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专打男性敌人的绝学
    通过刚刚的体会,袁木发现这绝学其实并不是武功招式,而是一种奇怪的内劲。

    这种内劲对于自己非常有用,尤其是洞房花烛夜。

    能让修习此功之人变得勇猛无比,工作到天亮也是没问题的。

    相对于男人来说,这可真是梦寐以求的绝学。

    这是对修习者自身来说很有利,但是对其他男性那可就大大的不利。

    此内劲如果打到别的男性身上,那么这种内劲就会变得异常邪魅。

    不止邪魅,而且还是悄无声息,让人无法察觉。

    对手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受到了巨大伤害。

    这种伤害,对于男性来说非常致命。

    中招者像是挥刀自宫,无法成为真正的男人。

    除非袁木亲自施展解救之法,将那股内劲收回,否则这种情况将持续好多年。

    袁木现在练到了第四层,系统送了三年这种内劲,加起来就是七年。

    目标被击中之后,要变成七年的太监,这种邪魅的内劲才开始自行散去,重新恢复男人雄风。

    这种伤害,简直就是,对男性的致命一击外加暴击。

    想到其中的悲惨,袁木心中一寒。

    在他看来,这比被人砍上几刀还严重。

    受了刀伤,还可以用药恢复,养个一年两年或许就全好了。

    至少看得见希望。

    但中了混天狂龙钻却不一样,中招之人根本找不到伤势在哪里。

    这样就会让中招者产生急躁、恐慌心理,让其惶惶不可终日。

    其他伤害至少还有据可循,就算死,也死得明明白白。

    混天狂龙钻,却能让中招男性生不如死。让其在烦恼和恐慌中度日如年,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

    袁木作为一个男性,完全可以想象中招之后的恐怖后果。

    将此绝学了解一番,袁木脸上泛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此刻他想到了那几家捣乱的武馆,以及他们的馆主中招后的生不如死,披头散发、烦恼抓狂的痛苦模样。

    以及他们的老婆、小妾,受不了这种日子,然后偷偷红杏出墙,给他们戴绿帽子。

    “既然你们要和降龙武馆为敌,那就别怪我拿你们做实验。”

    想到这里,袁木一脸冷笑。

    片刻后,将剩下的书籍,袁木全部测试了一遍,这次没有任何发现。

    虽然有些失望,但袁木知道今天已经算是大收获了。

    有了这门武功在手,他能威胁整个天下的男人。

    不过,这门武功他是不打算传授给别人的。

    要是别人拿去滥用,这世界上,恐怕会增加好多活寡妇。

    “难怪此功藏得这么深,并没有被人发现,这威胁确实太大了。”

    “虽不要人命,但却能要人命根。”

    不过能学到此武功,终究不是坏事,袁木也不再多想。

    满脸喜色地将这些奇书整理好,放在书房里收藏起来,以作备用。

    袁木以为魏开山下午会回来,可一直等到晚上都没见人。

    “想必这家伙在哪里逍遥快活吧。”

    联想到魏开山带回来的书籍,袁木猜测这家伙,可能在哪个温柔乡乐不思蜀。

    夜晚,陈雄和李青两人,结伴从外面回来,脸上带着丝丝疲惫之色。

    由于袁木的商业计划,这几人最近都忙得脚不沾地,让他很是过意不去。

    于是拿出自己酿制好的白酒,和几人来了个不醉不休。

    一开始几人不知道这白酒的威力,喝过之后,才知道此酒的厉害。

    不过这酒可是好喝太多了,而且还有一股从未闻过的酒香。

    品尝之后,几人突然好似酒鬼。

    将袁木酿制好的白酒,一饮而尽,没剩下一滴。

    “有这么好喝吗?”

    摇摇头,看着醉倒在地的几人,袁木一脸笑容。

    命人将他们安顿好,袁木也回到房间休息

    一夜无话。

    “馆主,你这什么酒?真踏马过瘾!”

    “这才像男人喝的酒嘛,不知馆主还有没有?”

    李青昨晚虽然醉得厉害,但早上起来后,又拉着袁木嚷嚷着要酒。

    “这个,还真没有。”

    袁木实话实话,他只是做实验剩下的一点,并没有酿制多少。

    “哎,太可惜了。那我就等着下一次,再大喝一场。”

    李青听完过后,虽然有些惋惜,但却是没有办法。

    因为袁木和几人说过,这东西造出来的代价很高,酿制不易。

    而几人和深以为然,认为这么好的酒,肯定难以酿制。

    他之所以这么讲,是想为以后的商业推广做铺垫,免得几人说漏嘴,让别人骂他是奸商。

    “馆主,今天就去找他们吗?”

    正当两人闲聊之时,李陈雄揉了揉太阳穴,走过来问道。

    作天他去谈了两家,但是毫无收获,这让他非常气恼。

    袁木安慰他一番,打算今天亲自去找他们谈。

    这帮人既然铁了心捣乱,袁木也只能一家一家打上去了。

    “对。今天就我和张逸丹馆主一起去,你留在武馆坐镇。”

    陈雄这几天最为忙碌,袁木打算让他休息一下再说。

    不过,他也不会一人前去,会带上张逸凡这个帮手。

    这样的话,万一有什么意外,也多一个人照应。

    “那好,祝馆主马到成功。”

    陈雄也没推迟,他昨天去谈的效果确实不好,袁木亲自去试一试也好。

    如果是同样的结果,那么可以重新商议对策。

    “我先去找张馆主。”

    和俩人闲聊几句,袁木便告辞二人朝着卧虎堂而去。

    来到卧虎堂,袁木参观了一番。

    发现这里已经大变样,院子被整理得井井有条,到处是弟子们的练功痕迹,和以前的破败比起来,简直是天渊之别。

    满意地点了点头,袁木才来到张逸凡门前,敲响了房门。

    “去踢馆?”

    听过袁木的话,张逸凡多少有些震惊。

    那几家武馆他也听说过的,后面都有人撑腰,而且实力确实不错。

    虽然降龙武馆实力也不差,不过在张逸凡看来,这相当于两虎相争。

    “呵呵,你就放心吧,今天保证让你大吃一惊。”

    既然已经决定亮剑,袁木当然会适当展示点,真正的实力,让张逸凡他们增加信心。

    让他们知道,加入降龙武馆,是他们最明智的选择。

    同时也会给那些捣乱之人,一个迎头痛击。

    让他们知道,和自己作对,是一件多么糟糕的事情,让他们来个多么痛的领悟。

    “好,我今天也活动一下手指。”

    既然袁木已经决定,张逸凡也没墨迹,直接和袁木朝外走。

    来这里之后,张逸凡还从来没有出过手。

    他打算趁这个机会,将那些人当作陪练,让他的武功能更上一层楼。

    很快,两人有说有笑的朝着外面而去。

    参观了一下,正在装潢的各店铺,袁木和张逸凡,走向了第一家武馆。

    这家武馆是老熟人,巫龙的金刀武馆。

    作为袁木的手下败将,只要是和降龙武馆有关的好事,他都会反对。

    这一次的代表资格,巫龙当然是不会同意的。

    他们的反应,袁木也没意外,既然这家伙想一条道走到黑。

    袁木也不介意让他变成太监,让他这几年都惶惶不可终日。

    这种感觉,在袁木看来,估计比废了他武功还难受。

    很快,两人就来到金刀武馆门前,双手抱胸的在大门前站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