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5章 有恃无恐!
    ,!

    小飞是个流浪孤儿,并没有名字。

    小飞这个名字,也是元阳仙师捡回来之后起的。

    而小飞也是元阳仙师唯一的下人。

    虽然是下人,但存在的时间却也已经极其久远。

    至今,也有上千岁了。

    其实力,更是深不可测。

    可以这么说,就即便是黄雪,也没有任何的把握打得过小飞。

    “我们马上走!”

    所以,面对着小飞的威胁,黄雪也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退让。

    说完,就直接拉着刘浩要离开。

    “等等!”

    刘浩看向了那位小飞,皱眉道,“帮我带两句话给你们那位什么元阳仙师!”

    “青烟白雾间,生死两重天!”

    “峰无筋,水无脉,星雨一来死得快!”

    说完,转身便跟着黄雪要走。

    “站住!”

    这一声厉喝,不是从一个人的口中传来的。

    而是从两个人的口中传来的。

    其一,自然是那位小飞。

    其二,则是一旁的项天阳。

    “你这个残废垃圾,你这是在咒骂我师伯早死吗?”

    这时候,项天阳指着刘浩冷冷的说道。

    说完,看向了一旁的小飞,道,“飞叔,此子实在是太放肆了,你帮我看着黄雪,我来收拾了他!”

    说着,身形一动,就要去动刘浩。

    但是,却被一旁的小飞一把拉住。

    “飞叔!”

    项天阳显得非常不解。

    “你要么现在就离开,要么,就闭上嘴巴不要多话!”

    小飞瞪了项天阳一眼,冷冷的道,“话,我听到了,事情,我也自会处理,不需要你来指点!”

    项天阳并没有因此而生气,反而是一脸恭敬的道,“飞叔教训的对,天阳受教了!”

    说完,果然便是老实的站在一旁,不说话了。

    只不过,嘴角那抹嘲讽的冷冷笑意,却是那么浓烈。

    “就凭你刚才的两句话,我本来是可以直接杀掉你的!”

    小飞皱眉看着刘浩,冷冷的道,“但我们仙锋向来不轻易见血!”

    “所以,这件事情,我会暂时先去向仙师请示一下!”

    “希望……”

    他的眼神一冷,道,“你不是在找死!”

    刘浩淡淡一笑,道,“聪明!”

    听得此话,小飞的眼神突然一冷,一抹淡淡的杀意,不经意间闪过。

    不过,马上就收敛了起来。

    然后,转头看向了一旁的黄雪,“黄雪域主,给你一个机会!”

    “在我回来之前,你如果离开了,那么,这件事情,就与你无关了!”

    “如果没有离开,那么……”

    小飞声音一沉,道,“后果自负!”

    说完,手一甩,转身便是朝着庄园走去。

    此时,黄色的脸色那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就现在的情况来看,刘浩几乎就没有了生路可言!

    至少,在她看来就是如此!

    因为,那两句话,在她听来,确实就是在咒骂元阳仙师。

    在仙锋之上骂元阳仙师,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我现在非常非常后悔带你出来了!”

    她阴沉着,低低的说道。

    “其实,你如果不相信我的话,你也可以现在就走的!”

    刘浩笑道。

    “相信你?”

    黄雪皱眉道,“就现在这情况,还让我相信你?”

    刘浩笑了笑,道,“我……”

    “雪儿,你如果不相信他,那还有一个选择!”

    结果,话才刚刚出口,一旁的项天阳却是淡笑道,“那就是马上离开!”

    黄雪瞪了项天阳一眼,冷哼了一声,没理他。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办法!”

    项天阳脸皮其厚无比,也不在意,而是继续说道,“你也可以求求我,或者,答应我一个条件!”

    “你应该知道,我在这仙锋的地位有多高!”

    “只要你点头,我马上就可以帮你们去求情!”

    “虽然说,这垃圾残废肯定是活罪难逃,但至少,死罪是可以免的!”

    “怎么样?”

    在看到刘浩说出那一翻找死的言论之后,项天阳几乎就已经认定刘浩是必死无疑的下场了。

    此时,看到黄雪还是没有将其放弃,便也知道,这刘浩在黄雪心中的地位恐怕不低。

    不过,这也正好如了他的意。

    因为,他可以以此来威胁黄雪。

    “你今天肯定没拉尿吧?”

    结果,黄雪还没有回答,刘浩却是突然开口问道。

    “什么意思?”

    项天阳没有反应过来,不解的问道。

    “你要拉了尿,那就应该可以照到你自己是什么鬼样子啊!”

    刘浩笑道,“跳梁小丑,也敢说自己在这仙锋的地位有多高?”

    “你……”

    项天阳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之前一直不声不想的刘浩,居然突然就说出了如此带有羞辱性的话语。

    一时间,脸色阴沉得无比难看。

    “现在是不是特别想让我死?”

    刘浩笑道,“那为什么不来杀呢?”

    又问道,“是不敢吗?”

    项天阳咬着牙,阴沉着脸,将心底那股杀意暴露了出来,“我可以向你保证,你……一定会死得很惨!”

    “不好意思!”

    刘浩笑道,“我的生死,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是吗?”

    项天阳冷笑道,“等会你就知道了!”

    此时的项天阳,已经懒得再和刘浩废话。

    他现在只想等着飞叔出来。

    一旦飞叔出来,无论如何,他也要把刘浩的生杀大权拿在手中!

    他要让刘浩知道什么叫痛苦!

    什么叫生……不如死!

    “我劝你,最好不要等了!”

    刘浩淡淡一笑,道,“不然,你会很失望的!”

    ……

    庄园内。

    药园旁。

    元阳此刻正站在当中,闭着眼睛,感受实在四周的药香。

    “仙师!”

    也在此时,小飞走了进来,朝着元阳仙师拱了拱手。

    “有事?”

    元阳仙师并没有睁开眼睛,依旧闭着,淡淡的问道。

    “那两个人还没有走!”

    小飞回答道,“而且,其中一个人,还让我带两句话给您!”

    “你带来了?”

    元阳仙师眉头一皱,看向了小飞,问道。

    “是的!”

    小飞回答道,“我带来了!”

    “你跟了我不少时间了,我的脾气你应该也明白了!”

    元阳仙师声音略冷,道,“有人要你带话,你既然敢带进来,想来,也应该不是废话!”

    又道,“那你说来听听!”

    “是!”

    小飞当即便是说道,“青烟白雾间,生死两重天!”

    “峰无筋骨,水无脉,星雨一来死得快!”

    说完,小飞就立马解释道,“仙师,这两句话,明显是有着咒骂意思的!”

    “但我也知道,最近您一直在头疼这仙锋的事情!”

    “我虽然不知道你头疼的具体是哪件事情,但我看那小子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就担心这两句话对您真的有用!”

    “所以,我也不敢直接杀了他!”

    “便先来向您寻问一翻!”

    元阳仙师在听到这两句话的时候,脸上的神色,原本并没有太多的变化。

    但听到小飞的解释,元阳仙师便是皱眉问道,“那小子有恃无恐?”

    “你是说,这句话不是黄雪说的?”

    “而是黄雪带来的那个圣魂境界的人物说的?”

    小飞点了点头,道,“是的!”

    “一个圣魂境界的人物,凭什么有恃无恐的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元阳仙师的眉头微微皱着,陷入了沉思之中。

    “等等……”

    片刻之后,元阳仙师突然抬头,“青烟,白雾……?星雨?”

    “他这是知道我在干什么了?”

    想到这儿,元阳仙师突然转头看向了小飞,道,“你马上去把他们请到我的丹房去!”

    说完,元阳仙师身形一动,便是原地消失不见了。

    呼!

    元阳仙师一走,小飞便是深深的吸了口气。

    然后,抬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还好没有杀掉那小子!”

    元阳仙师是何等人物?

    在这样的人物身边做事,那就是伴君如伴虎!

    做任何事情都得小心翼翼的。

    今天,如果他冒冒然的杀了那刘浩,搞不好连自己的命都得搭上!

    一想到这,他就有些后怕。

    当即,也是不敢再有任何的犹豫,身形一动,便是立马朝着外面走去。

    ……

    “飞叔!”

    在仙锋之上,项天阳是绝对不敢放肆的。

    城宫只是让他有些忌惮。

    而仙锋,则是让他有些畏惧的。

    所以,他一直没敢对刘浩动手,就是要等项天阳过来。

    这时候,看到项天阳过来,立马便是迎了过去,“你总算是出来了!”

    “怎么了?”

    小飞一出来,就看到项天阳一副迫不及怠的样子,不禁皱眉问道。

    “飞叔,是这样的,刚才,那小子仗着这是仙锋,我不敢对他动手,就极尽羞辱之词在骂我!”

    项天阳当即告状道,“所以,我想请求您把那小子交给我来处置!”

    “我保证,一定会给您一个满意的处置结果!”

    “而且,我也一定会记下飞叔这份人情的!”

    前面说得很客气,甚至,还用上了‘请求’这个词。

    后面也说得很正重,会记下这份人情。

    在他看来,这不仅是给足了飞叔面子。

    飞叔就算不看这天赋的僧面,也应该要看他师傅的佛面了。

    可结果……

    “项天阳,听我一句劝!”

    小飞脸色一沉,缓缓的道,“有多远,你赶紧给我滚多远!”

    “不然……”

    话说至此,他故意留了半句。

    他也相信项天阳应该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所以,他转头看向了刘浩,双手一拱,很是客气的道,“浩公子,请跟我来,我带你去见我家仙师!”

    浩公子?

    ‘请’跟我来?

    我‘带你’去见我家仙师?

    那一刻,项天阳懵了。

    黄雪也是懵了!

    这什么情况?

    走之前,还放话说,刘浩这是在找死!

    结果,一进一出之后,态度居然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这不是在开玩笑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