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9章 揉进身体里!
    “……”

    一见面就被剑无伤这么夸,刘浩也是有点懵逼。

    这跟想像中,那位云淡风清,不是很在意其他事情的剑无伤,完全对不上号啊!

    “星宗主,你的运气不错啊!”

    剑无伤转头对星天宇道,“能捡到这样一个惊才绝艳之辈,你们星风宗未来数百年内,估计都是没人敢惹的存在了!”

    “哈哈……”

    被同一个层面的人如此夸奖,星天宇自然是很有面子的。

    面子有了,心情就好了。

    “剑楼主过奖了!”

    星天宇笑道,“阿浩还有很远的路要走,还得要你们这些前辈多多关照才是!”

    “呵呵,星宗主这话可是笑了!”

    剑无伤摇了摇头,道,“应该是让这位兄弟多多关照我才是,我怎么有资格关照他啊?”

    “……”

    星天宇一惊,以为刘浩是得罪过剑无伤,便是道,“剑楼主,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也不怪星天宇会这么想。

    毕竟,剑无伤乃是剑雨楼的楼主。

    从他的口中出此等话来,任谁都是会这么想的。

    “我的是实话!”

    然而,剑无伤却是很认真的道,“你是不知道,我在西域荒漠等了他多久!”

    “要不是生死门开启,我估计我应该就等到人了!”

    “唉,可惜啊……”

    着,也是摇了摇头。

    “剑楼主在外面等我?”

    这一次,轮到刘浩吃惊了,“你不是应该在等影杀的人吗?”

    “本来是在等影杀的人!”

    剑无伤就笑道,“不过,他们去了‘九幽魔尊’的遗迹之中,那儿到处都是阵法,我连通道都搞不清楚在哪个方向,又去哪儿找人?”

    “正好,你那边搞出来很大的动静,我就跑过去看了看!”

    “就发现了老山!”

    “是老山告诉我,你就在那下面,我才想着要等你出来帮忙的!”

    “可惜,我没等到人啊!”

    “所以啊……”

    到这儿,剑无伤也是叹息了一声。

    似乎显得有些无奈。

    不过,他马上又是接口道,“哦,对了,老山让我告诉你一声,他并没有你的坏话,也不想和你作对,他这一次回去,会很老实的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哪儿也不去,希望你原谅他之前的不敬!”

    “原来如此!”

    听得此话,刘浩心中也算是有了一点底戏,当即也是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了。

    “对了,星宗主你这么急着找我,不知道所为何事?”

    剑无伤看向了星天宇,问道,“是为了生死门的事情?”

    “不是!”

    星天宇摇了摇头,然后,指了指刘浩,道,“是阿浩找你,所以,我就代为帮忙了!”

    “……”

    剑无伤皱着眉头,转头看向了刘浩,“你回来应该没多久吧?”

    刘浩点点头,“恩!”

    “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我们之前是见过面的!”

    剑无伤不解道,“你既然有事找我,当初为什么不?”

    “不是我不想,而是你走得太急了!”

    刘浩苦笑道,“都没给我多两句的机会!”

    “……”

    剑无伤一愣,然后也是笑道,“也是啊!”

    “当初急着去抓人,到也确实是没时间和你多聊!”

    “那你找我,是什么事情?”

    刘浩略作沉吟,这才道,“云思影应该还在剑楼主的手中吧?”

    “……”

    听得此话,剑无伤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看向刘浩的目光之中,就多了一抹警惕之色。

    “我和思影是朋友!”

    刘浩回答道,“想必剑宗主也应该听了,我来自海星大陆,云思影也同样来自海星大陆!”

    “上一次剑宗主去地魔岛的时候,从血玫瑰手中拿走的东西,就是思影留给我的!”

    “如果剑宗主和思影不是敌对关系的话,那应该是知道这件事情的!”

    听得此话,剑无伤的脸色一变,震惊的道,“你就是思影嘴中一直挂念的那个男人?”

    “我想……”

    刘浩略微犹豫了一下,才点头道,“应该是吧!”

    “不对啊!”

    剑无伤突然又皱眉道,“你如果真是思影口中的那个男人,那应该不可能和地魔岛那帮人狼狈为奸才对!”

    “更不可能明知道思影是被他们出卖的,还在一旁看戏!”

    “以你的实力,要杀他们,应该是很轻松才对!”

    刘浩苦笑了一声,道,“剑楼主应该清楚,当初的我,连武宫境界的实力都是没有的!”

    又道,“那你看我现在是什么实力?”

    剑无伤眉头一皱,看着刘浩,却是没有话。

    “我当初是刚刚从海星大陆出来,什么都不懂!”

    刘浩回答道,“实力也有限,所以,很多事情是想做,也做不到!”

    “不过,在你走了之后,我到是想办法把实力提升上来了!”

    “所以,该做的事情,也就做了!”

    “如果你有打听地魔岛的情况,那就应该知道,现在的地魔岛,是连影杀都攻不进去的存在!”

    剑无伤点点头,道,“正是因为我知道地魔岛的情况,所以,才会这么问你!”

    又道,“你你把该做的事情做了,那地魔岛上的人为什么没事?”

    刘浩反问道,“剑楼主的意思是让我把整个岛上的全部屠杀了,才算是报仇?”

    “但至少也应该把地魔宗那些人杀了吧?”

    剑无伤回答道。

    “本来,我是不习惯解释那么多的!”

    刘浩道,“但剑楼主如此看重思影,那我就多两句!”

    “地魔宗的人该死!”

    “但并非都该死!”

    “而且,地魔岛上还有很多其他无辜之人!”

    “我杀了该杀的几个领头之人,出了这口恶气就足够了!”

    “其他的人留下来,可以控制阵法,防御住影杀的冲击!”

    “也可保证其他无辜之人的安全!”

    “那些无辜之人救过我的命,这也是我对他们的回报!”

    剑无伤就是直接问道,“你能保证影杀就冲不破防御?”

    “能!”

    “你能保证地魔宗的人就不会反叛!”

    “第一,他们没理由反叛,第二,他们没反叛的胆量,第三,我既然敢这么,那就明这件事情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好,你成功服我了!”

    剑无伤点点头,道,“不过,我暂时还不会告诉你思影在哪儿!”

    “我只能告诉你,思影还活着,活得很好!”

    “而且,还会跟我一起前往死灵域的生死门!”

    “只要你也会去生死门,那么,生死门内自有相见之时!”

    听得此话,刘浩也是笑了。

    虽然,他也知道剑无伤不会动云思影,但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之前,他心中的担心还是有的。

    现在,剑无伤给出了肯定的da an,刘浩自然也就放下了心来。

    至于对方会不会骗自己?

    刘浩是压根不需要去想这个问题的!

    剑无伤这等人物,一不二,做事干净利落,出来的话,是绝对有一句算一句的。

    “如果没事,我就先走了!”

    剑无伤见刘浩没再多,便是打算离开。

    “等等!”

    刘浩叫住剑无伤,道,“剑楼主,暂时别急,还有一个惊喜要送给你!”

    着,便是朝一旁的星天宇示意了一下。

    星天宇自然知道刘浩指的是什么。

    当即,便是转身走了下去。

    片刻之后,他带着蓝忧出来了。

    “……”

    当剑无伤看到蓝忧的时候,整个人仿佛丢了魂一般,愣在了那儿,一动也不动了。

    而蓝忧在看到剑无伤的时候,目光之中也是流露出了泪水。

    只不过,那是欣喜,是开心的泪水。

    “剑楼主,这儿很安全,不会有任何人来打扰你们!”

    完,刘浩朝着星天宇眨了眨眼睛,然后,便是退了下去。

    ……

    空旷的大殿之内,无比安静。

    剑无伤与蓝忧四目相对,时间便仿佛凝固了一样。

    谁也没有话。

    谁也没有动!

    只是看着!

    就那么看着!

    看得蓝忧哭了!

    看得剑无伤哭了!

    看得大殿内的空气都仿佛产生了一种叫做紧张而压抑的气息。

    “你……还好吗?”

    良久之后,蓝忧才缓缓开了口。

    还是那个声音。

    无比熟悉,让人沉醉的声音。

    还是那个味道,亲切而让人着迷的味道。

    还是那个人,美丽又让人忍不住怜惜的人!

    “还好!”

    剑无伤点了点头,努力的控制着心中那股压抑着,像是要爆发的情绪,柔声问道,“你呢?”

    “恩!”

    蓝忧轻轻点头,道,“只要你好,我便什么都好!”

    “见不到你,我的世界就是灰色且单一的!”

    剑无伤挪动着脚步,向着蓝忧走了过去,嘴里缓缓的道,“见到你,我的世界才恢复了五颜六色!”

    “我才敢自己活得很好!”

    “因为……你才是我这个世界的生机!”

    话落,剑无伤站到了蓝忧的身前,他张开双臂,做着要拥抱的姿势。

    那一刻的蓝忧终于是忍不住大哭了起来。

    她哭着,喊着,奋力的奔跑着。

    如同一个走散多时的孩子,突然见到了母亲,义无反顾的冲入了剑无伤的怀抱之中!

    剑无伤便紧紧的搂着蓝忧。

    然后,深深的吸了口气。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人!

    熟悉的拥抱和感觉!

    他用力更紧了!

    仿佛是要将蓝忧给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去,让她再也逃不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