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五八章 小宝宝【2】
    按照往常人们对伊利安旅游季的认知,此时已经到了旅游季最后一段时间,再过两个月之后今年的旅游季就会彻底的结束,迎来今年的冬歇期。路边的一些旅游商品开始主动的降价,一些服务行业的服务费标准也在降低,就连亚历山大的酒店房费也下降了百分之十。这是一年中最后可以赚到钱的两个月,所以这些商家都开始考虑尽可能的将手中挤占了流动资金的存货抛售出去,以应对来年旅游季第一个月的大爆发。

    不过也有一些人会选择相对淡季到处旅游,这样能够节约一笔钱,同时还不需要面对人山人海的游客潮,可以轻松悠闲的把旅游当做是真正的旅游起对待。

    清晨,一艘邮轮缓缓的靠岸,舷梯放下来之后经过一夜安睡的游客们还带着三分莫名其妙的表情拖着行李箱,麻木的从舷梯上跟着前面的陌生人一起下了船。可能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要在这个地方下船,还没有睡醒的大脑嗡嗡作响,他们所有的行动力完全是一种模仿和被指挥。

    在人群中,一个年轻的女孩保护着自己的肚子,小心翼翼的也下了船。

    “空气真的很新鲜,而且很独特,唯一可惜的是我们订的船票迟了一点。如果早一周我们还能够参加到这里举办的第一届美食节呢,听说在美食节上吃东西都不要钱,特别能吃的话可以参加他们的各种比赛,不仅有钱拿还有各种好处!”,男孩小心翼翼的用身体保护着女孩,不让别人靠近他们。

    有时候他的动作幅度大了,也会惊扰到周围的人,可那些被惊扰的人总是对他们报以微笑,这是一对年轻的夫妇,对于美好的东西人们的容忍程度总要比面对丑陋的东西大上那么一些。

    女孩捧着隆起的肚子走下了路边的栈板,踩着软软的沙子,吹着海风,顿时感觉到心情好多了。半年多的时间里她一直过着很压抑的生活,即使人们对于某种原始的动作再能看得开,但未婚先孕也是一个可怕的禁区。你可以有糜烂的私生活,你可以让整个城市的男人都来光顾过,人们除了会骂一两句荡妇外,不会任何其他的指责。

    特别是女权运动兴起之后,帝都第一句平权从女权斗士的口中喊出来的那一刻,这个世界就发生了悄然的改变。特别是年轻人之间,变得更加开放了许多。以前总是能够看见年轻的男孩缀在女孩的身后,现在往往只需要看对眼就能够去度过快乐的一夜——也许有时候并不是那么快乐,总有些人有着天生的遗憾。

    但是未婚先孕,绝对是禁止的!这会受到道德的谴责,会受到了人们的鄙夷,这就是一个好玩的玩笑,两个人一起犯的错却要让一个女人去承担,或许这就是成长,这就是平权,这就是进步!

    阿丽莎一直承受着异样的眼神和异样的传闻,她并不想生下这个孩子,可等她发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要么面对具有风险的手术取出这个小生命,要么就把ta生下来。当阿丽莎第一次感觉到肚子里孕育的生命与她一同呼吸,一同心跳的时候,原本犹豫的内心做出了其他女孩很难做出的决定。

    她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她拒绝了母亲的要求,甚至不惜断绝关系,也要把这个属于自己的孩子生下来。是的,这是属于她的孩子,不属于任何人,只属于她!

    她身边的那个男孩是她父亲工作单位里面的一个下属,暂时让他来扮演阿丽莎的丈夫,这样能够堵住那些充满了恶意的嘴巴和舌头。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阿丽莎特别的决心以及被她的乐观坚强所感染,这个叫做戴夫的年轻人逐渐对阿丽莎产生了好感直至爱慕的情绪,他在追求阿丽莎,只是阿丽莎一直没有决定下来要不要接受这个男人。

    这次听说伊利安举办了美食节,她的父亲让戴夫陪着阿丽莎到伊利安这边来旅游一圈,顺便也算是撮合一下两个人。

    “这里风挺大的,我们先去酒店吧?”,戴夫站在栈板上伸出了手,想要拉阿丽莎一把,可阿丽莎却没有伸手。似乎戴夫已经适应了这样的尴尬,他不以为意的笑了笑,提着行李箱缀在阿丽莎的身后。两人分别登记了一间房间之后稍微休息了片刻,就开始在游玩了起来。

    阿丽莎的父亲贝恩先生现在已经是州立交通局的局长,分管着整个州的地区交通局。谁都没有想到一个不起眼的部门居然很快拥有了极大的权力和油水,特别是新的交通法已经提交了帝国议会之后,交通局一下子成为了热门。随着路上的车辆越来多,也就意味着有越来越多的人和他们所做的事,要受到交通局的管理监督,这里面可以说道的东西就太多了。

    于是贝恩先生的家里再次恢复了热闹,这也是贝恩太太最后没有爆发的原因,虚荣让她满血复活,还让她忘记了一些什么。

    两人顺着沙滩旁边最热闹的地方走了一遍,买了一些小东西,也吃了一点沿海地区特有的美食,他们稍微驻足的时候,戴夫突然指着海崖上的建筑物惊呼起来,“瞧那,那是景区吗?还是私人的住所?”

    杜林在山崖上的庄园的确有点唬人,毕竟三十五万不是白花的,总要具备一点价值和意义。

    阿丽莎循着戴夫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目光闪烁了一下,在阳光下那里如同一个童话中才存在的地方。洁白的外墙与反射着阳光的玻璃镜面让整个建筑物金光四射。

    “要不,我们过去看看如何?”,戴夫看见了阿丽莎目光中的向往,提了一个主意。

    阿丽莎稍微迟疑了一下之后摇了摇头,“那显然是别人的家,去了也是白去。”

    戴夫只能作罢,来到了伊利安,他才认识到坎乐斯州以及奥尔奥多有多么的落后,多么的贫穷。这里就像是另外一个世界一样,在路上行驶的都是最新款的车子,豪车更是随处可见。路上行人的穿着也非常的考究,他很怀疑是不是居住在这里的都是有钱人,或者说有钱人都愿意居住在这里。

    “我们往回走吧,该吃午饭了。”,阿丽莎收回目光开始朝回走,戴夫也紧随其后。

    此时杜林正在和斯科特坐在一起谈论那栋商场的事情,总投资不会低于八百万,并且后期随时有可能需要再投入一些资金。这是一大笔钱,斯科特认为杜林不可能拿出来,除非他把自己手头上的事情都停掉,把所有的资金都抽出来,可那显然是不可能的。他和胡安斗到现在,谁都没办法后退了,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然而让斯科特措手不及的是杜林居然点头了,“给我两个月的时间,两个月后资金会陆续到账,我们可以另外签一份协议,如果我做不到,我会拿出一百万作为违约金交给市政厅,这一条可以写在协议上。”

    斯科特愣了一下,非常疑惑的打量了一下杜林,就像是再问你从哪弄那么多钱。这句话他没有说出口,只是点了一下头,“我知道了,我会和市长说这个事情,但是具体怎么做我做不了主!”

    杜林起身送斯科特离开,站在庄园门外他待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回到屋子里,接下来的就要看卢克先生是不是能够主动一点。

    只要卢克心里起了贪念,杜林就会主动的为他创造所有的机会,就算他没有起贪恋,杜林也会为他制造。一旦能够从这里面抽出身来,这段时间所有的布局就都可以收网了。

    中午刚吃完饭,有一位杜林没有想到的客人按响了庄园的门铃,是那个在老福乐斯手中失去了妻子性命的瓜尔特人,杜林让他进了屋,他沉默的站在了杜林的面前,很久才说出一句话,“我想为您做事!”

    杜林连考虑都没有考虑就摇了摇头,他看着男人想要争辩,抬手制止了他,“我并非是不信任你,也不是不相信你能够做到什么,只是现在的你的确不太适合为我做事。这与忠诚和能力无关,因为你还有一个孩子!我不可能让你的家庭失去最后的依仗,如果你出了事情,你的孩子怎么办?”

    从杜林口中说出这番话的时候男人显然蒙了,他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尴尬的表情,因为他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以及孩子的问题。在那件事之后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思考了整整两天时间,没有吃也没有喝,整个人都快要虚脱了。就在这个时候,他想明白了。

    如果这个世界不能给你公平并且对你充满了恶意,那就用自己的拳头狠狠的反击回去!

    做一个善良的老实人不会让人有多么的喜欢你,但是做一个坏人那就肯定会让人们害怕你,他知道自己该怎么选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