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狭路相逢
    马卫东脸色煞白,他猛地跪在了地上,伸手指着面前的长袍男,“你……”但悲催的是,他几乎连抬头的气力都没有了。

    “这就是老大给的奖励,你知道的太多了……”做完了这些,长袍男一脚踹在了老马的头上,后者仿佛死狗一般趴在地上。

    “嗷嗷嚎……”那些女尸的惨叫凄厉无比,若不是强大的求生欲在支持,我恐怕早都已经站不住了。

    而黑袍人则像是欣赏艺术品一般,在津津有味地看着面前的这一幕。

    “我左青龙右白虎,胸口纹了个蝲蝲蛄……”手机发出了清脆的铃声,我心头顿时一阵草泥马奔腾而过。

    饶是我晚上上夜班的时候,总是会将闹钟定在凌晨一点,为的是和店里的小工换班,今天只记着把手机调成静音,却忘了这一茬儿。

    但那个黑袍人已经朝着我的位置缓缓地转过头来,但看到他的脸之后,我却大吃一惊。

    单听声音,他貌似只是一个30岁左右的年轻人,但他的脸上却布满了“沟沟壑壑”,而那一根根血管,又像是一条条饱胀的蚂蟥一般,紧贴在皮肤上。

    “谁在那里?”他双目锐利,就仿佛一只猎隼,朝着我的位置走了过来。

    “完蛋了……”心中一片悲凉,为今之计,只有努力握紧手中的龙雀刀。狭路相逢勇者胜,也只能跟他拼了!

    “哇嚎——”但就在此时,原本蜷缩在我脚边的“地缚婴灵”却猛地蹿出,往上弹跳而起,冲着那黑袍人直逼而去。

    黑袍人的反应也迅捷异常,他一把挥过了手中的降魔杵,照着婴灵兜头便打。

    “呼呼……”降魔杵速度很快,几乎将空气都撕裂了。

    我担心婴灵被击中,这一下可不是闹着玩的。

    却不想这小东西怪叫一声,巨大的脑袋拖着短小的身子竟然在空中打了一个灵动的旋儿,躲开了黑袍人如此一击,转而朝着那玻璃缸扑了过去。

    “糟了——”黑袍人猛地转身,终究还是慢了一步,他着实没想到婴灵竟然会使出如此一招“障眼法”。

    婴灵落在了那个女尸的头顶,照着那绺头发张大了嘴巴,死命地咬了下去。

    看到这一幕,黑袍人已然举着降魔杵跑来,并大叫着,“住嘴——”

    可那绺头发还是给咬断了,玻璃缸中的女人肚子的抖动幅度,瞬间小了许多。那绺头发貌似有些害怕,竟朝着玻璃缸内蜷缩而去。

    或许咬断了那绺头发当真耗费了婴灵巨大的气力,他无力地倒在了女尸旁边。“小杂种,我杀了你……”黑袍甩动着降魔杵一把将婴灵提溜了起来。

    他的口中念着晦涩的咒语,降魔杵被他高高举着,照这种情形,似乎要卯足气力将这婴灵处决。

    “放开它——”就在降魔杵快要落到婴灵身上的那一刻,我握着龙雀刀犹如飓风一般跑到了黑袍人身后。

    黑袍人猛地转身但见我冲了过来,只有一把将婴灵丢开。

    不得不服,他当真身手不凡,在这种情况下反手用降魔杵抵住了龙雀刀重重地一击。

    我自幼修习跆拳道,大学时又在一家拳击俱乐部做兼职教练。

    但和黑袍人一交手,我当即明白他的力量比我更胜一筹。此时的我,已然被他这一挡震得虎口生疼。

    “滚!”他一脚踹在了我的胸口,我往后倒仰而去,胸口火辣辣地疼。

    “今天晚上乱入的杂种不少啊……”黑袍人从牙根儿里面挤出这句话,旋即目光阴冷道,“但是都得死——”

    他一手抓住了身上的袍子,使劲地抖动了一下,瞬间从中掉落出一条花斑大蛇。这蛇足足有四尺来长,手腕粗细,晃动着三角形的脑袋,张大着嘴巴,朝着我“游”了过来。

    我本能地想要躲开,但四肢却有些不听使唤。

    “嚎哇——”出乎意料地是,婴灵竟不知何时从一侧蹿出,它将这条花斑蛇扑到了一边,我这才有时间得以脱身。

    但此时,那黑袍人却已然转过身去,面对着玻璃缸的位置,手中的降魔杵再次一上一下地挥动着,嘴巴当中晦涩的咒语更加迅速,原本蜷缩回玻璃缸中的那绺头发也再次伸了出来,落在了那具女尸的头顶。

    “唰!”龙雀刀伸出,我斩断了离我最近的一具尸体头顶上的头发。

    “什么?”黑袍猛地颤抖了一下,看了眼和大蛇缠斗的婴灵,顿时明白了**分。他再次念咒,让黑发长长。

    但是我却割断了另一具尸体头顶的黑发。用龙雀刀斩头发,还真是犹如砍瓜切菜。

    黑袍大怒,但他现在只有让黑发赶紧长出,若是与我相斗,则更加耗费时间。

    “哇——”婴灵的哀嚎传来,转头望去,它已然被那条大蛇给缠了个结结实实,这大蛇不知是何品种,它大张着嘴巴,作势要将婴灵纳入口中。

    黑袍吹了声口哨,这畜生则从婴灵身上游下,转身便向我袭来。

    “卧槽,又来……”这东西当真难缠,它速度极快,生生地将我从玻璃缸旁逼开了去。而那边,黑袍人则又将降魔杵晃动的山响。

    “嘶嘶……”大蛇挑衅地吐着芯子,它高昂着头部仿佛一支蓄势待发的箭。

    “好吧,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我死咬着嘴唇,正在此时,花斑蛇朝着我的面门猛地蹿了过来,我握紧龙雀刀,看准它的七寸拼力斩下。

    “啪嗒!”大蛇断成两截,落于地面,蛇头还在地上蠕动着。可那些头发却再次落在了每具尸体的头顶部位。

    玻璃缸内,那女尸的肚腹再次抖动,里面的东西似乎着急出来,她的头发好似水草一般摇摆,但却慢慢地散开,直到露出了她的脸。

    “什么?”当我看到那张脸,失声惊叫了出来。

    “狗杂种——”长袍人大骂道,“你就这么想死?”

    我将刀横在眼前,“谁先死还不一定呢!”到了如此地步,我也没什么好怕的。

    从走进医院到现在,我得到的那些线索终于串联在一起,我想我也终于弄明白这个医院真正的秘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