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效果惊人
    见自己一招攻击有效,袁木立刻收刀做了一个守势,免得大意失荆州。

    虽然袁木有更厉害的武功,但他想做一波广告,于是这刀法就被他施展出来。这武功别看只是名技,但是系统出品的武功不可能太弱,即便是最低阶的名技武功,那也是名技。

    什么是名技,当然是成名武技,没有什么名气或特点的武功,恐怕系统也不会收录。

    由于袁木战斗经验不丰富,此刻也有着把金刀馆主当陪练的意思,这种机会可不多见,他不会很快使出五落轻烟掌。

    “裂石斩。”巫龙趁袁木回刀之际,再次发动抢攻,一刀砍向袁木的肩头。

    或许是想挽回刚刚被袁木划破衣服的窘境,这一招攻击巫龙也运转刀法释放出了刀芒。

    挡下巫龙再一次的抢攻,袁木也以牙还牙趁此发动抢攻,顿时两人你来我往,片刻时间就交手十余招,长刀带着阵阵刀芒,看得众人大呼过瘾。

    “这刀芒需要内力吗?”一名双手带着厚厚铜质拳套的宾客疑惑道。

    “不用。不过想要让长刀散发出刀芒,需要将刀法练到小成境界才行,没有十来年的苦修想都不要想,想我练刀二十余载,还是领悟不出刀芒,甚是遗憾。”一名带着长刀的老者叹息一声说到。

    “用内力的话就不能叫刀芒了,应该叫刀气,练到高深处是可以隔空攻敌的。”旁边白胡须老者,也加入两人的讨论。

    “多看看,实在不行你还可以拜入降龙武馆嘛。”一名青年听见老者叹息,顿时给他出了一个主意。

    “对,反正是收钱学武,你给钱就行了。”另一人也赞同道。

    “啊!好险!”就在几人品评之时,众宾客突然传出一阵惊呼。

    “厉害!”

    “输了。”

    “这一招怕要练上不少时间才行。”

    “就凭这一招,这学费就值一百两银子。”

    就在刚才,袁木闪转腾挪间,施展五虎断门刀六十四式中第四十九式,一招彻地连环劈,差点将金刀武馆馆主巫龙的双脚砍下。

    要不是巫龙施展内力及时闪躲,此刻恐怕他已经失去了双脚。两人你来我往间,已经交手不下百招,虽然看起来旗鼓相当,但众人已经看出袁木渐渐占据上风。

    “废物。”狂刀门堂主关兴,见巫龙渐渐处于下风,顿时在心里暗骂一声。

    看着周围不少人在巫龙处于劣势时望向自己,关兴脸上火辣辣的,恨不得将那些人一刀砍了。

    这巫龙仗着有门主撑腰,虽然只是一名武馆馆主,却对他等几名堂主指手画脚,毫无尊重的意思,关兴等人早就看不惯巫龙。

    虽然嘴里暗骂巫龙废物,但他对袁木施展的刀法暗暗称奇。这刀法能攻能守,既有高招也有险招,而且出招并没有多少套路,似乎全是见机行事的招式。

    这固然有刀法上乘的因素,但更重要的是施展之人对刀法的领悟如何,如果按照刀法招式套路一招一眼的使出,肯定不会有如此威力。

    作为练刀三十余载的狂刀门堂主,对刀法的认知极为毒辣,他看出袁木在刀法上的造诣极高,这么年轻就能练成如此刀法,简直就是武学天才。

    刚刚差点将巫龙砍下双脚的那一招,关兴觉得要是换成他在场上,估计也没有更好的化解之法,只能运转内功闪避。

    “巫龙在招式上输了,降龙武馆馆主真是练武奇才,看来实力不像表面那么简单。”滚龙帮副馆主也是身经百战之人,此刻已经看出两人在招式上的胜负。

    “五虎断门刀?这刀法怎么没听说过,这刀法的名字和本帮倒是挺配!”

    一旁黑虎帮虎踞堂堂主严虎,听了滚龙帮副帮主的话,显然已经对袁木的这套刀法颇为感兴趣。

    要知道巫龙施展的乃是狂刀门的刀法,袁木在招式上胜过巫龙,就表明狂刀门的刀法,不如袁木这套用来传授弟子的武技。

    “狂刀门的刀法也不过如此。”

    “难说,万一是巫龙学艺不精呢?”

    “巫龙四十余岁,袁木二十岁,你好意思和我说学艺不精?”

    “没有对比就没有差距,袁木确实技高一筹。”

    “嘿嘿,巫龙在招式上输掉,估计要用内功动真格的了。”

    当袁木逐渐占据上风之时,台下一片哗然。不少人在议论的同时,也把目光朝关兴看去,看得关兴脸上火辣辣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有些后悔接下这个任务了,当初以为袁木开馆不过十来桌人,却没想到来了一百多桌客人,在这么多人的注视下,饶是关兴修炼多年也感觉无地自容。

    “你们这些混蛋,明明是巫龙那废物处在下风,你们看老子作甚。”见不时有带刺的目光看过来,关兴肺都气炸了。

    见自己拼招式输了,巫龙虽然感觉极为丢人,但还是毫不犹豫地使出狂刀刀法的最后几招。

    刚刚两人都想在招式上胜过对方,来证明自己刀技更胜一筹。不过最后的赢家是袁木,为了挽回颓势,巫龙不得不运转内功,拿出武林高手的真正实力,以期击败袁木证明自己。

    “来得好,五虎狂啸。”见对方运转内功隔空一刀斩向自己,显然是拿出最后的绝招,想要快速分出胜负。

    既然对方运转内功,袁木也只能运转内功,施展五虎断门刀最后的一招和巫龙对战。

    这一招是五虎断门刀的最后一招,也是唯一可以用内力施展的刀法。袁木本想用五落轻烟掌接下,但最后还是打算试一试此招的威力。

    据系统记载,这一招本来是遗失的,但系统神通广大给找回来补齐了。

    巫龙使出开天辟地这一招,顿时一股带着极强杀意的刀气,化作一把淡淡金刀的样子隔空斩向袁木。

    袁木也毫不示弱,一记五虎狂啸斩出,一道青色刀气带着震摄心神的虎啸之声,和金刀虚影撞在一起。

    在上千双眼睛的注视下,电光火石之间,两道刀气撞在一起,最后袁木的刀气略胜一筹,击溃巫龙的金刀,刀气直逼正想继续施展招式的巫龙。

    巫龙似乎没料到两人一招就分出胜负,而且还是他输了,这让他难以置信。在这么多人面前输掉,巫龙一时间接受不了这个事实,稍微有些走神。

    “叮。袁馆主,我们认输!”在一旁观战的刁虎见馆主走神,立刻将长刀掷出挡下那道刀气,然后在心中微微叹了口气。

    在刁虎看来,从此刻起他需要另外打算,这金刀武馆从此以后注定没落。

    “哗啦啦……。”当刁虎认输的声音传出,全场几乎所有人都起立为袁木鼓掌,掌声如雷经久不息。

    “少爷!”一直提醒吊胆的小樱,此刻见自家少爷获胜,顿时喜笑颜开地跑到袁木身前,扑进他怀里。

    此刻他觉得少爷的胸膛是那么宽广,是那么的坚实可靠,少爷是她心中唯一的大英雄。

    “多谢各位。”见众人起立为他鼓掌,袁木将小樱揽在怀里,赶忙拱手朝众人致谢。

    “袁馆主,我要为我孩儿报名。”

    “我家孩儿也要学这门刀法,馆主一定收下。”

    “馆主威武,这是我家孩儿,袁馆主一定收下,需要多少银子尽管开口。”

    “对对对,钱不是问题,馆主能不能现在就登记?!”

    “不要挤,我先来的。”

    袁木正朝着众人致谢,没想到约有一百多客人,带着自己的孩子急切地来到身前。将他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起来,无论如何也要现在就报名,这热情简直超乎想象,他没想到这波广告效果如此惊人。

    “不行,我不服,我要再比一次。刁虎你个混蛋,你凭什么替我认输?”

    此刻缓过神来的巫龙,见这么多人围着袁木嚷嚷着报名,顿时面若癫狂地朝着一旁的刁虎大吼。

    众人本来还以为巫龙输了之后会低调离去,没想到此刻他不但没有离去,还不想承认失败的想要再比一次。

    “呵呵,狂刀门的人废物也就算了,居然还心胸狭隘。”看见巫龙的失态之举,黑虎帮的严虎当然不会错过如此好的嘲讽机会。

    “确实,这种废物也能当馆主,看来狂刀门没人了。”滚龙帮副帮主也朝对面桌的关兴讥讽了一句。

    听见两人指桑骂槐的骂自己废物和不是人,关兴肺都气炸了,输不起的是那个混蛋,你们居然来嘲讽老子。

    “还不过去把那个混蛋带走,打晕他给老子带走。”看着各种带刺的眼神四面八方射来,关兴此刻到了崩溃的边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