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5章 上床!
    面对着众人的求情,徐老头似乎有些松动。

    站在那儿,一时间也不知道到底是该拒绝,还是留下。

    “徐爷,你先过去吧!”

    刘浩见徐老头犹豫,便是道,“不要再浪费时间了!”

    完这话,刘浩的目光微微一冷,便是扫向了其他的众人。

    吓得那些还想要话的人,顿时立刻闭上了嘴巴,连半个声调都不敢出了。

    这时候,徐老头也就没有再多什么,默默的抱着徐姻去了旁边的房间。

    待得徐老头离开之后,刘浩这才走到了徐民的身前。

    “我帮他看看?”

    刘浩向徐民问道。

    徐民也没有话,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衰莫大于心死!

    儿子就是他唯一的命根子!

    如果真的死了,他便真不觉得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好留恋的了。

    这也是他之前为什么敢硬顶兴队长的原因。

    而这一刻,他同样也不怕刘浩。

    但他心里对刘浩却是有着极大的敬意!

    因为,自己和自己的儿子都还没有看错人!

    这个叫刘浩的人,没有跑!

    在徐姻生死不明之时,他可以不顾一切!

    现在,又是在七村大难之际,他又回来了!

    虽然,他们父子之前做错了一些事情!

    也发生了一些不愉快!

    但他们也都打心底的敬重眼前的这个年轻人!

    所以,这一刻,他也没有担心刘浩会对自己的儿子不利!

    刘浩也不知道徐民的心里在想着什么,此刻的他,只是想着要救徐达。

    所以,在征求到了徐民的同意之后,刘浩便是给徐达检查伤势。

    检查完成之后,刘浩的眉头便是皱了起来,脸上也是露出了一抹略显阴沉的凝重之色。

    “没救了吗?”

    徐民看到这表情,便是绝望了。

    他喃喃着,“也是啊,童青锋都了,这种毒没解药了,又怎么可能还救得了呢?”

    “能救的!”

    刘浩却是摇了摇头,道,“别人救不了,但我能救!”

    “只不过,现在我的手上也没有其他的灵药,所以,暂时还无法帮忙恢复到最佳状态!”

    “只能先将他的毒给压制住!”

    “要想救他的话,还得要等我把所有的事情处理完成之后,才能给他找解药!”

    听得此话,徐民一愣。

    然后震惊的问道,“此话当真?”

    刘浩也没有回答,而是直接将人抱了过来。

    然后,将徐达的身体翻转。

    拿出一把匕首,将自己的手腕切开,放了一些血给徐达服下去。

    然后,又是在徐达的身上连点数下。

    接着,就见徐达肩膀处的伤口,不断的有着黑色血迹流了出来。

    过了大概片刻之后,黑色的血液渐渐的变成了暗红之色。

    而徐达暗紫色的皮肤,这一刻,也是变成了苍白之色。

    当即,刘浩便是用匕首将徐达肩膀处的伤口给切下了一块烂肉。

    然后,又是一掌拍了下去。

    嗤嗤

    顿时,一阵阵的烟雾升腾而起。

    不过几息的功夫,徐达的伤口,便是被烧成了一块暗红色的伤疤。

    做完这一切之后,刘浩就把人交给了徐民,道,“他的毒已经被压制住了,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

    “不过,什么时候能够醒来,我也不敢肯定!”

    “你先看着他!”

    徐民也不知道刘浩的是真是假。

    但这时候,死马当成活马医。

    对方还活着,他就暂且信着吧。

    便将人接了过来,搂在了怀中。

    给徐达压制住毒素之后,刘浩也没有直接离开。

    房间内还躺着八个女人。

    这些女人全部都是中了毒的。

    这种毒,是一种比较阴险的毒。

    但索性,其毒素并没有徐达中的那么猛。

    不需要他去寻找灵药,便可以救治。

    但是,也少不得要在这些女人的身上动些刀子。

    不过,这时候,刘浩也管不得其他了。

    当着众人的面,直接将这些女人的外衣脱下。

    然后,一一在他们的身上切出了十八道伤口。

    这十八道伤口,主要是神经最为敏感的穴位。

    那些阴险的毒素,主要是聚集在这些位置,只要把毒从这些位置排出来,她们基本上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做好这一切之后,刘浩就站了起来。

    也没有理会众人诧异而带着怨恨的目光,转身便是朝着另一个房间走去。

    进入房间,刘浩就看到徐老头已经将徐姻放在了床上。

    而他自己则守在床边。

    “徐爷,你先出去等着吧!”

    刘浩便是道。

    出这话的时候,刘浩的脸也是下意识的红了一下。

    虽然,他和徐姻已经有了实质性的关系。

    但这种事情,终究还是让他有些害羞的。

    徐老头也没有多什么,只是点点头,默默的站了起来,便离开了房间。

    待得徐老头离开,刘浩的目光便是也是落在了徐姻的身上。

    徐姻所中的毒,和那些女人一样。

    如果,用种方法解毒,也不是不可以。

    但如此一来,就要给徐姻的身上留下太多的伤疤了。

    刘浩不想这样做。

    他不想让徐姻受到任何的伤害。

    而且,还有一种更好的方法解毒。

    他相信,徐姻也肯定更愿意让自己用这种方法来解毒。

    相反,如果自己没有这么做,而让徐姻知道了,恐怕还会怪罪自己。

    所以,刘浩也就没有再过多的犹豫。

    反正,两人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也就没那么多避讳了。

    当即,他便将徐姻的衣服脱了下来,然后,上了床!

    “我的女儿啊,你怎么这么可怜啊!之前被人下了毒,现在还要被人羞辱!”

    而这时候,另一个房间里面,在刘浩离开之后,就有妇人抱起了被刘浩动了刀的女孩,一个劲的哭,一边哭,还一边埋怨着。

    但也不敢指名道姓,怕被刘浩听到。

    只能是暗暗的骂。

    “我看他这根本就是在报负我们!”

    有人就忍不住低声道。

    “是又怎么样?”

    又有人,“你能怎么办?”

    “你们够了吗?”

    徐民瞪了这些人一眼,冷冷的道,“他要真想羞辱你们,还能有你们在这儿话的份?”

    “一帮子头发长,见识短的妇人!”

    “整天就是为恐天下不乱的到处扯嘴皮子!”

    “你们要是少点埋怨,多点信任,何至于刚才吓得跟个鬼一样?”

    “他刘浩好心救你们的女儿,到头来,你们还在埋怨,你们的脑子,到底是不是进水了?”

    本来,徐民是真的没心思去管这些人的。

    但就刘浩刚刚过去这一会儿的功夫,他就发现自己儿子的肤色中有了血丝。

    身体似乎也有了一些热度。

    他就知道,刘浩没有骗他。

    他儿子是真的正在好转中。

    想到儿子不会死,他自然也就明白,刘浩刚才的动作是在救人!

    所以,在听到这些人埋怨的时候,也就有些恼火,忍不住就开骂了起来。

    而随着徐民这话一出口,那些妇人到是都闭上了嘴巴。

    不过,有几个老家伙,就不那么满意了。

    “徐民,你到底是不是七村的人啊?”

    一个老头就道,“怎么话,还帮着一个外人了?”

    “就是啊,你还真以为他能够救得了你的儿子了?”

    另一个老头道,“别救不了,就算能救了,又怎么样呢?”

    又道,“他待会救好徐姻,然后,拍拍屁股,带着徐姻和村长就走了,就留下来我们在这儿等死了!”

    此话一出,顿时,其他人的脸色也是都是一变。

    纷纷开始咐和起来。

    “外人?”

    徐民瞪了众人一眼,道,“就算他不是徐姻的男人,就算他和我们村子没有任何的关系!”

    “但就凭他今天,在这种时候还跑回来帮我们!”

    “还能帮我们救人,他就是我们的恩人!”

    “你们怎么就有脸他是外人?”

    有人就反驳道,“我们也救过他啊!这自然是扯平了!”

    “你们没有,我也没有!”

    徐民道,“救他的人,只有村长和徐姻!”

    “相反,当初最反对救他的人,反而是你们!”

    “他认我们村的这份情,已经明他足够有情有义!”

    “所以,现在的你们,就是最没资格埋怨和抱怨的!”

    “还有,连村长都被你们逼得主动退位了,我看你们以后能够把七村带到一个什么位置去!”

    此话一出,顿时,所有的人都闭上了嘴巴。

    似乎也是被徐民的话,给触到了心痛处。

    “你们放心,我徐某人,就算是死,也是死在七村!”

    这时候,徐老头来到了门口,道,“我不会走的!”

    众人沉默,内心有些汗颜。

    嘶

    “娘!”

    “娘亲,救我!”

    “”

    也就在此时,房间内的那些女孩,一个个的都睁开了眼睛,发出了喃喃的求救之声。

    “女儿,你醒了!”

    “女儿,你可算是醒了!”

    “”

    顿时,那些妇人一个个的都是开心了起来。

    之前略显沉闷的气氛,在这一刻,也是活了一些。

    看到这一幕的徐民,也是摇了摇头。

    对于这帮子人,似乎也是显得有些失望。

    而徐老头则是默默的转身,走到了院门口,然后,就像一块化石一般,安静的站在那儿。

    孤单的守着院子的大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