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4章 牡丹杀戮!
    在大千世界之中,带星字的东西,都是好东西。

    比如灵源星石,便是可以打造灵修塔,亦可以用来布阵。

    再比如星辰灵珠,可以吸收属性灵力,并且保存。

    甚至,可以作为一件简单的法宝来用。

    当然,检测星石就不归此类了。

    因为,检测星石只是名字带着一个星字,事实上,它只是一种检测的灵石。

    这种灵石虽然也从天空陨落下来的,但并不属于星属性一类。

    星系属性的东西虽然好,但在这个低武世界,被开发出来的星系物品还极少。

    比如,星石星木。

    虽然,大部分的人都知道这是好东西,但却没人会用。

    刘浩作为圣仙三重界转世而来之人,当然是非常熟悉的。

    而他之所以要张千松去找这些东西,自然也是有大用。

    ……

    刘浩先是从这些尸体的身上找到了一把匕首,将那节星木从中间切成两断。

    然后,将其中的半节星木收起来,再用匕首将另外的半节星木切开。

    这一次的切割,刘浩显得非常心,而且,每一刀下去,所切出来的星木都是只比纸张稍微厚一点点。

    花费了近一刻钟的时间,刘浩终于是将这半节星木给切成了九片。

    没办法,这节星木也就手指大,能够切出九片,刘浩也是尽力了。

    完成之后,刘浩便是将咬破了手指,开始用鲜血在星木之上刻画。

    足足百息的功夫,刘浩非常认真的在第一片星木之上刻画出了第一道灵纹!

    翁!

    刻画完成的一瞬间,灵纹在星木之上微微闪烁了一下,然后,便是与星木彻底的融合在了一起,只留下了一道淡淡的血痕。

    “呼!”

    刘浩深深的吸了口气,“二十星的魂力,还是太差了!”

    “才刻画出一道二级灵纹,居然就感觉吃力了,这要是将九片星木全部刻画完成,还不得虚脱?”

    想是这么想,但刘浩却不敢有丝毫的停留。

    要是在云思影这条阴勾里翻了船,那他这位圣仙三重界的圣仙药宗师,可就真的会成为一个笑话了!

    当即,他便开始刻画第二片星木!

    ……

    足足花费了半个时辰的时间,刘浩才终于是勉强将九片星木的灵纹刻画完成。

    在没有符纸的情况之下,简易的星木也勉强能当成是符纸。

    刻画上二级灵纹之后,也就相当于是二级灵符了。

    但就凭他现在的境界等级,就算是刻画出了二级灵符,杀伤力也还是不够强。

    勉强也就能够对灵合境界的人造成一定的杀伤。

    要想拥有着彻底击杀灵合境界之人的实力,那还得自己本身的境界提升上来才行。

    将星木收入怀中,刘浩稍微休息了半刻钟的时间,便再次拿出了三枚星石。

    在这三枚星石之上,刘浩再一次滴入了鲜血。

    然后,又一次开始刻画。

    在没有阵石的情况之下,星石便成为了布阵的最好材料。

    滴血,刻画!

    又花费了半个时辰的时间,刘浩终于是再一次将三枚星石搞定!

    全部搞定之后,刘浩也是累得不行,直接就倒在了地上。

    ……

    这一天的阳城非常的热闹。

    从皇宫内到阳城外,都是洋溢着一片片喜气洋洋的欢声笑语。

    明家明府大门口。

    明飞扬穿着正装,骑着骏马,极其潇洒。

    脸上的笑容也显得他今天非常开心。

    能不开心吗?

    他是圣子,云思影虽然目前也只是位列圣女之职。

    但拥有着帝王之花牡丹花斑的云思影,未来绝对不可能只是圣女那么简单!

    更何况,他也听师傅了,这位帝王花斑的拥有者,已经觉醒了传承。

    这一次带回去,只要好好栽培,不至于让她惨死,她必然是下一位魔花宫宫主的第一继承人!

    只要她获得了第一魔花宫宫主第一继承人的资格,那么,日后的魔花宫三部统一,也就很容易了。

    就即便她真的不幸惨死,或者,变成痴傻之人,他也完全可以通过魔花宫的某些秘法,将对方的传承强行抢过来。

    而今天,他与这位圣女结婚,将对方据为己有!

    便是青月宗宗主,也就是他师傅对他的期待!

    也是一切计划的第一步!

    “起程,接新娘!”

    随着大喝声起,明飞扬意气风发的带着明家众人便是直奔皇宫而去。

    ……

    皇宫内。

    玄皇脸色阴沉,目光之中更是带着一抹寒意。

    “放肆!太放肆了!”

    砰!

    玄皇直接拿起身旁的茶杯摔在地上,“他们到底还有没有把本皇放在眼里?”

    骂完之后,玄皇也是深深的吸了口气,阴沉沉的道,“本皇不发声,你们就真当本皇好欺负了吗?”

    今天一早,从云思影的房间之中出来,他就打算去找柳方志。

    结果,找遍了整个皇宫都没找到柳方志的人。

    还是他发了火,才有人告诉他,柳方志昨晚便出去了,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很明显,对方昨晚就出去了,必然就是冲着那刘浩去了!

    虽然,他确实没把刘浩当回事,甚至,也有着想杀刘浩的想法,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自己已经了不杀对方,他又岂会自毁承诺!

    他是汉阳王朝的皇帝,是圣上,一言九鼎的人物。

    岂能因为一个灵穴境界的人物,就破了自己的金口?

    当然,更让他生气的还是柳方志居然敢把他的话当成耳旁风!

    啊啊啊……

    救命啊……

    也在此时,突然,后院的方向传来一阵阵凄厉的惨叫之声。

    听到这些惨叫之声,玄皇的脸色猛然大变,“糟糕!”

    他猛然就想起了昨天云思影残忍杀害宫女的场面。

    当即,一步冲出了房间,直奔后院而去。

    啊啊啊……

    “快跑啊,公主疯了!”

    “救命啊,公主杀人了!”

    “……”

    惨呼,惊叫,嘶吼之声不断的传来。

    一群群的人自后院跑出来,就跟见了鬼一样。

    但让玄皇怎么也想不到的是,这些逃跑的人,突然全部停了下来。

    不,他们还在跑,还想跑,只不过是跑不动了而已。

    下一刻,就见这些人全部被一股大力给扯了回去。

    玄皇惊恐的发现,这些人的身体居然被一根根的花藤给完全捆死了。

    不管是谁,也不管是不是灵武者。

    但凡被这些花藤捆住的人,没有一个跑得掉。

    玄皇的脸色再次大变,脚下不敢有丝毫的停留,疯了一般的冲了过去。

    噗嗤噗嗤……

    刚刚来到后院,就看到一股股血液喷涌而出。

    眨眼之间,整个后院便是被鲜血染成了一片血红。

    血水更是流得到都是。

    四周横七竖花的尸体并排躺在一起。

    每一具尸体的额头之上都有着一朵牡丹花斑的血印。

    再看那个站在院子中央的云思影,居然一丝一毫的鲜血也没有沾上。

    一席整洁白净的白衣白裙,在血液的衬托下是如此耀眼。

    但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她那张不带一丝情绪的脸,和那双冰冷的只能看到无情杀意的眼睛。

    “这是怎么回事?”

    看到这疯狂的一幕,玄皇呆了,傻了!

    嗖!

    也就在此时,云思影突然抬手,就见一道长满了牡丹花斑的花藤直奔玄皇而去。

    “思影,你在干什么?”

    玄皇终于反应了过来,一声大叫的同时,抬手就是一掌切向了那花藤!

    砰!

    让玄皇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掌下去,那花藤居然完好无损。

    不仅如此,那些花藤更是顺着他的手便爬上了他的身体。

    眨眼之间,便是将他的身体给包裹而住!

    “思影!思影!”

    这一刻,玄皇害怕了。

    因为,被这些花藤包裹之后,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居然无法动弹了,所有的灵力也无法动用了。

    他惊恐的大叫了起来,大叫着,“思影,我是父皇啊!”

    但那边的云思影却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花藤一拉,玄皇被直接拉了过去。

    “思影,我是你父皇啊!”

    喊到最后,玄皇发出了无力的低吟。

    “父皇?”

    有那么一瞬间,云思影的眼眸之中出现了一丝挣扎的情绪。

    砰!

    下一刻,云思影一掌拍在玄皇的身上,花藤散开,玄皇的身体便如炮弹一般被击飞了出去。

    飞出去的玄皇,就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被某股大力给轰成了碎片。

    身体肌能瞬间消失,丹田都现出碎裂的迹象。

    剧烈的疼痛,更是让他的意识开始模糊!

    “我居然死在了我的女儿手上!”

    意识消失之前,玄皇喃喃了一句,下一刻,倒是头一歪,倒了下去。

    云思影看了一眼倒下的玄皇,目光之中的挣扎之色便是消失不见了。

    嗖!

    下一刻,她冲出了皇宫……

    ……

    张千松一路狂奔,在一个时辰之后回到了阳城。

    但他一直记着刘浩的话,也就没有轻易的进入阳城,而是站在阳城之外的一处高台之上,远远的看向了阳城。

    此时的阳城,正沉醉在一片喜庆之中。

    “没事啊!”

    张千松眉头一皱,“师弟不会是耍我吧?”

    轰!

    轰隆隆!

    然而,他的喃喃之声才刚刚落下,突然,自皇宫之中,便是传出一股惊天炸响。

    紧接着,就见一道道人影飞天而起。

    在飞起的人影之中,张千松赫然看到了明家家主明中阳,和明飞扬的身影。

    嗖!

    下一刻,就见一道阴冷的倩影飞到了半空之中,随手一扬,便是有着大片大片的牡丹花斑,如同锋利无比的暗器飞射而出。

    噗嗤!噗嗤……

    眨眼之间,被轰飞的人群全部中招。

    大片大片的血迹散落四击。

    这些血迹仿佛是带着致命的毒药,落在人群之中,便是传来一声声的惨呼惊叫。

    几乎就是瞬间,欢庆的阳城,变成了地狱!

    “这……”

    看到这一幕,张千松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这实力,恐怕要千年之前的魔花宫宫主才会有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