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七四章 背锅侠【3】
    “胡安先生、卢克先生……”,那名律师尽可能的做出一幅遗憾的表情,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都像是在扭曲的笑。这个表情让胡安非常的讨厌,他眼睛里闪过了一缕慌乱,强作镇定的直视着他。那律师面对胡安那有些带着威胁的目光视而不见,因为当他宣布了这条消息之后胡安就一文不值了。

    “非常抱歉的在这里通知两位,不知道你们是否了解一个叫做梦工厂的股票?”,律师的话让胡安不安起来,他点了点头,内心的恐慌在不断的蔓延,他以为梦工厂提前一步和乔治家族达成了合作关系,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他就算不破产,也不会好到什么地方去。

    他太了解这这些为了利益什么下作的事情都能做出来的托拉斯,他们甚至可以用免费观影的方式将胡安手中那些电影院逼到破产,他不得不追问了一句,有关于决定自己命运的一句,“你这么问,是因为梦工厂也进入了这次谈判的阵容中吗?”

    律师摇了摇头,“我要说的事情与梦工厂有关系,但是乔治家族没有任何关系。或许您还不知道,在前天梦工厂的股票已经停牌,股监会和帝国央行证券托管办公室联合通知,梦工厂这只股票涉嫌金融诈骗,现在正在进行侦破追责调查工作。”

    胡安松了一口气,然后有些疑惑的问道:“先生,这与我们在做的诸位有什么关系吗?如果只是想让我知道这条新闻,那么我现在知道了,我们应该节约时间继续昨天没有结束的议题继续讨论,那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律师摇了摇头,有些怜悯的看着胡安。这次亚瑟要求代表团先搞清楚胡安这些人到底掌握了多少资源,对这个行业具有怎样的统治力度。如果他们的资源不多,对行业也缺乏统治力,那么就完全没有必要在乎他们手里那一两百家电影院的存在。只要在明年乔治家族完成了一千家电影院的建设和收购目标,他们手里一两百家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

    如果胡安他们掌握的资源的确很优质,同时对行业的影响力也不小,那么就可以在有限度的范围内谈论合作的相关事情,但是给胡安的权力比例不能超过百分之十二,这是底线。

    这其中的确有胡安所想的那样,那家叫做梦工厂的娱乐公司给了亚瑟不少压力,对方正面与乔治家族硬碰硬居然股票价格还能上涨,还有那么多的大手笔入场力挺他们,这种怪异的情况给了亚瑟他们一些压力,也就是说胡安的确有这个可能会成为乔治家族的合作伙伴。

    有可能……。

    如果没有爆出梦工厂本身就是一个骗局的话!

    而现在一切都结束了,看着眼前这位曾经一度有机会成为自己服务对象的富豪,律师的眼里只剩下戏谑和怜悯,“胡安先生,卢克先生,这场骗局涉及了数千万的资金,帝都的警务调查总局已经为此设立了专案组,邀请了帝都最有名气的检察官安普作为专案组的主导者来侦破这起案件。”

    “就在今天早上,梦工厂的总裁已经被抓捕归案,在对资金流逆向追查的时候,发现你们的资金可能涉入了这起案件。根据帝国帝都最高法庭开具的执行令,您和卢克先生的资产现在已经被冻结,也就是说在这件案子结案之前,你们什么都做不了!”

    胡安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他脸上只剩下惊恐,比起一脸茫然的卢克他对这位律师所说的东西非常的了解。简单一点来说,他完蛋了!在这起涉嫌数千万的诈骗没有彻底结案之前,他所有的资产都完蛋了,包括了他存在帝国中央银行里面的存款,以及那些被他收购来的影院和正在建设的影院。

    像这种诈骗案往往需要数年的时间才能够彻底的结案,任何涉及到经济类型的案件都需要漫长的过程,因为哪怕是一块钱他们都需要弄清楚这一块钱被转移或者消费到什么地方去了,而且还要有足够的证据证明的确发生了消费或者转移。

    数年时间他根本撑不住!

    不要数年时间,数个月后乔治家族就能大刀阔斧的处理好所有事情,胡安甚至怀疑是不是乔治家族动用了自己的关系,把自己逼到了悬崖边上。

    “这不可能,我的所有资金来路都非常的干净,不可能涉及任何诈骗案件!”,胡安反驳了一句,他心里还有这最后一丝的侥幸心理,如果能够证明自己和这起案件没有任何关系的话,就算有损失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情,最少他还能把自己手里的东西都卖给乔治家族,然后回到伊利安继续经营着他的酿酒生意。

    可律师的下一句话让他瘫坐在了椅子上,“我在这里透露一些私人的消息,这件事或许和卢克先生有关!”,他说完之后吸了一口气,挺起了胸膛,微笑着点了一下,“好了先生们,我们该回去了,感谢这段时间你们的招待,如果还有机会的话我们或许还能够坐在一起。”,他的笑容分明说着没有机会,最后看了一眼胡安之后一群人有序的离开了会议室。

    卢克一头雾水的看着胡安,然后一把抓住到现在还没有回过神来的律师,要求他解释一下。就在这个时候,地区警察局的局长推门而入,十几个警员举着手枪,瞄准着房间里所有的人。

    “胡安先生,我身边这位是帝都警务调查总局的探员,接下来一段时间你们要离开伊利安前往帝都,希望你们可以理解与配合。”,警察局局长说完话,四名警员暂时将手枪插入了枪套里,拿出手铐朝着胡安和卢克走去。

    卢克愤怒的同时也非常的惊恐,到现在他都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明明很有利的局面会变成这个样子。

    此时在帝都的安普看着桌子对面那个不断咳嗽的家伙脑子飞快的转动着,他把玩着手中的铅笔,并不急于一时的对对方开始审问工作。他低头看着关于这个男人的资料,他是梦工厂前身那家公司的副总裁,并且还患有很严重的疾病。这种疾病叫做“死亡细胞”,在人体内生成,会不断的吞噬污染健康的细胞最终迫使众多器官病变致人死亡。

    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任何一款特效药或者物理治疗手段能够对这种病进行有效的治疗,只要得上了就等于宣布了死亡,唯一的差别就是早一点和晚一点的问题。

    资料上写一个多月前他突然间用一笔来源不明的金额收购了自己任职的公司,然后将公司改名成梦工厂,并且亲手制造了这个骗局。单纯从他之前供述的内容上来看,大方向没有问题,有些细节上的东西有待推敲,可这件案子就是这么简单的吗?肯定不是,最简单的一个道理就是那七千多万的巨额资金到什么地方去了。

    如果他拿不出这笔钱,只能够说明他要么是一个傀儡,有其他人在他背后通过他操纵了整个骗局,要么就说明他已经心怀死志,自知时日无多,想用死亡来换取财富让自己的后人可以过上舒适的生活。

    想到这里安普抬起了头,第一次与这位叫做霍多克的家伙对视起来,“你知道吗?就算你把所有的罪名都背在了自己的身上,你的家人也无法享受到这些金钱带来的便利。你的家人会一直生活在大众的视线之内,哪怕他们消费了符合他们条件的费用,都会被人们认为是在挥霍不属于你和他们的财产,让你的家人一生都生活在恐慌与指责之中!”

    “霍多克,我知道你的身体情况很不好,我也知道那个人许诺了你许多的好处,可是你现在仔细的想一想,许诺你的好处在你死了之后你的家人就一定能够拿到吗?或许等待他们的是一颗颗子弹的封口,而不是安逸的生活。如果我是你,我会配合调查工作,我会说服股监会和帝国央行给你的家人稍微‘留’一点什么!”

    霍多克没有说话,平静的迎着安普的目光,没有一丝的动摇。他的眼神连焦距都没有,这意味着他根本就没有听安普所说的话,他已经坚定了内心的念头,要从容的承认一切。

    遇到这种人是安普没有想到的,他以为这些人都和那笔巨款一起转移到了其他地方,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位霍多克先生居然没有走,而是很平静的等待他们上门抓捕他。

    恰恰也是这样的人最令人头疼,他早就什么都不在乎了,可以说他现在最大的愿望即使死在这里,好中段调查工作。

    与霍多克对视了许久,安普突然将笔记本和文件都收了起来,转身就离开了审讯室。

    “不需要多问一问吗?”,在门外的克拉克朝着审讯时里看了一眼,“他好像没有说过话,是不是审讯方式有问题?”

    安普摇着头朝外走去,“这与审讯方式没有任何关系,这个人在案件中毫无价值可言,反而会对我们的破案思路产生误导。先把他关起来,不要打他,他身上有病。万一他死在了这里我们的工作很可能会暂时停止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