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三十三章 疾风快剑
    “本馆主时间宝贵,要打就赶紧动手。”

    陈雄见这家伙一脸懵逼,心头暗笑不已,自己一开始也没搞懂值班馆主是啥意思。

    “可、可我挑战的是这里的袁馆主。”

    魏开山虽然看出陈雄实力也不错,不过他想要挑战的是袁木。

    “到底打不打?不打出去!”

    见这家伙居然不想和自己交手,陈雄顿时大怒。

    自己好歹也是桐山城有名的高手,而且今天他是名义上的馆主,这家伙居然想挑三拣四。

    见陈雄有些不耐烦,正热情家交谈的袁木和张逸凡,立刻将注意力移向那边。

    “也好,待我打过你,再找袁木比试。”

    魏开山见陈雄一脸不耐烦,顿时也来了脾气,挥动三尺板斧就朝陈雄砍去。

    于是两人立刻对上,各自出招。

    见他一斧砍来,陈雄闪身一退,手中长剑出鞘,利用武器长度优势,直击魏开山的手腕。

    “铛”的一声金铁交鸣,魏开山用大板斧抵挡来袭的长剑。

    袁木和张逸凡,见两人战在一起,同时往后退了退,给两人腾出一些地方。

    站在一旁观战,袁木见陈雄一出手,就化解魏开山的攻势,心中对他的从容应对颇为赞赏。

    “张兄可曾听说过魏开山?”等两人交手几招,袁木朝一旁的张逸凡问道。

    从前身的记忆中了解到,因为这里崇尚武力,上门挑战也是常有的事情。

    不过,他担心这人抱有其他目的,所以朝着一旁的张逸凡问了问。

    “此人我听说过,也见过,去年他还呆在凤江城,四处找人比武。”

    见袁木问起,张逸凡立刻道出自己知道的情况。

    “原来如此。”

    张逸凡说完,袁木才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对武馆有恶意就行。

    不然,他不介意再出手一次,送这人上路。

    “叮叮叮!”

    剑斧相接,两人只是片刻,就交手二十余招,打得难解难分。

    观战一阵,袁木看出陈雄的剑法,和小樱的玉女十九剑有些相似,都是走灵巧、攻穴的路子。

    偶有几招是攻敌要害,并不奔对方穴位而去。

    而魏开山则是走刚猛的路子,攻击原本是大开大合。

    但在陈雄灵巧剑法之下,他很少有机会发动进攻。

    因为陈雄老是攻击他的手腕,让他根本腾不出手来。

    从场面上看,陈雄似乎占优,但其实他也不敢让魏开山靠近,不然会让对手占据上风。

    此刻两人都没有将内力外放,比拼的都是招式。

    一番激烈打斗,两人已经对上百招,依然还是难分胜负。

    由于袁木练习了夺命连环三仙剑,以及真武七截剑,袁木对陈雄的这套剑法中,一些需要改进的地方铭记在心。

    这套剑法其实也很厉害,但比起夺命连环三仙剑还是差了一点点。

    “这名大胡子危险了。”

    静静观战良久,袁木身旁的张逸凡,突然轻声提醒了一句。

    得到张逸凡提醒,袁木立刻停止沉思,将目光落在二人比试上。

    “鳞光闪耀。”

    当袁木抬头看去,只见陈雄低喝一声,长剑顷刻间,发出几道耀眼的白光。

    这些白光不是光芒,而是剑芒。

    只是几道剑芒根本不具有攻击性,当剑芒亮起的一刹那,袁木觉得白光耀眼,眼前一花。

    对于未知的危险,袁木本能地,立刻施展梯云纵朝后一闪,白光才减弱不少。

    “好身法。”

    正在观战的张逸凡,见袁木突然鬼魅般原地消失,他心中一惊。

    当他回过神,想到这就是袁木施展的梯云纵,眼中满是热切的渴望之色。

    再次见识到这门轻功厉害之处,张逸凡对加入降龙武馆更加坚定了。

    当初,他在远处观望袁木比试,觉得这门轻功只是不错。

    当他近距离见识,才知道这轻功是多么的厉害。

    以前他和陈雄切磋,见他突然使出这一招,只能放弃优势,狼狈躲避。

    再次交手之后,需要好一阵才能渐渐夺回优势。

    要是他那时,能有这样的身法,陈雄的那招,对自己绝对无效。

    当然,这建立在陈雄不会这门身法的基础之上,不然情况依旧。

    “啊!”

    果然,陈雄施展这招之后,魏开山眼前一花、惊叫一声,不得不就地一滚,暂避锋芒。

    由于他视力受限,陈雄立刻加大攻势,魏开山只能狼狈闪避和抵抗,完全没有刚才进退有据的样子。

    “不好意思,让张兄见笑了。”

    袁木闪身过后,暗叹自己太敏感了些,于是有些尴尬地笑着走回原地。

    “高手的本能反应而已,馆主真是好身法。”张逸凡一脸羡慕。

    他并不觉得尴尬,要不是他早知道陈雄的招式,绝对会和袁木一样,立即闪躲。

    只是可惜,他没有袁木那样的身法轻功。

    “疾风三式。”

    见魏开山处于下风,陈雄终于使出他的看家绝技,疾风快剑。

    “咻咻咻。”

    连续三道剑啸声响起,只见三道剑芒眨眼间,就直接刺向魏开山。

    “叮叮。”

    金铁交鸣,魏开山狼狈挥动双斧,勉力挡下两道剑芒。

    当他正打算抵挡第三道剑芒,只是动作已经慢了。

    陈雄已经将冰冷的长剑,架在他脖子上,只要手一动就能让他血溅当场。

    “哼,我输了。”

    “铛铛。”

    当三道剑芒闪现,魏开山就觉得不妙。

    果然,他虽然竭力施展,但对方剑招太快,他输了一招。

    差之毫厘,失之千里。高手过招,输一招就可以要了他的命。

    懊恼地冷哼一声,魏开山很光棍地将两把大板斧仍在地上,表示认输。

    这是武林的规矩,认输就必须赶紧扔下武器,不然对方可能会误判形势,狠手杀手。

    “厉害!厉害!陈兄的快剑,果然名不虚传。”

    等到魏开山认输,袁木立刻鼓掌走上前,朝着陈雄赞叹道。

    两人刚刚可是纯比拼剑招,根本没有将内力外放攻击。

    陈雄能够以剑招光明正大获胜,这实力确实没得说,算得上真正的用剑高手。

    “多谢馆主夸奖。”

    得到袁木夸奖,陈雄心中一喜,自己算是取得了一个开门红。

    在他看来,魏开山虽然实力不错,但刚猛由于,灵巧不足。

    遇上他这样的用剑高手,落败是迟早的事情。

    既然已经分出胜利,陈雄将长剑收回,朝着走过来的袁木和张逸凡拱拱手。

    “哼,本人说到做到,这就去看大门。”

    看见降龙武馆的几人,站在一起闲聊,根本没打算鸟他。

    魏开山顿时愤愤不平地捡起大板斧,怒气冲冲的朝着外面而去。

    气哼哼地站在大门口守着,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

    他的这副模样,让正在卖卤菜的王林之妻,看得疑惑不解,心想这新来的看个大门还这么拽?

    于是她觉得这粗鲁的家伙,可能是走关系来的。脾气这么烂,自己一定要挫挫他的锐气。

    “大兄弟,能去屋子帮我拿点猪蹄儿出来吗?”

    此刻她摊位上的猪蹄儿正好卖完,见这人架子不小,王林的媳妇毫不客气地,将一个油腻腻的大筲箕递给他。

    “什么?你居然想让我替你跑腿?”

    怒气冲冲地站在那里,魏开山还没来得及平复怒火,这摆摊娘儿们,居然让他一个武林高手替她拿猪蹄。

    这简直就是对他这个武林高手的侮辱,魏开山肺都气炸了。

    “新来的,你什么态度?看个大门脾气还这么大,要是吓走了我的客人,你的工钱也就没有了,还有啊……。”

    见此人脾气依旧不小,王林老婆的脾气也上来了,于是对着魏开山一阵叨叨,外加喋喋不休。

    “你!行行行,大嫂我怕你了。”

    被一个女人如此教训,魏开山虽然感觉很没面子,但却拿她没办法,只能妥协认输。

    为求清静,他只好黑着脸接过筲箕,恨恨地跨进大门,然后再低着头红着脸,朝一脸懵逼的李青,询问厨房的猪蹄儿在哪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