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骗了所有人
    “穿墙掌。”

    见巫龙居然用练刀者常用的方式,来抵挡自己的掌法,他心中窃喜不已。

    于是立刻施展自己的拿手绝技“穿墙掌。”

    右手一掌击出的同时,内力外放,一道淡淡的掌影,突然穿过刀身,急速朝巫龙打去。

    “呼!”掌影击出,带起一阵长啸。

    不过这一掌并没有击中巫龙。

    巫龙似乎也了解过此人的招式,在他用刀身抵挡之时,整个人一个后空翻,同时一脚踢向王林的心口。

    “好。”

    “精彩。”

    “这一脚有讲究,化被动为主动。”

    “光看招式,确实不错。”

    听见下面传来一阵叫好声,巫龙心中开心极了。

    觉得这些人还不算白痴嘛,居然能看出这一招的不平凡。

    “哈哈,这就是你的拿手绝技?”躲过这一掌,巫龙得意洋洋地讥讽道。

    “哼,你的破刀法也不过如此。”

    王林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中略微有些遗憾。

    不过他也不是没收获,他觉得这一掌可以改进一下,要是向下一点,攻击对方的心口,那么对方就很难化解。

    于是王林在这次的比武中,第一次有了实质性的领悟,让他受益匪浅。

    “那就让你看看真正的狂刀刀法。”

    巫龙哈哈一笑地说完,就挥动金刀。

    “慢!”

    见乌龙要施展狂刀刀法绝招,况青松立刻叫住了巫龙。

    “姐夫,怎么了?”巫龙急忙收住金刀,有些疑惑道。

    “你俩的比武就到此结束吧,今天是我和袁馆主的决战。”

    见巫龙还不明白,况青松暗骂巫龙白痴。你将狂刀刀法绝技施展出来,一会儿袁木就有了防备,你让老子怎么打。

    人家之所以让手下和你打,就是为了探路,这混蛋居然还搞不清状况。

    “可惜了,完全可以等到这两人结束了再打嘛。”

    “就是,瞎参合什么。”

    “呵呵,你们不懂,姜还是老的辣啊。”

    “看来狂刀门主心里也没底。”

    “你们在说什么。”

    当况青松将两人喊停,下面顿时议论纷纷,许多人对他的行为大为不满。

    有的大喊可惜,有的直接骂况青松多管闲事。而旁观的高手,却是看出狂刀门主心里的顾忌。

    “小子,算你运气好。”

    巫龙比较害怕他的姐夫,见门主姐夫发话,巫龙赶紧收刀后退。

    “下一次你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

    交代一句场面话,王林转身看了看袁木,等待他的示意。

    按他的本意,既然今天来了,就想和况青松过过招,这机会可是很难得的。

    “帮主,看样子他们已经打过一场了。”当黑虎帮几人到来时,巫龙和王林正好分开。

    “我倒要看看这年轻人实力究竟如何。”

    孔黑虎此时脸色不怎么好看,居然暗中被袁木利用了一把,被他借了个势。

    要不是袁木借势,是为了对付狂刀门,孔黑虎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孔黑虎觉得,只要是和狂刀门过不去,被借点势也无所谓,反正黑虎帮在桐山城也不怕谁。

    “孔帮主,幸会。”

    几人刚刚找了个地势好点的地方,就有一群人走了过来。

    而开口的,正是武学联盟大长老曾长风。

    “想不到曾长老几人也有兴趣。怎么?怕你们的合作伙伴输了?”

    看见曾长风、桑如风等人到来,孔黑虎顿时冷笑一声道。

    这帮家伙居然想和狂刀门合作,简直就是有眼无珠。凡是和狂刀门合作的,都是黑虎帮的敌人。

    “孔帮主,可要慎言。”桑如风听见孔黑虎的话,立刻沉着脸上前提醒道。

    “想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在下奉劝几位,想要研究武学?可以!”

    “如果危害桐山城的安全,想必几位知道其中的厉害。”

    孔黑虎丝毫没有要慎言的意思,直接点出几人暗地里的勾当。

    “一派胡言!我们走。”

    曾长风冷哼一声,就赶紧带着人离开这里。

    虽然孔黑虎说的事实,但他是绝对不会承认的,不然会被桐山城的几大势力联合围攻。

    “小人,敢做不敢当。”

    看着几人离开,严虎朝几人的背影不屑道。

    “王兄,现在该我了。”虽然王林很想和况青松过招,但袁木将他招了回来。

    如果这样做的话,相当于车轮战,狂刀门人多势众。

    进行车轮战,降龙武馆并不占优势,对方高手是降龙武馆好几倍。

    这也是在行动前,他要去拜访黑虎帮的原因,让对方有所顾忌。

    正是因为实力弱,袁木才千方百计,想要提升武馆实力。单靠自己一人,只能保证降龙武馆在桐山城生存下去。

    想要做大做强,必须网络一批实力高强的人才,才能快速崛起。

    “是,馆主。”

    王林也不多话,收掌回到袁木身边。

    “况门主。”

    袁木轻轻一跃,飞到一石墩上,冷冷地盯着况青松。

    至于拱手什么的,袁木觉得况青松配不上,所以一切从简。

    “这降龙武馆的馆主真是聪明,懂得利用地形。”

    “狂刀刀法虽然不错,但是走刚猛一路,近不了袁木的身,可就威力大减咯。”

    “现在就看谁的轻功厉害了。”

    “内力也很重要。”

    袁木刚刚跃上石墩,下面就议论纷纷,暗叹袁木懂得避重就轻。

    “确定要和狂刀门为敌?如果你愿意依附狂刀门,我保你降龙武馆繁荣昌盛。”

    况青松看出袁木想打持久战,察觉到这年轻人不好对付,于是想先稳住他。

    “如果门主愿意让出两条街,也不是不可以考虑。”

    既然对方来这一套,袁木立刻开除自己的条件,如果对方真敢答应,他表示无所谓。

    “哼,狂妄。”

    听到袁木狮子大开口,况青松就知道两人不可能谈拢。

    于是轻轻一跃,他就站到袁木对面的石墩上。

    看了看两人之间的距离,况青松心中微微有些郁闷,自己的近身刀法确实不好施展。

    不过他也知道袁木擅长掌法,自己的刀法无法施展,想必对方的掌法也效果不大。

    “降龙武馆不惹事,但不怕事。”

    “接招。”

    袁木说完,就施展梯云纵,一个闪身,眨眼就来到况青松所在的石墩。

    “好快。”

    “这是什么功法。”

    “他怎么过去的。”

    “高啊,我们都被这个年轻人骗了。”

    “此话怎讲?”

    “接下来看,你就知道了。”

    袁木一个闪身来到况青松所在石墩,在况青松惊诧之际,便发出一掌抢先进攻。

    况青松从没见过这么快的身法招式,这简直快如鬼魅,让他无处闪躲。

    刚刚他还以为两人隔着一段距离,不怕对方抢攻。但还是失算了,这小子的身法实在厉害,几乎眨眼就到了身边。

    看见袁木一掌袭来,情急之下,况青松忘记自己提醒巫龙的话语。无奈之下,他也用刀身去挡袁木这一击。

    “铛”的一声,袁木一掌印在刀身后,内力凝聚的掌影,眨眼穿过平整刀身。

    况青松闪避不及,被袁木一掌震飞。

    刚刚巫龙用刀身去抵挡,能够获得成功,因为在平地上施展这招,而现在却是在石墩上。

    “噗!”落在另一个石墩上,况青松突然吐出一口鲜血,他被袁木一掌打伤。

    相同的打法,换了个地形,效果天差地别。

    此刻,他才知道这小子的打算,两人看似隔着距离,想要抢攻的话非常麻烦,两人都不会有什么危险。

    但这小子居然隐藏上乘轻功身法,所以他上了袁木的当。

    在袁木近身攻击时,他无法快速闪避,反而吃了地形的大亏。

    况青松没想到自己居然被一掌击伤,他心中满是愤怒和不甘。这小子实在太狡猾了。

    “哇,厉害。”

    “原来如此。”

    “这年轻人真是好算计,将地形利用到了极致。”

    “实则虚之,虚则实之。妙啊!”

    “和武功比起来,这位少侠的心机可是厉害太多。”

    “两个石墩隔着距离一段看似安全,可一旦被近身,闪避不及的话,反而限制了躲闪的空间。”

    台下正打算看两人大开大合的打斗,却没想到袁木扮猪吃虎,虚实结合,突然施展鬼魅身法,一招奇袭,就让况青松受了伤。

    这一番算计,显然是早就酝酿好的。其心思缜密程度,细到令人发指。

    袁木独辟蹊径,反其道而行之,竟然将在场所有人都给骗了。

    众人纷纷感叹,袁木这份心机,着实厉害,不得不令人佩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