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 剥光!
    “你们明白就行!”

    三王子北宗元淡淡一笑,道,“不过,你们要记着,不要把事情办砸了!”

    “要是敢办砸,你们四个就别想活着跑出北风王国!”

    冷木点了点头,道,“三少爷放心,您交待的事情,就算给我们十个胆子,也不敢办砸!”

    冷木之所以不叫三王子,而是叫三少爷。

    是因为,北宗元在外面的更喜欢别人叫三少爷。

    所以,认识他的人,基本都不会叫他三王子。

    “那就好!”

    北宗元手一挥,道,“不用跪着了,起来吧,给我去办事!”

    冷木点了点头,当即,便是站了起来,手一挥,带着黑子三人便朝着刘浩和云思影离开的方向而去。

    ……

    “不愧是三少爷!”

    在冷木等人离开之后,那管家模样的人,便是笑道,“这俘获美人心的手段,当真是高明!”

    “敢甩我三王子的脸,也不看看他们是什么货色?”

    北宗元冷冷一笑,道,“待会我就要让那贱人知道什么叫绝望!”

    管家问道,“三少爷,那我们要不要现在就过去?”

    “不急!”

    北宗元笑道,“我不是了嘛?先让她体会一下绝望的感觉!”

    “冷木他们也是尸山血海出来的人,这种事情,应该是手到擒来的!”

    “只要我们不去,他们也是绝对不敢乱来的!”

    管家便点了点头,道,“的也是,不让那贱人知道什么叫绝望,她就不知道您的能力有多大,您的肩膀有多可靠!”

    “哈哈……”

    想着呆会便能让那个极品良家躺在怀中的样子,北宗元脸上的笑意就格外的浓烈。

    ……

    树林之中。

    看着刘浩离开的背影,想着对方那冰冷的绝决语气和态度,云思影眼中的泪水,终于是忍不住哗哗的流了下来。

    她是汉阳王朝的公主。

    是高高在上的公主。

    是每个人都尊敬,都要仰望的公主!

    是不容任何人亵渎的存在!

    她何时受到这样的调戏?

    又几时遭受过这样的屈辱?

    被刘浩看光身子的时候,她便已经想过要死!

    但想着父亲的死,想着大仇还没有报,便也强行忍了下来。

    但今天,当她质问对方是不是想救自己的时候,对方给她的回答,却是如此的冰冷。

    冰冷的完全不带一丝情感。

    就仿佛她真的就只是一个奴隶!

    那一瞬间,她就只感觉整个人都仿佛被抽空了一般。

    所有的坚强和倔强,突然之间就消失了。

    等待了许久,忍了许久,换来的,只是一句冷冰冰的——你想死,我绝对不会拦你!

    她知道,自己已经不再是公主,不能再让人宠着,呵护着。

    但她也希望自己有足够的尊严。

    但很遗憾,她能感觉到刘浩对她的尊重,却完全感觉不到半点尊严。

    嗖嗖嗖……

    也就在此时,突然,四道身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四道身影她很熟悉。

    正是那四个她很想杀之后快的好色之徒。

    但很可惜,此时的她,根本杀不了这四人。

    而且,那个叫刘浩的人也已经不在自己的身边了。

    “咦,怎么只有这娘们一个人了?”

    黑子向着四周张望了一下,然后,看向云思影,道,“喂,娘们,你的野男人呢?”

    “那不是废话吗?”

    白脸淡淡一笑,道,“肯定是知道我们会追过来,提前跑了啊!”

    “哈哈……”

    听得此话,黑子便是大笑了起来,“那子之前不是很狂的吗?怎么也会怕我们?”

    “可能是我们理解错了他那句话的意思吧!”

    白脸就笑道,“他到这树林之中来玩的意思,应该是他把这个女人交给我们,让我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喂,娘们,你那野男人真是这意思吗?”

    黑子诡异的笑着,道,“那未免也太不是东西了吧?”

    “黑子这话很有道理啊!”

    白脸就笑,“你这么一个极品大美女,他居然为了命,忍心把你扔给我们玩,也太不是东西了!”

    “不过,你也不能怪他,他毕竟是想要活命的!”

    “俗话的好,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冷木这时候却是摆了摆手,道,“好了,不要废话了!”

    着,看向云思影,问道,“那臭子在哪儿?”

    “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你要是告诉我们,那臭子在哪儿,我们就可以对你从轻发落!”

    “但你若是不,那你就应该知道,被四个大男从给围着,会发现什么样的严重后果吧?”

    北宗元的意思是,男的要杀,女的要怕!

    但现在,只有女的,而没有男的,那这件事情就不算是办好了。

    现在是人在屋檐下,他不敢不低头。

    所以,必须要先把那男的找出来。

    也就没想着动用某些能够让对方绝望得想要自杀的手段。

    “他在哪儿?”

    听着这四人的问话,云思影有些痴呆了喃喃了一句,然后,摇了摇头,“我怎么会知道他在哪儿呢?他在哪儿,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姑娘,你要是不实话,那就不能怪我们四个大男人过分了!”

    冷木眉头一皱,道,“我们四兄弟,也是好久没碰过女人,你这么漂亮的一个大美女,真要让我们动手,粗鲁起来,恐怕会让你有些受不了的!”

    云思影没话,依旧只是有些痴呆的样子。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

    冷木冷哼了一声,道,“黑子,白脸,把她按住,我先把她剥光了,然后,咱们再慢慢玩!”

    “嘿嘿……”

    当即,黑子和白脸就笑了起来。

    那笑容阴沉沉的,听着就让人觉得有些混身不自在。

    “或许,我真的该死了吧!”

    但云思影却并没有在意,她蹲在地上喃喃着,眼中的泪水哗哗的往下掉着,但脸上却突然多了一抹轻松而淡定的笑容。

    刘浩不在!

    这四个人又不是好人!

    眼前这样的情况,对她来,便已经是很绝望的情况了。

    本就想死的心,在这一刻,突然又坚定了很多!

    刷!

    突然,她站了起来,一头便是朝着早就看准的一个尖石撞了过去。

    “想死?”

    看到这一幕,白脸冷笑了一声,“这么极品的女人,想在我白的面前死,那可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嗖!

    声音落下之时,白脸已经冲了过去。

    在冲出去的瞬间,他的手直接就朝着云思影的胸口伸了过去。

    虽然,云思影是那位三王子预定的女人,她不能来硬的。

    但是摸一摸,找找感觉还是可以的!

    反正,他们又不知道!

    手已经伸了出去,距离那傲的胸口也不过就是几米的距离,眼看着就要碰到了。

    嗖!

    突然,一道寒芒直奔他的手飞了过来。

    刷!

    他吓了一跳,手一收,身体向着旁边一闪,便是躲了开去。

    也在此时,一道身影以一种极其恐怖的速度出现在了云思影的身前。

    在云思影的脑袋与那尖石相隔不过一指尖的距离时,这道身影一把抱住了她。

    顺势一带,便是带着她翻滚到了一旁。

    在地上连滚了数滚,这才停了下来。

    “居然是你!”

    看来突然出现的身影,冷木四人的脸上也是露出一抹吃惊之色。

    “没想到,你的胆子还真是挺大的!”

    黑子当即便是冷笑了起来,“都这种时候了,居然还敢出现!”

    “唉,真没意思!”

    白脸摇了摇头,“一个如此好英雄救美的机会,居然让你给破坏了,我现在真的很生气!”

    距离对方的胸口,就差那么一点点的距离。

    可就是这一点点的距离,却是硬生生的被别人给破坏了。

    采花大盗白脸,心里自然是郁闷无比的。

    “好了,少废话,先把他杀了再!”

    冷木寒声道,“这件事情必须要办好!”

    “大哥,这子交给我就行了!”

    黑子站了出来,道,“这子狂得不行,我今天就告诉他,狂妄的后果是什么!”

    “恩!”

    冷木点了点头,道,“不过,黑子你也要心一点,这子既然敢现身,本事应该还是有一些的!”

    “虽然只是灵穴初期境界的等级,但你也不要给我阴勾里翻了船!”

    这话,也只是提醒一下黑子,不要轻敌。

    可事实上,冷木让黑子一个人动手,本身就是没有把刘浩当回事的。

    “放心好了!”

    黑子冷笑了一声,道,“就这么一个垃圾,还不至于让我黑子阴勾里翻了船!”

    着,手朝着地上的刘浩一指,“也别你黑子爷爷我欺负你!”

    “你先站起来,把你手中的女人放开,咱们来好好玩玩!”

    “在酒楼的时候,你不是陪我们玩个够吗?”

    “你黑子爷爷我今天就保证让你爽个够!”

    由于情况比较紧急,为了在救下云思影的同时,又不让那白脸欺负到云思影,刘浩的出手也就比较仓促。

    以至于最后,都只能以扑倒的方式,将云思影从死亡的边缘给拉回来。

    这时候,听到那边黑子传来的挑衅话语,刘浩也没有回话。

    只是将云思影放在一旁,也没有过多的什么,便站了起来,“本来是觉得有点麻烦,想留下你们四个这些狗命的!”

    着,目光突然一寒,“但你们既然要找死,那么……”

    嗖!

    声音一落,刘浩身形一动,突然就杀向了黑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