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六六章 底细【1】
    “酗子们都很棒!”,约翰逊警长走路的时候有些摇摇摆摆,他喝的太多了,如果不是克斯玛先生的到访,他连站都站不起来。

    克斯马先生是一个很有板有眼的人,他略微皱着眉头斜睨了一眼约翰逊警长,“你应该少喝点酒,安娜已经死了,那是她罪有应得,不应该由你来承担着一切。”

    约翰逊突然间陷入到沉默当中,安娜这个名字他太熟悉了,熟悉的都已经深深的刻入到他的灵魂当中。那是他的妻子,这辈子第一个爱过并且唯一的女人,但是这个女人杀死了约翰逊警长的儿子,同时也是她自己的儿子,还杀死了约翰逊警长的全家,只为逼约翰逊警长说出一些人的名字。

    那女人是一个卧底,是一个间谍,是一个玩弄了约翰逊警长感情并且在他心窝狠狠捅了几十刀的恶毒女人。他知道克斯玛先生说的没有错,那个女人已经死了,他亲眼看着子弹射进了她的脑袋,看着她倒在了地上,她不可能活下去。可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直都在害怕,他感觉安娜就在他的身边,随时随地都会扑出来杀死他!

    那个恶毒的女人!

    这件事导致了约翰逊再也没有娶妻生子的念头,他过不去自己内心中的那一关,他觉得自己对不起很多人,包括了眼前的这位克斯玛先生。当然他也很感激克斯玛先生,在那样的诚下他并没有杀死自己,而是饶恕了自己。

    可是……他摇了摇头,“我已经离不开酒了,我现在只是一个酗酒的老酒鬼,克斯马先生我什么都做不了。”

    克斯玛先生哼哼了两声,“我也从来没有考虑过再要你做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我只是觉得你这样喝下去有一天会死在酒瓶里。安娜没有杀死你,贵族没有杀死你,我也没有宰了你,你却死在了这种毫无意义的事上,不如等你觉得差不多活够了和我打个招呼,我来帮你解决一下你的痛苦。”

    “比如说现在怎么样,华特?”

    约翰逊干笑了几声,嘴上说自己完蛋了,可他并不想死。哪怕每天都在昏昏沉沉中度过,他也没有想过要面度死亡。他知道自己的胆子在那一场灾难中被打破了,或许他从来就没有什么胆子过。

    国民护卫队操练的地方就在镇子外,走路的话只需要十五分钟左右,两人一边走,一边说起了最新的局势。

    “门农现在风光无限,他前段时间写了一封信给我,希望能够请我去做事。我不是很喜欢那个家伙,他总有一股子虚伪的劲头,不过说起来或许正是因为他是我们中最虚伪的人,所以他才能混的这么好。”,克斯玛先生如同发牢骚的说了一段话,末了他喟叹一声,当初那么多人最后几乎都快死完了,他本以为如果有人会继承他没有完成的事业,可能是其他什么人,唯独不会是那个贪生怕死的门农。

    可是事实就是这么奇妙,所有被他看好的人都选择了沉寂,只有门农站了起来。当然他肯定不是为了什么伟大的理想和抱负,纯粹就是为了权力以及利益。那是一个从来都不掩饰自己的小人,克斯玛先生最初与这个叫做门农的家伙相遇是在一个贵族领地的骡马集市上。

    门农那家伙不知道用什么什么方法让他手里的骡马牙口都格外的平整,但是真拿到手用了两天之后就会发现那些前两天如同健马的马匹其实都是一个个老家伙,还有几匹没多久累死了。于是克斯玛先生就与门农成为了“朋友”,大家都不喜欢门农的市侩和狡诈,可是克斯玛先生知道他们需要有一个这样的家伙来为他们打理财务。

    于是那笔买卖就成为了农门最后一笔买卖,随后他就在死亡和服从之间做出了明智的选择。

    约翰逊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脚步都顿了一下,他连忙追了两步重新跟在了克斯玛先生的身后,“门农?他没有死吗?我记得当时全都乱了,后来听说他死了。”

    克斯玛先生干巴巴的笑声如同金属摩擦一样刺耳,“他不过是装死,他比我们所有人都狡猾,至少我们可没有人想到躺在地上装死人。”,说着他顿了顿,“现在他干得不错,又不想太出风头,所以打算找个人推到台面上去为他背黑锅。不过这些事情都已经与我无关了。”

    约翰逊警长嘴唇动了动,他很想说一句脏话来表现一下自己此时的心情,可他什么都不敢说。门农如果找到了克斯玛先生,就意味着这个小镇不会太平多久了,是不是要换个地方居住?很快约翰逊警长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虽然和克斯玛先生生活在一起会有那么一丝丝危险,可离开了克斯玛先生之后他就会面对更大的危险。

    说话间两人已经出了镇子,当初国民护卫队的哨所就在镇子外,经过一番修葺之后已经稍微想点样子。两人没有直接喊门,而是从一边缺损的栅栏处翻了进去。克斯玛先生想要看看这几个酗子能不能用,有没有偷懒。他每周都会给这些年轻人一笔丰厚的薪水,可他没有时间来看着,约翰逊警长又天天醉醺醺的,训练方面只能靠这些酗子自觉。

    两人先偷偷看了一眼营房,里面没有人,东西收拾的还算整齐,这很好。然后他们就去了操场,还没有走近就听见有人在吹口哨,克斯玛先生的脸顿时变得有些阴沉,约翰逊差点就要哭出来。

    不知道是诸神中哪一位听见了约翰逊的祈祷,让他害怕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原来那七个酗子中有两个人只穿着内裤在操场上对战。他们的拳头只用了绷带勒紧,这不是为了保护敌人,而是为了保护自己。在近距离无器械格斗中,手指是很容易受伤的部位,所以需要用绷带绷紧,保护手指关节的同时,避免在挥拳时造成手指骨折和脱臼。

    两个酗子满身油汗,健硕的身体呈现出一股子油亮的视觉冲击,两人已经有些狼狈了,各个鼻青脸肿,但他们却没有丝毫停下的想法,直到约翰逊警长与克斯玛先生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

    克斯玛先生瞥了两眼,放开了脚步走到场地中央,看了一眼这七个有些傻眼的酗子,只见他们每个人都鼻青脸肿,看样子不单单是这两个人在打架,“为什么要打架斗殴?”,没有人回答这个问题,他们不是不想说,而是不敢说。他们都吃着克斯玛先生的薪水,在这里的日子可比干农活有趣多了,而且也能够贴补家用。

    要是被送了回去,不说以后没有这样快活的日子了,就是被镇子里的人嘲笑也要笑死。

    克斯玛先生指向其中一个人,“你说,不说的话立刻收拾东西离开这里,我不是花钱请你们来玩闹的,明白吗?”

    在这样的逼迫下,年轻人不得不说出了缘由。原来他们不是因为矛盾引发的冲突,纯粹是一种实战,最初的想法可能是想要选出一个最厉害的做队长,可大家其实都差不多,渐渐的这种选拔方式就成为了每隔三天一次的正式训练,大家都觉得这样很有用,比枯燥的训练更切合实际。

    克斯玛先生查看了他们每个人的训练成果之后拍了拍约翰逊警长的肩膀,“虽然你现在只是一个天天喝醉酒等死的老头,可这些东西你做的还是不错的。”,说着他看向了那些年轻人,“收拾自己所有东西,带上武器跟我走,现在执行命令!”

    年轻人们虽然不太明白需要做什么,还是按照克斯玛先生的要求做了。当初挑选人的时候克斯玛先生只有一个要求,能够认真的服从贯彻命令。

    外面的世界对于这些老实的酗子们来说都十分的新鲜,特别是当他们听说这次要去奥尔奥多那样的大城市执行任务时候,一个个都兴奋的吹起了口哨,克斯玛先生承诺到了地方就给他们先预支三个月的薪水时,平时都不怎么见面的克斯玛先生就成为了他们最拥护的对象。

    此时奥尔奥多的贝恩先生刚刚与来访的一位客人交谈了半个小时,待客人走后他拍了拍脸颊,整天板着脸实在是有些累,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车牌规则执行的时候还遇到了一点小麻烦,马上就要通过《城市道路交通法规补充条款》,上门咨询的人更多了。

    他随手拿起了今天上午的报纸,看了一下标题之后直接翻到了第二页,最上方用加粗的黑体印刷了一个标题——前进党目标锁定中期大选,局势或有颠覆性改变!

    他非常认真的了起来,前进党最近提出了一个新的施政理念,他们打算引入联邦的全民福利制度,将解决帝国公民老龄化之后丧失劳动力无法养活自己的问题,同时也打算在医疗方面做出突破,拟定计划为市民解决一部分医疗款。

    看到这里的时候贝恩先生皱了皱眉,就在他看到“进步党党魁门农先生声称……”时,敲门声又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