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3章 绝世神剑!
    刷!

    剑无伤的声音落下,手腕一抖。

    顿时,自他的手掌之中,冒出来一道由灵力形成的剑影!

    剑影直接冲入了杀主的脑袋之中。

    轰!

    下一刻,杀主的脑袋直接爆炸开来。

    剑影之中,杀主的弱灵魂便是被困于当中。

    其内,则是有着一道道血红的火芒在不断的闪烁跳动着。

    啊啊啊……

    时不时的,还能够听到杀主那疯狂而痛苦的嘶吼之声自剑影之中传来。

    刷!

    接着,就见剑无伤的手掌之中再一次多出来了一把长剑。

    “从今天开始,‘烟雨剑’不灭,你就不死不灭!”

    剑无伤喃喃着,“好好享受这煎熬之旅吧!”

    话落,剑无伤手掌一拍!

    顿时,剑影直接便是拍入了剑无伤手中的长剑之中。

    烟雨剑!

    剑无伤的本命剑器!

    乃是一柄太古时期的圣器!

    它的级别非常之高,比之灵武大陆之上等级最好的圣级灵wu qi的级别还要高!

    但此剑的剑魂是残魄,且剑身埋藏于地底近百万年,已经有些腐朽!

    好在是此剑拥有着剑魂!

    剑无伤将之炼成本命剑魂之后,它便是有了一些成长。

    当初,剑无伤敢于脱离影杀,自立门户,创立烟雨楼,就是因为这‘烟雨剑’已经具备了一定的威力!

    轰!

    轰隆隆!

    也在此时,天空之上,突然又是雷声大作。

    一道道的雷劫之力再渡形成!

    “……”

    那一刻,所有的人都是有些懵逼。

    “又有雷劫?”

    “这又是什么雷劫啊?”

    “……”

    众人的目光都是同时看向了刘浩。

    都只以为这雷劫又是刘浩的。

    “别看我!”

    刘浩抬头,看向了剑无伤,“是他的雷劫!”

    也是直到这一刻,众人这才注意到刘浩的头顶之上,没有了劫云。

    劫云已经转移到了剑无伤的头顶。

    刷!

    剑无伤没有话,手中的剑一甩,便是直接插入了地面。

    接着,就见剑无伤咬破手指,将鲜血滴在烟雨楼剑之上。

    嗤嗤……

    烟雨剑之上,顿时,便是有着一阵阵的血光闪烁。

    然后,将剑无伤包裹而住!

    剑无伤当即盘膝坐下,不再动弹。

    轰!

    轰隆隆!

    紧接着,雷劫便是猛然砸下,落在了剑无伤的身体之上。

    剑无伤毕竟不是刘浩。

    剑无伤也没有刘浩那种本事!

    所以,这一道雷劫,直接便是将剑无伤轰成了重伤!

    直轰得剑无伤吐出了一口鲜血。

    轰!轰隆隆!

    第二道雷劫落下的时候,剑无伤整个人都被轰得颤抖了起来。

    但剑无伤也是狠人!

    他双手持剑,硬是稳稳的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不让自己倒下去!

    直到第三道雷劫落下……

    这最后一道雷劫,就仿佛是一记重拳,直接就将剑无伤给狠狠的砸倒在地!

    而倒地之后的剑无伤,一动不动,如同死了!

    ‘烟雨剑’上的血芒消失。

    但‘烟雨剑’却是更亮,更锋利了!

    仿佛被开锋了一般,闪烁着耀眼的光泽。

    锋刃之上,更是可以看到流动的烟雨。

    如梦似幻!

    “绝世神剑!”

    那一刻,刘浩的眼眸也是亮了。

    在圣仙三重界,wu qi法宝都有等级之分。

    而绝世神剑,在各类神兵之中,都是属于最顶级的存在!

    它不仅本身拥有的威力极强,更是拥有着极强的护主能力和勾通能力!

    更重要的是,它本身的防御能力亦是不弱!

    可以这么,一个最最普通的人拥有这样的绝世神剑,只要控制得了,那都可以在圣仙三重界占据一袭之地!

    “难怪剑无伤会遭遇雷劫!”

    “原来是因为这‘绝世神剑’!”

    雷劫给绝世神剑烟雨剑开封,同时,也给剑无伤开了封!

    剑无伤渡过三劫!

    此刻只要不死,还能活着!

    那他必将可以飞升圣仙三重界!

    刷!

    想到这儿,刘浩身形一动,迅速的来到剑无伤的身旁。

    伸手一探剑无伤的伤势。

    “危险!”

    当即,他的脸色一变,二话不,立马便是抓起剑无伤的手,搭在了烟雨剑之上。

    翁!

    剑无伤的手刚刚搭上烟雨剑,烟雨剑之上,便是有着一道道的烟雨气息冒出。

    然后,便是将剑无伤的身体笼罩而住!

    “应该是没问题了!”

    看到这一幕,刘浩这才松了口气!

    “阿浩,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星天宇走了过来,问道。

    “剑无伤的身体强度距离渡劫,还差了一点!”

    刘浩就回答道,“刚才的三劫,烟雨楼剑帮他挡了不少伤害!”

    “但即使如此,他的身体依然还有点扛不住!”

    “好在,他的身体也不算差!”

    “还有一口气!”

    “而烟雨剑在雷劫的轰击之下,也被激活开锋!”

    “剑有魂,绝世剑魂拥有着护主能力!”

    “其内,还有几位前世剑主的强大气息!”

    “这些气息涌入剑无伤的身体之内,便可以恢复他一定的伤势!”

    “保他生命无忧!”

    “只要他活着,待得天降飞升之光,那么,他的伤势就可完全恢复!”

    “并且,成功的飞入上界了!”

    听得此话,星天宇也是吓了一跳,震惊的道,“你的意思是,剑无伤可以飞升上界了?”

    “恩!”

    刘浩点点头,道,“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是可以在这儿直接飞升了!”

    这一刻,星天宇看向剑无伤的目光之中充满了羡慕。

    “我们……能飞升吗?”

    略一沉吟,星天宇便是看向刘浩,问道。

    刘浩摇了摇头,道,“你若有本事引动雷劫,并且成功渡劫,那也是可以飞升的!”

    “剑无伤能够引劫渡劫,靠的是绝世神剑烟雨剑!”

    “你呢?”

    “有什么绝世法宝,或者wu qi吗?”

    星天宇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道,“算了,得之我命,失之我幸!”

    “这种事情,强求不来!”

    “能够在这里面得到这圣灵之光的强化,已经是不的机缘了!”

    刘浩点点头,道,“你能这样想,那是最好了!”

    一顿,又道,“其实,你也不必着急!”

    “再等等,待你将这儿得到的灵力彻底的炼化!”

    “实力进一步增强之后,应该是可以引发雷劫的!”

    “到那时,你要渡劫飞升,也是会更保险一些的!”

    星天宇点点头,表示理解!

    然后问道,“对了,你那个女孩的情况怎么样?”

    “……”

    那一刻,刘浩愣住了!

    刷!

    下一刻,他身形一动,连忙闪到了云思影的身旁。

    之前,由于剑无伤的突然渡劫,也是让刘浩都有点忽略了云思影。

    此刻被星天宇提起来,刘浩这才想到刚才重伤的云思影还和自己一起渡了劫!

    虽然,暂时没生命危险!

    可雷劫之力,还在对方的身体,难保不会出事!

    呼!

    来到云思影的身旁,查看了一下云思影的伤势之后,刘浩这才松了口气!

    云思影受伤极重!

    帮他挡下的那致命一击,差点就杀了云思影!

    后面的雷劫,虽然有着自己帮其扛下来了,但影响也是不!

    好在,云思影本身是木系灵体!

    恢复能力极强!

    且修炼的一直是特殊的木系属性灵力,这才保住了性命!

    可即便如此,她的情况依旧是极其糟糕的。

    但只要没有生命之忧,刘浩也就不需要太过担心了。

    翁翁翁……

    下一刻,天空之上的劫云散去。

    一抹抹耀眼的金光落下!

    随着这些金光的落下,圣灵之光的漩涡再度向外扩散开来。

    扩散的圣灵之光和金光融合。

    便是有着强劲的本源灵力凝聚于其中,将在场的所有人全部笼罩而住!

    “好强的灵力气息!”

    这一刻,众人也是惊叹道。

    “这是劫灵力和规则之力融合,所产生的天地本源灵力!”

    刘浩解释道,“这种灵力非常好!”

    “不仅可以强化自己,还能够让你们在渡劫的时候,拥有更强的扛劫能力!”

    刘浩看向星天宇,道,“星宗主,你和你的人先坐下修炼吧!”

    星天宇点点头,当即,便是吩咐自己的人坐下开始修炼。

    而烟雨楼这边的另外四人也跟着就要坐下修炼。

    “你们等等!”

    可刘浩却没让他们坐下来。

    话落,便指了指四人之中身材最为弱的年轻人,道,“你过来!”

    那人有些害怕,战战兢兢的走到刘浩的身前。

    “你叫什么?”

    刘浩问道。

    “剑……剑三!”

    弱年轻人回答道,“我是孤儿,没名没姓,以前,别人都叫我阿三!”

    又补充道,“后来,楼主救了我,就让叫剑三了!”

    刘浩点点头,又问道,“他们三个呢?也和你一样是孤儿吗?”

    “不是!”

    剑三回答道,“他们三个好像都是剑楼主曾经的手下,是剑楼主一直带在身边的!”

    刷!

    剑三的话音一落,刘浩的手掌猛的一挥,顿时,半空之中,便是有着一道道的雷电之力落下!

    直接便是轰在了前方另外三位烟雨楼之人的身上。

    将三人能轰倒在地!

    但是三人都还没有死,只是在地上颤抖着。

    “剑三!”

    刘浩道,“你去把他们三个杀了!”

    剑三一愣!

    目光之中露出了一抹凝重之色。

    却是没有要动的意思!js3v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