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3章 断臂!
    ,精彩小说免费!

    不得不说,金向阳的实力是很强的。

    对方之前的那一击,更是让刘浩都不敢浪费时间去加速杀人。

    只能被动的选择去挡对方这一击,以此来解除邵家被毁,以及邵东来和邵素儿可能被杀的危机。

    同时,还让自己的阵法没有了控制力,被直接震开。

    不过……

    仅仅只是震开,还没有被震破!

    但仅凭冲击波就能够把他没有控制的阵法直接震开,也足已说明这个金向阳不是等闲的人物了。

    而几乎也就在刘浩微感惊讶的同时,那边的金傲轩却是跑到了金向阳的身旁,开始告状。

    并且,还指挥着金向阳来废掉他!

    在指挥的同时,甚至还将手指向了他,同时,眼中还露出了一抹张狂之色。

    那意思仿佛是在跟刘浩说,你之前不是很狂吗?

    你接着狂啊!

    待会我就让你知道我金傲轩是什么样的狠辣人物!

    面对着这一幕,刘浩只是微微皱,略显不屑的看了一眼。

    然后,也没废话,双手便是一动,打算动手……

    啪!

    结果,刘浩的双手才刚刚一动,那边的金向阳便是直接给金傲轩来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抽得非常狠。

    直接就将金向阳抽倒在地。

    还吐出了一口鲜血。

    “父亲……”

    金傲轩坐在地上,抬着头,非常不解的看着金向阳。

    你不是很护短的吗?

    我可是你儿子啊?

    你不帮我出气就算了,怎么还打我?

    心里是这么想的,但他还来得及开口,就听金向阳用一种无比严肃的口气,冷冷的道,“立刻,马上给我去道歉!”

    一听这话,金傲轩瞬间就懵了。

    这是什么鬼?

    怎么还让我去道歉了?

    我是不是你儿子啊?

    你怎么可以帮着别人来欺负我?

    “去不去?”

    见金傲轩还是一脸懵逼,金向阳的眉头一皱,冷冷的问道。

    金傲轩能够清晰的感应到金向阳说这句话之时所透露出来的冷意。

    他甚至有一种极强的第六感。

    自己要是不听话,眼前的这个父亲,恐怕还会变成一个恶魔!

    一个会毫不手软的杀掉自己的恶魔!

    当即,金傲轩不敢再有半句废话。

    只得老实的咬着牙,站了起来。

    金向阳是他的最大的底牌,也是他最大的靠山。

    现在,这个依靠,这个靠山却向着别人。

    那他还有什么指望?

    站起来,微微躬着身体,双手一拱,道,“我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

    “叫前辈!”

    金向阳提醒道。

    “前辈!”

    金傲轩老实的道,“我金傲轩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您,还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能够原谅我!”

    刘浩也没理他,只是眉头微皱的看向了一旁的金向阳。

    而金向阳此刻便是说道,“我叫金向阳,乃是落日城的城主!想必,浩道友应该也是听说过的吧?”

    说着,指了指一旁的金傲轩,道,“这是犬子!”

    “我教子无方,让犬子给你惹了不少麻烦,还希望浩道友不要太过放在心上!”

    “在此,我也向浩道友陪个不是!”

    说着,还很客气的朝着刘浩拱了拱手。

    “道歉就免了!”

    刘浩摇了摇头,道,“不过,你的心意,我领了!”

    “所以,这件事情,我也可以不和你们计较!”

    “但……”

    说着,目光一转,看向了金傲轩,道,“你儿子的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

    “断双手,或者,废除一身的修为!”

    “二选一!”

    “你来选!”

    “当然……”

    一顿,目光又看向了金向阳,道,“你也有其他的选择!”

    “刘浩,你可不要太狂妄了!”

    刘浩的话音一落,一旁的金向阳还没有说话,金傲轩却是率先忍不了。

    毕竟,断的是他的手,废的是他的修为。

    他若还能忍,那就见鬼了。

    所以,他直接便是大喝道,“我父亲如此低声下气,甚至,还主动道歉了,你见好就收就行了!”

    “若不然……”

    嗖嗖!

    然而,金傲轩的话还没有说完,金向阳便是非常果断的出手了。

    卡嚓!

    卡嚓!

    顿时,金傲轩的双手齐臂而断。

    “啊……”

    惨叫之声顿时响了起来。

    金向阳自怀中拿出两枚丹药,走到金傲轩的身旁,扔入对方的嘴中,然后,朝着金傲轩的嘴巴一拍。

    金傲轩立马闭嘴。

    “闭着嘴巴,好好吸收药力!”

    金向阳提醒了一句。

    然后,抬起头来,看向了刘浩,道,“浩道友,可否满意?”

    看到这一幕的刘浩,也是微微有些吃惊。

    他是真没想到,这金向阳居然如此果断。

    二话不说,就断了自己儿子的双臂。

    当即,他点了点头,表示满意了。

    “那么,这件事情,也就这么结束了?”

    金向阳再次问道。

    “可以!”

    刘浩点点头,道,“不过,钟家和齐家的事情,你要处理好!”

    “浩道友放心!”

    金向阳道,“一定让你满意!”

    刘浩点点头,“你们可以走了!”

    “等等!”

    也在此时,一直站在金向阳身旁没说话的绿魔,这时候,却是突然站了出来,拱手道,“我是绿魔,星风寨寨主!”

    听得此话,刘浩古怪的看了一眼绿魔!

    “之前的事情,我不在寨中,所以,并不知道具体的情况!”

    绿魔拱手道,“在这儿,还要向浩道友说一声抱歉,还要请浩道友不要记恨在心!”

    听得此话,刘浩笑了笑,然后,点了点头。

    “多谢!”

    绿魔立马拱手道。

    “走吧!”

    刘浩有些疲惫的摆了摆手,示意他们离开。

    “浩道,后会有期!”

    两人同时朝着刘浩道了一声别,然后,身形一动,转身间便是消失在了邵家之中。

    呼!

    看到两人离开,刘浩也是长长的松了口气。

    “你们清理一下吧!”

    刘浩对身后主殿之中的邵东来和邵素儿吩咐了一句,“我去休息了!”

    说完,转身就走。

    ……

    “东来哥哥,你救的这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

    虽然,邵素儿已经见多了刘浩带来的震憾场面。

    但在此之前,无论多么震憾的场面,都没有刚才那场面来得让人吃惊。

    绿魔,落日城范围内最大的黑寨寨主。

    实力强大到只有金向阳这类人物,才能制衡的存在!

    金向阳,落日城城主,整个落日城最强大的人物。

    背后,更是有着在整个李家势力之中都极其强大的金家作为依靠。

    可以说,这样的两个人,几乎就是整个落日城最顶级的存在。

    可也就是这样的两个人跑过来之后,一句废话都没有。

    主动道歉!

    并且,不管刘浩表现得多强势,他们都没有任何的意义。

    刘浩说一,那就是一!

    说要断金傲轩的手臂,金向阳直接就给断了。

    很显然,金向阳和绿魔这两人都认为自己不会是刘浩的对手。

    只能认栽。

    那么,刘浩得有多强?

    有多恐怖?

    “我也不知道!”

    邵东来深深的吸了口气,道,“不过……”

    说着,又摇了摇头,道,“算了,咱们还是不要瞎议论了!”

    “就当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没发生好了!”

    他隐约的觉得,刘浩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

    越是这样的人物,越不是他们能够去猜测,去议论的。

    对方能够报恩,能够帮他所有的问题解决。

    并且,送来了一份大礼,他便已经很知足了。

    邵素儿脸上微微有些懵懂的表情,也不知道是不懂,还是不太懂。

    反正,她也没有多问。

    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

    “金城主,事情解决了,我也该走了。”

    离开了小山城之后。

    绿魔便是向金向阳告辞了。

    “恩!”

    金向阳点了点头,道,“这一次的事情,还要多谢绿魔兄及时赶来提醒了!”

    “客气!”

    绿魔笑了笑,回应道,“这件事情毕竟也和我本人有关系!”

    绿魔从星风寨出来之后,就来了一趟小山城。

    当时,他躲得稍远一些。

    但正好也看到了钟扬明等人和刘浩的战斗,也看到了仙纹符的战斗。

    所以,他便毫不犹豫的去了一趟城主府。

    毕竟,这事发生在落日城。

    这人也是在落日城。

    金向阳是必然会非常重视这件事情,以及这个人的。

    而在去的路上,正好也看到了金傲轩。

    他当时也没有去拦。

    不仅仅是因为他想让金傲轩去冒险,以此加速金向阳的决心。

    同时,也是因为他清楚自己拦不住金傲轩。

    接着,他双手微拱,道,“告辞!”

    “等等!”

    金向阳却在此时,叫住了绿魔。

    “怎么?”

    绿魔回过头,看向金向阳,问道,“金城主还有事?”

    金向阳并没有马上说话,而是沉吟着。

    绿魔便是微微一笑,“金城主,你是不是忍不下这口气?”

    “你说……”

    金向阳眉头一皱,道,“他刚才急着赶我们走,是什么原因?”

    按理说,就刚才的情况,刘浩其实还可以提一些条件。

    甚至,从他们的手中拿一些东西的。

    只要不是太过份,他们都是会答应的。

    毕竟,他们也是已经提前服软了的。

    可刘浩并没有再提任何的要求!

    不仅如此,还直接赶他们走了!

    是心虚?

    还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