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故地重游
    “顺子,这东西对付的可不是一般的鬼怪,那红绳是被朱砂浸泡的。看来这周围的‘脏东西’可不是一般段位的,你现在在哪儿,我去帮你”余小游急切地说着,听他的语气,事情仿佛很严重。

    我深吸了口气,“不用,保持电话畅通,有事我会再联络你。”

    但在我刚刚挂完电话的瞬间,就觉得一股凉意从厕所隔壁的教室中袭来。抬头看去,却发现这里是高二三班。

    “嗡嗡嗡……”不单单是突如其来的凉意,还传来一阵貌似是机器的低震声。

    这间教室里难道不是空的,还有其他“东西”存在啊?

    想到此,我没有贸然进入。来到了窗户的位置朝教室里面看了过去。

    一张绿幽幽的女人脸上出现在窗口,和我的脸只隔着一扇玻璃。

    “啊——”我惊叫了一声,旋即往后弹跳而去。刚稳住身形就朝着后腰处摸索龙雀刀,但还未抽出,高二三班的教室门便打开了。

    “你……”一个清纯的长发女孩站在门口,一脸诧异地看着我,“你是谁啊?”

    我的手并没有从龙雀刀上面移开,有些东西看似人畜无害,其实可怕的紧!

    “你问我是谁?”我哭笑不得地看着面前的这个清纯女孩,“我还想问你是谁,突然出现吓了我一跳!”

    面对着我的没好气,女孩儿倒也不恼,我这才发现她穿着一套阿迪运动套装。却将身材给恰到好处的凸显出来。这个年龄段女孩子的美,即使通过校服和运动裤也可以很好的显露。

    她反倒一本正经地告诉我,“两年前我从这所学校转学,今天是来故地重游。”

    “故地重游?”我重复着这四个字,“在这个点儿来这里重游,您的口味可真是有够重的。”

    但想来也并不是没有可能,现在的年轻人凡事都追求另类。但我总觉得这个点儿来这里说“故地重游”是有些不太合适,若说是“午夜回魂”倒还贴切。

    “喂,你在想什么?”女孩疑惑地看着我,“我叫余佳,你叫什么名字?”

    “蒋顺!”我冲她点了点头,指着高二三班的门牌,“你之前在这个班吗?”

    女孩点点头,轻叹了口气,“我两年前在这里上学,之后转学了,没想到我走后一个月学校竟然倒闭了。”

    她旋即抬头看向了我,“你呢?为什么来这个点儿来这里?”

    我搔了搔头皮,嬉笑着说,“实不相瞒,我是一位超自然现象爱好者,慕名而来,到这里探灵寻魅。”

    女孩点了点头,旋即将那一头黑发猛地拨弄到了脸前,把那张精致的脸给盖了个严严实实,又做出“贞子状”,“是像这样吗?哈哈哈……”

    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咧着嘴干笑两声,不得不说这姑娘的笑话可是有够冷的。

    “来吧,我请你参观一下我们的教室!”她说着打开了高二三班的房门,正巧探查到这边,我索性也跟在她的后面走了进去。

    教室里面整齐地放着五排桌椅,和其他教室不同的是,这里的桌椅摆放的整整齐齐。而余佳则坐在了第五排一侧的角落之中。

    “你看这里就是我的位子……”余佳坐在那边冲我挥了挥手。

    我摇头轻笑,她的位子若是现在讲起来的话应该叫做“**丝位”!

    “那里,就是第三排的正中间!”余佳伸手指着第三排正中间的位子,“那里坐着的可是我们的班草和班花!”

    我注意到她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挂着一种无法言喻的微笑,仿佛有些羡慕,又仿佛满满的嘲弄与不屑。

    我走到排正中间的位子坐下,望向讲台,这里绝逼是教室里的“黄金区域”。一般来说坐在这里的人要么是学霸,要么是高颜值之流。

    我看向了抽屉,里面竟然还放着教科书和一些纸张。

    “龚言琳......江哲男……”在教科书上面,我找到了这两个人的名字。而这些纸张里面的内容,大部分竟然是两个人之间的小纸条儿。

    “坐这么近还传纸条?”觉得不可思议,我打开其中一张看了眼。

    “放学一起!”“好的,爱你!”我摇了摇头,青春真好,甜得发腻。

    “想去吃甜甜圈!”“恩,放学带你去!”

    大多数还是一些甜言蜜语,但此时当我再次打开一张。

    “每次我回头的时候,都发现那个贱女人在看你!”这是龚言琳写的。

    “别理她,脏眼睛!”江哲男的回复也十分直接。

    “每次回头……”我转动着脖颈,却发现若是朝右侧转动脖颈的话看到的刚好是坐在角落里的余佳。

    再看这纸条上的日期,正是两年前的4月份,那个时候余佳应该还没有转学。

    心下顿时产生了一个联想——难不成龚言琳纸条中“贱女人”指的是余佳?她之前难不成很喜欢看江哲男吗?

    摇了摇头,这毕竟是我瞎猜的,若是龚言琳朝着左侧转头的话,看到的就是坐在另一个角落中的人了。

    在江哲男的抽屉里面,我还发现了一张照片。

    照片中的男生穿着11号篮球服站在球场上,他五官立体,容貌俊朗,笑容温暖,用现在的话来讲,丁点儿也不输一线的小鲜肉。

    不用想,这肯定是江哲男。但在桌斗里的最深处,但在这张照片后面却有一行红字,我的心一抖,因为这行红字也仿佛是用鲜血写的,干涸之后才会呈现出这个色泽和状态。

    “你当我蚯蚓,我要你性命!”字体娟秀,但却有种阴森至极的感觉。

    “现在的孩子,真是了不得,动不动就是你死我活的……”我啧啧发声,但这字体却和我拿到的那封求助信的字迹,没有任何相似的地方。

    而还有一张纸条则是龚言琳写给江哲男的,“今晚十二点来食堂后厨,我们……”字写到这里戛然而止,但却画了两个正在做羞羞事的小人儿。

    不用想,肯定是想在那个地方偷尝禁果了。

    “现在的孩子,该有多开放?”我磕扣着牙齿。

    此时,我只觉得身后的冷气猛地增大了许多,我打了一个激灵,转头之际却发现余佳的鼻尖和我的鼻尖已然近在咫尺。

    “喂……”我往后仰了个大趔趄,拍了拍胸口,“小姐你脚上有肉垫儿吗?怎么走路都没有动静啊?”

    余佳耸了耸肩膀,“我就想看看你在干嘛啊?”

    我的后背上冷汗涔涔,面前这个丫头的外表虽然看起来没有威胁,但她于我来说,着实像个陌生人。

    想想这个学校里面谜团重重,她竟然在这个时间点儿“故地重游”难免不让人生疑。

    我刚刚在检查这两张课桌的时候,已经不小心将自己的后背暴露给她了,谁晓得刚刚她在我身后的时候,有没有想要攻击我的意思呢?

    “好了,我要先回去了!”她伸了个懒腰,“我的脚踏车在校园外,你走不走?”

    我摇了摇头,“你先走吧,我今晚可是来探灵寻魅的,连个鬼影都没看到,怎么会回去呢?”

    她轻笑着摇了摇头,便朝教室外面走去,不一会儿便传来了下楼的脚步声。

    不晓得该说这姑娘胆子大还是反射弧长,午夜时分自己在一处诡异的废校中行走,还貌似乐在其中。

    我深吸了口气从座位上站起,却将江哲男的那张照片揣到口袋中。正准备探查高二四班的时候,猛地听到楼道里面传来一声尖叫。

    “啊——”这叫声凄惨尖利,几乎将周遭的空气都滑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