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0章 一见钟情!
    ,精彩免费!

    耀眼而夺目的蓝色圣火光柱,直达天际。

    将天地连在一起。

    看上去无比的辉煌而壮观。

    可这样的一幕,却是让正准备离开的苏松林和苏森林吓了一大跳。

    吓得他们直接就离开了禁地附近。

    “发生什么事情了?”

    离得远了,两人这才回过头来,有些担心的望向了远处的天际。

    圣火通天,耀眼无比。

    恐怖的爆炸之声,却是震得整个凤山都在颤抖。

    “不知道!”

    苏松林脸色凝重的道,“但可以肯定的是,绝对出事了!”

    两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都知道是出事了。

    “河儿和海儿还在里面呢!”

    苏森林咬着牙,冷冷的道,“大哥,我们必须把他们救出来才行啊!”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苏松林寒声道,“可你告诉我,怎么救?”

    “就现在这情况,你敢进去?”

    “整个凤山都动了!”

    “阵法也出现了裂缝,再这样下去,咱们凤山都可能要被这火海淹没,怎么进去救人?”

    苏森林咬着牙,不言不语。

    “必须要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时候,苏松林却是道。

    “怎么搞明白?”

    苏森林问道,“我们都进不去啊!”

    “葬火秘法!”

    苏松林道,“现在,也只有这秘法能够帮我们弄清楚发生什么事情了!”

    “走,我们去把它解封了!”

    葬火秘法,最大的作用是引火!

    可以引火杀敌!

    也能引火解围!

    “可是那葬火秘法是需要用性命作为代价的啊!”

    苏森林道。

    “先看看再!”

    苏松林不愿意在这儿耽误更多的时间,转身就走。

    “等等!”

    可就在此时,苏森林却是突然指向了半空之中,道,“大哥,你看那儿!”

    苏松林转头看去。

    凤山上空,火焰光柱之中,一道身影缓缓的悬浮而起,停在了那儿!

    那是一道混身冒着火光的身影。

    看不真切。

    但只从身形来看,还是一眼就可以确定那是苏梦蓉了!

    “怎么会是她?”

    苏松林震惊的道,“她到底做了什么?”

    ……

    “那应该是凤山苏家禁地的天凤圣火!”

    同一时间。

    从禁忌深渊之中出来的刘浩,也是眉头紧锁的看着天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爆发出如此惊人的圣火力量来?”

    “看那情况,应该是隐藏于它们禁地之中的天凤圣火之灵爆发了!”

    着,又是摇了摇头,“不对啊,如果真有圣火之灵的存在,那应该也不会产生这么大的动静!”

    “除非那圣火之灵是有主之物!”

    “又或者,它的级别并不是圣火等级!”

    “如果是前者,那它的主人是谁?”

    “主人不在,它不可能那么安静听话的呆在那儿不动!”

    “如果是后者,那更没可能一直隐藏不动!”

    “按道理讲,它应该被规则之力收到了上界才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一刻,刘浩也是有点搞不清楚这是什么情况了。

    轰!

    轰隆隆!

    也在此时,天空之中,恐怖而惊人的爆炸之声再度传来。

    接着,在刘浩的视线之中,便是出现了一道被火光完全笼罩的身影。

    那身影刘浩自然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是苏梦蓉!

    刷!

    当即,他猛的站了起来。

    脸上布满了震惊之色。

    “怎么是她?”

    刘浩喃喃着,“她干了什么?”

    此时的苏梦蓉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火人。

    换句话,她完了!

    在这个低武世界,没了身体,灵魂再强,也撑不了多久。

    尤其还是在圣火之中。

    就算是灵魂能够融于火焰之中,化为火影,也是必死。

    而且,还是形神俱灭!

    “你们相信一见钟情吗?”

    也在此时,天际之上,苏梦蓉的声音突然传来。

    “可能没几个人会相信吧!”

    “也包括我!”

    她的声音,带着幽怨。

    一如既往的清冷,“但总有些事情,是会让人改变的!”

    “比如我!”

    “在最绝望,最想死的时候,被他救了!”

    “那时候,我很感激他,他没让我受辱,但我也恨极了他!”

    “因为,他没有让我死掉!”

    到这儿,她顿了顿,这才接道,“死,比活着更容易!”

    “死是解脱,活着,是承受!”

    “但活着,要比死更有意义!”

    “因为,只有活着,才能证明自己!”

    她那张被火燃烧着的脸笑了笑,给人一种惊恐的感觉,“这是他跟我的!”

    “也正是因为这句话,我选择了活着!”

    “是啊,我还没有证明过自己!”

    “我还没有把我所受的那些耻辱洗涮掉,我就这么死了,值吗?”

    她摇摇头,喃喃着,“我总要让那些羞辱过我的人,知道我苏梦蓉虽然只是一介女子,却也不是那么欺负的!”

    “但很可惜,我隐忍了百多年的时间,却依旧还是一事无成!”

    “不仅如此,我还把他害死了!”

    “他是无辜的!”

    “他仅仅只是因为救了我,就被我连累得死了好几个亲人!”

    “现在,连他自己也是因我而死!”

    “你们可知道,我心中是怎样的情绪呢?”

    她惨笑着,笑的时候,那火影都在颤抖。

    火光也在颤抖。

    就仿佛随时都会爆炸,那道火焰光柱,也像是随时都会炸开一般。

    这个过程持续了许久许久。

    待得停下之后,她才继续道,“我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人!”

    “但既然已经选择了走这一步,我总也要在临时之际,在这个世界留下一些东西!”

    “就当时是给他一个交待吧!”

    她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才缓缓道,“我对他一见钟情,只因为那句话!”

    “我对他一往而情深,是因为他的关心!”

    “和这个苏家的你们不同,他的关心虽然很普通,但却是真心的,是会让我感觉很舒服,很贴心的!”

    “我是一个极度缺乏感情的人,可是,他却给了我一种,像是父母一样的感觉!”

    “他身份低微,他没有背景!”

    “他来自你们口中的垃圾大陆!”

    “但我还是爱上他了!”

    “当然,我并没有跟他过这些!”

    “是不敢,是害怕!”

    “不敢表达,害怕连累了他!”

    “不是他配不上我,是我配不上他!”

    “回到灵武大陆,百多年的时间,我的脑海之中,他的身影从来没有消失过!”

    “爱,总是来得悄无声息,让人措手不及!”

    “但我苏梦蓉注定是一个配拥有它的人!”

    “所以,我选择了旁观!”

    “旁观着他的幸福,旁观着他的成长,我就感觉很开心了!”

    “只可惜,我所选择的旁观,还是被私心压了下去!”

    “再次见到他,我还是忍不住的想要和他话!”

    “想要让他再关心我一下!”

    “哪怕,他并不是很耐烦!”

    “哪怕,他并不是很瞧得上我!”

    “结果,我的关心却是成了害死他的凶手!”

    “我恨我自己,恨我的无能!”

    “恨我,救不了他,还害了他!”

    着,她突然便是笑了起来,“你们会不会觉得我很贱?”

    “贱,又如何呢?”

    “我还是喜欢他啊,我就是那么喜欢他啊!”

    “你们明白我的心情吗?”

    “你们明白我的痛苦吗?”

    她喃喃着,声音突然变得有些哽咽,有些颤抖。

    即便是看不到那张绝美而冰冷的脸,却还是能够让人感觉到她的伤心和绝望。

    “在听到他死亡的那一刻,我此生第一次,为父母之外的另一个男人哭了!”

    她颤抖着,喃喃着,“那一刻,我也决定了——随他而去!”

    “曾经,他是我的精神支柱!”

    “是我活着的念头!”

    “他走了,我便没了再活下去的勇气!”

    “活着报仇?已然无忘!”

    “那便让我,与这苏家一同给他陪葬吧!”

    完此话,她的笑容就变得有些扭曲了起来。

    她那道融于圣火之中的身形,也是渐渐的开始消失。

    而随着她的身影缓缓消失,那道连接天地的圣火光柱也是开始颤抖。

    “此生无缘,我不强求!”

    “这辈还不清的债,下辈子,我再给你当牛做马来还!”

    “我苏梦蓉指天为世——若还有来世,为奴为婢,只为他一人!”

    轰!

    随着苏梦蓉这句话音的落下,顿时,天空之中那道巨大的圣火光柱,直接便是爆炸开来。

    恐怖的圣火光柱,瞬间扩大!

    向着四周八方冲击而去。

    恐怖的高温,惊人的蓝色圣火,所爆发出来的威力,极其恐怖。

    让整个天地都暗然失色。

    变成了一片蓝色火焰的海洋!

    翁!

    但诡异的是,这股圣火在震荡到四周的时候,却是突然被另一股力量给生生的挡了下来。

    一道道光柱,冲天而起,形成一道巨大的屏障将凤山禁地包裹。

    蓝色圣火疯狂的涌动,却怎么也冲不出去。

    恐怖的爆炸之声,让得整个凤山,乃至整个灵武大陆中部区域都在颤抖,可就是出不去!

    就仿佛是被那道屏障给活活的锁死了一般!

    而更让人没想到的是,就在此时,火海的中心处,一道细的五彩火焰冲天而起,将四周的圣火震开,也冲向了天际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