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3章 阴魂不散!
    ,!

    仙峰坐落于圣城之外,大概两个时辰路程的一处深山之中。

    它虽然被称之为峰,但此峰却并不高。

    与四周的山峰相比,此峰甚至都只能称之为小山包。

    但就是在这样一座小山峰之上,却是有着各种各样的地型。

    并且,还培养着各种非常神奇的圣药。

    当当当……

    这一日的正午时分。

    黄雪敲响了门铃。

    咯吱!

    声音一响,山门自动打开。

    “进来吧!”

    刘浩和黄雪当即便是走了进去。

    进入山门之后,便是可以看到一条山道。

    山道直通山顶。

    而山道的两边,则是有着一排排的树。

    树的两侧是斜坡。

    斜坡之上种植着一排排的圣药。

    甚至还散发着一层层的雾气。

    刘浩在看到那些雾气的时候,眉头也是微微皱了一下。

    “刘浩,这儿是仙峰,不要乱看,更不要乱打主意!”

    这时候,黄雪走到了刘浩的身旁,低声道,“我们只要顺着山路上去就行!”

    “在元阳仙师这儿,我们任何一个微小的动作,都是随时有可能被他知道的!”

    “要是因此,让他生气了,搞不好,我们就前功尽弃了!”

    这是她们唯一的机会了。

    黄雪自然是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但刘浩却仿佛是根本就没有听到一般。

    目光始终是在四周的雾气之上游移着。

    嗖!

    也在此时,突然,后方便是冲过来了一人。

    刷!

    这人身形一闪,便是直接在他们两人的身前停了下来。

    “嘿嘿,我听他们说,你们出城之后,不是回炎城,就知道你们肯定是往这边来了!”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项天阳,“怎么样?我是不是料事如神?”

    看到黄天阳,黄雪的脸色就变了。

    目光也是再一次冷了下来。

    “项天阳,你还真是阴魂不散!”

    她咬着牙,冷冷的道。

    “哈哈……”

    项天阳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大笑道,“谢谢雪儿的夸奖!”

    黄雪眉头紧锁,冷声问道,“你真觉得这样很有意思?”

    “是的!”

    项天阳理所当然的回答道,“非常有意思!”

    “当初,你如果早点答应我的要求,做我的女人,我也就不会让师傅把你的事情报上去!”

    “如果不报上去,你就可以活得很滋润!”

    “和我一起比翼双飞!”

    “但是……”

    说着,项天阳摇了摇头,道,“很可惜,你没有同意!”

    “所以,结果是,你很自然的被上面的人盯上了!”

    “而我……”

    “嘿嘿……”

    他嘿嘿一笑,一顿,又道,“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得不到的东西,就一定会毁了!”

    “就算实在毁不了,我也肯定不会让她好过的!”

    “你想救人?”

    摇摇头,笑道,“别想了!那是在做梦呢!”

    说着,又看向了一旁的刘浩,道,“残废,我说要玩死你,那就一定要玩死你?”

    刘浩淡淡的看着他,就像是在看一个小丑。

    “你别以为你表现得很平静,就可以掩饰住你内心的愤怒!”

    项天阳不屑的道,“我知道,你现在一定恨透了我,很想杀了我,但是……”

    他摊了摊手,挑衅的道,“没办法!”

    “你只是一个垃圾,一个残废!”

    “只能默默的在心中恨着我!”

    “对不对?”

    刘浩微微一笑,道,“恨你?”

    “你想多了!”

    “用你的话说——别以为你这么嚣张,我就一定会把你当盘菜!”

    “说真的,我还真没把你当回事!”

    对付这种人,刘浩很清楚什么样的反击最有效。

    那就是表现得比对方更傲。

    完全不将对方当回事。

    “你……”

    果不其然,下一刻,项天阳的脸色就变了。

    原本还一脸笑意的脸上,有了怒容,有了杀意。

    刷!

    这一刻,黄雪一步踏前,挡在了刘浩的身前,“项天阳,我劝你,最好是收起你的杀心,先不说你能不能在我的面前杀他,就算能,你敢在这儿动手吗?”

    “哈……”

    听得此话,项天阳突然一笑。

    嘴角一扬,这笑意变成了冷笑。

    “放心!”

    项天阳看着黄雪背后的刘浩,“我不会和一个垃圾残废太过计较的!”

    “而且,我要杀他,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你黄雪就算要保他,也不可能保他一辈子吧?”

    “所以……”

    脸色一沉,眼睛一眯,“咱们慢慢玩!”

    说完,身形一动,转身便是朝着更深处而去。

    “你们可以滚了,进来也没用的!”

    “因为,你们不会得到任何的帮助!”

    离开的项天阳,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而听得此话,黄雪气得混身都是有些发抖。

    “我们走吧!”

    半晌之后,黄雪深深的吸了口气,转身就要离开。

    “为什么?”

    刘浩就问道。

    “项天阳的师傅,也就是圣宫宫主肖天扬和元阳仙师的交情不错!”

    黄雪当即便是解释道,“项天阳近水楼台先得月,和元阳仙师的关系也不一般!”

    “简单一点,在当今圣界,项天阳是唯一一个能够叫元阳仙师一声师伯的人!”

    “他先我们一步进去,见到元阳仙师之后,我们再想得到圣药的可能性,就基本上是为零了!”

    “所以……”

    说到这儿,黄雪停了下来,看着刘浩。

    那意思仿佛在说,你应该明白了吧?

    刘浩确实明白了,不过,刘浩却还是说道,“既然已经来了,那我们就先进去试试吧!”

    又道,“说不准,就会有机会呢?”

    “不可能的!”

    黄雪摇了摇头,道,“项天阳是什么人,我很清楚!”

    “他现在是铁了心要找我们的麻烦!”

    “那我们就不可能还有见到元阳仙师的机会!”

    一边是有关系,一边是完全没关系。

    她难道还真敢指望元阳仙师会帮他们吗?

    “也许有可能呢?”

    刘浩笑道。

    “不会的!”

    黄雪摇了摇头,道,“绝对不会有可能的!”

    刘浩就说道,“试试总没关系吧?”

    “你到底有完没完?”

    黄雪有些不耐烦的皱眉道,“我说不可能,就是不可能!”

    “你试也没用的!”

    “那只是在浪费时间!”

    看到黄雪发火,刘浩也不生气。

    只是笑了笑,道,“恩,我知道了!”

    说完,就朝着项天阳离开的方向而去,同时说道,“你先回去吧,我自己一个人进去试试!”

    看到刘浩依然还是如此执著的要进去,黄雪也是有些恼火。

    但人是她带过来的,她不可能真就看着对方去自讨苦吃,乃至可能是去送死。

    所以,她身形一动,就直接挡下了刘浩。

    “我知道你把元阳仙师当成了唯一的希望!”

    黄雪耐着性子解释道,“但这希望已经破灭了,你就不要再抱任何的幻想了!”

    又道,“听我一句劝,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好吗?”

    刘浩知道对方也是为自己好。

    但他确实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所以,略微想了想,便是说道,“我们打个赌如何?”

    “赌?”

    黄雪不解的看着刘浩,问道,“赌什么?”

    “就赌我们能不能见到元阳仙师?”

    刘浩说道。

    “这有什么好赌的?”

    黄雪皱眉道。

    刘浩就说道,“如果见不到元阳仙师,那么,以后我就听你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让我做你的奴才也行!”

    “你确定?”

    黄雪脸色微沉的问道。

    说实话,对方拿那份恩情当赌注,她心里是无比恼火的。

    但她也明白,对方这是打算送自己一个心安。

    让自己可以不必再纠结过去。

    但是……可能吗?

    放得下吗?

    “当然!”

    刘浩并不知道黄雪心里是怎么想的。

    但他不想和黄雪争论。

    也不愿意轻易将自己的想法暴露出来。

    所以,才想用这样的激将法,来刺激黄雪。

    “那如果见到了元阳仙师呢?”

    黄雪再次问道。

    “如果见到了……”

    刘浩皱眉微微思索了一翻之后,道,“那你就告诉我,当初我走火入魔之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又道,“我要一五一十的知道所有的细节!”

    刘浩并不觉得黄雪骗了自己。

    但,过去那段治疗的时间里面,他的脑海之中,一直都浮现着那个梦。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现象。

    所以,他始终觉得当初肯定是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是黄雪没有告诉自己的。

    他当然也不好细问。

    所以,干脆就借着这个打赌的机会,让对方说出来好了。

    “……”

    而听得此话的黄雪,却是脸色微红,眼中更是闪过了一抹羞涩之意。

    看到这一幕,刘浩就觉得,确实是发生了一些事情的。

    但具体是什么事情,他也不清楚。

    可若说是黄雪真和自己怎么样了,他也不相信。

    当时的黄雪已经完全好了,脑子也没坏,是绝不可能和自己那样的。

    所以,他压根就没往那方面去想。

    “好!”

    也在此时,黄雪在沉吟了片刻之后,终于是答应了。

    然后,她也不说话,只是冷着脸,便朝着前方而去。

    连理都没理刘浩。

    看上去,似乎是有些生气。

    刘浩就有点丈二和尚摸不头脑。

    也不知道黄雪为什么突然就生气了。

    但见对方终于不再执著要走,也就立马跟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