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山江中学
    “诅咒、弱者、强者……”我翻来覆去地琢磨着这几个词儿。

    结合语境来看,在校园欺凌事件中,“强者”一般代表的都是“欺凌者”,而“弱者”代表的则是“被欺凌者”。

    而当弱者被强者欺凌之后,不敢反击,唯一能做的也只有“诅咒”。想来也不由得让人心酸。

    “这祝福当真是要加引号的。”我摇了摇头,回想起在城隍庙中取到的那个纸条,求助于我的冤魂讲自己不想被吃掉。

    难不成他是一个弱者,被校园欺凌中的强者“生吞活剥”了吗?

    “当九幽讼师的代理费是不少,但这钱也绝逼不好赚。”我自嘲地笑了笑,现在是晚上十点半,我还有一些准备时间。

    换上了一套黑色的衣服,带着夜视镜,将龙雀刀郑重其事地别在后腰,想来若不是这把刀,我上次肯定要交代在宏圣医院了。

    不晓得这次在山江中学里会隐匿着什么,就怕再碰上那些不是人的东西,还需要尽早做打算,想到此我来到了对面余小游的风水店。

    “你他妈的还是个男人吗?我呸……”刚进门就看到两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对着余小游破口大骂,其中一个还一口啐在了他脸上。

    “大哥,稍微缓一缓,这钱我肯定还……”余小游一脸谄笑。

    “你他娘的当我们是傻逼吗?推一天是一天?”另一个大汉说着就要动手把他店中的那尊红木神像给搬走,“这个先押给我们。”

    “不行啊,这可是我祖师爷神像,我卖啥都不能卖祖宗啊……”余小游说着猛地扑了过去,将那尊神像抱在怀中。

    见此情形那两名大汉又准备动手,我赶紧叫停,“住手,他欠了你们什么债?”

    那俩大汉牛逼哄哄地从口袋里拿出几张单,我看了之后却发现这竟然是佳丽会所的消费清单。

    “他欠了花债!”一个大汉咬牙切齿,“一共两千元。”

    我掏出手机,“我来付!”

    两分钟之后,这俩汉子便从风水店中消失了。余小游抱住我的大腿掩面痛哭,仿佛把我当做了再生父母。

    “闭嘴吧!”我没好气,“怎么说也是一堂堂汉子,连花债都欠。”

    余小游尴尬地坐在一边的地面上,我帮他将那尊神像放回供桌却感觉到自己的裤脚被扯动。

    低头一看不禁吃了一惊,是一个百天大小的足月婴孩趴在我的脚边,用那雪白的藕臂扯动着我的裤脚。

    “忘了告诉你,这就是闹闹,它被我用我们灵宝正法加持,已将身上的戾气给荡涤了去,再过一阵子,就可称为你的护法灵童了。”余小游一脸自豪。

    我心中自是无比欢喜,想来也算是帮了秋云南一个忙,让她九泉之下可安息。

    “闹闹你先进去吧。”余小游拍拍手,闹闹便回到了供桌上的一块木片中。

    我则向余小游摊开手,“这次来找你还真的有事,你给我整两张黄纸符箓。”

    余小游听到之后原本有些吃惊,但也不敢多问,只问我干嘛用的。

    “驱鬼!”我言简意赅,他点了点头,拿出几张黄纸提笔便画。

    “这几张叫做‘摄邪符’!这几张叫做‘雷法符’……”余小游递到我的手中又将这些符箓的使用方法教授给了我。

    此时已然晚上十一点半,我着实要出发了。

    “顺子!”但就在我要离开的当口,身后的余小游却又叫住了我。

    他从口袋中摸出一把钥匙,递到我的手中,“开我的车去吧,还能快点。有事第一时间给我联系,我一晚上都在线。”

    我接过钥匙冲他说了句谢谢,虽说这家伙毛病不少,但他和我也算患难之交。

    出门发动他那辆面包车,车体震颤感极为强烈,就仿佛是一个哮喘病人。

    山江中学在阳城北郊,等我开车赶到的时候刚好十二点整。

    停车熄火,我整好衣物从车里下来,却发现两年的时间,这里已然蒿艾丛生,有的野草几乎到我腰的位置。

    带好微光夜视镜,望着面前的这座英伦风建筑的学园,虽说废弃两年,但仍旧可以看出它曾经的光鲜。

    “好吧,咱们今天就有仇讲仇,有冤谈冤!”伸手抓住铁门,三两下便翻身入校。

    偌大的校园里此时只有我一个人。不,应该讲只有我一个活物,说不害怕,那真的是在装逼。

    观望一圈,此时我背对学校大门而立。

    左手边的位置是宿舍楼。右手边的位置是学生餐厅。正对面是教学楼,而教学楼的一侧是实验楼,另一侧则是操场。

    从哪里开始探查呢?思虑了片刻,我还是决定从教学楼开始。

    想到此,我深吸了口气,朝着教学楼走了过去。

    教学楼一共有三层,分别分布着三个年级。为了方便,我决定从上往下探查。

    “哒哒哒……”沿着楼梯往上走去,即使我已经很小心,但仍旧有蛩音回荡。

    记得小时候妈妈告诉过我,凡是建造学校的地方,要么是之前的坟场,要么是大凶之地,因为学校青少年多,可以通过浓重的阳气压制住那些凶戾之气。

    我下意识拧了拧自己的胳膊,现在这个环境不要想这方面问题。

    终于来到了三楼,我从楼梯口的位置开始探查。不得不说,这所高中的设施建设还是一流的。教学楼里不单有教室,还有多媒体影音室,迷你资料馆。

    走过一间间教室,里面空荡荡的,课桌座椅也都凌乱地摆放着。但我总觉得在每间教室最深处的角落,都有一双怨毒的眼睛在盯着我。

    这里是如此的空旷,只有我一个活物,只有我的脚步声。还有一些轻微的“噼里啪啦”声传来,我深吸口气,那应该是这里的桌椅门窗年久失修才发出的动静。

    但“哒哒哒”的蛩音回荡在走廊中,仿佛四周围都有人在走动。

    “自求多福!”走廊的墙壁上不晓得被谁用喷漆笔写出了这四个大字。

    不知为何,我总觉得有张脸隐匿在我身后的黑暗中,对着我幸灾乐祸的笑着。

    三楼终于被我探查完毕,但让人失望的是没有任何的线索。

    “下二楼!”定了定神,我来到二楼。准备按照刚刚的路子进行探查。

    往前没走两步,便来到一间女厕前,“这间厕所?”

    我顿了顿,这厕所有些熟悉,猛地想起刚刚在网上搜索“山江中学”的资料时有这间厕所的照片。

    说是有几名女生将一个女孩子挤到这里,将她的头摁在马桶中百般欺凌,并逼她吃了排泄物……

    想到此我倒吸了口凉气,“花样年华不应该都是温暖而美好的吗?”

    心下刚如是想着,就听到“噔噔”一声响,一个东西掉落在我的脚边。

    “这是?”我带上手套将那东西拾起,但看到之后忍不住大吃一惊。

    一条红绳将四颗牙齿串成了一条手链似的圆圈。

    难不成在进行欺凌的时候,“强者”将“弱者”的牙齿拔了下来?

    但瞬间这个猜想便被我否定,这四颗牙齿外形较为尖锐,不像是人类的牙齿。

    我拍了个照片发给余小游,眨眼间他的电话打来。

    电话中余小游声音颤抖,“顺子,这是‘犬牙朱圈’,是驱厉鬼的,你要小心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