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公道!
    在见到刘浩居然在硬吃了自己一掌的情况之下,还能好好的站在那儿,周阳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抹凝重之色。

    要知道,他可是灵合境界的等级。

    刚才的那两掌,虽然未用全力。

    但在那么近的距离之时,突然发难,等闲的低等级境界之人,是根本不可能躲得开的。

    更不要硬吃他的伤害了。

    “你果然不简单啊!”

    周阳皱眉道,“难怪肖长老要让我来灭口了!”

    “看来,是真不能留你们两个活口了!”

    嗖!

    声音落下,周阳再次出手。

    这一次,他没有再管徐威,而是直奔刘浩而去!

    他已经管不得是不是会被人看到了。

    徐威给他的危机感还不算重,但这个刘浩,给他的威胁性,却是极高的。

    这让他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嗖!

    而也就在他出手同时,半空之中,一道寒芒突然飞射而来。

    周阳才刚刚一动,突然看到飞来的寒芒,脸色也是猛然一变。

    身形硬生生的止住,脚尖在地上一点,便是向着后方极退而去。

    待得落地之后,身前也是出现了一道身影。

    这也是一位老者。

    他身上最明显的标致就是胡须。

    短白山羊须让他整个人都充满了书生气息。

    “王长老!”

    看到来人,周阳也是一惊,连忙拱手行礼。

    王长老面无表情的问道,“周阳,你刚才这是在干什么?”

    “今天是咱们武极宗招生考核的大日子!”

    周阳当即便是指了指刘浩和徐威,“这两人却是在我们招生考核的时候,搞出了很多事情,这让肖长老很恼火,就想让我来处理一下这两人!”

    王长老就问道,“很多事情是什么事情?”

    “这……”

    听得此话,周阳也是一阵挠头,不知道这王长老到底是什么意思。

    按理,王长老是宗门长老。

    和肖长老关系也不错。

    自己已经把肖长老搬出来了,那这王长老好歹也应该要卖点面子。

    可他这么追问,到更像是在找事情。

    自己人找自己人的事情,这怎么想,都让他有点想不通。

    不过,这时候,他也不迟疑。

    脑海之中飞速的思索着该要怎么回答了。

    “他质疑我们的考核,还当场和人动手,严重扰乱了我们考核的秩序!”

    片刻之后,周阳便是回答道,“并且,还了我们武极宗很多的坏话!”

    “你是不是傻,我不知道,但他们应该不傻吧?”

    王长老皱眉道,“一个灵穴境界,一个灵通境界,就这样的两个人敢在我们武极宗放肆?还是着这样的日子放肆?”

    “他们要真是这么找死的蠢货,恐怕,也活不到现在吧?”

    周阳惊呆了,他瞪着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王长老,“王长老,你……”

    “还有,以我对肖长老的了解,他的脾气也没你的这么好!”

    王长老道,“如果这两个人真这么放肆,他们也不应该还能活到现在才对!”

    “我……”

    周阳凌乱了。

    整个人都有种懵逼的感觉。

    完全不知道这王长老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再给你一次真话的机会!”

    王长老皱眉问道。

    “我……”

    周阳张了张嘴,却又闭上了。

    面对着如此咄咄逼人的王长老。

    他是真不敢把自己所做的事情给出来的!

    “张千松是你什么人?”

    这时候,王长老看向了刘浩,问道。

    听得此话,刘浩也终于是可以确定,眼前的这个王长老,就是那个张千松口中的王千林了。

    “师兄!”

    刘浩回答道。

    “……”

    王长老眼角一抽,古怪的看了一眼刘浩,“那老不死的东西,怎么会有你这么一个年轻的师弟?”

    “这个,你得问他!”

    刘浩笑道,“他非要认我做师弟,我也是没办法的!”

    突然,王长老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惊问道,“莫非,你闯过了‘生死三重关’?”

    刘浩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

    王长老笑了笑,道,“这老家伙居然只字不提,他莫非还真想一直把这件事情给瞒着不成?”

    看到从来没什么好脸色的王长老,这时候居然笑了。

    而且,还是对着对面的刘浩在笑,周阳就感觉后背一阵阵的冷汗直冒。

    这是什么情况啊?

    那家伙和王长老到底是什么关系?

    对了,张千松!

    这人好像来过宗门,好像也是一位上三境的强者,在宗门之中还有一些人缘。

    这个叫刘浩的人是那个张千松的师弟?

    这确定不是在开玩笑?

    那张千松可是上三境的存在啊!

    怎么会有一个才灵通境界的师弟?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王长林又问道。

    “事情大不大,也不!”

    刘浩笑着指了指被自己推倒在地上的徐威,道,“他叫徐威,来自一个偏远山村,天赋还不错,梦想就是进入武极宗,成为武极宗的内门弟子。”

    “不过,他没见过什么世面,也不知道这个世界的险恶,所以,对于一些不平之事,就喜欢强出头!”

    “这不你们武极宗这一次只收十名内门弟子吗?”

    “那周阳周执事就利用自己的权势,让他的侄子免除了所有考核,直接成为了内门弟子。”

    “如此一来,这徐威就看不过去了,对周执事发出了质问。”

    “一翻争吵之后,周执事就来了脾气!”

    “然后的事情,以王长老你的阅历,应该也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了!”

    听完刘浩简单的介绍,王长林便是转头看向了周阳,问道,“你这么做,得到肖长老的认可了吗?”

    周阳这时候哪里还敢话,低着头,如同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句话都不敢。

    “肖长老现在在哪儿?”

    周阳的态度,已经明了问题。

    王长林的脸色便沉了下来,冷冷的问道。

    “在外门!”

    周阳终于是壮着胆子回了一句。

    砰!

    话音刚落,王长林一掌过去,直接便是将周阳给震飞了出去。

    刷!

    下一刻,王长林探手一拉,又是硬生生将他飞出去的身体给拉了回来。

    然后,对刘浩和徐威道,“跟我上山,我给你们去要个公道!”

    完,便是朝着山上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