟然从她的语气里面感觉了仇恨的味道,并且是那种刻骨铭心的味道!

    “轰隆——”又是一声炸雷响彻天际,顿时将整间宿舍都照亮了。

    猛然间我看到余佳将自己缩在了被子里面,脖颈直直地缩了下去,但头部却灵活地转左转右,这诡异的模样就仿佛是一只从土中探出头的蚯蚓!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当即让我头皮发麻,难不成这丫头根本不是“人”?

    “你当我蚯蚓,我要你性命!”,“诅咒,是弱者对于强者的‘祝福’!”不知为何,我的耳边瞬间回荡起如此两句话。

    “咯咯咯……”余佳的身子如筛糠一般抖动了起来,她的头发再次将她的脸给覆盖住了。我又朝着自己的腰后摸去,想抽出龙雀刀。

    “你好像害怕了?”余佳突然停下来,偏着头幸灾乐祸地看着我,“你不会把我当成鬼了吧。”

    我抹了把额头,这丫头真是蛮独特的,若是再跟她呆一会儿,我保不齐就会心脏骤停。

    “哪里,哪里,不过你的演技确实厉害。”我向她竖起大拇指。

    余佳慢慢地从被子里钻出,“我先去趟厕所,一会儿回来。”

    我点了点头,叮嘱她快去快回,等她回来,将她安顿好之后,我就要再开始探查了。

    山江中学宿舍的床铺也蛮别致的,一个屋子里面可住四个人,很是宽敞。配套设施也尤为齐全。

    转头看到了身后的床铺,床板上好像放着一张照片,我伸手拿了过来。

    照片上是一个穿着篮球服的男生高大的背影,但定睛一瞧,却不由得大吃一惊,这男生身上穿着的篮球服的号码是——11号。

    “难不成这照片中的男生是江哲男吗?”我赶紧从身上摸索出那张在课桌抽屉里面取来的照片,两者放在一起对比了一下,照片中男生的身形和江哲男还真是相似。

    将这张照片翻转过来,后面还有一行字,只是这行字却不是红色的,而是用黑色水笔写的——你的背影,最美的风景。

    可将另外一张照片后面的血字跟这行字比对,不难发现两者笔迹极为类似。

    难不成这两张照片后面的字迹是出自一人之手吗?

    “这张床本来是谁住的呢?”我起身想看清楚,却不料床头的标牌竟然十分不清晰了,根本无法分辨标牌上面的姓名。

    “颜值决定一切,看来江哲男可真是大众情人啊!”我不由得感叹。

    二十分钟过后,余佳竟然还没回来,我不由得担心起来。

    这所学园毕竟荒废了两年,此时又是暴雨深夜,若是闯进来一个变态,她一个女孩子自是凶多吉少。

    “去看看吧!”思虑了片刻,我还是决定去找找余佳。

    “哗哗哗……”暴雨没有丝毫要减小的迹象,我刚来到走廊中,一张纸片竟然又幽幽地落到我脚边。

    “这是?”弯腰拾起,这竟然是一页纸张泛黄的废旧报纸。

    但是报纸上面的内容,却一下子吸引住了我的眼球——山江中学高二三班学生江哲男晚间放学后离校失踪,至今下落不明,现向社会各界人士征集线索,请大家踊跃提供。

    文末还附上了江哲男的一张全身照,他穿着校服,干净地笑着,我看了看日期,正是两年前,离学校关停还有一周的时间。

    江哲男突然失踪,而在他失踪之后学校又被关停了,这两者之间究竟有没有联系?

    将报纸揣好,本想着给宋雨萌打电话让她调查下江哲男的情况,但掏出手机之后,却发现这里连一格的信号都没有。

    “还是先一边探查一边找余佳吧……”我无奈地吐出一口气。

    宿舍楼二层处上了锁,没有办法进入,若强行破开会浪费时间,我还是先去能进入的地方查看。想到此,我便来到了离宿舍楼最近的实验楼。

    在实验楼的一层入口处,放置着一面落地仪容镜。

    可当我走到镜子前,看到里面的情景时却不由得大吃一惊。镜子里面照出的并不是我,而是一个身穿11号球衣的男生的背影。

    “江哲男?”我不由自主地喊出了声。

    与此同时,镜子里的那个身影却貌似在慢慢地转过身来……

    “轰隆隆……”天雷怒号,再次将周遭的一切照亮了,可镜子里的那个身影却登时消失了,与此同时就听到一声“乒乓”脆响,那面镜子登时碎裂一地。

    刚刚镜子里面的身影是我的错觉还是真实存在的?

    我定定地望着那一片铺了满地的碎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