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8章 必死!
    ,

    “唉……”

    看着莫天龙等人离开的背影,听着耳旁不时传来的低低议论之声,李重山也是很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走吧,我们先回去再!”

    李重山不想在这儿浪费太多的时间。

    当然,在这儿,也不好多什么,便跟刘浩招呼了一声,就朝着烟雨楼而去。

    刘浩也没话,只是默默的跟了上去。

    ……

    时间往回走。

    大概一个时辰之前。

    玄德尚来到了烟雨楼前。

    在这几天的时间里面,他收到了不少消息。

    先是莫齐被打伤,然后,烟雨楼与莫家决裂。

    还有李松这位烟雨楼楼主李重山的女婿重伤必死等等的消息。

    其他的消息,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刘浩现在还在烟雨楼。

    他和烟雨楼已经扯上了关系。

    要知道,刘浩是他带进来的人。

    这个人,现在跟烟雨楼扯上了关系,就肯定会连带上他的责任。

    偏偏也就在他担心这事的时候,他就收到了消息。

    莫家在查这件事情,你做好心理准备。

    这句话得很轻松,但却是把玄德尚给吓了个半死。

    以前的玄城,是玄家的天下!

    但在数千年之前,莫家强势掘起,占领当时已经正在没落路上的玄城,杀了将近八成的玄家之人。

    在千多年之前,玄家的后代子孙,还有一些人是想着报仇的。

    也是因此,玄家和莫家恩怨极深。

    玄家后辈子弟,逃走的很多。

    当然,也还是有留下来的。

    而留下来的这些人中,真正活下来的,也就只有一部分非常老实听话的。

    玄德尚的祖辈,就属于这类人。

    时至今日,虽然,莫玄两家的恩怨已经淡了。

    也没人再提起此事了。

    但自己带来的人,如果真给莫家惹来麻烦,那么,他很清楚自己的结果会怎么样!

    所以,他都没有过多的思索,便来到了烟雨楼。

    他现在只希望这刘浩赶紧离开烟雨楼,离开玄城。

    乃至他自己,都已经做好了跑路的打算。

    他觉得,只要让刘浩离开了玄城,自己再逃掉,莫家应该就不会赶尽杀绝了。

    可让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才刚刚走到烟雨楼的大门口,他就被一道身影拦了下来。

    而看到拦下他的身影,玄德尚只感觉双腿一软,差点就跪在了地上。

    额头之上,更是刷刷的冷汗直冒。

    “东林少爷,我……我……”

    “你很好!”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莫东林。

    玄德尚本来是想解释一下。

    但莫东林直接是拍了拍他的肩膀,直接打断了他,道,“所以,什么也不用!”

    “只要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就行!”

    着,便是一把抓住玄德尚的头发,跟拖死狗一样,直接拖着就走。

    玄德尚不敢反抗。

    甚至都不敢大叫。

    只得老实的被莫东林这样当狗一样的拖着走。

    ……

    再刘浩这边。

    在跟着李重山回到了烟雨楼之后。

    李重山便将他带到自己的房间之中。

    “你怎么这么鲁莽啊?”

    李重山皱眉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去黑市有多危险?”

    又道,“要不是我及时赶到,你现在就已经是他们手下的亡魂了!”

    “我只是没想到你们烟雨楼内部会有人把消息传出去!”

    之前的危险确实挺大的。

    如果李重山不出现,他就有可能要硬拼。

    硬拼的结果,以他的实力而言,肯定不会太好。

    所以,听到李重山如此质问,刘浩也没有过多的反驳。

    “这是玄城,是莫家的地盘!”

    李重山便道,“他们要知道点消息,能有多困难?”

    “要是之前,在你能够解毒的时候,我直接把你的消息封锁掉,那不好!”

    “可……”

    着,也是叹息了一声,道,“唉,白了,这其实也怪我,要是当时的我能够多信任你一些,就肯定可以多给你一些保护措施的!”

    着,又摆了摆手,“算了,不这些了!”

    “你赶紧收拾一下东西!”

    “我找个时间,把你送出去!”

    “顺便,再保护你一段距离!”

    “你继续留在这儿,实在是太危险了!”

    刘浩点了点头,道,“这儿确实不是久留之地!”

    又道,“不过,要走的话,还是一起走吧!”

    “我还要再等等!”

    李重山摇头道,“至于原因,之前已经跟你好了!”

    “当然,我也知道你担心我会反悔!”

    “不过,你可以绝对放心!”

    “这件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反悔的!”

    “到时候,我会给你一枚令牌!”

    “你拿令牌去楼山!”

    “那是烟雨楼的总部,你在那边等我就行!”

    刘浩没有去接令牌,而是道,“何大师正在炼一种丹药,这种丹药炼制成功的话,李松的伤势,两天就可以恢复!”

    又道,“所以,我们还是可以一起走的。”

    “……”

    李重山一愣,然后,皱眉道,“我怎么不知道他在炼制丹药?”

    “在没有炼制出来之前,他肯定不会乱!”

    刘浩就解释道,“我也是今天早上去找他的时候,看到他在炼丹,这才问了一句的!”

    “哦,对了,我去黑市,其实也是帮他去收购一种叫做‘灵花果’的灵药!”

    “灵石还是他给我的!”

    李重山眉头一皱,然后,很是古怪的看了一眼刘浩。

    “李楼主如果不相信,可以找何大师过来问问!”

    刘浩见李重山不话,就再次道。

    “不用了!”

    李重山点了点头,“我相信你的!”

    接着,略一犹豫,道,“那行吧,只要李松的伤势,真的可以在两天内恢复过来,我就跟你们一起离开!”

    “那就有劳李楼主多费心了!”

    刘浩还是客气的回了一句。

    李重山点点头,然后道,“把灵花果给我,我给何大师送去,你就在这儿先休息吧!”

    “一起去吧!”

    刘浩回答道,“我还想着离开之前,多多跟何大师学点炼丹之术呢!”

    “……”

    李重山再次皱眉,但也没有多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刘浩则是迅速跟了上去。

    “对了,李楼主,你是怎么知道我遇到了麻烦的?”

    路上,刘浩就问道,“而且,你之前还是及时赶到,怎么会那么巧?”

    他在黑市呆了两个多时辰。

    要李重山早知道消息,过来在外面守着,他相信。

    但若李重山正好及时赶到,这就让他觉得有点古怪了。

    听得此话,李重山突然就停下了脚步。

    略一犹豫,便是问道,“玄德尚你认识吗?”

    “认识!”

    刘浩点点头,道,“我就是他带进来的!”

    “他被莫家带走了!”

    李重山回答道。

    “……”

    刘浩听得此话,也是一惊。

    “那玄德尚大概是在一个时辰之前出现在我们烟雨楼的门口!”

    李重山解释道,“他估计是来找你的,结果,被莫家的人强行拖走!”

    “我是知道这个消息,所以出来看看!”

    “然后,顺便打听了一下消息!”

    “之前,也没人知道是什么情况!”

    “我是让人去打听消息,才在大半个时辰之后,知道了你是他带进来的!”

    “当即,我就去找你,结果没找到人!”

    “然后,是何大师告诉了我,你的下落!”

    “所以,我才会在那个时间赶到黑市!”

    听着这些话,刘浩的脸色也是显得极其阴沉,他向李重山问道,“玄德尚被他们拖走之后,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李重山思索良久,便是吐出了两个字,“必死!”

    此话一出,刘浩的眼睛突然一眯。

    目光之中的冷意猛然释放而出。

    “浩兄弟!”

    李重山感受到了刘浩身上那恐怖的杀意,脸色也是微微一变,“你没必要这么激动!”

    “玄德尚终究只是一个普通人!”

    “死了便死了,和你也没有太大的关系!”

    “他带你进来,你应该也是付了报酬的!”

    “所以,你可千万别做什么傻事!”

    “在这玄城,莫家是惹不起的!”

    “连我都惹不起,就更不要你了!”

    普通人?

    死了便死了?

    和我没有太大的关系?

    呵,这就是这些人的思维!

    这就是这些处理事情的方式!

    于他们而言,或许没有大恩大德,便不存在什么重要的关系。

    或许,如果真遇到了大麻烦,李重山甚至还可能会主动把自己给送出去吧?

    即便是自己救过李松!

    连李重山都是这样的思维,又能指望这儿的土霸王莫家会手下留情?

    刘浩自认不是什么好人,也不是圣人!

    但玄德尚也不是他的敌人,而是他的引路人!

    萍水相逢,但也有点头之交!

    他也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被自己连累而已!

    这会让他于心不安的!

    “李楼主!”

    当即,刘浩便将身上的气势一收。

    脸色也是平静下来。

    这种时候,在这种地方,也没必要和李重山争,更没必要向他展示什么。

    解决问题才是当务之急,所以,他问道,“你能不能帮我去跟莫家求个情!”

    李重山皱眉问道,“你觉得就现在的我和莫家的关系,能求得了这个情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