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锦囊之秘
    哭丧棒落在了我的胳膊上,让我尤为吃惊的是这棒子仅仅拇指粗细,但落下之后顿时让我皮开肉绽。

    “啊——”一股钻心的疼痛袭来,我忍不住叫了一声,手松了些秋云南差点落下去,我咬牙再次将她的手牢牢握住,“抓紧我!”

    可那哭丧棒再次落下的时候,我的胳膊已然血肉模糊。

    被打的飞溅出的血液滴落在秋云南的额头上。

    “谢谢你!”她轻轻地说了一句,松开了我的手。

    “不——”我大叫着,浑身的血液几乎沸腾了,“不要放弃啊……”

    但这一切貌似都晚了,我只有眼睁睁地看着她离我越来越远。

    “吼——”一声狮吼从门外响起,就连秦广王身前的长桌都被震得抖三抖。

    而让我极为吃惊的是,刚刚急速坠落的秋云南,此时竟然又慢慢地升了上来,与此同时,阴司法堂原本四分五裂的地面也再次合上。

    “这是……”我疑惑地看向秦广王,难道是他发了善心。

    “这个老秃驴,又来凑热闹。”秦广王从牙缝儿当中挤出了这句话。

    这让我更加好奇,难不成来人是一个和尚吗?

    法堂的两扇大门打开,此时站在门口的是一位容貌慈祥体态微胖的僧人!

    可不知为何,我只是看了他一眼,便觉得浑身有种说不出的温暖安逸,就连伤口处的疼痛也减少了许多。

    他微微一笑,双手合十,“秦广王殿下,贫僧无意叨扰。”

    秦广王却冷哼了一声,并未接话。倒是崔钰赶紧起身冲着僧人施了一礼,“拜见地藏王菩萨。”

    “什么?”我咂舌在当下,没想到这个看似普通的僧人竟然是地藏王菩萨。

    地藏冲我微微一笑,走到秦广王的桌前,“路过此处,听闻这里传出哀嚎声便进来一看,敢问大人这几位女鬼犯了什么错?”

    秦广王挥了挥手让崔府君将这些罪鬼的案情表述一番。

    地藏点点头,“原来如此。南阎浮提众生,举止动念,无不是业,无不是罪…….”

    但他的话还未讲完便被秦广王打断,“我忍你好久了,你个老秃驴,这九幽之中事哪里你都要掺一脚。”

    但地藏却也不恼,只是接着说道,“我曾为救渡苦众以神通力分身无数,到任何有受苦者的地方去,然冤魂来此,您只观其果,为何不究其因?”

    秦广王气愤异常,“你说的我听不懂,我只知《阴司律法》乃九幽惩罚奖赏之根本,这些罪鬼造的孽自然要它们自行承担,即便他人行恶,也需一并裁夺。”

    “非也非也!”地藏和秦广王的态度截然相反,他十分淡然,但这种态度一出顿时有种四两拨千斤的感觉。

    但是有地藏王菩萨来此担任陪审团,我的心情自然轻松了不少。

    “本这九幽十八狱中冤魂之多,然若能有一人探究冤情始末为冤魂沉冤昭雪也可为功德一件。”地藏和善地笑着说。

    秦广王挥了挥手,“行行行,说不过你这秃子。”

    地藏冲我点了点头,与此同时手腕上的红点也再次传来了灼痛之感,我即刻会意走到了那些冤魂旁边开始申辩。

    “我已于三天前的深夜探查宏圣医院,这八个犯妇罪鬼皆有冤屈。她们的死因皆为分娩时大出血,但婴孩却是活的,但却也遭歹人毒手,歹人将刚娩出母体的祸胎残忍虐杀,以获得怨念极强的婴灵来炼制圣婴,但均以失败告终。而这八个罪鬼的魂魄则被封于肉身之中,只为另一个女尸腹中的婴灵来提供怨念,它们每日都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若再打入石压地狱则属天道不公!”

    一口气说完了这些,我冲着秦广王鞠了一躬,“还请秦广王大人明鉴!”

    听完了我的话,秦广王也变了脸色,“你说的可是真的?”

    我点了点头,“千真万确。那个歹人身后还有一个大组织叫——夜修罗!”

    “什么?”秦广王猛地从座位上站起,下一秒他慢慢地坐了下来。我看向崔钰,他修长的手指竟然也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

    “如果真是如此,那还请地藏菩萨将这几个罪鬼带至枉死城……”秦广王说。

    地藏点了点头,带着这八个女鬼慢慢走出法堂,秋云南在出门之前深深地望了我一眼,但我总觉得她貌似有话想告诉我。

    大堂之上只剩下我和秦广王还有崔判官。秦广王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你若真想为这几个罪鬼洗冤昭雪,需彻查夜修罗,你可敢接此重任?”

    我点了点头,“自当竭尽全力!”话说的轻松,但我心里就像压了块大石头。且看那黑袍人的行径,就知道夜修罗的阴狠令人发指,更何况就连秦广王和崔判官听到这三个字都有些发憷,这个组织究竟有什么样的过往。

    “崔钰,送他出门,退堂!”秦广王起身离开,崔判官将我送至法堂外,我们来到了一座桥上。

    “你很勇敢!”他微笑着冲我点了点头,“老八婆看人一向错不了。”

    我心脏一抖正想问那老婆婆究竟是什么身份,崔判官却往我口袋里面塞了一个锦囊,“回去之后再看,是秋云南托我给你的。”

    “这是什么?”我深吸了口气,“还有那老八婆又是谁?”

    崔判官拍了拍我的后脖颈,“你现在没必要知道这么多。”

    话音刚落就觉得身子重重地朝着前方倒去,我竟被他生生地从桥上推下。

    “啊——”我大叫着,身子极速下落,桥下仿佛是一个万丈深渊。然而双腿一伸劲我猛地睁开了眼睛。

    “恩?”浑身传来了极为困顿的感觉,转头四看才发觉自己身在网吧的隔间内,我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此时窗外已然天光大亮。

    墙上的挂钟也显示现在已经是早晨八点。

    左臂上传来了一丝丝的疼痛,细想起来饶被那白无常用哭丧棒打过的地方,但皮肉之上却没有丝毫损伤。

    “怎么回事?难道回到现实中之后,那些伤也带不来了吗?”我轻笑着摇头,从午夜十二点到现在我已然经历了地府一日游。

    手摸向口袋,却从中掏出一个锦囊,才想起是在落桥之前崔府君塞到我口袋中,说是秋云南给我的。

    急忙拆开,里面是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华阳路31号,明珠小区6号楼1单元801室,鱼缸砂石下。

    她给我留了这么一张纸条是想让我去干什么?这又是谁的家?

    不知为何,我第一感觉还是认为这个位置肯定放着什么东西,并且这东西很重要,不由得想起秋云南从阴间法堂出门之时,她回头深望我那一眼,貌似有话想对我说。

    我拿出电话再次打给了宋雨萌,电话接通她神色依旧淡定,“什么事?”

    停顿了片刻,我告诉她想让她帮我查下华阳路31号明珠小区6号楼1单元801室是谁的家,可否帮我搞到钥匙。

    “中午之前!”吐出这四个字之后,她准备挂电话。

    “等等!”我忍不住喊了一声,“你就不问我什么事?”

    说实在话,宋雨萌对于我的信任连我自己都觉得恐怖。

    “没兴趣!”此话一出便传来电话挂断时的“嘟嘟”声。

    我走到卫生间洗了把脸,望着镜子里的自己,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两年前发生的那件事让我失去了律师的工作。忘记了自己多久没有上庭了,但昨夜为那八个女鬼的申辩,则让我再次找到了那种熟悉的感觉。

    收拾了一番,再次打开网吧大门,中午十二点宋雨萌的电话打来,犹如原子钟一样准时。

    “我查到了,是原宏圣医院病案室管理员秋云南的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