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3章 无能!
    adsyuedu;看着哭得极其伤诉凌香儿,凌阳只感觉无比的心疼。

    更是暗恨自己的无能!

    作为一个哥哥,居然连妹妹都保护不了,还要让妹妹牺牲自己的终身幸福,来保全这一份家业。

    于他而言,这就是一种耻辱!

    他咬着牙,阴沉着脸,沉默的站在那儿。

    良久良久,他才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走到凌香儿的身旁,拍了拍凌香儿的肩膀,道,“香儿,都是我哥哥无能,不能好好的保护你们!”

    “但,哥哥我”

    刷!

    凌阳话还没有完,凌香儿却是突然抬起了头,她擦了擦泪水,看着凌阳,道,“哥,海灵商会是父亲这辈子的心血,如果让他放弃海灵商会,而且,还是把海灵商会交给凌志啸那个王八蛋,那对父亲的打击会有多大?”

    “要知道,凌志啸的背后就是钟家!”

    “这等于是把海灵商会拱手让给了钟家!”

    一顿,又道,“一直以来,我们与中星商会都是死敌!”

    “父亲花费了这么多的心血,也就是想保证我们凌家的这一份基业,不至于被别人吃掉!”

    “之前是凌志啸他们没有找到出手的借口!”

    “现在,这个借口已经有了,你他们还会手下留情吗?”

    她摇了摇头,道,“不,不会!”

    “凌志啸一定会尽全力出手!”

    “钟家也一定会尽全力帮忙!”

    “我们没有任何的胜算可言!”

    “不管父亲做出多大的努力,也不管父亲怎么付出多大的代价,他都不可能服四部部主站在我们这边的!”

    “我们若想保住父亲的位置,就只能把这个希望寄托于钟家!”

    “只有钟家开口,凌志啸才会罢手!”

    凌阳咬着牙,皱眉道,“可是,你也不能如此作贱自己啊,你这样”

    凌香儿直接打断了凌阳,反问道,“除了我和钟少风联姻之外,我们还有其他的资本,让钟家帮忙吗?”

    “”

    凌阳沉默!

    “没有!”

    凌香儿道,“因为,我们有的,我们能够给他们的,凌志啸同样可以做到!”

    “除了我!”

    一顿,又道,“哥,我知道你们心疼我,但我也心疼你们啊!”

    “我不想看到海灵商会落入奸人之手!”

    “不想看到父亲遭受如此沉重的打击!”

    “更不想看到,你在他们面前抬不起头来啊!”

    深吸了口气,止住哽咽之声,又道,“现在,只要我和钟少风联姻,他就同意让凌志啸收回罢免大会的提议!”

    “父亲就还是会长!”

    “他就还有时间和机会去把四位部主重新拉拢回来!”

    “你也有时间成长!”

    “到时候,就算他们反悔,我们也有了反击的资本!”

    听得此话,凌阳彻底的沉默了下来。

    凌香儿的这一翻话,基本上是把他所有反驳的话语给堵死了!

    让他哑口无言。

    “哥,牺牲我一个人的幸福,给你们争取到这个机会,就是我这个做妹妹的,做女儿的,所能做到的全部了!”

    凌香儿道,“你们需要做的,就是争取在这段时间内,把局面掌控住!”

    “这就是对我付出的认可!”

    凌阳沉默着,却是不知道该什么了!

    从凌香儿的房间内出来,凌阳整个人都是懵的。

    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反驳凌香儿。

    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劝。

    更不知道自己能怎么办!

    这一刻,他无比痛恨自己的无能!

    于他而言,这就是一个死局!

    一个完全看不到破解希望的死局!

    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他躺到床上,整个人便是跟傻了一样,望着房顶,愣愣的发着呆!

    这一呆,就是两天的时间过去了。

    这一天,房门突然被敲响,接着,就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凌阳,在吗?”

    听到这个声音,凌阳立马站了起来,将房门打开,“父亲,你怎么来了?”

    这么一问,就见凌志龙的脸色突然就变得凝重无比。

    “刘浩在哪儿?”

    凌志龙在沉吟了片刻之后,便是问道,“你现在去把他叫过来!”

    “怎么了?”

    凌阳皱眉问道。

    “我已经尽力了,但明天的罢免大会,我这个会长之职应该是肯定保不住了!”

    凌志龙脸色凝重的道,“到时候,他们肯定会向刘浩贤侄发难!”

    “所以,我想让你今天就把他送走!”

    “他毕竟是你的救命恩人!”

    “我们不能让他受到牵连!”

    听得此话,凌阳便想起了凌香儿之前跟他过的那些话!

    再去看父亲凌志龙之时,却是发现凌志龙突然就苍老了许多。

    尤其是那双原本透着威严的眼睛,此刻却是包含着无奈和辛酸。

    这一刻,他突然理解了妹妹凌香儿为什么会那么做了!

    如果可以,他也愿意牺牲自己的幸福去成全父亲!

    只可惜

    “快去吧,抓紧点时间!”

    见凌阳没有反应,凌志龙便是皱眉道,“顺便,也把你妹妹叫上,你们三人一起走!”

    “”

    凌阳听得此话,脸色微微一变,“父亲,你这是”

    “我担心到时候会出事,要是牵连到你们,我也没办法保护你们!”

    凌志龙道,“你们离开的话,我至少没什么太多的担心!”

    “总之,只要你们不在这儿,我要走也会很容易很多!”

    着,挥了挥手,道,“好了,别罗嗦了,赶紧去把人叫过来吧!”

    凌阳很想,我和妹妹是绝对不会走的!

    也很想告诉凌志龙,妹妹可以保住他的会长之职。

    但如果真的了,父亲会同意吗?

    显然不会!

    这就让此时的他,变得非常的纠结!

    如果告诉父亲,妹妹那边就不要想着还能成功!

    如果不,妹妹这先斩后百奏的方式可能会有用!

    但父亲会怎么看自己?

    “凌阳,你到底怎么了?”

    见凌阳还是没动,凌志龙眉头一皱,道,“让你办点事,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

    见凌志龙有发火的迹象,凌阳也是不敢再怠慢,连忙道,“我这就去!”

    当即,就离开了房间。

    同时,心中暗自想着,不管怎么,还是先把刘浩送走吧!

    正如父亲所,确实是不应该连累到刘浩的!

    当即,他来到了刘浩的房间前,敲了敲房门。

    但奇怪的是,里面并没有任何的反应。

    接着再敲!

    还是没反应!

    又连续敲了数下!

    然后,在外面大喊了一句,“浩兄弟!”

    依然没反应。

    当即,凌阳便是直接将门给撞开。

    房间内却是空无一人!

    连刘浩的影子都没看到!

    “怎么了?”

    这时候,凌志龙也是走了过来。

    一看房间里面没人,便是皱眉问道,“刘浩贤侄不在吗?”

    凌阳眉头紧皱,没有话。

    而是转身就朝着院门口而去。

    来到院门口,他就向守卫问道,“我带回来的浩兄弟出去了吗?”

    “”

    守卫愣了一愣,才道,“不是上一次和阳少爷您出去之后,就没有再回来过吗?”

    “什么?”

    凌阳一惊,问道,“一直没有回来过吗?”

    “没有啊!”

    守卫摇了摇头。

    凌阳的眉头当即便是紧紧的皱了起来。

    片刻之后,仿佛还不死心似的,又问道,“你确定?”

    “非常确定!”

    守卫回答道,“这几天,一直都是我和阿九轮班守卫,交接的时候,基本有什么人进出,都是非常清楚的!”

    “除了香儿姐,他就没见其他人进来过!”

    “我也是一样的!”

    听得此话,凌阳的脸色便是沉了下来。

    “怎么回事?”

    凌志龙跟过来,皱眉问道。

    凌阳想了想,便是将当天的事情跟凌志龙了一遍。

    听完之后,凌志龙便是叹息了一声,道,“走了也好,省得我们担心了!”

    “我觉得浩兄弟应该不是那样的人!”

    凌阳摇了摇头,道,“他没回来,肯定是被什么事情给耽搁了!”

    着,又道,“父亲,你先在这儿等着,我去药部那边问问!”

    “算了!”

    凌志龙摇了摇头,道,“药部那边的情况,我大概也是清楚的,昨天,我还去过一趟药部和葛部主见一面!”

    “如果刘浩贤侄真的去过他那儿,和他打过交道,他肯定会和我提起的!”

    “既然没提,应该就是没去了!”

    一顿,又道,“从你们口中出来的信息,我也知道刘浩贤侄应该不是一个贪生怕死之辈!”

    “不过,不管他是出于什么原因离开的,既然他已经离开了,我们也就没要再去追查了!”

    “总之,他离开了,就不会被牵连,于我们而言,于他而言,都是好事!”

    听得此话,凌阳便沉默了下来。

    接着,凌志龙便是让凌阳带着凌香儿离开。

    凌阳却没有再同意。

    和凌志龙争辩了一翻之后,最终,凌志龙也妥协了。

    就任凌阳他们留下来了。

    这一晚,凌阳依旧没有睡好。

    一晚上都在想着刘浩的问题。

    在他的认知当中,刘浩绝对不是一个不辞而别,贪生怕死之人!

    可他也想不通,刘浩没去药部,不回海灵商会,还能去哪儿!

    纠结了一晚上,时间就来到了第二天。

    这一天,罢免大会来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