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9章 春梦了无痕!
    ,!

    刘浩因为融合了蓝莲极地炎之后,进阶太快,倒置五行圣灵宫出现了五行不均的情况。

    而这样的情况,也倒置了他在修炼的过程之中,直接进入了圣火反噬的状态。

    而这一次,乾坤天眼由于没有吸收星灵力和本源灵力,也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所以,刘浩连半点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直接昏迷了过去。

    迷迷糊糊之中,他就发现自己做了一个梦。

    那是一个非常奇怪的梦。

    梦中的自己,被一个衣服破烂到胸前都没有任何遮掩的美女给抱在了怀中。

    然后,那个美女还喃喃自语的说了一些什么要救他的话。

    可结果却是,那个女孩坐到了他的身上。

    解开了他的衣服,然后,在犹豫了很久之后,终于是坐了上去。

    梦中的自己,甚至还能够清晰的看到那个漂亮女孩的脸上有着一抹极其痛苦的表情。

    但她却依然咬着牙,也不说话,只是不断的动着。

    神奇的是,他居然能够感觉到自己体内那狂乱的圣火,居然有了一丝稳定的迹象。

    痛苦也不断的减轻着。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刘浩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睁开眼睛的第一时间,刘浩便是看向了自己的身体。

    衣服还是完好如初。

    伤势依然还是很严重。

    只不过,狂暴的圣火这时候却是都回到了圣灵宫之中。

    总得来说,走火入魔的状态是稳定了。

    但伤势却是真实存在的。

    “难道是梦吗?”

    除了圣火稳定了下来之外,刘浩就感觉不到任何的其他变化了。

    这让他很是疑惑。

    “能动了吗?”

    也在此时,一道声音自旁边传来。

    刘浩转头看去,就见黄雪此刻正盘膝坐在一旁修炼着。

    她的脸上有着一抹红润,身上则是穿着自己的那件外套。

    没有任何的春光外泄。

    但在看到对方的瞬间,刘浩就不自觉的在想,“会不会是她?”

    可不管他怎么想,却总是想不起脑海之中那个美女到底长什么样!

    所以,话到嘴边,他却硬是问不出口。

    “能起来吗?”

    黄雪睁开眼睛,就看到对方只是盯着自己看,也不说话,脸色就更红了,但眼睛却是一冷,道,“你这么盯着我看干什么?我身上有花吗?”

    “不是……”

    刘浩有些尴尬的笑了笑,道,“我……”

    他想了想,最终还是咬牙道,“刚才,是不是你救了我?”

    “也算不上是我救了你!”

    黄雪回答道,“我只是帮你稳定了一下伤势,让你体内的圣火之力不再那么狂暴而已!”

    刘浩追问道,“什么方法?”

    黄雪脸色更红了,但眼睛却是一瞪,冷冷的道,“还能是什么办法?”

    “当然是压制啊!”

    “你的体内是圣灵力,我的是仙力!”

    “我用仙力压制一下很难吗?”

    听得此话,刘浩这才点了点头。

    心想,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对方有仙力帮忙压制,根本就不需要那么做。

    而且,她似乎也完全没必要对自己这样啊!

    她即不是自己的女人,和自己的关系也不怎么样!

    而且,在她的眼中,自己可能还是一个……流氓?

    “你到底能不能动?能动的话,就赶紧起来,我们要马上离开这儿才行了!”

    这时候,黄雪却是有些不耐烦的道,“你这一昏迷,都已经过去一天的时间了!”

    听得此话,刘浩也是一惊,“一天了?”

    当即,二话不说,立马便是站了起来。

    对身体进行了一翻测试。

    当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状态还不错之后,只是经脉受损严重,圣灵力不能随意调动之后,便说道,“走吧!”

    黄雪点了点头,站了起来,沉默的向着前方走去。

    刘浩跟在后面。

    “你的腿怎么了?”

    走了片刻之后,刘浩突然发现对方走路的姿势很怪,便是问道,“怎么走起路来一拐一拐的?腿上也有伤吗?”

    走在前面的黄雪,身体突然就是一僵。

    那张漂亮的脸蛋之上,突然就露出了一抹愤怒之色。

    她转过头,瞪着刘浩,道,“我怎么走路的,关你屁事?要你多管闲事?”

    说完,转过身就走。

    但走了一步,就又停了下来,转头看向了刘浩,道,“你走前面!”

    “……”

    刘浩心想,这女人怕不是有病吧?

    自己好意关心一下她,她有必要那么大的反应吗?

    不过,刘浩也不想和一个女人太过计较。

    当即,也就不再多说,便向着前面走去。

    而走在后面的黄雪,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瞪着刘浩,恨不能将刘浩给吃掉。

    走在前面的刘浩,虽然受了重伤,但六识何其敏锐?

    又岂能感应不到黄雪释放出来的那份……恶意?

    “看来,自己之前救她之时的轻薄之举,是让她彻底的怀恨在心了!”

    想到这儿,刘浩也是有点无语。

    他其实真不是有意要占对方的便宜。

    只是想着让对方早点恢复过来,所以,才会那么做的。

    不过,这似乎也没什么好解释的。

    摇了摇头,只得不去管后面的黄雪,自顾自的朝着前走。

    ……

    同一时间。

    禁灵区域内。

    暗河边。

    “不等了!”

    在等待了一天之后,黄语燕突然咬牙道,“大长老,我们走!”

    她很想等一个结果。

    但她也很清楚,她能继续等下去,但弟弟和域主府却未必能够再等下去了。

    “是!”

    黄天华脸色凝重的点了点头。

    当即,两人转身就走。

    “等等!”

    然而,也在此时,张重阳突然指着暗河的对岸道,“域主,大长老,你们快看,那边好像有人出来了!”

    两人一惊,迅速的转头看去。

    果然,就见两道身影正缓缓的走出来。

    “是他们吗?”

    黄语燕无比紧张的看着对面,喃喃着。

    “是浩大师!”

    下一刻,黄天华突然便是肯定的说道。

    黄语燕这时候也看清楚了。

    出来的两人之中,有一个人正是刘浩。

    那么,另一个会不会是他们的姑姑黄雪呢?

    “姑姑!”

    突然,黄语燕大声的呼喊了起来。

    但是,暗河之上,却是劲风呼啸。

    她的呼喊之声,消失在了风中。

    对面的两人,完全没有听见。

    所以,也根本就没有理会他们。

    “域主,你这么喊没用的!”

    张重阳这时候说道,“没有圣灵力的支撑,这暗河之上的劲风,会把声音完全淹没,对面根本听不到半点声音的!”

    “没事!”

    黄语燕脸上流露出一抹兴奋的笑意,“我就是想喊喊!”

    “那真的是姑姑!”

    “我看到了!”

    ……

    “对面好像是禁灵区域吧?”

    跟着刘浩来到暗河边。

    黄雪率先开口问道。

    “恩!”

    刘浩点了点头,目光却是在四周观察着。

    “原本,这儿是有一条我们自己打造的铁索桥的!”

    黄雪的目光在四周扫了一圈,皱眉道,“但后来,却是被那个害我之人给毁掉了!”

    说着,看向了刘浩,问道,“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让我们过去?”

    “好办法没有!”

    刘浩回答道,“但笨办法到是有一个!”

    “笨办法?”

    黄雪不解的看着刘浩,问道,“什么笨办法?”

    “我直接把你扔过去!”

    刘浩一脸认真的说道。

    “……”

    黄雪眉头一皱,道,“你确定你不是在开玩笑?”

    暗河的宽度,足有数十米。

    而且,劲风极大。

    一个人徒手将另一个人扔过去,这得要多大的力气?

    要知道,暗河的两端都是禁灵区域!

    是根本动用不了圣灵力的。

    “你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

    刘浩回答道。

    “好吧,我姑且就相信你有能力把我扔过去好了!”

    黄雪皱眉道,“那你呢?”

    又道,“谁来把你扔过去?”

    “你能救人,所以,你先过去!”

    刘浩说道,“至于我,先留在这儿,等你们把事情处理完了,再来救我也不迟!”

    “不行!”

    一听此话,黄雪断然拒绝了,“你以为这儿很安全吗?”

    “外面真要是开战了,这儿也绝对不会安全!”

    “搞不好,天狼宗的人,还会跑到这边儿搞事!”

    “甚至,在这儿布下埋伏!”

    听得此话,刘浩皱了皱眉。

    心想,你之前不是对我还意见那么大吗?

    怎么这会这么关心我了?

    想归想,但他却不会把这件事情说出来。

    “没事!”

    刘浩回答道,“我躲在里面就好了!”

    “可是……”

    “时间不多了!”

    黄雪还要再说的时候,刘浩直接道,“你要再这么婆婆妈妈的,可能外面就真的出事了。”

    黄雪咬了咬牙,道,“好!”

    事实上,她心里其实是非常痛恨刘浩的。

    但也不知道为什么,对方的话,她却是无比信任。

    刷!

    黄雪的话音一落,刘浩双手一动,便是直接搂住了黄雪的细腰。

    腰很软,正好一握。

    握在手里也很舒服。

    但黄雪的身体却是一僵,就仿佛是被什么东西给定住了一般。

    “准备好!”

    刘浩开口的时候,黄雪就已经被举了起来。

    那一刻,黄雪没有任何的紧张。

    但她却是说道,“我要是出事了,做鬼都会缠着你!”

    这话很古怪。

    像是仇人间不甘的诅咒,又像是情人间的打情骂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