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狂龙出海
    看着周围人,满是冷漠和鄙视的神情,巫龙心中暗恨不已,心中满是愤怒。

    他觉得这些人都是白眼狼,居然帮着别的武馆,来嘲笑和讽刺他。

    “哼,要是我能逃过这一劫,老子要你们好看。”

    巫龙在心中暗暗发誓,他现在有些后悔,暗叹以前自己太仁慈,没有对这些人下狠手。

    要是能东山再起,他绝不会让这些人的日子好过,他要变本加厉讨回来。

    直到此刻,巫龙还没认清自己犯下的错,将仇恨迁怒于别人。

    他自己也不想一想,要是他像降龙武馆一样,将周围街坊当作朋友对待,这一幕估计也不会发生。

    “呲!”

    狠狠地咬了自己的手指一口,巫龙用鲜血将自己的名字和手印按在上面。

    作为习武之人,外伤流血是常有的事情,拿笔什么的,现在没那必要。

    “给!”

    将这一切办妥,巫龙跪在地上,气哼哼地将契约递给袁木。

    此刻他暗暗后悔,当初没有苦练武功,所以才有如今的奇耻大辱。

    “这像是求饶的态度吗?”

    见巫龙还有些蛮横,张逸凡双手抱胸,冷冷地质疑道。

    要按他的脾气,直接一刀劈了他,免得后患。

    “哼,你……!”

    巫龙冷哼一声,似乎很是不服,想要和张逸凡动手。

    当他看见袁木冷笑地看着他,整个人一个寒颤,赶紧将话吞了回去。

    此刻他才想起,张逸凡现在也是降龙武馆的副馆主,可不是以前那个无根之人。

    “袁馆主,请收下。”

    形势比人强。

    虽然气得差点吐血,巫龙还是不得不打落牙往肚子里吞,低声下气地将契约,恭恭敬敬递到袁木面前。

    “你说什么?”

    “大声点我听不见。”

    袁木双手抱着长刀,故意不看巫龙,昂着头懒洋洋问道。

    看着巫龙低声下气的样子,他心中冷笑,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本来他不想这么做,但这家伙一条道走到黑,袁木只能当作江湖仇敌来对待了。

    “哈哈有趣。”

    “他也有今天。”

    “活该。”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今天时候到了。”

    看着袁木故意洗刷巫龙,众人乐得哈哈大笑。

    这家伙以前带着武馆打手,找他们收保护费的时候,也是这幅目中无人的态度。

    风水轮流转,今天终于轮到他被人这么戏耍。

    “你!”

    见周围人都嘲笑他,巫龙气得捏了捏拳头,恨不得一拳将袁木揍成粉末。

    可惜,他的实力差袁木太远,这种事情,他也只能在心里想想,

    “怎么,你不服气?”

    袁木脸色渐冷,一脸杀意地盯着巫龙。

    “大爷,我服!”

    听见袁木饱含冰冷杀意的声音,巫龙心中一颤,脸上瞬间布满了冷汗。

    于是立即跪好,将书恭恭敬敬地举过头顶,将契约递给袁木。

    “声音大一点,我听不见。”

    袁木耐心渐渐消失,声音越来越冷。

    “大爷,我服!”巫龙大喊道。

    他虽然心中恨意滔天,但还是不得不将仇恨压在心里。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胜者为王,现在说什么都没用。

    大声的重复了一遍,将契约举过头顶,巫龙脸色发烫地重复道。

    “哼,既然你主动将武馆给我,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

    见巫龙低着头不看看周围,袁木一把接过契约,仔细看了看,才将其揣进怀里。

    一直低着头的巫龙,听完袁木这一句,顿时肺都气炸了。

    明明是他强抢武馆,却说是自己送给他的。

    他没想到袁木年纪轻轻,这脸皮比城墙还厚,黑的被他说成白的。

    这武馆,由强抢变成了赠送。

    做人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刚刚他还有些不服,此刻见识了袁木颠倒黑白的手段,他是彻地服了。

    “犯我降龙武馆者,虽远必诛。”

    袁木冷哼一声,再次重复他的底线。

    对于一再挑战他底线之人,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馆主,巫龙怎么处置。”

    等到袁木收好契约,张逸凡来到袁木旁边问道。

    “张馆主认为如何处置?”

    袁木此刻有些拿不定主意,于是反问了一句。

    本来他的打算是将巫龙变成太监,既然张逸凡问起,他当然要听听他的意见。

    “我看不如……。”

    张逸凡做了一个砍头的动作。

    在他看来,如果放走巫龙,无异于纵虎归山,后患无穷。

    为了谨慎起见,采取江湖规矩。

    跪在地上的巫龙,听见两人在议论自己,顿时紧张到了极点。

    此刻,他不敢看周围街坊邻居的眼神。

    刚刚他接触到那些眼神,感觉那些冷漠和讥讽的目光,犹如一把把利剑。

    将他的尊严和身体,一剑一剑的刺得千疮百孔,让他疼痛至极。

    “趁现在还没受伤,不如奋起一搏。”

    他知道这个世界的规矩,袁木两人肯定不会轻饶他,他打算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看见袁木和张逸凡,在那里窃窃私语。

    巫龙突然运转内力,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到极限,奋力朝着武馆狂奔。

    在他看来,只要转进武馆,他就可能趁此逃脱,他对武馆很熟悉。

    “你跑不掉的。”

    察觉巫龙逃走,袁木冷哼一声,怀中长刀出鞘。

    “狂龙出海!”

    袁木冷哼一声,将内力与刀芒结合。

    顿时一刀类似青龙的刀气,带着强烈杀意直冲巫龙席卷而去。

    “吼!”

    龙形刀影,带着由内力激发,而引起的狂啸声,眨眼将巫龙笼罩。

    骇人的气势,吓得围观众人发出一阵阵尖叫,仿佛这刀气会将他们碎尸万段。

    “啊!”

    一声惨叫,逃跑的巫龙被刀气直接劈成两半。

    曾经不可一世的巫龙,终于从这个世界除名。

    咔嚓!

    轰!

    将巫龙斩成两半后,刀气未减多少。

    刀气狂啸着,继续超前飞了两三丈远,将金刀武馆围墙外一棵大树,劈成两半后。

    又斩在围墙上将青石垒城的围墙,砍出一道两指深的刀痕。

    “啊,好可怕的武功。”看着围墙溅起一阵碎石屑,一名女子发出一声惊叫。

    “我的妈呀,看得我头皮发麻。”

    “好强!以后降龙武馆怕是要崛起了。”

    “不知道降龙武馆教不教这套刀法。”

    袁木没想到,自己只用了一半的内力,这刀法竟然有如此威力。

    不但将巫龙劈成两半,还将一棵大树劈成两截后,还能在青石上留下如此深的刀痕。

    “好刚猛的刀法,这实力,怕是已经达到武林高手的上乘境界。”

    看着袁木刚刚施展的这一刀,一旁的张逸凡心中更加震惊。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见识过袁木这一刀,降龙武馆在张逸凡心中地位更重了。

    同时他也有了新的追求,希望能学到这套刀法。

    再次看向袁木时,张逸凡眼中透着火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