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求救短信
    心头一震,才想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正想带他去店里慢慢讲,却不想这农民工猛地翻了个白眼,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无奈之下,我只有叫来了救护车将他送到了附近的医院。

    “患者晕倒主要因为长期营养不良,血糖过低,但受的都是皮外伤。”急诊科医生说完之后便走了出去,说是要通知他的直系亲属。

    我从食堂打来一份红豆粥,递到他手中,“吃点东西吧。”

    他抹了抹眼角,“麻烦你了,我叫王大江,其实我本来是想告诉你一件事。上次我来找你的事情,不知为何浩盛集团那边知道了。我听说,他们准备对你下手……”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那些人什么德行我早都领教过了,你不用担心。”

    “但是他们的手段太多了,你还是小心为妙。对不起,蒋律师。”他歉意地朝我点着头。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告诉他没事。正在此时,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容貌清丽的女孩走了进来,看到坐在病床上的王大江一脸担忧,“爸,你怎么了?”

    “没事儿,就是走路不小心摔了一跤,是这位好心的小伙子送我来的。”王大江说着伸手指了指我,继而又指了指自己的女儿,“这是我女儿王晓雯。”

    “谢谢您!”王晓雯站直了身子冲我鞠了一躬。

    “没事,这是应该的,好好照顾你爸爸吧!”王晓雯在这里,也不方便再讲什么了,我起身离开了急诊观察室。

    碰见这么一桩事,暂时也没有心情去找吉雅萱了,想想还是明天去,今天先回店里。

    看到王晓雯,才想起自己好久没去疗养院里面看妈妈了,抽空去看看她吧,虽说她只是在昏睡中,但她应该还是很高兴的。

    回到店里,小工准备下班,我泡了杯咖啡开始了工作。店里的客人多了起来,我也满心欢喜,照这个情形下去,下个月的房租和治疗费应该不成问题。

    晚上十一点,网吧内已经座无虚席,我在房门外挂出“满员”的标牌,坐在收银台后面的隔间里抽烟。

    正在此时,手机“叮咚”响了一声,我拿起一看,却是一条来自于“吉雅萱”的短信,上面言简意赅只有两个字——救我。

    “怎么回事?”心下一惊,便给她回拨了过去,可谁料电话中却显示对方已关机。不知为何,我竟然有种很强烈的预感——吉雅萱肯定出事了。

    定了定神,我觉得现在首先要去的地方便是她的“百花茶社”。时间刻不容缓,报警已然来不及了。

    想到此,我拉开了隔间门,却发现不知何时余小游竟然大模大样地坐在收银台处,手中拿着一包拆开的零食大嚼着。

    “嘿嘿,顺子,我……”他有些尴尬地看着我。

    我没有理他,只是快步走到大门处,“我有急事,你帮我看店,东西随便吃。”

    好在刚刚走出店门就拦住了一辆出租车,吉雅萱的茶社在城西,即使最快的车速也需要半个多小时才能赶到。

    十一点半,车子来到了城西的“白云茶城”。深夜的茶城格外安静,走在其中不免让人心慌。

    这里虽说商户很多,但大多因为生意不行而撤离。一排商铺只有两三家亮着灯,我费了好大劲才找到了“百花茶社”!

    但不得不说,这间二层的茶社的装修还是很考究的。一砖一木皆含古风古韵,无半点粗制滥造之感。不得不承认,吉雅拉的品味很是高雅。

    我走到门口,红木房门透出一股独特的味道,轻轻一推,门就开了。

    迈步进去,门内是死一般的安静!但是屋子里面的摆设却十分整齐。最左侧摆放的是货架,中间则是功夫茶茶桌,而一旁则是一架古琴。

    “吉雅萱……”我试探地叫了一声,但却没有回应,确定一楼没人,只有来到二楼寻找。

    木质的楼梯发出“吱嘎”的蛩音,让人惊惧,来到二楼发现这应该是吉雅萱平时居住的地方。迎面是一间客厅,一侧是厨房,另外一侧则是卧室和卫生间。

    客厅的电视还在播放着美国惊悚电影《驱魔人》,那个被恶魔附身的女孩儿芮根头转360度,双目全白一脸血腥地朝这边看来……

    我打了个冷战,转眼看向了茶几,上面散乱地放着一些零食,水杯倒在了一旁,地面上洒落着果壳还有吃了一半的车厘子,以及一些药片。

    “舒必利……”看着药盒,轻轻地吐出了这三个字。虽说不是医学专业,但我也知道这是治疗“妄想症”的药物。

    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纸,我将桌上白色药片包了两颗。

    依照客厅里的情形可以猜出,吉雅拉不久前还在这里,但问题来了,她现在是在家还是已经离开了呢?

    转头看向一侧的卧室还有卫生间,这两个地方,我并不方便进去。

    “吉雅萱,我是蒋顺……”试探着叫了一声,但仍旧没有回应。

    “滴答滴答……”卫生间的房门虚掩,但却可以听到从中传出的水滴声,只是这水滴声中还夹杂着“噗噗噗”地气泡声。

    “这声音?”我心下有些惊惧,只觉得这声音仿佛是人将头浮出水面吸气,而到了水下又吐出的气泡声。

    “难道她溺在浴缸里面?”想到这里,我大踏步走到浴缸前猛地把门推开。

    “啊——”一头黑发漂浮在浴缸当中,在这黑发下面露出的则是半个额头。

    “吉雅萱!”我大叫一声冲上前去,却不想从浴缸里面捞出了一个假发模特头。这模特头竟然一脸邪笑,头发犹如水草一般很是骇人。难不成刚刚吐气的水泡声是她发出的吗?

    我一把将这东西丢回水中,心脏“噗通”不止。看来吉雅萱现在的情况不妙,也顾不得这么多了,我推门进到卧室当中。

    “什么味道?”一股腥甜的味道传来,卧室里面的温度却让我骨髓都发凉。

    床上的被褥凌乱,衣物散落一地,吉雅萱在给我发过信息之后,究竟遭遇过什么呢?

    “这是……”床头柜上摆放着一个相框,是吉雅萱和一个男人的合影,两个人显得十分亲密,这男人身高一米八多,身形颀长,长相帅气。

    我瞳孔一收,不由得大吃一惊,这人竟然是浩盛集团董事长的独生子——吴昊天!从照片上看得出来,他和吉雅萱的关系,很是亲密。

    脑子里面一阵混乱,王大江告诉我浩盛集团要对我动手了,在他来找我的那天,吉雅萱也出现求我委托。

    而后我就去了宏圣医院,稀里糊涂地成了“九幽讼师”!

    想到此,我不由得屏息凝气,做了一个大胆地揣测——难道他们觉得我是唯一有可能帮王大江的人,吉雅萱的委托是他们提前设的一个局!

    心下这么想着,我来到梳妆台前,却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和一般女性的梳妆台类似,吉雅萱的梳妆台上也摆满了化妆品。

    可椭圆形的镜子前面却堆放着一团头发,但诡异的是头发根部竟然带着一整块儿血肉模糊的头皮。

    更加奇怪的是,发根连接处的头皮虽然血肉模糊,但是头发却十分柔顺,仿佛这一溜一溜的头发是被梳子整个儿从头上“梳”下来的。

    “吱嘎……”一声传来,我转身看去,却发现衣柜门开了,但柜子里面除了一团连带着头皮的梳的整整齐齐的头发之外空空如也。

    “这他妈是怎么回事……”嘀咕了一句之后,我顿时觉得自己后脖颈处凉意阵阵,转过来看到身后这一幕,差点咬住舌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