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五九章 海运【3】
    男人吐了一口气,有些颓败的说道,“对不起,是我冒失了!”

    杜林摇了摇头,“说起来非常的抱歉,我把你的名字忘记了,所以我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你。”

    “我叫卡特,先生!”

    “卡特,虽然我拒绝了你的请求,但是你完全不必灰心,因为有更适合你的事情去等待着你。”,杜林指了指他对面的沙发,卡特小心翼翼的坐了上去,“你知道同乡会吗?”

    卡特点了点头,“我知道的先生,阿比恩和他那些同伙在前一段时间向我们宣传过,说您……”,他抬头望了望杜林,杜林示意他继续说下去,“他说您从事人口贩运生意以及开私矿,让我们小心不要接触您,以免被您卖到其他地方的黑矿中做劳工。”,说着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实际上他相信了阿比恩的宣传,真的认为杜林就是一个黑了心的坏人。

    杜林知道这些传闻,但此时听到依然觉得好笑,或许阿比恩的传言是正确的,他的确“吃人”,但是只“吃”他的敌人。

    “同乡会需要发展起来,我现在并没有足够的人手去做这件事,而你就是最适合的人。同乡会是一个以瓜尔特人为核心也是唯一的民间组织,我们的目的并非像其他那些极端组织那样一定要复国什么不可能的东西,同乡会只是一个互相关怀,互相友爱,为我们得到更好的生存条件和福利待遇而努力的一个组织。”

    “知道为什么那些省雅人总是能够拿到比你们更好的工作吗?因为他们很团结,在面对某些麻烦的时候他们能够自发的团结在一起,并且让人们知道他们的团结以及他们面对的困难。相反的是我们瓜尔特人太沉默了,哪怕遭受了不平等的待遇也不会说出来,这是不对的。”

    “你不争取,别人为什么要给你?只有你争取了,让大众和帝国听见了你的声音,知道了你的诉求,才会考虑是不是要满足你的条件。瓜尔特人沉寂的太久了,久到人们都忘记了先王曾经征服了这片大陆。祖先的荣光就在我们心里,就在我们的手中,是时候让它发光发热了。卡特,我的同胞,这是一项光荣的使命,也是一个沉重的负担,我想让你担负起这个责任来,你能做到吗?”

    卡特有些激动,他嘴唇都微微颤抖着,他用力点了一下头,双手都攥成了拳头,“我可以的,杜林先生,我确信我可以!在之前发生的那件事中,我体会到了您所说的一切。在我们遭遇到不公平对待的时候,除了我们自己,没有人能够拯救我们。省雅人、奥格丁人、北方的蛮子,他们只会看我们的笑话!”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好这件事,但是我已经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做好这件事!”

    杜林站了起来,从怀中掏出支票本又装了起来。他有大面额的支票本,但是最大面额的支票本也只有一千块,超过一千块的支票本就不叫支票本,而是叫做“本票”。支票和本票还是有着很大的区别的,本票就等于是现金的证明,可以拿到任意银行兑换本票上注明的现金。支票需要有一个验证过程,证明户头里有钱才能取出支票本上的金额。

    在伊利安地区,一千块的支票本已经是能申请到的最大额度了,超过一千银行会推荐客户们使用本票,方便而且快捷,对银行的损失也最小。因为本票很少会直接作用于早发票银行进行现金的提取,可以由不同的银行在结算日的时候进行对冲,解决银行内储蓄金减少的问题。(在美国早期还存在五块钱和十块钱的支票本,据说最小的额度是两块钱。)

    他让艾尔利斯去拿了一张一万块的本票教给了卡特,“去第五区找一块地买下来,剩下的钱用于运作和你个人的薪酬等开支,尽量的吸纳会员,只要瓜尔特人。告诉他们,同乡会不会从他们手中拿走哪怕一分钱,只会给他们钱,还有平等、公正的权力!”

    卡特接过一万块钱的本票时候手都在颤抖,他这辈子都没有碰过这么多的一笔钱,但是现在他碰到了,他能够感受到来自杜林的信任以及看重。他将本票装进了口袋里,握着杜林的左手,亲吻了他食指上的猫眼戒指,“如您所愿,先生!”

    送走了卡特之后杜林联系了一下加菲尔德,有了上一次友好的会面之后这次加菲尔德也很痛快的就答应和杜林见一面,两人约定的地方在港口。

    杜林是真的要买船,但是买船的目的并非是简单的物流运输那么简单,他打算将胡安的酒牌拿下来之后立刻开始扩建那些酿酒的工坊,把这些酒运输到帝国的各个地方进行贩售。在这里面还有一个他的小想法,他只会把酒出售给瓜尔特人,那些瓜尔特人无论是维护自己的利益,还是为了赚到更多的钱,他们都必须拥有更多的血性!

    私酒的利润在第二次禁酒令发布之下已经暴涨,很多地区私酒的零售价格已经翻了三倍,面对如此诱人的市场,就算是那些老实的瓜尔特人也会红着眼睛和那些企图阻挠他们发家致富的人拼刀子。而杜林也可以利用这样的机会组建一个覆盖全国的网络,这些人都会成为他的门徒!

    想想看,当每个城市都有杜林的人,并且这些人也都具备了勇气和实力,杜林想要做什么事情做不成?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他手里必须有可以供给全国的酒,以及足够快速的将这些酒运输到各个地方的网络。他曾经考虑过为他的那些愚蠢的同胞们找一点别的事情做,可是想来想去似乎也只有让他们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才能激发他们的血气。这不是谁的错,如果非要找一个人来为瓜尔特人这些年的沉寂背黑锅,那就是天主的错。

    加菲尔德并没有让杜林等多久,杜林前脚到,他后脚就到了。

    “有什么事情需要在码头上说吗?”,加菲尔德一下车就笑着埋怨了一句,他走上前与杜林握了握手,“昨天你说的话让我受益匪浅,我回去之后思考了很久,决定去西部买一些矿山,从源头到终端都来自己做。”

    杜林说完那些话之后加菲尔德立刻意识到如果经济真的如杜林所说的正在快速的复苏,实体业即将进入快速发展期,那么这个社会对钢铁的需求也会急剧加大!因为不管是建造铁路还是盖房子或是其他什么,都离不开钢铁和水泥。水泥这个东西他不熟,可钢铁他已经熟到不能再熟了。

    他也意识到一旦社会对钢铁的需求上涨,作为原料的矿石就会成为紧俏货,甚至会面临短暂的缺货现象,所以他决定去西部看看,买下一些铁矿,就算将来不自己做也能够通过供货大赚一笔。他从来没有考虑抢夺钢铁大亨这个名头,他玩不起,也没有那么大的本事,他只想借助这个机会赚点钱。

    对于加菲尔德这种带着试探性的询问杜林给予了正面的回应,“现在投资矿山是最好的时机,西部有一些铁矿因为目前钢铁价格不高都在停工阶段,买下那些矿山不会消耗你太多的钱,但是却能够带来数倍的利润,这是一个好项目!”,他说这放下了手,说起了自己的事情,“我打算买一些船,他们都说这方面你最熟,所以我就把你找来了。”

    “你要什么样船,是载货的还是载人的?”,一说到加菲尔德了解的东西,他立刻就来了劲。伊利安大多数船坞使用的金属锭都是他提供的,船厂他也有认识的能说上话的人。

    杜林琢磨了一下,说道:“我想要货轮,载货量越多越好。”

    加菲尔德笑了笑,摇了摇头:“杜林,说实话我其实并不建议你玩船这个东西,船的造价太高,维持费用太高,但是盈利的效率太低。就说现在最新的两万吨级货轮吧,造价高达一百二十万一艘,而且建造时间长达九个月。除了海军中退下来的那些海运大亨之外,没有什么人能够玩得转海运。”

    他语重心长的说道:“而且海上的情况很多变,特别是海盗,如果你不定期缴纳安乐费的话,他们会劫掠你的船只杀死你的船员,然后把你的船沉到海底去!”

    听到这的杜林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么说帝国的那些海运大亨都是军方的人?”

    加菲尔德耸了耸肩膀,“这是行业内人所共知的事情,他们最初的时候将一些正在服役的补给舰弄出一些问题来,然后打包买下了这些补给舰,形成了一个庞大规模的海上运输集团,没有人敢和他们争。有一个没有证实过的小道消息,外海上那些海盗也是这些海运大亨和船王们所控制,甚至就是他们的人。”

    “不然你想想看,他们凭什么占据这片自由的天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