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七六章 收编【2】
    胡安先生的资产被冻结最先受到冲击的就是他雇佣的那些伙计,在伊利安生存不易,突然间丢掉了一份本以为可以干一辈子的工作让这些人伤透了脑筋。谁都不知道这次胡安先生的资产什么时候能够解冻,万一他们在外面找到了工作工坊和酒吧又可以经营了,他们是回来还是不回来?

    回来,就肯定要得罪人,说不定还要为此付出一部分违约金。

    不回来?如果胡安先生急着开工重新招了一批人,岂不是说他们将要丢掉稳定的工作吗?

    这真是一个让人头疼的事情,更让人头疼的事情冬歇期就要到了,这个月的工资还没有发出来,这就意味着他们可能要在冬歇期前的两个月里只能做一些薪酬非常少的临时工。接下来的冬歇期里,他们可能要忍饥挨饿了。

    “都围在这里也不是什么办法,留下一个人在这里等候消息,我们去港口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点的临时工可以做吧!”,说话的是工坊的管理员罗德斯,他今年快六十岁,跟着胡安在这里干了一辈子,说起来也算是那种德高望重的人物。有他这一句话,年轻人们纷纷朝着港口走去。

    此时的港口那里还有夏天天气最热时的火爆?潮湿的海风带着秋天的肃杀,即使多穿一件衣服也阻挡不住那一丝丝寒意透骨冰凉。空旷的码头上看不见多少吆喝的生意人,那些商人们此时也都开始撤了,等到明天开春之后他们会再来。

    一大群人突然出现在码头上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立刻就有商人跑过来兜售自己的商品,价格比之前低了差不多三分之一的样子。这些商品带回去不仅需要大量的路费,还挤占了商人们的流动资金。等到明年开春的时候他们手里的这些商品可能已经落时了,加上三趟路费估计卖一个就亏一个。

    不如大降价,哪怕不赚钱都比亏本好。

    “你们招人干活吗?薪酬日结的那种!”,罗德斯年纪最大,在这伙人中地位也最高,他先代表了大家问了这个问题。

    商人们如潮水一样用来的热情瞬间就退去了,不少人摇着头离开,但也有一些人留了下来。

    其中有一个卖家具的商人问道:“做苦力你们打算要多少钱一天?”,几个工人和罗德斯商量了一会,给出了一块五一天的工钱,那商人摇了摇头,“太贵了,只能给你们一块二,愿意做就留一点人下来,不愿意做的话请便。”

    一下子烧掉了百分之二十确实让人很难以接受,他们要的这些钱其实不算高,有些人气愤的离开了,但也有些人留了下来。

    “你们需要我们做什么?”

    那商人笑眯眯的指着远处码头上如同小山一样用帆布包裹着的货物说道:“把这些东西送到第五区去,怎么送过去你们自己解决,十个人三天里送完!”,这些家具带回去显然不划算,比起前面三个区在这种家庭必要的摆设上第五区的消费能力更加突出一些。

    罗德斯只是看了一眼,气的胡子都颤抖了起来,“怎么可能?就算用卡车也需要一天的时间,而且你还没有卡车。”

    “做不做?”,商人无所谓的撇了撇嘴,“你们不做我们就找码头上的苦力,价格都一样他们可没有这么多话。”

    望着那如同小山一样的沉重货物,罗德斯只能叹了一口气,三天就三天吧,至少能够解决一些人这段时间的吃饭问题。他转过身望着身后的壮酗们,“谁手头比较紧谁就先上,大家互相体谅一下。”

    几个酗在有些尴尬和难为情中从人群中站了出来,和商人走到一边商谈起来。

    很快这群人就被瓜分的一干二净,唯独罗德斯没有工作。

    他算是胡安手下的中层干部,多少还是有点身价的,住在第四区,也不缺这两个月的薪水度过冬歇期。他担心的是那些年轻的酗子,他们没有什么积蓄,家中也都是用钱的时候,所以他才留了下来。

    就在他叹了一口气刚准备离开的时候,那个留守的酗子喘着气跑了过来。他停在罗德斯身前,双手按着膝盖,弯着腰,喘着气,指着来的地方说道:“那边……那边有人找您,罗德斯爷爷。”

    罗德斯脸上喜色一闪而逝,急忙问道,“是胡安老爷的人吗?”

    那酗稍微喘匀了些直起了背脊摇着头答道:“不是,是三十五万先生!”

    当詹姆斯知道胡安的资产被冻结之后立刻就将酒牌卖给了杜林,按照市价出售的,没有任何优惠。詹姆斯示意可以少给一点,可杜林却没有那么做。金钱具有很大的魔力,在你没有发生什么意外的时候任何金钱往来都是正常的,都是合法的。但是当有人想要给你一点颜色看看找你麻烦的时候,哪怕你少给了一块钱都有可能成为一个借口——低于市价这个短句中并不存在任何数据,可看见这个短句的人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杜林拿到了酒牌第一件事情就是尽快的恢复酒水的酿造,他以前那些酒都是从联邦进口来的,对这个世界具体的酿造方法并不清楚,所以他得把胡安的这些熟练工们都招到自己的麾下,他可没有时间去一个个雇佣新人。

    罗德斯看见三十五万先生的时候就在他们工坊的门外,杜林正在透过窗户打量着里面的设备,罗德斯放轻了脚步走了过去,但又不至于轻到完全听不见。

    “这些东西伊利安都有卖吗?”,杜林指了指里面的那些酿酒用的设备。

    罗德斯不清楚杜林的来意,但是他知道自己得罪不起任何有钱人,很恭敬的点了点头,“这些东西大多数都可以买到,除了极个别几个自制的东西买不到成品,但是也能找铁匠打出来。”

    杜林点了点头,能买到就好,他回过身伸出手,主动的与罗德斯握了握,“你就是罗德斯吧?我听说过你。”,杜林这个听说不是虚伪的寒暄,他是真的听说过这个家伙。他是胡安的朋友,一起在之前那个工坊里当学徒,后来他夺取了工坊老板的产业并且让那个老板非常巧合意外的溺死之后,他接手了工坊,以及他曾经的“同事”。

    有不少人被他赶走了,或是解雇了,唯独罗德斯没有。罗德斯是一个很实在的人,也没有什么花花点子,这种人创业的话是死定了,但是守成倒是不错。这些年胡安完全放手让罗德斯管理他的工坊,可以说他手里那些钱其实有一半都是罗德斯为他赚来的。

    有大人物这么恭维自己,罗德斯也觉得脸上有面子,他谦逊的推说是别人的赏识之后,问明了杜林的来意,“您是说……胡安先生完蛋了?”

    杜林笑了两声,没有说是,也没有收不是,可他的态度已经表明了一切,“胡安把工坊和酒吧都抵押给了帝国央行,现在他的资产被冻结了,无法在规定的日期内赎回这些工坊和酒吧,所以这些东西已经是银行的东西了。”

    罗德斯顿时慌乱起来,干了一辈子酿酒他也不会干其他的事情,他的儿子和女婿也都是他手底下的工人,这一家子人都只会酿酒,突然听到这个消息岂不是说一家人都要失业了?

    杜林很满意罗德斯表情上的变化,他喜欢没有城府的人,所以他很痛快的把自己的意思说清楚了,“我从银行手里买到了酒牌并且打算继续酿酒和出售酒,我对这行不是很了解,所以需要熟练并且靠得住的工人,他们向我推荐了你。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为我工作?薪水方面参照胡安给你们的数字,每周一结。”

    此时罗德斯满脑子都是自己全家人失业的事情,听到杜林这么说就像溺水的游泳健将摸到了一根缝衣服的线,恨不得顺着线就爬上去。

    罗德斯一脸的欣喜,“当然愿意,这是我的荣幸,杜林先生!”,

    有罗德斯的帮助杜林很快就把事情都教给罗德斯去做,他唯一的要求就是酒厂必须大,产量必须高,必须摆脱“工坊”这样的规模和产量。

    对于这一点罗德斯没有什么好反对的,反正一桶酒也是酿,一百桶、一万桶也是酿。他立刻让人去召集手下的工人,和杜林商量着建厂的问题。

    收编了胡安酿酒工坊里的熟练工之后,杜林并没有收编他酒吧里的那些人,一来酒吧的氛围和工坊里不太一样,鱼龙混杂有些事情不太好处理,弄不好这些人就要闹一闹,所以干脆一个人都不招。其次杜林打算从特耐尔调集一些人过来经营酒吧,同时把情报生意做起来。

    这世界上有两种生意不需要什么本钱可是能赚到大钱,第一是抢劫,第二就是情报买卖。

    一旦他的酒水涌入到帝国各地,随之而来也能够将触角布及整个帝国,必须有一个自己信得过的人来做这件事,胡安那些人他信不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