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9章 项天阳!
    刘浩在被黄雪抱入怀中的时候,脑袋就正好在那处柔软上方。

    在飞行的三个时辰之中,刘浩一直都是尽力的仰着脑袋,不让自己去侵犯黄雪。

    可是,他的身体现在受损严重,忍三个时辰,就已经是极限。

    再让他继续忍着,他哪里忍得了?

    黄雪让他必须忍着,他肯定不忍了。

    所以,一放松之下,脑袋就直接靠在了那处柔软之地。

    “……”

    那一瞬间,黄雪的脸色通红无比。

    虽然说,对方看也看过了,摸也摸过了,但那毕竟不得已而为之。

    当时情况也特殊。

    可现在不一样啊!

    自己是在抱着对方赶路!

    对方居然直接就侵犯自己,黄雪就忍不住低骂了一句,“流.氓!”

    刘浩只当没听见。

    他实在是累了,这时候,就想找个地方靠一靠。

    感觉还是很舒服的,所以,他也懒得回复黄雪。

    刷!

    也在此时,黄雪直接落到了地上。

    然后,一把就将刘浩给扔了下来。

    刘浩的反应很快,一下就站稳了。

    但他的脸色也是一沉,“我让你换姿势了,你自己不同意,怪谁?”

    “我……”

    黄雪张了张嘴,冷哼了一声,道,“懒得跟你说!”

    说完,就朝着前方而去。

    刘浩虽然心里也有点不舒服,但也知道自己毕竟欺负了对方,也是理亏,所以,也就不再多说,跟上黄雪就朝着前方走去。

    前方不远处,有着一座极大的城池。

    此城几乎有着炎城三个那么大。

    高大的塔楼,恢宏的建筑一栋栋,一排排,显得极其威武。

    给人一种古朴,厚重之感。

    来到城门口,黄雪直接亮了身份,城门口的守卫也没多说什么,就放他们两人进去了。

    进入圣城之后,黄雪就在前面走。

    刘浩在后面跟着。

    黄雪不说,刘浩也不问。

    没过多久,黄雪就回头看了一眼刘浩,那眼神显得很古怪。

    “怎么了?”

    刘浩皱眉问道。

    “你就没一点反应吗?”

    黄雪问道。

    “什么反应?”

    刘浩笑道,“我只需要确认一点,你不会害我就行!”

    又古怪的道,“难道说,你还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我说的不是这个!”

    黄雪回答道,“我说的是……”

    一顿,又突然问道,“你这是第一次来圣城吧?”

    刘浩点点头,“恩!”

    黄雪就说道,“那你不应该感到惊讶?或者,问点什么吗?”

    “惊讶什么?问点什么?”

    刘浩笑道,“一座城而已,需要惊讶什么?需要问什么?”

    得到这样的答案,反到是轮到黄雪惊讶了。

    正常情况下,每一个第一次来圣城的人,都会显得很惊讶。

    就仿佛是发现异大陆一样,大惊小怪的,东问问这是什么,西看看那是什么!

    就比如黄语燕和黄少中,就是如此!

    但刘浩却显得很平静,这实在是太诡异了。

    “我们先去凌城圣店看看吧!”

    见到刘浩如此反应,黄雪也是不好再多说什么。

    带着刘浩就直接朝着‘凌城圣店’而去。

    ……

    凌城圣店是凌城最大的一个店铺。

    这也是圣城自己的店铺。

    可以这么说,在这儿,有着整个李家五域最好的资源。

    只要你足够富有,那么,你想要的东西,基本上都可以在这儿找齐。

    当然,仅仅只是基本上。

    还不是完全!

    但这对于绝大部分的人来说,却也是足够了。

    就好比此刻出现在这凌城圣店之中的狼刃。

    原本,他是不打算来圣城的。

    因为,他参加五域大比的名额已经没有了。

    但,就在几天之前,他父亲却告诉他,他又有机会了。

    而这个机会,则是来自银月天狼宗。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狼刃就兴奋了。

    兴奋得连续三天没睡觉,一直在疯狂的修炼。

    而这三天的疯狂修炼所带来的效果,也是极好的。

    直接就让他来到了魂元境界的最巅峰。

    现在,他距离通仙境界就差一步。

    这是一个瓶颈。

    他需要圣丹圣药的冲击,也需要历炼。

    所以,他就跟着父亲再一次来到了圣城,并且,找到了圣城的第一天才。

    也是圣城绝对的太子爷项天阳!

    “阳少!”

    从凌城圣店之中出来后,狼刃笑道,“这一次,真是多谢你了,要是没有你的帮忙,就凭我这点东西,还真别想拿到这么好的圣药!”

    凌城圣店确实拥有着绝大部分的圣药可买。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但也并不是什么人都能买到的。

    至少,普通的价格想买到,那是不可能的。

    “哈哈……”

    跟狼刃走在一起的项天阳大笑道,“狼刃老弟,咱们是合作伙伴,就这点小事,有什么好客气的?”

    对于圣城太子爷项天阳来说,这确实是小事。

    别说还花费了圣灵石,就算没有任何的花费,也是小事。

    “不过……”

    一顿,项天阳嘴角一扬,道,“上一次你们办的事情,我可是非常失望的啊!”

    一听此话,狼刃的脸色就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

    略一沉默,就说道,“阳少,这件事情,真不是我们办得不好!”

    “你应该也知道,我们天阳宗的‘星狼毒’有多厉害了!”

    “前面三十年,都已经过去了!”

    “就只差最后这一年,不,准确来说,就差那么几天的时间了!”

    “我父亲甚至都拿到了武统的命令!”

    “而且,也已经动手了!”

    “可就是那个时候,黄雪突然就出现了!”

    “而且,还是以全盛的状态出现的!”

    “这谁能想到?”

    “可以说,只要那一步完成,我们就完全可以亲自控制禁灵区域,然后,自己派人进去把她带出来交给您!”

    “可……”

    说着,也是摇了摇头,颇为无奈的道,“阳少,我和父亲为了这件事情,是真的尽力了的!”

    “为此,冒了多大险,你应该也知道!”

    “所以,还希望你能理解!”

    黄雪本身的背景或许并不是太强。

    但她却是早已经被上界锁定的人物。

    对这样的人物下手,那是需要极大勇气的。

    如果没有项天阳,以及其背后那位大人物的支持和承诺,就算再借狼天行和狼刃父子一百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去做这件事情的!

    毕竟,银月天狼宗并不是李家五域的最强一域。

    就不说上面会不会派人来查了,只说圣城这边一旦派人去查,也未必就查不出一点蛛丝马迹来!

    “我要是不理解,你觉得你和你父亲,今天还有资格站在我面前?”

    项天阳嘴角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你们的难处,我懂,所以,我也不会太过为难你们!”

    “但事情,你们办砸了也是事实!”

    “过程我不管,结果,是肯定会让我不开心的!”

    “所以,你也要记得你们保证!”

    说着,拍了拍狼刃的肩膀,道,“这一次五域大会之后,我还会在此界呆上十年的时间!”

    &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nbsp; “我希望,在我前往上界之前,能够拿到我想要的东西!”

    “所谓一事不劳二主!”

    “希望,你们这一次不会再让我失望!”

    听得此话,狼刃便是立即拍着胸脯保证道,“阳少放心,黄雪那边我们无法再动手,但您说的那几样东西,我们就算是把整个圣界翻过来,也一定会帮你找到的!”

    再去动黄雪显然是不可能的。

    这种事情,可一不可二!

    再动手,人家也必然会有所准备。

    但是,类似的东西,他们还是能够想想办法的。

    虽然……

    “咦……”

    也在此时,突然,项天阳的目光看向了凌城圣店之外。

    那眼眸之中闪烁着一抹惊讶之色,但只是一瞬间,就变成了一抹古怪的笑意。

    狼刃不解的朝着项天阳的视线看了过去。

    那一刻,狼刃也是吓了一跳。

    “她……她怎么来这儿了?”

    说着,狼刃就如猫见了老鼠一般,“阳少,我……我先躲一躲!”

    刷!

    狼刃想躲,但项天阳却是一把就抓住了狼刃的衣服,道,“躲什么?”

    “有什么好躲的?”

    “难不成,你还怕了她?”

    “她黄雪再牛逼也只能在地炎域牛逼!”

    “到了我们圣城,她是龙得盘着,是虎也得趴着!”

    听到项天阳这话,狼刃这才反应了过来,对啊,这是圣城,我怕什么?

    当即,也是松了口气,和项天阳站在一起,并且,走到了门口。

    也在此时,刘浩和黄雪也是来到了凌城圣店的大门口。

    那一刻,刘浩的眉头皱了起来。

    黄雪的眉头同样皱了起来。

    眼眸之中,更是闪过了一抹深深的厌恶之色。

    仿佛是看到了什么让她觉得非常恶心的东西。

    “哟,雪儿居然跑到我们圣城来了,可真是稀客啊!”

    项天阳砸巴着嘴巴,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道,“雪儿,我想你这一次过来,肯定是太想我了,所以,特意来看我的吧?”

    “项天阳,多年不见,你的脸皮依然那么厚!”

    黄雪皱着眉头,冷冷的道,“厚得让人只觉得恶心!”

    “哈哈……”

    项天阳也不在意,反而大笑了起来,“我就喜欢雪儿你这么说我!”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对了,打是情,骂是爱!”

    “你越说我,就说明你越爱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