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直接跪了
    “哼,本馆主上次只是大意,你敢杀我武馆之人,我一定让你付出代价。”

    本来巫龙害怕两人对他进行夹击,既然袁木不让张逸凡动手,内心暗叹袁木自己找死。

    袁木已经杀了他们武馆两人,这个仇他一定要报。

    “放心,我不会杀了你的,最多废了你武功。”

    袁木一语双关道。

    说要就抱着长刀,故意一脸不屑地看着巫龙,刺激他,想让他产生冲动心理。

    袁木无形中,就已经对巫龙,暗中展开心理战。

    虽然他可以轻易杀死巫龙,但他觉得,巫龙还没那个资格让他全力而为。

    “可惜!”

    “我只会要了你的命!”

    巫龙恶狠狠地说完,就挥动金刀,带着一阵刀芒朝着袁木袭来。

    阵阵刀芒,带着猛烈煞气,直扑向袁木。

    感受到巫龙的刀法,比上次沉稳不少,想必他没少苦练,这让袁木多少有些意外。

    这个自大之人,居然也有进行苦练的时候。

    “呼!~!”

    就在巫龙刀芒将要临近,袁木直接施梯云纵身法,闪身躲开。

    “不要惊讶,让你三招。三招后,你可能要悲剧了,请自重。”

    一刀劈空,察觉袁木没有出手反击,巫龙非常意外。

    他还以为袁木闪开后会偷袭,没想到居然轻飘飘地说要让他三招。

    尤其是袁木那不屑的模样,差点把巫龙肺都气炸了。

    “那你去死。”巫龙感觉自己的心灵,受到一万点暴击伤害。

    对于武者来说,士可杀不可辱。

    他决定要让袁木身首异处。

    施展狂刀刀法的近身招式,巫龙带着一脸恨意,再一次杀向袁木。

    在一旁冷静观察的袁木,见巫龙已经开始变得暴躁,心中暗赞自己心理战有效。

    张逸凡站在一旁,双手抱胸替袁木压阵,同时也认真地观察两人交手,想领悟出对自己有用的东西。

    当他再一次,看见袁木施展梯云纵身法之时,心中火热无比。

    要是他也有这门身法,将会如虎添翼,实力暴增一大截。

    他渴求像袁木一般,面对敌人的时候,依靠这套身法在交手中,犹如闲庭信步,游刃有余。

    “铛”的一声。

    在巫龙金刀来袭之时,袁木侧身一偏,躲过之后瞬间抬起右手,朝着刀身一弹,巫龙的金刀被一下弹开。

    “你还有一招的机会。”

    再次化解巫龙的攻击,袁木似笑非笑地说道。

    “哼,贪生怕死,有本事别躲。”

    巫龙依旧嘴硬。

    以前,袁木和况青松比试的时候,他还没多大感觉。

    今天一交手,他才知道袁木这套身法,是多么的诡异和厉害。

    如果袁木一直这样施展,就算他将狂刀刀法尽数使出,估计连袁木的衣角都碰不到。

    本来他想凭借连击招式,打断袁木的闪躲。但袁木身法太诡异,整个人一闪而逝,他的招式找不到目标。

    连对手都找不到,招式再精妙也无用。

    “那好,这一次我不躲。”

    看着巫龙一脸愤怒的样子,袁木心中大乐。

    这家伙处处和降龙武馆作对,他当然要在众人面前羞辱他一番。

    “那你去死。”

    袁木话音刚落,巫龙就迫不及待,一刀斩向他,想要将他一刀两段。

    “啪”的一声。

    袁木用刀鞘,将巫龙来袭的长刀拨开,轻松化解他的攻势。

    “哼!想跑?”

    看着转身而逃的巫龙,袁木冷哼一声。

    “巫馆主,别着急走,我们是带着诚意来商谈,你就不听听?”

    站在巫龙后面的张逸凡,看见他要逃走,立刻闪身拦住他,诚意满满地说道。

    张逸凡这种看似认真的样子,让周围人看得大笑。

    “哈哈哈,笑死我了。”

    “巫龙这家伙也有今天。”

    “嘘,你们小声点,万一逃了,他会报复的。”

    “不会吧,他连一个都打不过,还能逃走?”

    “要是能将他打死就好了,这个挨千刀的,居然非礼我老婆。”

    议论声四起,众人七嘴八舌地热烈议论着。

    看着巫龙落在两人包围中,一副进退为难的愤怒模样,围观众人都感到非常解气。

    恨不得拎把刀上前,将巫龙给碎尸万段,这家伙平时干了太多缺德事。

    “袁木,你就不怕我姐夫为我报仇?”

    他连袁木衣角都摸不到,此刻被两人形成前后夹击的情形,他才幡然醒悟,自己一开始就该逃走。

    在申武逃走的时候,他还暗骂申武是废物,不讲义气。

    但此刻,他才发现申武真是人精,趁自己拖住两人的时候,一个人单独逃走。

    “馆主,时间不多了。”

    张逸凡看了看四周,担心狂刀门会派高手赶来,张逸凡低声提醒道。

    “这里有一张契约,签下它我就饶你一条狗命。”

    听见张逸凡的提醒,袁木立刻掏出一张写满字的白纸,将它朝着巫龙一下扔了过去。

    “哼。”

    一把接住这份契约,巫龙冷哼一声才将其打开。

    “你想吞下金刀武馆?”

    看过契约,巫龙脸色大变,阴沉至极。他从小在这里长大,怎么可能把它交给袁木。

    要是能打得过袁木,巫龙恐怕立刻拔刀,将袁木剁成肉泥。

    “少废话,直接说签还是不签,给你三个呼吸的时间。”

    不想和他废话,袁木单刀直入,强行逼迫巫龙做出选择。

    这武馆他要不要都无所谓。

    之所以这样做,他是想杀鸡儆猴、敲山震虎。

    免得一些阿猫阿狗,也敢跳出来和降龙武馆作对。

    有了这份契约在手,其他武馆再想和降龙武馆为敌。

    这份契约,或许就是他们的前车之鉴。

    “士可杀,不可辱。”

    见袁木逼迫,巫龙阴沉着脸,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颇有英雄风范。

    “那你就去死!”

    本来袁木还想饶他一命,让他尝尝当太监的滋味,不曾想这家伙居然连命都不要了。

    刀随话出,袁木毫不犹豫,一刀斩向巫龙。

    “大爷,饶命。”

    “我签!”

    就在袁木心里有些佩服地一刀斩出,巫龙突然脸色大变。

    这变脸速度,堪称史诗级。

    发现这不是开玩笑,巫龙此刻也顾不得面子和气节,直接就给袁木跪了。

    死去原知万事空。

    虽然巫龙没听过这首诗,但这个道理他是知道的。

    “噗!外强中干。”

    看着巫龙突然由英雄变成狗熊,众人都笑喷了,这转折来得太突然,众人都没想到。

    “哈哈哈,笑死我了,我还以为他真的不怕死。”

    “好死不如赖活嘛。”

    “对呀,还阔以苟且偷生不是。”

    “看来这武馆要改名换姓了,好事儿!”

    看着巫龙突然跪地求饶,众人嘴里一边讥讽巫龙,一边哈哈大笑,脸上洋溢着欢快的笑容。

    看着原本嚣张无比的巫龙,此刻像个孙子一样给人跪下,在那里不停求饶。

    围观众人,发出一阵欢呼,心中畅快无比。

    纷纷感叹降龙武馆,真是他们的救世主。

    将巫龙这个混蛋,打得犹如丧家之犬,跪地求饶!

    他们了解过。

    降龙武馆的势力范围内,是不需要交保护费的,更没有混混、恶人在街上捣乱。

    要是袁木真的接管这里,这一带居民相当于拨云见日、重获新生,他们心中燃起了新的希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