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2章 贱人之名!
    ,精彩免费!

    凤山,苏家禁地之内。

    山洞之中。

    无边的蓝色圣火正在疯狂的冲击着护洞屏障。

    而护洞屏障在蓝色圣火的冲击之下,也是晃荡不止。

    仿佛随时都会破裂开来一般。

    “完了,完了,这护洞屏障撑不了太久了,我们要死在这儿了!”

    “怎么办?怎么办?快想办法啊!”

    “……”

    而苏江海三人则都是跟疯了一样,在疯狂的嘶吼着。

    但他们也仅仅只是嘶吼。

    却是不敢朝着前方走上哪怕半步的距离。

    因为,那屏障已经变得很薄了!

    蓝色圣火冲进来,也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他们甚至都已经感应到了那剧烈的高温。

    “刚才的话,你们听到了吗?”

    这时候,苏江海突然道。

    “……”

    听得此话,苏江河和苏冲突然就不叫了。

    “她,让我们苏家陪葬!”

    苏江海到这儿,也是深深的吸了口气,“我不知道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但我们……”

    他的牙齿咬得极紧,脸色亦是阴沉无比,“死定了!”

    “贱人,贱货,啊……”

    苏江河怪叫着,突然就转身朝着那水池冲了过去,“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要害我啊!”

    噗!

    他一下就扎入了水池之中,仿佛是想用这样的方法来保全自己。

    轰!

    可他才刚刚跳入水池之中,洞口的屏障便是炸开。

    无边的圣火涌来,瞬间便是将整个山洞彻底的淹没了……

    ……

    禁地之外。

    苏松林和苏森林就那么目瞪口呆的看着那通天的火焰。

    竟是傻在那儿,没了多少反应。

    那骇人的威势,实在是太过恐怖,太过惊人了。

    纵然他们只是站在外面,也跟身临其境一样,让人有一种被火焰包裹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一直持续到那火焰缓缓的稳定下来,凤山不在颤抖。

    “苏梦蓉使用的,就是那葬火秘术!”

    深深的吸了口气,苏松林阴沉着脸,寒声道。

    “她到底是怎么学到的?”

    苏森林双手紧握,近乎疯狂的低吼道。

    “也许是上一次,父亲拿出来使用的时候,给他看过!”

    苏松林道。

    “那时候她才多大?”

    苏森林有点不信。

    “不要忘了,她有一种过目不忘的能力!”

    苏松林回答道,“而且,她是因为中了毒,才只有这么一点实力的,如若不然,我们现在未必就敢压制她!”

    “更不要是威胁她了!”

    听得此话,苏森林便是沉默了下来。

    但脸上那不甘而阴沉的神色,却依旧是凝重无比。

    “之前是我们太想当然了!”

    苏松林皱眉道,“她很在乎那个刘浩是真的!”

    “但她还没有失去理智!”

    “她并没有相信我们的话,而是相信了苏义青的话!”

    苏森林点点头,接过话道,“也就是,这根本就是她早设定的计划!”

    “她本身的打算,就是要让我们给她和那个刘浩陪葬的!”

    苏松林道,“若不是咱们苏家的护山大阵起了作用,可能,我们苏家就真的完了!”

    苏森林却是咬牙道,“现在虽然还没有完,但海儿和河儿却是已经死了!”

    砰!

    着话,他一拳就砸在身旁的树上,“早知如此,当初我就应该果断一点杀了那贱人!”

    苏松林道,“谁能想到她心中在想什么?”

    “若是知道,我定然也会同意你杀了她的!”

    对于苏江海和苏江河的死,两人没有办法。

    而苏梦蓉和刘浩也已经死了!

    至少,他们是这样认为的。

    所以,他们心中憋着的这口气却是没处发!

    也只能是在心中暗暗的恨着!

    ……

    同一时间。

    不远处,苏义青的眼中也是露出了一抹暗然之色。

    “你是个好孩子!”

    他喃喃着,“但这并不是一个适合好孩子生存的世界啊!”

    着,他也是深深的叹息了一声,“你走了,这苏家,我也没有再呆下去的意义了!”

    “蓉儿,愿你在那一边,能够过得好!”

    “千百年后,我再去九泉之下向你父亲请罪吧!”

    完,苏义青转身,身形一动,身影消失不见……

    ……

    凤城酒楼。

    楼顶之上,一扇窗户开着。

    苏月凝望着远空,目光之中有着一抹湿色。

    良久,她才喃喃着,“我若是你,应该也会做这样的选择吧!”

    “只是……”

    她突然笑了,笑得有些凄惨,有些凄凉,“我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的洒脱!”

    “只要他对我心存善意,我是必然会主动出击的!”

    “但这样的结局,其实也不错!”

    “他,因你而死,你,为他而亡!”

    ……

    这一夜,注定不会是一个平静的夜晚。

    凤山苏家那漫天的蓝色圣火,烧红了天空,也惊动了整个中部地区的所有人。

    甚至,灵武大陆其他各个地区的众人,也都是被惊动了。

    当圣火散尽之后,一切归于平静之后,这些被心动的人,便是一窝蜂的向着苏家涌来。

    ……

    苏家主殿之内。

    灵武大陆各大势力的顶级人物,齐聚一堂。

    几乎所有的人,都是在问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其实,今天发生的事情,起来也是家丑,本也不便外扬!”

    面对着大家的追问,苏松林知道若是不给他们一个答案,他们恐怕不会这么容易走的。

    所以,便是道,“但既然大家这么关心,那我就估且多几句吧!”

    一顿,才道,“这苏梦蓉别看表面很高冷,但骨子里,其实并不是一个很守规矩的人!”

    “这些年,要不是我们严守着她,她可能早就没有了贞操!”

    “而她和天龙贤侄的婚事,本来也是她自己答应的,可最后,她自己却是与人,被我们在关键时刻抓住!”

    “天龙贤侄,本不打算把此事闹大,便想着杀了那子,就了结了此事!”

    “可谁曾想,这苏梦蓉不懂感激也就罢了,最后,居然在我们好意让她进入禁地修炼的时候,利用儿时学来的秘术,直接引动圣火!”

    着,脸色也是凝重了起来,“她之前所的那些话,想必你们也听到了!”

    “那些话,有一些是真的,比如,她害了那个叫‘刘浩’的家伙,又比如,她想拉着我们苏家陪葬!”

    “但也有一些是假的,比如,她她不敢表达!”

    “人都是她自己带回来的,还不敢表达?”

    “我们都抓了他们的现成,你们相信这是不敢表达吗?”

    “她这完全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名声,故意了一些好听的话而已!”

    着,也是深深的叹息了一声,无比心痛的道,“起来,还真是家门不幸啊!”

    “我们待她不薄,没想到,她回过头来,居然用这样的方法来报答我们!”

    “若早知如此,我真应该直接一掌劈死她,一了百了,也就不会发生今天这种事情!”

    “还害得我和我二弟的孩子,也跟着她陪了葬!”

    着,苏松林的眼泪也是落了下来。

    “苏家主,事已至此,还请节哀!”

    这时候,莫家家主,莫天龙的父亲,莫向于也是道,“你的良苦用心,我们都懂,但她不懂,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也是天龙太喜欢那贱人了,这才放纵了她一些!”

    “酿成了今天的大祸!”

    “起来,我们莫家也是有错的!”

    就在刚才,莫天龙也是跟他父亲详细的讲了一下之前发生的事情。

    也顺便了一些他和苏家两位家主达成的约定。

    所以,莫向于明知道苏松林的话,至少有七成是假的,但他依旧还是选择了配合。

    毕竟,这样的结果,对于莫家和苏家的脸面来,都是过得去的。

    不至于让人看太多的笑话!

    “天龙兄!”

    也是此时,人群之中,一个长相还算英俊,高傲不凡的年轻人,却是看向了莫天龙,问道,“那个叫刘浩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

    “居然敢在你的手中抢女人,这胆子还真是不啊!”

    “你这脾气,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居然能忍着让她把那个男人带回来!”

    这略带讽刺的话语,也是让莫天龙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不过,他还是很冷静的回答道,“那个刘浩来自海星大陆,一个垃圾大陆!”

    “是之前救过苏梦蓉那贱人的命,所以,我也就随她去了!”

    “毕竟,是她的救命恩人,她要报答一下,我也不能多什么!”

    一顿,又道,“之轩兄,你也了,我的脾气并不怎么好!”

    又道,“若是早知道她们两人关系不简单,就算我和她还没有订婚,她还不是我的媳妇,你觉得,我会饶了那对狗男女吗?”

    之轩!

    古之轩!

    南州道玄宗的天才弟子。

    灵武大陆之上,最具天赋的三大顶级少年天才之一!

    “哈哈……”

    古之轩哈哈一笑,道,“那苏梦蓉还真是傻得可以啊!”

    “居然宁可选择一个垃圾大陆的垃圾,也不愿意好好当你的妻子!”

    “看来,她还是和当初一般无二,是一个很贱很贱的蠢女人!”

    听得此话,莫天龙便是冷哼了一声,“之轩兄,你和那贱人之间也有过联系?”

    “不瞒你,她当初也主动勾引过我!”

    古之轩笑道,“不过,我老早就看出她是一个贱人,所以,也就没有理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