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六三章 玩笑【1】
    “女士,虽然我们是朋友,但是你这种行为已经涉嫌诽谤了!”,杜林眼角抽了抽,老实说他已经信了三分,因为没有女人会在这样的事情上撒谎,特别是阿丽莎很清楚自己就是黄金劫案的劫匪,那可是非常危险满手血腥的人物!更何况一旦杜林的所作所为某一天被发觉了,连带着阿丽莎和她的家庭都要受到非议和审讯,她本人一个从犯是绝对跑不掉的。

    阿丽莎低头看向桌子的时候杜林立刻将咖啡杯拿了起来,警惕的看着她然后将杯子里的咖啡一口气全部喝掉,前者牙痒痒的用双手狠狠的拍在桌子上,略微弯着腰低声吼道,“我说谎对我有什么好处?你以为我愿意吗?你知不知道在我怀孕的这段时间每一分每一秒仿佛都是煎熬!”

    杜林扭过头望向了戴夫,前一刻他还用带着一种幸灾乐祸的眼神看戴夫,但是现在一刻就变得有些说不上来的味道,“你也这么想?”,他突然朝着戴夫伸出手,“还没有请教你是?”

    戴夫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下意识的和杜林握了握手,然后报上了自己的名字,“戴夫,叫我戴夫就可以了……你真的是阿丽莎的……朋友?”,朋友这两个原本应该充满了感**彩的两个字突然间变得苦涩起来,戴夫现在只想要找个地方揍自己一顿。他本意是想要带阿丽莎来散散心,但是鬼知道居然会在这里碰到那个“不负责任的男人”。

    而且这个男人的衣着非常的考究,绝对不是他这样的人可以得罪的。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就此离开他恐怕会后悔,可是不离开的话又感觉自己太多余了,而且也太尴尬了。

    杜林笑着点了一下头,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十块钱面额的纸币,然后指了指黎明大道与海滩的交口处,“那边有个商店,麻烦你帮我买一包烟,谢谢!”

    戴夫不知所措的从杜林手里接过了钱,他张了张嘴不知道是想要拒绝还是有什么其他的话想要质问杜林,但这些话都被他咽回了肚子里,在他转身的那一刻,他脚步停顿了一下,回头说了一句话,“吸烟时产生的烟雾对孩子不好……”,然后扭头就跑了。

    这家伙,杜林收回目光望向了阿丽莎,他抬手虚按了几下,“有什么事情坐下来说,不仅烟草产生的烟雾对孩子不好,生气也会影响孩子的发育,你听说过吗?孩子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其实可以接受到来自母体的情绪感染,如果你总是生气的话孩子也可能是一个坏脾气的孩子,这样可不好!”

    阿丽莎有点茫然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这个……见鬼,我们现在在说你的事情!”,尽管她最后发现杜林岔开话题的预谋也很及时的反应了过来,可她还是坐了回去。

    杜林耸了耸肩,“那么我有什么事情?”,他瞥了一眼阿丽莎鼓起的腹部,翻了一个白眼。他还没有结婚,但是马上就要有一个孩子了,一个意外的孩子。诸神和他开了一个玩笑,这让他非常的头疼。他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个孩子,如果留在身边的话很明显阿丽莎也会留下来,这些都没有什么,关键在于杜林接下来会进入那些大人物的视线中,并且还有一定的风险,说不定会有人来刺杀他。

    他可以不管其他人的死活,可是这个孩子毕竟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的第一个孩子,他不希望这个孩子出事。

    可如果让他们母子回去呢?那么那些人会不会用阿丽莎和这个孩子来要挟他?

    杜林陷入了沉思当中,连艾丽莎说了什么都没有在意,好一会他的眼神才开始凝聚,非常郑重的问了一句,“还有谁知道我是这个孩子的父亲?”

    阿丽莎不明所以的瞪着他,“这样你觉得丢人了吗?有一个私生子的话是不是会影响到你在社交中的风评?”,她没什么好脸色,一肚子委屈换来的并不是杜林的惊喜。她曾经很多次幻想过,如果自己突然出现在杜林的面前挺着肚子或者牵着一个孩子的手告诉他,这就是他的孩子,他会有怎样的反应。

    有可能会比较怀疑的质疑他和这孩子父子关系的真实性,也可能漠不关心,但是阿丽莎认为最大的可能是他会很惊喜。然而事实告诉她,千万不要相信自己所猜测的结果,因为那根本就不靠谱。

    杜林笑了两声,他知道这个女孩一定满肚子怨气,所以对于她的抱怨和埋怨没有放在心上,“这关系到我们的安全阿丽莎,你知道那件事是我做的,如果让他们知道了我还有一个孩子,你觉得谁会更危险一点?是手持自动武器的劫匪?还是手无寸铁的母亲和孩子?你必须告诉我实话,如果因为你想要隐瞒什么而导致以后出现了任何的危险以及损失,那么你只能去承担。”

    他一说到孩子的安全问题,阿丽莎就认真起来,她仔细的回忆了一下过去,最终舒了一口气,“我从来没有像任何人说起孩子有父亲这回事,他们都以为我是个荡妇,我也不愿意和他们解释。直至刚才那一刻,才是我第一次说出你和我肚子里孩子的关系。”

    杜林点了点头,“也就是说只有你、我、戴夫知道,以及这家茶餐厅的伙计可能知道,是这样吗?”

    阿丽莎顿时警觉起来,有些戒备的向后坐了坐,将手提包护在了自己的肚子前,“你想干什么?”

    杜林的眼神变得森然起来,他扬了扬脖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口和领结,“当然是修补漏洞了。”,说着他打了一个响指,找伙计要了一台电话,在伙计转身的时候阿丽莎趴在桌子上尽量向前凑着说道:“你不能这么做,他们什么都不知道!”

    “等他们知道什么的时候我们中可能已经有人死透了。你可以不为你自己考虑,但是请你考虑一下你的家人和你的孩子。对了,我忘记问了,那个戴夫是你的丈夫吗?”

    阿丽莎翻着白眼说道:“他在追求我。”,在男人和女人中有四个非常明确的定位,朋友、追求者和被追求者、情侣、未婚夫妻以及夫妻。

    杜林露出一个很遗憾的表情,“抱歉,他可能最后也是唯一的一个追求你的家伙了……”,他闭上了嘴,让伙计将电话放在了桌子边上,然后看着伙计离开之后杜林都没有再接着说什么。他提电话播出了家中的号码,在接线员一顿忙碌之后,那边终于有人接听了电话。

    杜林只说了一句话,就挂上电话——让都佛来我这里。

    家中不管是谁,包括了德芙在内都知道杜林每天早上回去喝一杯咖啡,吃半个卷饼,这是他的习惯,除了天气不好以及他有事情之外,这个时间只要到黎明大道就能找到他。

    阿丽莎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她完全搞不明白为什么碰到每次碰到这个男人都会有倒霉的事情发生,“喂,你不会来真的吧?”

    杜林微微偏着头,笑着反问道:“你觉得我是开玩笑吗?”,杜林的表情很认真,这让阿丽莎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她很清楚杜林说的话和其他人说的话是有明显差别的,杜林说要杀死某一个人,这句话确实有可能是开玩笑,但也可能不一定是开玩笑。至于其他人,说什么要宰了谁之类的都是一种发泄,他们做不到,但是杜林能做到。

    “我明天就和戴夫回奥尔奥多,放过他!”

    杜林玩味的笑了笑,“你在你肚子里的孩子的父亲面前,求我放过另外一个男人,你觉得你这种想法和行为,是在请求我放过他,还是逼我下定决心干掉他?”,杜林拿起纳巴卷饼咬了一口气,腮帮子都鼓了起来,一边咀嚼一边说道:“我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点,你说呢?”

    阿丽莎刚想说什么的时候戴夫正巧已经回来了,他微微喘着气,这一路他都是用跑的,他有点不放心阿丽莎一个人在那里,但也知道两个人肯定有些话不方便他听见。他掐好了时间跑了回来,掐着腰,将一包香烟放在了靠近杜林那边的桌子上,“你的香烟!”

    “谢谢!”,杜林点头致意之后拿起烟盒打开,取出了一支然后点上,他吸了一口有些意外,看了一眼烟屁股上的商标,然后有些诧异的问道,“这是十二块钱一盒的。”

    戴夫咧着嘴笑了起来,“是的,我们那一般都抽这种烟……”

    坐在杜林对面的阿丽莎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十二块钱的一盒烟在奥尔奥多可以说是最贵的几种烟草了。这种烟草的价值并不在于点燃之后被人吸入肺中,而是用于送礼。

    她连忙用脚踢了踢戴夫,“我们上午就回去,你去看看有没有上午的船票,如果没有的话火车也可以。”,她看着有些不明所以呆坐着不懂的戴夫用力在桌子上拍了一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