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一掌震飞
    看着况青松脸色快速变幻,袁木就有了提防。

    对方已经连输两招,再输的话可真是面子丢尽了。

    “怒斩狂刀。”

    心里有了决定,况青松便立刻施展狂刀刀法最强的几招。

    虽然隔了一段距离,但他在施展这一招只之时,袁木还是感到一丝危险气息。

    一刀斩出,淡淡的青色刀影,以极快速度斩向袁木。

    斩出一刀,况青松立刻施展第二招,整个人飞起三丈余高。

    飞到高处,他便运转内力,隔空朝着袁木连续斩出几刀。

    顷刻间,阵阵刀影带着猛烈杀气,分几个方向斩向袁木。

    “不错。”

    况青松极快地连续两招,袁木便感受到这两式的不凡。

    这两招释放出的刀影极快,而且杀气十足,威力不小。

    要是他没学习梯云纵,估计只能施展金刚不败神功来硬扛了。

    看着对方猛攻,袁木急速思量对策。

    尤其是对方第二招的变化极大,他就算立即施展梯云纵,对方也能改变攻击方向。

    不过,这么厉害的招式,耗费的内力肯定不小。

    “落霞轻烟,第四重。”

    既然对方耗费内力和他强攻,袁木也懒得冒险闪躲。

    他打算以攻对攻,要他输得心服口服。

    一掌击出,袁木就化解了飞向自己的第一道刀气。

    紧接着,袁木施展梯云纵,同样飞身而起,在半空同时打出数掌。

    “呜~!”

    “轰轰轰。”

    几道掌影带着呼啸,和况青松的刀影撞在一起。

    几道猛烈的撞击声,伴随四溅的杀气,令周围空气都变得极为暴烈。

    两人正面对决,各自施展绝技。

    激烈的打斗,看得台下众人大呼过瘾。

    “该我了。”

    况青松施展完第二招,因为没有什么上乘轻功,所以施展过这一招,身体便朝着石墩落下。

    刚刚双方虽然刀影掌影相接,但袁木一直注意着况青松的动静。

    因为从刚刚两人交手的情况来看,况青松并没有上乘身法,他无法凌空多久。

    “落霞轻烟,第五重。”

    趁他病要他命,袁木毫不犹豫地快速挥出几掌,朝着下坠的况青松打去。

    此刻他身在半空,躲闪能力严重下降,正是袁木偷袭的最好时机。

    “呜~呜~呜~!”

    三道青色掌影,带着尖啸声飞快地攻向况青松。

    “过瘾!过瘾!,哈哈哈,真是好看。”

    “厉害,高手就是高手。”

    “精彩,好多年没看到这样的比斗了。”

    “况青松悬了。”

    “这袁木一鸣惊人啊。”

    当两人正面对决,虽然只是交手几招,但台下众人却看得大呼过瘾。

    高手过招,毫厘必争。

    看似只交手了几招,但其中的凶险很难为外人知。

    台上一分钟,台下千日功。

    看似短短的几招,里面有无数辛酸甚至是心血。

    “该死。”

    况青松此刻郁闷至极,他正处在下坠的时刻,身体能借力的地方不多。

    看着袁木居然一气化三掌袭来,况青松内心紧张无比。

    “我斩。”

    情况万分危急,况青松无奈之下,只能勉力斩出两刀,化解了两道掌影。

    当他正要化解第三掌的时候,身体却突然落在石墩上,将他的这一刀打断。

    “呜~!”

    “噗~!”

    高手过招,丝毫必争。

    由于刚刚化解了袁木两掌,况青松的下落速度加快,让他无法估计到准确的落地时间。

    招式被打断,袁木的掌影却呼啸而至,况青松只能本能地挥刀抵挡。

    但这一掌可不是试探攻击,此掌蕴含的威力极大。

    况青松匆忙抵挡之下,只能化解此掌的三层威力,剩余的七掌力,直接再次将况青松震飞。

    “噗!”再次喷出一口鲜血,况青松知道他已经败了。

    虽然他还有极为强悍的绝招没释放,但这个袁木的轻功和心机都很厉害。

    除非去到平地,否则他没有把握,使用绝招击败袁木。

    他很想落到平地和袁木再次较量,但作为一门之主,他开不了口。

    在这个大陆,上台比武可以输,但绝不能怂,否则会被所有武者看不起。

    “哈哈哈,好好好。”

    “难得看到况青松这老贼吐血,今天居然看了两次。”

    见袁木不但再次将况青松震飞,而且还打得况青松吐血,孔黑虎开心得哈哈大笑。

    他和况青松从年轻一代就是死敌,两人几次交手都是势均力敌,从未将他击败过。

    今天只是和袁木比武,居然就被震飞两次,吐血两次。

    不过,高兴过后,孔黑虎对袁木的实力有了新的认识,对降龙武馆的印象也大为改观。

    “这袁木的掌法和轻功真是厉害,帮主,我们要不要提出交换?”

    一旁的副帮主见识了袁木的轻功和掌法,心中向往不已,想要将两门绝技搞到手。

    在他看来,只要有足够的价码,应该能换取到这两门武功。

    只要将这两门武功搞到手,黑虎帮将如虎添翼。

    “不妥,本帮练的是烈山猛虎拳,如果再练掌法,传出去会让人笑话。”

    “况且,珍藏的武学秘籍,岂是小代价就能换来的。”

    见副帮主提起,严虎立刻上前表示否定,这代价太大了。

    烈山猛虎拳也是极为刚猛的,威力和这掌法伯仲之间,没必要再练掌法。

    “你!哼。”

    副帮主韩风,对于严虎的反对大为不满。

    在他看来,就算花些代价,但只要两门武学到手,黑虎帮的未来会有极大发展。

    “好了,这事从长计议。”

    见两人有吵起来的迹象,孔黑虎赶紧阻止两人。

    “袁木。”

    “袁木。”

    “袁木。”

    “袁木。”

    看着袁木再一次震飞况青松,下面顿时沸腾了,突然整齐划一,山呼海啸般地喊着袁木的名字。

    众人脸上满是兴奋和激动,这种精彩的比武真是好久没看到了。

    不但没看到过,连狂刀门主被打得吐血,这也是他们生平仅见。

    这些声音别看平时闹哄哄的,像是菜市场,但是统一之后,却有着山呼海啸般的巨大声浪。

    冷冷地看了较远处的况青松一眼,袁木这才转过身,朝着后面围观群众拱了拱手。

    既然大家这么给面子,袁木当然要有所表示。

    原本他还觉得这些人,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唯恐天下不乱。现在看来,这些人也是很可爱的嘛!

    “感谢大家的捧场。”拱了拱手,袁木笑容满面地朝四周大声吼道。

    “噗!”

    本来就因为失利气得七窍生烟的况青松,听见袁木居然还抽时间朝台下致谢。整个人突然怒极攻心,再次喷出一口鲜血,脸色变得极为晦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