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七五章 误导【1】
    ,!

    无论预谋计划了这起惊天诈骗案的主谋是谁,安普不能不承认这个家伙是那种很少见的“天才型犯罪”,并不是说这个人丢出了霍多克这样一心赴死的傀儡来阻扰办案这种愚蠢的举动,在过去很多起案件中安普也见过类似的案子。比如说他曾经督办的一起变态杀人案件,每次当他快要靠近真相的时候,总有一个家伙跑出来自首,这些自首者能够详细的重述犯案的过程,一丝一毫都不差,甚至还能让安普找到他没有找到的一些小细节。

    这些人是罪犯吗?

    显然不是,他们其实都是受害者中的一部分,然后因为某种特殊的心理变化对施害者产生了崇拜心理,疯狂的仰慕施害者并且愿意为了施害者顶罪。最后安普还是抓住了那个家伙,一个牧师。这件案子被教会压了下来,对外通告罪犯身份的时候使用的是义工这个假身份。

    这其实并不是什么高明的招数,可有些不太高明的招数用对了地方之后,就能够成为极其重要的杀手锏!

    霍多克的存在从阻碍调查这方面来看完全不可能对调查组施加任何的影响,可他就在那,在那的原因不是他要做什么,怎么阻扰误导大家的破案方向,而是联合调查组以及警务调查局以及帝都的市政厅要做什么。

    这件金融诈骗案的影响太恶劣了,在过去的五天时间里已经有超过二十个人选择了跳楼来结束自己悲剧的一生。在如此短的时间里有如此密集的自杀事件爆发性的出现,都指向了梦工厂金融诈骗案,在社会上产生了非常可怕的影响,整个帝国的经济都出现了下滑现象。

    可以说整个帝都和小半个帝国都在关注这件事,很多人都承受着沉重的压力。如果在短期内无法侦破这件案子,哪怕有可能进程出现短暂的停滞状态,面对如此沉重并且还在不断增加的压力,那些需要为这件事负责的官员们会怎么做?他们在那个时候唯一的想法就是找个大家都能够认可的方法,尽快的结束这起案件。

    而霍多克就是最好的选择!

    在这起金融诈骗案中,帝国行政机关没有受到任何的经济损失,帝国最大的经济体中央银行也没有受到任何实质性的损失,真正受损失的是谢丽思街上的股民和那些投资者以及投机者。这和以前一些政府上当受骗,或者银行遭到诈骗的案件不同,在这起案件中没有一个强有力的推动者,那么当上面的迫于压力人认为这起案子应该结束的时候,就一定会结束。

    或许会有后续的继续追查,或许真的就到此为止了!

    所以安普才会觉得这起案子的主谋一定非常的聪明,对人心分析的非常到位,霍多克就是他丢给那些能够决定这起案件最终结果的大人物们的遮羞布。一旦调查陷入僵局,霍多克的作用就能体现出来。

    这不是安普第一次和聪明的罪犯打交道,他以前和很多聪明的罪犯打过交到,最后事实证明他赢了,除了黄金大劫案。但那不是他调查不到结果,而是他当初并不是督办人员,只是顾问而已。若是给他充足的时间和人力物力,他未必就不能抓到黄金大劫案的始作俑者。

    他捏了捏鼻梁,走回到自己的“临时办公室”里,看着墙壁上梳理出来的线索和方向,最后将下一阶段的主要方向,放在了那突然间出现又消失的六百万上,或许这六百万能够为他带来新的“牌面”。他手中的“牌”还不多,在这场赌局中还看不见胜利的希望,只有足够多的底牌时,他才能一举击溃他的对手。

    bangbangbang的敲门声惊动了正在思考的安普,他抬头扫了一眼,是一名从警务调查总局抽调过来的探员,他手里拿着一份文件扬了扬,“组长,我们刚才受到了一封匿名信,克拉克副组长看完之后认为这可能对破案有很大的帮助,让我送到您这里。”

    安普说了一声谢谢,从探员的手里接取了那份文件之后抽出了其中略微有些灰尘的信件。他用手指沾了一些灰尘捻了捻,是采集指纹用的一种特殊的粉末,非常的细腻并且具有一定的化学性质。当这些粉末可以在不破坏物体表面残留的汗液和部分脂肪的同时,吸附在残留物质上,经过一种化学药物的喷洒就能够完全的定型。其中有一些淀粉成分,定型后的指纹会发黑,按照流程先进行特殊拍摄,然后用透明带有半干胶水的玻璃片轻轻的压上去,取走完整的指纹。

    这种方法是从联邦流传过来,已经在大城市中开始使用,取得的指纹正确率非常高。

    他把目光再次投向了这份匿名信,和他接触过的很多匿名信一样,信纸平白无奇,内容也是用剪碎了的报纸上的印刷碎片拼凑而成。这封匿名信的内容不多,只有两行字,一句话。

    “我听说这次梦工厂股票的诈骗案是由一名叫做约书亚的人操作的,他的办公室就在谢丽思街的背街上,租用人的名字叫妮可”

    安普看完之后立刻走到会议室里并且召集了人手,他将这封匿名信发给了每一个探员仔细的观看,最后又回到了他的手里。

    “指纹采集的如何?”,他看向了刚才为他送信的探员,那探员摇了摇头,安普并没有失望,同时也意识到这份信极有可能是这起诈骗案的参与者寄来的,甚至就是那个主谋寄来的。在他破获的很多案件中,凶手和策划者总是有一种莫名的想要挑战警方的**并且从中获取比作案更刺激的快感。他曾经抓获过一名凶手,在抓获他之前这个凶手甚至亲自到警察局,到安普办公室里面对面的为安普提供了一些重要的线索。

    “我知道你们有人想要去查清楚这些纸片的来源,但是这毫无意义。帝都一共拥有超过一千八百万人口居住,每天会卖出三百多万份报纸,就算你们找到了这些纸片来自什么报纸也毫无意义。”

    “我说一下我个人的看法,第一点,在这封信件中‘我’这个词的字体比其他字体更大,‘写’这封匿名信的人性格应该相对的强势,比较自我,同时也非常重视人们对他的看法……”,安普突然闭上了嘴,一个坐着的探员举起了手,他扬了扬下巴。

    “安普先生,为什么说这个人是一个很强势也比较自我的人呢?”,探员提出来一个问题,其他探员也都竖起了耳朵,他们同样的好奇。

    安普并没有呵斥他,反而耐心的解释了起来,“这个‘我’用了更大的字体,这说明他在强调他自己以及他的观点,这种人往往非常的自我甚至是自负,拥有这种性格的人具有一定的偏执障碍,他所做的任何事情他都会认为是正确的,所以会显得非常有底气,也会表现的强势。他随后用了‘听说’这个代表了不确定意义的词组,但是在后面有详细的信息,这是一种很委婉的表达方式,他把自己看做站在一个比我们更高的位置上,可能是社会阶层,也可能是其他什么……”

    稍微停顿了片刻,安普继续说道:“第二点,我认为写这封信的‘作者’不仅仅只是知情者那么简单,有可能还是参与者甚至是主谋。结合我所说的第一点,我们假设这封信的‘作者’同时也是参与者,他有一定的社会地位,具有较高的智商,本身有一种优于其他人的优越感。”

    “他可能就生活在帝都,以至于就生活在谢丽思街上,或许还制造过和我们见面的条件,但是我们并不认识他。他通过这种方式来满足自己对快感和成就感的需求,他想要看见我们明明握着线索却无能为力的样子。”

    “接下来你们的工作第一步是查清楚这封信上所写的约书亚的具体情况,同时我希望你们注意一下在任何现场进行调查的时候,尽可能的将周围围观者的样子记下来,或者通过照相的方式记录下来,特别是那些看上就像是社会精英的人物。第二步,调查清楚约书亚平时都接触了什么人,搞清楚他的社交环境……”

    这封信的始作俑者此时正坐在詹姆斯的办公室里,加文就坐在他的身边,当加文对他点头并且将文件交换给他的时候,杜林笑着站了起来,走到詹姆斯身边与他握了握手,“非常感谢,你帮了我一个大忙,这样吧,晚上我们一起吃顿饭!”

    詹姆斯挤出了一丝谦逊的笑容,连连点头,“这只是举手之劳……”

    那几份文件其实就是胡安的酒牌,这些酒牌上并不会记录任何名字,谁拥有了这些文件,就等于谁拥有了酿酒和销售酒水的权力。拥有了这些文件之后杜林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在伊利安大批量的生产各种各样的酒水,然后走私到其他地方去。这对他来说算是完成了自己给自己规划的人生第一步,可喜可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