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六七章 宴无【2】
    杜林挂掉电话之后让艾尔利斯把东西都给卢克送了过去,不到晚上卢克的律师就打来了电话。为了以最快的速度把杜林这个“骗子”踢出去,卢克也算很用心做这件事了。他请了伊利安最出色的三家财务公司对原东方之星娱乐公司进行评估,结果在下午就出来,按照杜林手中的那些财务记录和各种票据,东方之星娱乐公司的市值被压了几十万,南方观影的总市值去掉零头有一千一百八十万元。

    按照协议中补充条款中有关于违约的解释,卢克连本人都没有出现,就让律师送来了五百九十万的银行本票。尽管这个数字比胡安说的要高出了一百多万,但卢克还是捏着鼻子认了。他会把这部分钱找回来的,但不是现在。

    律师说了几句场面,让杜林在一些文件上签了字,证明杜林已经通过另外一个协议的违约条款将自己手里的股权退给了卢克,并且收到了五百九十万的银行本票,从此南方观影和杜林再也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了。对此杜林也没有任何异议,他直接签完了所有的协议之后让人送卢克的律师离开。

    他坐着思索了片刻,然后拿起电话给远在帝都谢丽思街的约书亚打了一个电话,电话的内容很简单,只有四个字月底收线。

    紧接着他又打了一个电话给帝国央行伊利安分行的行长詹姆斯,邀请他共进晚餐。对伊利安富豪之间商业变动十分敏感的詹姆斯立刻就答应了杜林的邀请,退股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他更加清楚杜林手里现在有接近六百万的现金。这些现金对于他这个银行行长来说都是一笔大数字,如果能把这笔钱落在伊利安分行,年底的时候他脸面上就要好看得多。

    晚餐订在了亚历山大的酒店里,单独开了一个偏厅让两人用餐,詹姆斯来的早一点,随后杜林就到了。

    上完了菜之后,杜林将一张名片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慢慢的推了过去。接着他一句话没有说,就开始品尝今天晚上亚历山大特意为他准备的菜肴。主菜是上好的牛排,伊利安这边已经卖到了九十八块钱一磅,而且还是生的。做好之后这样的牛排如果不卖个一百九九一块简直要亏本。

    詹姆斯有些奇怪的低头看了一眼名片,顿时脑子里一片空白,紧接着在忐忑不安中滋生出了一种淡淡的兴奋。这张看上去很朴素的名片上只有一个名字和一个电话号码,电话号码前面的两个接线编号是帝都的,后面的号码他不熟悉。他熟悉的是那个名字,那是帝国中央银行总行理事会三位理事长中某一位的名字。

    这张名片从设计到制作,可能要不了十分钱一张,但是这上面签上了这个名字和这个号码,它就值一万块,十万块,甚至一百万快!

    不是所有人都有权力拨打这个号码的,就算杜林把这张名片给了他,他也不敢拨打这个号码。他很恭敬的将名片推了回去,有些羡慕的笑说道:“这张名片具有非常特别的意义,你一定要保管好!”

    杜林随手将名片装进了口袋里,他放下了刀叉,拿着餐巾沾了沾嘴唇,“牛排很不错,你尝尝看。”

    詹姆斯拿起刀叉切下一块包进嘴里,不由的点头,“是不错,材料非常好,厨师的技术也非常好,这是我今年吃过最完美的牛排!”

    “这么问可能会有些冒昧,我想询问一下,如果我抵押在银行的东西到了期限后我无法赎回的话,你们会怎么处理?”,杜林取出了一根烟示意了一下,詹姆斯摆了摆手。

    或许是因为那张名片的作用,詹姆斯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真的想了想,“我们会有两个方案,如果抵押的资产具有很高的回报率,我们会写一份抵押资产自营报告提交给总行,总行每周的理事会上会对这些报告进行批复。一旦他们认为具有可执行性,就会安排人手来直接运营。运营产生的财务首先会将贷款的亏空补上,然后产生的利润除了一小部分会给执行分行之外,其他的利润都会上缴总行。”

    “还有一种可能是抵押的资产产生的利润效益没有达到预期,我们就会公开进行拍卖,这里面其实还分为两种情况,如果这个抵押资产本身市值很高的话,总行会安排专人来进行拆分,然后分别拍卖争取最大的效益。一般而言中小型非高盈利性的资产都是直接公开拍卖的。”

    詹姆斯有点奇怪的问道:“是不是需要贷款?杜林先生您放心,我绝对会给您最大的额度和最低的利息,您可是我们央行最重要的客户之一。”

    杜林摇了摇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继续选择了提问,“如果跳过其中一两个环节,我直接从银行手里拿到这些资产可以不可以?”

    这是很明显的违规操作,越是庞大的机构条条框框也就越多,可能会有人觉得这种做法很死板,将所有人的工作热情和创意都限制住了。或许对于一些员工来说这的确是一种很让他们无法理解的规则,可是对于这个机构本身而言这种制度才是能够维持它继续下去的必要条件。

    如果所有人都能够跳出规则肆意的按照自己的想法来做事,那么越大的企业机构,崩塌的也就越快。

    詹姆斯很明白这个道理,他低着头望着盘子里色香味俱全的牛排思考了好一会,然后才露出了一些笑容。他很清楚杜林提出的这个问题绝对是因为他想要从银行那些抵押品中拿到什么东西,按照规章制度来说詹姆斯应该拒绝,但是之前那张理事会理事长的名片所蕴含的意义实在是太大了。

    帝国央行其实就像是一个微缩的国家政体,对于他这样的中层管理人员来说反不如那些底层的员工更加的保险。底层员工做错了事情,最多被骂一顿,扣一点钱,他们明天该上班的还会继续上班。但是中层管理人员呢?如果他们做错了事情,就绝对不会是小事情,不仅会丢掉优秀的工作,还有可能被银行要求追责和补偿损失,甚至有可能会坐牢。

    他们享受着更加优渥的待遇和福利,理所当然也需要承担更加致命的风险。如果在理事会中没有一个“自己人”,鬼知道什么时候就有可能因为一件和自己没什么关系的事情,被银行扫地出门。

    而且这还不是一般的名片,那是理事长的名片,为了这层关系詹姆斯并不介意自己稍微动一下手脚。

    “你想要什么?”,他拿起刀叉继续开始食用餐盘中的牛排,话说到这个地步就已经没有什么放不开的了。

    杜林也没有吊他的胃口,直接说明自己的想法,“我要胡安质押的酒牌,酿酒许可证以及售酒许可证。”

    詹姆斯愣了一下,他立刻意识到了什么,但是没有向深处想,他略微沉吟了一会,就点了点头,“这个完全不是问题,但是需要等一段时间,只有确定他无法偿还银行贷款的本金和利息,并且由他本人确定之后,我们才能操作这件事。”,他说着笑了起来,“而且我个人认为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旦胡安和乔治家族谈妥了合作事项,有的是银行愿意为他提供资金,他完全可以赎回这些资产。”

    “那就是我的事情了,不是么?”,杜林拿起刀叉切下了一块牛肉,看着詹姆斯的同时将牛肉包进口中咀嚼了两下,詹姆斯能够清楚的看见杜林的嗓子上下滑动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他也咽了一口唾沫,同时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不安。杜林的眼神很平静,他看了一眼桌子上摆满的菜肴,“我们是朋友吗?詹姆斯先生?”

    詹姆斯的心跳正在加速,他不懂为什么突然间杜林身上爆发出了一种强烈的压迫感,他手指勾着领口向外侧拽了拽,点着头说道:“是,我们是朋友!”

    “哈,我就知道我们一定是好朋友,来尝尝我为朋友准备的菜肴!”

    吃完饭之后詹姆斯拎着杜林送他的一个袋子离开了,和钱打交道几乎打了一辈子,他摸到手的时候就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最少也有五万块。这是杜林给他的好处费,提前给的好处费,他本意是不收的,可在杜林那种说不清楚的眼神中他还是收了。回到家里之后他把装钱的袋子藏在了暗格中,然后来回走了几步,从书桌上拿起了一支乐土塞进嘴里。

    他和胡安的关系不错,是非常要好的老朋友,他很想打个电话告诉胡安,杜林看上了他的酒牌。可每次当他摸到电话的时候,他就想起了杜林最后送他离开时的眼神,那个眼神非常的可怕,仿佛杜林眼睛焦距中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东西,或者其他什么。

    他思考了很久,最后决定还是稍微透露一点风声给胡安,可就在他拿起电话放在耳边的那一刻,他又颓废的将电话放了回去。

    因为……电话线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