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高价赎人
    “李馆主,他们怎么说。”

    看见李青回来,袁木立即将他迎进大堂,关心地问道。

    他刚刚有些担心李青安全,看到他安然回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刚刚我走的时候,他们回话说,先赎回什么狗屁二长老。”

    “哼,真没义气。”

    李青不屑地朝门外哼了一声,将袁木递过来的热茶,咕咚咕咚灌了几口。

    “啊!”又是一声痛呼。

    “不好意思,穴道又点岔了。”

    当两人交谈之时,王林继续在外面练点穴功夫。

    “馆主,这武学秘籍可不好找,我想他们一时半会儿很难凑齐。”

    有些好笑地望了外面的王林一眼,陈雄又有些担忧。

    如果能得到秘笈,他当然不会反对,只是这秘笈不比金钱,属于比较难寻之物。

    “凑不齐也不怕,他们还可以当作人质嘛,有了他们在手,谅狂刀门也不敢乱动。”

    “对了,这几条街和其他街道,再多发展一些暗哨,以防万一。”

    袁木也想过这问题,既然急不来那就慢慢等。

    有这些人在手,相当于多了几张牌。

    此事只会对降龙武馆有利,袁木要将这副牌玩好。

    这样,就不会担心狂刀门报复。

    “哈哈哈,袁馆主,黑虎帮来为你加油了。”

    正当几人在商议之时,武馆门口传来哈哈一声大笑。

    几人定睛一看,原来是严虎和孔黑虎一行人。

    开口的,正是严虎。

    “孔帮主,严堂主!里面请。”

    看见黑虎帮来了不少人,袁木等人立刻迎了出去。

    这些人的到来,在袁木意料之中。

    要是他们没反应,那才是怪事情。

    “哈哈哈,不用进去,我们是来仰望高手风采的。”

    “咦,这不是那谁家的二老狗欧阳博吗,哎哟喂,长老您怎么了?”

    “你的一只爪子哪里去了,哈哈哈。”

    孔黑虎看见袁木迎出来,和他点了点头,就急切地来到老者身边。

    看着被捆起来的欧阳博,孔黑虎毫不犹豫地大笑着讥讽。

    对于狂刀门的人,他是一个都看不惯。

    不止是人。

    甚至连狂刀门头上飘过的云彩,他都觉得丑陋之极。

    “孔黑虎,你不要嚣张,哼。”

    欧阳博看见孔黑虎一行人到来,就知道这家伙是来看笑话的,顿时忍住伤势强撑道。

    “我就嚣张了怎么滴?来打我啊,哈哈哈。”

    看见欧阳博发怒,孔黑虎更加高兴,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他怎么能放过。

    于是继续挑衅欧阳博,气得申武等人七窍生烟。

    “哼,孔黑虎,有本事和我去比武场决斗。”

    正当孔黑虎数落狂刀门的人正起劲,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冷哼。

    众人朝着门口一看,原来是狂刀门的副门主陇振升到来。

    和他一起来的,还有几名黑袍青年。

    “啧啧,大言不惭。”

    看见陇振升到来,孔黑虎又把嘲笑的目标对准他,开启嘲讽模式。

    不过陇振升知道自己不占优,对着孔黑虎冷哼一声,扔下他直接朝袁木走来。

    打量了袁木几眼,才冷着脸开口。

    “这里是两本武学秘笈,一百两黄金,我要带走本门二长老。”

    来到袁木身边,陇振升立刻掏出一张,黄澄澄的钱庄金票以及两本秘笈。

    一脸仇恨地让人,将它们递到袁木面前。

    “对不起,我听不懂桐山城的方言,你在说什么?”

    看见此人来交易人质,居然还这么嚣张。

    袁木也拿捏起来,摆出一副比他还牛逼的架势。

    这人居然敢在他面前摆架子,简直搞错了对象,看不清形势。

    “你!”

    见袁木侧身对着他,双手抱胸的懒散模样,陇振升肺都气炸了,恨不得一刀劈了袁木。

    他认为,作为堂堂狂刀门的副帮主,居然被一名青年甩脸色,顿时气得七窍生烟。

    “我怎么?很帅是吧?巧了,我也这么想。”

    袁木依旧是侧身对着他,昂着头轻笑道。

    比拽?

    袁木觉得不会比谁差!

    “不要欺人太甚!”

    见袁木装傻充愣,陇振升脸色阴沉,一字一顿地提醒道。

    “陈馆主,去将那名什么二狗子砍了。”听见他居然威胁自己,袁木脸色一冷。

    这人既然还这么嚣张,袁木懒得和他废话。

    “是,馆主。”

    陈雄在一旁,恨不得立即和陇振升动手,听见袁木的吩咐,心中暗呼高明。

    你不是嚣张吗,劈了你的二长老,老子看你怎么拽。

    “慢着!袁馆主,能不能通融一下,放了本门二长老。”

    形势比人强,作为老江湖的陇振升,自然知道袁木是什么意思。

    虽然他心中,恨不得将袁木碎尸万段,但还是不得不立即服软。

    身上的气势顿时一泄,整个人像是突然矮了几分,朝着袁木恳求道。

    由刚刚的枭雄,突然变成了一名乖宝宝。

    这突然的变化,看得一旁的孔黑虎差点笑背气。

    暗叹这袁木真有一套,直击要害,一句话就打掉陇振升的嚣张气焰。

    “嗯,这还差不多。”

    “虽然你带了金子和秘笈,但似乎还差了一点东西。”

    待到陇振升认清了自己的身份,袁木才转过身正眼看他。

    “馆主请讲。”

    强压心里的愤怒,陇振升强颜欢笑,心里别提多委屈了。

    “既然你只带走一人,这些人的生活费你不打算给?意思饿死了不管?”

    袁木似笑非笑道。

    敢上门找降龙武馆的麻烦,袁木当然要狠狠地收拾一番。

    要让他们知道降龙武馆,不再是以前那个弱鸡小武馆。

    “什么!”

    听到这里,陇振升差点气得吐血。

    不说这两本秘籍的价值,单是这一百两金子,就足够降龙武馆所有人大吃大喝一年。

    袁木居然还找他额外要生活费,真是不嫌钱多烫手。

    “每人一天十两银子,先付五百两押金。”

    袁木浑然不在意陇振升的愤怒,双手抱胸,不急不徐地继续道。

    仿佛这事已成定局,无法再商量。

    “什么?押金?”

    “你……,好!”

    强忍住想要掐死袁木的冲动。

    他想要发怒,但看着旁边,一脸戏谑的孔黑虎等人,陇振升只能咬牙答应下来。

    这件事由于是他和申图决定的,所以两人要担首要责任。

    他此刻有些后悔,当初不该同意的,不然也不会遭受如此羞辱。

    谁知道这袁木隐藏得够深。

    居然有如此厉害的武功!

    他们这次栽了,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不过好在他早有准备,来的时候多带了些银票,不然又得重新跑一趟。

    于是,立刻将一百两的金票和五百两银票,以及两本秘籍命人重新递到袁木面前。

    “咳,既然副门这么热情,那就却之不恭了。”

    既然目的已经达到,袁木也不犹豫。

    喜滋滋地将秘笈和金票揣进怀里,五百两银票,被他交给了陈雄保管。

    这段时间陈雄将武馆打理得不错,袁木对他还是比较放心的。

    当袁木接过秘笈,还没来得及细看,回收界面立刻弹了出来。

    此刻不是回收的时候,心念一动,袁木将它收了回去。

    “陈馆主,放人。”

    收好东西,袁木大喜。

    这可都是幸运值啊!

    回收了这两本武学,他的幸运值又会增加不少,离绝世神功又近了一步。

    “放人。”

    听见袁木确认,陈雄朝那边喊了一声,张震才将那名二长老拎出来,扔到一旁。

    “二长老,你受委屈了。”

    看见欧阳博被拎出来,陇振升立刻走上前解开他的绳子,一脸歉意地问候道。

    “哼!”

    欧阳博冷哼一声。

    此刻他最恨的就是陇振升,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

    自己的这一切,都是他和申图一意孤行造成的。

    “愣着干什么?还不将二长老背走!”

    感受到欧阳博心里的怒火,陇振升陪着笑脸,赶紧让人将他背走。

    陇振升此刻心中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自知。

    此刻他虽然心里后悔,但更恨袁木扮猪吃虎,将他们狠狠地阴了一把。

    让他们摔了一个大跟斗。

    “陇副门主,欢迎您再来啊。”

    看着狼狈离开的几人,袁木朝着几人的背影大喊了一声。

    语气中透着满满的真诚。

    但那毫无诚意的模样,看得旁边几人大笑不已。

    “哎哟。”

    “小心。”

    “你**走路不不长眼睛?”

    “摔了二长老,老子砍了你。”

    听了袁木热情而又真诚的送别之言。

    负责背欧阳博的那名黑袍青年,气得脚下一个趔趄,差点将身上的二长老摔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