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74章 界河渊!
    “我要提醒你的是,脑子是自己的,要多用!”

    李伯明说道,“不要不想问题,在这儿,在家里,你如果处理错了,还有改变的余地!”

    “至少,就现在来说,一些不算太大的事情,是有可处理余地的!”

    “所以,哪怕错了,也是经验,你可以改!”

    “但未来,或者,离开了李家的地盘,你要出了问题,就没法改了!”

    “代价稍轻的话,只是一些损失!”

    “代价足够大的话,就是丢命!”

    李东点了点头,表示听到了。

    “然后,就是两个忠告!”

    李伯明继续说道,“第一个,你是李家大少爷,不是天王老子!”

    “不要觉得,这个天下,是你们李家的,是你李家大少爷的!”

    “所以,做人做事,都要记得给自己留一线!”

    “有时候,退一步,忍一时,海阔天空!”

    “争一句,较一劲,便无路可退!”

    “第二个忠告!”

    “活着,才有以后!”

    “永远不要把自己放在一个危险的处境之上!”

    听得此话,李东再次点头。

    表示明白了。

    李伯明当即便是站了起来,道,“还有两件事情和你说一下!”

    “第一件事情,黄雪是我的义女!”

    “她若是出了任何事情,不管是谁,都要给她陪葬!”

    “如果严重一点的话,那就拿咱们李家给她陪葬!”

    此话一出,李东脸色顿时就变成了惨白之色。

    目光之中,更是露出了一抹惊恐之意。

    就在之前,他可是还想着和太昊将这黄雪给抓走的。

    还好还好……

    要不然,这个祸可就闯大了!

    “第二件事情!”

    李伯明继续说道,“这一次界河渊试练之行,要多加小心!”

    “不久之前,我收到消息,洛家这次也选择了界河渊试练!”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有不小的麻烦!”

    “如果可以的话,低下头,跟着刘浩,老实的多听多看多想!”

    “你如果能够抱着学习的心态,跟着刘浩去学!”

    “那么,你能够学到的东西,是肯定不会少的!”

    “也会发现,很多你之前忽略的东西!”

    听得此话,李东抬起头,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李伯明。

    搞什么?

    让我去向刘浩学习?

    你开什么玩笑呢?

    他刘浩也就仙丹境界而已!

    而且,还是一个狂妄自大的蠢货。

    从他身上能够学到什么?

    学他的嚣张?

    学他的狂妄?

    你刚不是还说让我忍一时,退一步吗?

    现在又让我去学他的嚣张和狂妄?

    这不是矛盾了吗?

    “我先走了!”

    然而,李伯明却并没有给李东任何的解释,直接朝着门口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李伯明停了一下,回过头来看向李东,很正重的喊道,“东儿!”

    “啊……”

    李东略显吃惊的看向李伯明。

    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父亲如此正重的喊自己了。

    “此行凶险,也不会有人帮你,你如果能够活着回来,父亲再好好教教你!”

    李伯明说道,“但你如果死了,父亲也不会给你去报仇,顶多,就是给你一个厚葬!”<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br />

    “所以……”

    一顿,又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加重语气道,“自己遇事多想!”

    说完,李伯明走了。

    没有再多说任何一句话。

    看着李伯明离开的背影,李东突然感觉心里很慌。

    之前也有过类似的试练。

    也有过很危险的情况。

    但父亲从来没有如此忠告过自己。

    这一次,显然是不同寻常的。

    那么,到底有多不寻常呢?

    脑子?

    ……

    从李东的房间内出来,李伯明又去了一趟太昊的房间。

    他并没有和太昊有过多的交流。

    只是告诉他,要多加小心。

    同时,也要他和李东多多交流,相互照顾。

    说完之后,李伯明就直接回到了李家。

    于他而言,李东这个儿子是很重要的。

    也是唯一的。

    甚至,还是李家未来的家主继承人。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李伯明才更希望他能快速的成长。

    任何一个危险的处境,都能够让一个人完成一次脱变。

    尤其是对李东他们这种公子哥来说。

    所以,李伯明没有跟李东透露任何的细节。

    也没有去教他到底要怎么处理。

    只是跟他说,让他多动脑子。

    这是他的决定,也是李家的祖训。

    更是任何一位李家的家主继承人,都需要经历的一个阶段。

    ……

    一夜无话。

    次日一早,中云学府再一次热闹了起来。

    几乎所有的学生,都开始在学府广场之上集合。

    当太阳初升的时候,中云学府的广场之上,已经挤满了学生。

    此次‘界河渊’试练之行的学生们也都到了。

    接着,一位老者出来接待了二十一名即将参加试练的弟子。

    “此次试练,对你们来说是考验!”

    “但也是一次实力的提升!”

    “对于你们的以后是有极大帮助的!”

    “但是,这一次的试练,也将会比以往更加的凶险!”

    “因为,这一次的试练时间,正好碰上了洛家那边也在界河渊试练!”

    “换句话说,到时候,可能会有一些意外的情况发生!”

    “甚至,还会有人员的伤亡!”

    “能不能活下来,又能够收获多少,就要看你们自己各自的本事了!”

    这便是这位老者和二十一参加试练的弟子所说的话。

    “为什么我们不换个时间?”

    而老者的话,也得到了一些学生的质疑。

    “害怕的话,你可以留下来!”

    老者直接说道,“有人想要这样的磨练,也有人害怕!”

    “这一点,我可以理解!”

    “而选择权,在你们的手上!”

    这一翻话,几乎把所有人质疑的退路给堵死了。

    错过了这一次的试练机会,天知道下一次会是什么时候?

    还会不会有自己的机会?

    退一万步讲,就算有,但这一次没去,就白白比别人少了一次成长的历练。

    本来还是在同一水平线上,说不定就会被瞬间拉开了。

    所以,最终还是没有表示要留下来。

    “既然没人开口,那就当你们都不愿意留下来了!”

    老者当即挥手,道,“李清长老和陈鱼老师就在那边,你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们过去和他们汇合吧!”

    一行二十一人,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朝着李清和陈鱼那边而去。

    陈鱼和李清接到人之后,就没有再多说什么,只问了一句准备好了没有。

    得到回答之后,直接带着人就动身了。

    ……

    半天之后。

    在李清和陈鱼的带领之下,一行二十三来到了界河渊。

    界河渊地处于天河与北域的分界线上。

    两方的一个地势最低点。

    其内,灰暗无比。

    整个界河渊,甚至还透着浓浓的雾气。

    给人一种极度刺骨的寒意。

    当一行二十三人进入其中之后,这种寒意便是更重了。

    不仅如此,还有着一股股浓烈的危险气息传来。

    让人的神经不自然的就会紧崩起来。

    二十一名学生之中,只有刘浩一个人是最平静的。

    他始终淡定无比。

    “陈老师,天色已晚,今天是不适合放他们进去历练了!”

    进入界河渊大概两千米左右之后,李清便是说道,“而且,此次洛家的人也进来,我也得去探探路,顺便,找一个相对安全一点的地方才行!”

    “至少,不要和洛家那边的人碰头才行!”

    “所以,就只能辛苦你先带他们去找个山洞落脚了!”

    陈鱼老师点了点头,道,“好!”

    当即,李清身形一动,便是直接离开了。

    待得李清离开之后,陈鱼便是转头看向了身后的二十一个人,道,“你们休息一刻钟!”

    “然后,跟我赶路!”

    “待会赶路的时候,一定要跟上!”

    “如果掉队的话,后果自己负责!”

    顿时,二十一个学生当中,除了刘浩之外,其他的人都开始服食丹药,并且打坐休息。

    只有刘浩,却反而是站了起来,目光朝着四周看了一眼。

    “刘浩,你不休息吗?”

    陈鱼皱眉问道。

    “不需要!”

    刘浩摇了摇头,回答道,“我去周围看看!”

    说完,直接就朝着左边而去。

    “不行!”

    陈鱼厉声道,“这儿是‘界河渊’,不能随便乱走!”

    又道,“否则,后果自负!”

    “我负!”

    刘浩头也没回的道。

    “你这样瞎跑,会死的!”

    陈鱼皱眉道,“而且,还有可能会连累到我们的!”

    刘浩回头看了他一眼,“如果我死,那就是我自找的!”

    一笑,又道,“但你可以放心,我绝对不会连累到你们!”

    说完,身形一动,直接消失不见。

    陈鱼张了张嘴,甚至连口都没得及快。

    “好快!”

    “这家伙的速度有点恐怖啊!”

    “是啊,刚才清长老离开的时候,速度也没这么快吧!”

    “感觉差不多吧?”

    “……”

    当即,众人纷纷惊呼出声。

    “都给我安静一点!”

    陈鱼瞪了众人一眼,冷冷的道,“好好休息!”

    她陈鱼管不了刘浩,但眼前的这些学生,她还是管得到的。

    所以,这些学生果然是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巴。

    待得众人安静之后,陈鱼看向了刘浩离开的方向,撇了撇嘴巴,“这个狂妄的家伙,到底是有多么的不知死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