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死亡日记
    “这又是什么?”我定定地看着掉落在地板上的那件东西,不,应该说是一套“纸衣服”!

    有帽子、上衣、裤子还有袜子,但加起来就跟成年男子的巴掌大小差不多。

    这套“纸衣服”不仅做工精致,上面还有繁复的血红色纹路,让人看到之后心中很不舒服。

    一般来说,纸衣服都是烧给死人的,这又是马卫东刚刚不小心落下的,他拿这东西做什么?我不由自主地看向了那根放置在轮椅上的婴儿残指!

    “整个医院越来越让人猜不透了。”我决定往前继续探查,但并没有动地上的这套纸衣服。

    马卫东的性格冒失,一会儿弄丢记录,一会儿又掉落东西。不出意外定会回来找寻,为了不要让他察觉出我的存在,这东西还是不要动了。

    现在除了他之外,这里又多了一个人。

    但我总觉得,除了人之外,这里貌似还存在有其他“东西”……

    往前继续走着,我来到了急诊区的病案室。房门虚掩,轻轻一推便开了。飘出一股油墨和尘土混合的味道。

    屋子里面有一张办公桌,但却有四个大的铁架子。铁架子上面摆满了文件,我随手抽出一份,才发现这架子上面全是病历档案。

    “徐佳纯,女,19岁,人工流产……”

    “柳社枝,女,28岁,难免流产……”

    “候丽雅,女,32岁,先兆流产……”

    我轻叹了口气,病案上面的字迹刺的我眼睛生疼。

    信手抽了十几例翻看,这些患者的下场均是通过手术取出了腹中的胎儿。

    “白天的新生地,深夜的屠宰场……”那则帖子的内容好似梦魇在我的脑海中盘旋,我手一抖,病案差点吊在地上。

    本想从文件架上查找看有没有“吉雅拉”的病例,但初步估计这架子上面的病历应该有几百份。

    马卫东一会儿也有可能返回找寻刚掉落的那套纸衣服,害怕被他发现,只好放弃了这个想法。

    “先去探查下其他的地方吧……”这么想着,正准备往门外走的时候。却从最里面的文件架后面滚出了一个瓶子,瓶子滚动发出了轻微的“乒乓”声,恰到好处地停在了我的脚边。

    此时,仿佛在那个文件架的后面正有一人,将这瓶子故意丢给我似的!

    双目死死地盯住了最内侧的文件架,却没有发现任何有人存在的迹象。

    转而看向了脚边的试剂瓶,但当我看到瓶子上面标签的一瞬间,一道电流几乎从我的头发丝儿传到了脚后跟儿。

    “鲁米诺溶液?”如果说截止到刚刚看到纸衣服的时候,都可以将今晚的所见所闻归纳为“怪力乱神”之类。

    可当我看到这瓶“鲁米诺溶液”的时候,却着实被惊呆了。

    “医院里面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呢?”我深吸了口气。

    这种试剂是在犯罪现场检测肉眼无法察觉出的血液,它可以通过发光,显现出极为微量的血迹形态。即使犯罪现场的血迹已经被擦过或清除,法医仍旧可以通过使用鲁米诺找出位置。

    但是家用漂白剂也会使“鲁米诺溶液”发光,我不由得又想起了那部恐怖片中的桥段:每当那名医生在自己的解剖室里面,肢解了一个人之后,都会使用漂白剂将整间屋子彻底清洗一下,为的就是对抗法医通过这种试剂寻出蛛丝马迹。

    难不成在这个医院里面,也有一个变态医生,这瓶鲁米诺溶液便就是他杀人之后,检查自己所疏忽的位置有没有血迹的存在?

    我深吸了口气,脑部神经已然死死地绷紧,我甚至有些相信吉雅萱的话了。在这个医院里面藏匿着太多的秘密,每往深处走一步,就仿若离地狱又近了一步。

    办公桌的抽屉半开着,里面露出了笔记本的一角。

    我轻轻地将这本笔记本取出,发现这是一个人的工作笔记。

    扉页上写着“秋云南”三个字,字体工整娟秀,记录的都是患者信息。

    但当我翻到倒数第二页的时候,却发现字迹突然变得极为潦草,并且内容也颇为诡异:在一个小镇上,有一对患有不孕症的夫妻,成日里陷入“无子”的抑郁中。有一天,丈夫在树林中挖了一截橡树根,并将它制成了一个婴孩的形状。

    他拿回家送给妻子,妻子觉得这就是一个婴儿,对它倾注了自己全部的爱。

    但一个月之后,镇子上面的人接连失踪,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透过夜视镜,看着纸上潦草的字体,我顿时觉得肝儿颤。

    这个故事我之前有听过,大体梗概便是:妻子由于对树木雕成的婴儿倾注了自己全部的爱,它竟然“活”了过来,不仅有了生命,而且胃口奇大。

    家人由于无法满足它的食欲,猫、快递员、父亲甚至上门的社工都被它吞食,而母亲由于爱之情深竟然将镇上的人诱骗到家里,供其吞食才会使得镇上的人接连消失。

    其实到了后期,那位母亲对于“树婴”的帮助已然不是爱了,而是一种变态的“得子”**,她只是过于想要孩子,才会纵容这个恶魔的存在。

    “笔记本主人为什么会写这个故事呢?”我心生疑惑随手翻到了最后一页,却不料这一页更加恐怖——满满的一页纸上面用红笔密密麻麻地写满了“死”字!

    “真变态!”将笔记本放回抽屉,我继续往前走。

    紧挨着病案室的是一间观察室,里面有三张病床,最里面那张病床的旁边放置着一个输液架,上面挂着点滴带和输液管,床上的被子微微地隆起,显出了一个“人”的形状。

    不知是否为我的错觉,耳边回荡着“滴答”声,仿佛是点滴带里面的液体还在往下滴着。床上的被子也仿佛一起一落,就好像床上真的有个人在蒙头睡觉一呼一吸似的。

    我咽了口唾沫,既然探查就要来个彻底的,走到了最里面的那张床的旁边伸手抓住了床上的被子,猛地掀了起来!

    “我靠!”即使我已经很克制了,但仍旧闪了一个趔趄。

    煞白的床单上一片暗红,好像是干涸的血液,而在这床上竟然躺着一个没有四肢的光头人,它大张着嘴巴,就像是一只干死在陆地上的海豹……

    稳了稳神,才发现,这只是一个模型人,着实是虚惊一场!

    但话说回来,这个东西摆在这里,真是让人有些想不通,总而言之,这里不像是医院,倒像是一个鬼屋。

    但急诊观察室的床上出现血迹还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急诊接待的都是危重病人。可弄了个残次的模型人摆放在这里,却让人摸不着头脑。

    “等等!”在我正要转身的瞬间,却瞥见了模型人的头顶上好像有什么记号。等我看清楚那记号之后,汗毛顿立!

    在那模型人光秃秃的头顶上仿佛用血刻着三个字母——jyl!

    “吉雅拉……”我竟然不由自主地轻轻地念了出来,这会是吉雅拉留下的记号吗?还有那个帖子,也是这个留下记号的人发出的吗?

    我有些后悔今天如此轻率地就接下了吉雅萱的委托。只是依照常规的判断,决定过于武断。现在的我就仿佛是一个误入蛛网的飞虫,不知危险还在往深处走。

    “要不要现在收手,离开这里……”刚有了这个想法,自己便否定了。

    且不论自己是否失信于人,拿到手的三万块钱除了交房租,剩下的也给妈妈交了医疗费。

    想来想去,只有硬着头皮继续往下探查。

    “嘎嘎……”正在此时,立在我身旁的床头柜有了动静,好似一只喉咙干涩的鸭子发出的叫声,床头柜的门兀自打开。

    我一惊,不由得往后一闪,但就在此时,里面却传出一阵“咯吱咯吱”仿佛是人在磨牙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