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9章 拿什么争?
    第949章 拿什么争?第(1/2)页

    天:

    “内定了?”

    “谁这么牛啊?居然直接内定!”

    “那还用说吗?除了天狼宗之外,还有哪股势力有那么大的财力和能力,直接内定?”

    “这么说来,天阳宗就真的只能是来看看了!”

    “之前在外面的时候,看天阳宗那嚣张的样子,我还有点期待,不过,现在看来,这点期待完全是多余的!”

    “……”

    随着主持这场拍卖会的三长老黄青宣布完第三件压轴之物的归属,一道道的议论之声也是纷纷响了起来。

    ……

    “会不会觉得不公平?”

    同一时间,六号贵宾室内。

    狼云风笑着看了一眼身旁的狼剑,问道。

    “不会!”

    狼剑摇了摇头,回答道。

    直接内定一样拍卖品的价格有多高,狼剑是非常的清楚。

    若是别人,别说公不公平,他早就跳起来反对了。

    但对方是他哥哥,他非常的清楚,他哥哥有多强。

    也知道,他和他哥哥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所以,对于狼云风的处理,狼剑是不会有任何意见的。

    “那好,我们走吧!”

    狼云风微微一笑,站了起来,说道,“去拿那把你哥哥指定要的‘天雷扇’。”

    狼剑点了点头,跟着站了起来。

    “慢着!”

    然而,也在此时,一道声音突然传来。

    当然,这道声音并不是对他们说的。

    而是对拍卖会场之上的黄青说的。

    而且,这声音他们还比较熟悉。

    正是八号贵宾室内的刘浩传来的。

    “这个白痴,莫非还想和我们天狼宗抢上一抢不成?”

    听到这个声音,狼剑便是冷笑着喃喃道。

    “抢,他们拿什么东西抢?”

    狼云风冷笑道,“把天阳宗全部的身家放上去,我估计域主府都未必看得上眼!”

    天阳宗自然没有差到这样的地步。

    但很显然,天阳宗也不会把所有的家底全部拿出来。

    而他们愿意拿出来的东西,域主府确实是未必看得上的。

    “八号贵宾室内,应该是天阳宗的人吧?”

    黄青这时候也是冷笑着看向了八号贵宾室,道,“你们说慢着,不知道还有何指教?”

    “域主府这一次举行的是拍卖会吧?”

    八号贵宾室内,刘浩问道。

    “当然!”

    黄青眉头一皱,问道,“不知道,你问这样的话,是什么意思?”

    “既然是拍卖会,那么,最后一件压轴之物,为什么连拍都不拍,就直接内定了?”

    刘浩再一次说道,“如果你们早说,这‘天雷扇’已经被人内定了,那就不要放到拍卖物品的名单之上!”

    又道,“我就也不会来浪费时间,更不会浪费那个精力来做准备!”

    “你叫什么名字?”

    黄青眉头一皱,语气颇冷的问道,“阳莫天有没有跟你在一起?”

    刘浩反问道,“这很重要?”

    “当然!”

    黄青冷冷的说道,“如果他不在你身边,我可以原谅你的无知,耐心给你解释一下!”

    “但他如果就在你的身边,却还让你这么肆无忌惮的跳出来放屁,那我就可以认为你们天阳宗是来找麻烦的!”

    此话一出,顿时,下方大殿之中一片哗然。

    “那说话的,好像又是那个杀人的家伙吧?”

    “应该是的,要不然,也不会胆子这么大,在这种时候还说这话了!”

    “哈哈,那就有好戏看了!”

    “是啊,上一次,他到是敢杀风剑,这一次,我到要看看他,还敢不敢再那么狂!”

    “……”

    顿时,四周一道道的声音传来,无一例外,全部都是带着期待和讽刺的。

    而作为当事人的刘浩,却仿佛是根本就没有听到他们的话语。

    只是很平静的说道,“你们域主府也不过如此!”

    说完,就对阳莫天道,“走吧,这域主府自以为是的人太多,来这一趟完全是浪费时间!”

    此话一出,所有的人都是震惊了。

    “他居然还敢说!”

    “这简直是狂得没边了啊!”

    “面对域主府的三长老,居然还是这么狂,简直是……不知死活啊!”

    “……”

    顿时,人群传来一阵阵的惊呼之声。

    “站住!”

    同一时间,黄青的冷喝之声也是响了起来。

    “你刚才说什么?”

    黄青盯着八号贵宾室,冷冷的道,“你再说一遍?”

    “我说你们域主府不过如此!”

    刘浩毫不犹豫的说道,“号称是举办拍卖会,结果,拍卖的东西,居然还可以内定!”

    “我还说你们域主府自以为是的人太多!来这儿,就是浪费时间!”

    “说的就是你这位三长老!”

    “我只不过是问问你,为什么最后一件‘天雷扇’不拿出来拍卖,你却说是我来找麻烦!”

    “怎么?你们域主府还不能让人质疑了?”

    “就不能让人问问情况了?”

    一顿,又是一字一句的道,“既然不能问,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