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六四章 处理【2】
    其实听见阿丽莎说上午就要离开,戴夫心里还是有一丝窃喜的,这意味着阿丽莎和这个不负责人的男人之间已经完了,不会再有后续了。他想到这里很大方的站了起来,在阿丽莎莫名其妙的表情中拍了拍她的手背,甚至还想要拥抱她一下——如果不是阿丽莎又踢了他一脚,他觉得也许换个诚或许能成功。

    他非常礼貌并且表现的很有教养,略微欠身与杜林告别,用非常绅士的表情以及带着一丝丝北方佬的口音的标准帝国语说了一句告别时的格式语言,“非常的抱歉各位,我有一些关于我个人的私事必须要离开,祝你们接下来的时间过的愉快!”

    就在戴夫转身的时候,他看见了一辆崭新的银色轿车停在了路边,一个穿着体恤衫带着米白色帽子以及黑色墨镜的年轻人从车里下来。他摘掉了眼睛别在体恤衫的领口上,非常的时髦,更让他无法忽视的是这个年轻人的相貌。他不知道该如何描述这个年轻人,但是他知道自己作为一个男性居然都对同样身为男人的陌生人产生了一丝好感的时候,就说明这个男人真的是帅!

    两人几乎是擦肩而过,戴夫忍不住感叹了起来,有些人就是有这么好的命,生在一个富有的家庭中,天主还赏赐了他一个完美的相貌,如果他的学历再稍微高一点,那简直就是完美无缺的男人!有些眼热的在那辆豪车上多看了几眼,他便朝着街道下面的沙滩跑去,如果上午就要回去的话,最早一班也是在九点半到十点这个样子。

    现在已经有七点了,在这个时期的伊利安离开的人永远都比来的人要多,说不定再迟一点就没有票了。他没有回头,如果他回头的话他就会发现那个在他眼里几乎是完美的年轻人正站在杜林的身后,就像是他的……跟班一样!

    “boss,有什么事情要我做?”,杜林指了指身边的椅子,有了这个动作都佛才坐了下来。有些事情有时候可以不计较,比如说没有外人的时候,在庄园里都佛也没有像外面这么约束,他不需要杜林要求就会坐下来。但是这里有外人,一个女士,都佛的目光在阿丽莎的脸上流转了两圈之后微微皱了皱眉头,这个女人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如果有这种感觉,就说明这个女人不是本地人,因为这半年来都佛的社交范围和层面是极为有限的,任何与他接触过的人他都能记住,这这些人中唯独没有这个女人。

    “这是阿丽莎,我孩子的妈妈!”,杜林指了指都佛,对阿丽莎说道:“都佛,你可能认识。”

    等有差不多三五秒的时候,都佛才反应过来,他瞪大了眼睛看着阿丽莎的肚子,然后将目光慢慢的转移到杜林身上,“boss,你确定你刚才说了孩子这个词?”,杜林点了点头,都佛差点就要说脏话了,大家都是十七**的大酗子,怎么画风突然间就变得不一样了呢?

    他们还在做一个崇高的单身者时,杜林已经不知不觉中就要有孩子了,这件事真是……

    “我该说恭喜吗?”,都佛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眉开眼笑的调侃了一句,然后站起来非常礼貌的伸出手和阿丽莎握了握,“我叫都佛,姓氏什么的不重要,说实话我刚才吓了一大跳,同时也松了一口气,我要感谢你阿丽莎女士。”,都佛是一个很会说话的家伙,在跟杜林以前就已经在街面上厮混了很长一段时间,期间还做过牢。没有什么东西比社会大学更能教会一个人如何去对待这个世界,没有!

    感觉到杜林就在背后看着自己,但是都佛却一点也不在意,因为阿丽莎在他眼里已经不是“外人”了。能为杜林怀孕并且生下孩子的女人,以后就是这个大家族的主母,尽管这也不是一定的事情。但是她肚子里的孩子绝对是未来最有力的继承人,没有之一!所以说阿丽莎是自己人一点也没有错,他笑着坐了回去,为自己刚才的话解释了起来,“家里有两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他从来都不动心,你知道我有多么担心吗?我怕他看上了我却不知道如何开口,连晚上睡觉的时候我都要锁着门。感谢诸神的恩宠,现在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不需要锁门了,在家里睡觉都感觉不安的情况终于过去了!”

    阿丽莎听完愣了一下,然后紧接着笑了起来,杜林一脚就踹在都佛的椅子上,那家伙嬉皮笑脸的没有一个正形,一点也不担心自己说的话会让杜林嫉恨。他就是喜欢这种感觉,不需要担心自己某一句话,某一个行为引起了上面人的猜忌和嫉恨,他可以不需要考虑结果的拿杜林在自己人面前开玩笑,因为他们是一家人!

    阿丽莎眼神充斥着一种怪怪的味道,一直停留在杜林的脸上,杜林抹了抹脸,“见鬼,那就是一个玩笑!”

    “但是也不是没有道理的!”,阿丽莎在后面紧跟了一句,“我听说你家里有两个女人,是吗?”

    杜林耸了耸肩,“这很正常不是吗?一个女佣,一个临时借住在我这里的女星,芙蕾娜,你肯定认识。”

    “是她?”,阿丽莎还真的认识芙蕾娜,作为帝国央行的接待员在特耐尔那种地方已经算是中产阶级,偶尔去一次歌剧院也是很正常的社交行为和娱乐放松,她点了点头,“我听说她最近在拍电影,是个大制作的电影……”,说着她表情几乎都凝固了,眼睛瞪圆了望着杜林,“不会是你投资的吧?”

    得到了杜林肯定的答复,阿丽莎叹了一口气,“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她继续望着杜林,压低了声音,“杜林,算我求你,这是我第一次求你也是最后一次求你,放过戴夫,他什么都不知道,没有必要让一个无辜的人因为我们的事情受到伤害。”,她毫不畏惧的直视着杜林,希望能够让杜林回心转意。

    在漫长的对视过程中,杜林缓缓点了点头,“就如你所说的,这是唯一一次!”

    阿丽莎松了一口气,她表情很复杂,“我需要为你的宽容和仁慈感谢你吗?”

    “如果你想这么做的话,我并不介意!”

    两个人突然陷入到沉默中,这让都佛隐隐的意识到了什么,他抬头望着头上的遮阳伞,仿佛那就是一个没有穿衣服的绝色佳人坐在透明的伞面上。

    过了许久,阿丽莎先开口了,“我该怎么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吗?然后继续过着被人们歧视和嘲笑的日子?”

    杜林犹豫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非常奢华的空白名片,没有签名就写上了自己的电话,放在桌子上推了过去,“任何事情都可以联系我,我会帮你摆平。至于其他的东西……”,他笑着摇了摇头,“阿丽莎,你爱我吗?”

    阿丽莎就像是听到一个好笑的笑话那样表情夸张的笑了起来,“别开玩笑了混蛋,我恨你都来不及,为什么会爱你?爱你让我遭遇这一切?”

    “瞧,我对你也没有什么实质上的感情,除了你肚子里的孩子联系着我们彼此之外,我们并没有任何的感情基础。无论是我邀请你来和我一起居住,还是要求你离开这里,对你,对我其实都是不公平的。我们可以像朋友一样相处,偶尔打个电话问候一下,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也可以考虑对方。”

    “这或许就是我们相处的最好方式!”

    阿丽莎也意识到杜林说的是非常正确的,她对杜林的“感情”仅仅停留在这个男人是孩子父亲这件事上,并没有什么情和爱,就算最初的时候有那么一点,也被杜林无情的欺骗和抛弃个折腾没了。她不知道应该露出幸运的表情,来感激杜林的大方和看的开,还是应该露出愤怒的表情,来对抗这个男人的冷漠无情。

    远处奔跑的脚步声再次响起,戴夫面色涨红大口喘着粗气,跑到这里的时候连腰都直不起来了,“票买到了,上午九点四十五启程,我们现在该回去准备一下了。”,他喘了一会抬头的时候看见了那个豪车的主人,有些意外的点头算是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就望向了阿丽莎。

    阿丽莎站了起来,她凝视着杜林,“记住我们的约定!”

    杜林点了一下,然后坐着看着两人离开。

    都佛刚准备问什么的时候,杜林摇了摇头,没有让他开口,“我们在特耐尔还有多少人?”

    “差不多十多个,前段时间那么查的很严,暂时过不来。这段时间松了一点,但是还有陌生人在街头出现,所以他们暂时不敢乱动。”

    杜林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看见刚才那个酗子了吗?他叫戴夫,住在奥尔奥多,下个月安排送他去见天主,做弄的自然一点,比如说交通意外什么的。”,杜林多看了都佛一眼,“这次不要再放在白天,要放在晚上。另外,这家店的伙计也该消失了!”

    说着杜林起身,掏出五块钱压在餐盘下,拿着帽子扫了扫裤腿之后漫步离开。

    迎着灿烂的阳光仿佛走向了光明,真是阳光明媚的一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