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五六章 无题【3】
    ,精彩小说免费!

    亚历山大犹豫不定的决断很符合每个人的心里,不是谁都能很大气的把利益让出去。他做了半辈子的酒店,让他跨行做其他的其实也不可能,他所谓的想要和杜林合伙其实就是一种长线投资。他拿出钱来加入到杜林的计划里,然后每年按照比例给他分红,这总比存在银行要好得多。

    可当杜林点明他自己手中就有一个金矿还想要与他合伙的时候,他就犹豫了。

    他不知道如何回答杜林这个问题,如果回答愿意,杜林是不是真的打算与他合伙搞酒店业,是不是意味着他再也不是公司里能够一言决定任何事的人,是不是意味着将来可能赚到的钱里面,还有杜林的一份?如果回答不愿意,会不会就此与杜林的关系产生一条裂缝,会不会让杜林觉得自己是一个很吝啬的人?

    在金钱面前,没有什么人能够大方起来,特别是涉及到的金钱可能以百万千万计算的时候。

    杜林突然发笑,他拍了拍亚历山大的肩膀,看着他有些茫然的眼神说道:“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我哪里还有钱到处去建酒店?我只是开一个玩笑罢了,但是我说的那些东西则是我真实的看法,酒店业很有发展的潜力,与其做那些陌生的东西,不如做一点自己熟悉的东西。”

    他拍了拍亚历山大的肩膀,两人碰了一下杯之后杜林就暂时离开了。

    等宴会结束之后,斯科特又找上了杜林,他当时也在场,也听见了杜林的那一番“高论”。斯科特是市政厅的人,他对商业运作这些东西只能说一知半解,可是对于政治他却很在行,也很关心。就像杜林所说的那样,帝国的经济正在从战后破败中快速的恢复,在帝都以及更加发达的地区已经有了这种苗头。

    帝国高层认为这和新党的执政理念有很大的关系,比起贵族那种死板的统治方式,新党的执政理念更符合目前帝国的局势,也更加贴近国际趋势。

    在卫国战争中为什么帝国会败给联邦那群猴子?并不是帝国的武器不如对方,在武器方面帝国精良的各种战争兵器和武器搭载平台可以说优异性超过了联邦的兵器。让帝国差点输掉了这场战争的是经济问题,是软实力问题。一台最好的武器搭载平台至少可以坚守住十倍的同等级联邦作战单位,但问题是联邦来的不是十个,是二十个、三十个甚至是五十个。

    如同海啸一样直接摧毁了帝国的防线,等帝国开始认真对待并且反击的时候,尴尬的发现他们的产能跟不上钱也不够了!这也让帝国认识到了经济的重要性。新党上台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解放了在帝制时期皇室和贵族对商人们的压制,也由此让帝国经济环境得到了快速的复苏。

    和很多选择一样,放开了那些商人和他们手里的资本在得到了有效回报的同时,也带来了一定程度上的麻烦,比如说垄断。

    从政治角度来看垄断是一种不健康的商业模式,但是为了快速恢复经济实力,重新打造帝国的基础帝国当时也不得不放开权力。可现在帝国对那些开始疯狂的大资本家、大财团有点束手无策了,他们在一个个行业中占据了绝对领导的地位,触碰他们的敏感神经,就如同捅了一个马蜂窝。

    这关系到整个帝国目前社会的稳定和持续发展问题,每一个托拉斯企业都代表着他们身后数十万甚至是上百万以及更多的员工,如果社会中一下子出现了这么多的无业者,可想而知治安会被破坏到一个怎样的程度!帝国无法解决托拉斯的问题,只能换一种思考的方式,他们不再想着要把这些托拉斯企业肢解,而是想用一种可控的方式来管理他们。

    但同样另外一个问题出现了,帝国虽然有主管商业的部门,可实际上却没有任何的权力,因为权力都被帝国商会总会中的议员们牢牢的掌握着。商会总会的那些人只会认为手中的权力不够大,资本还没有充分的得到真正的自由,又怎么可能自己制定规则来约束自己?这就成为了一个冲突点,新党想要拿回商会总会的权力,但是商会总会坚决不给!

    斯科特找杜林就是想问问杜林有没有什么能够解决这件事的想法,其实斯科特并不认为杜林能够做到这一点,他之所以找杜林无非是惊叹于杜林与宴会上的表现,说不定他就能说出什么有效的办法呢?然他很快他就失望了,这不是杜林能够解决的事情,资本本身是无害的,可是在利益的驱使下就变得麻烦起来。

    在另外一个世界里,西方国家为了瓦解各行各业的垄断,不知道死掉了多少人,做了多少场黑幕交易才让垄断换了一个大家都能够接受的形式存在。在这里,杜林认为自己,包括了斯科特和他背后的市长大人,都做不到这一点!

    傍晚的时候亚历山大联系上了杜林,作为感谢今天杜林为他解惑,他邀请杜林参加一场牌局,这代表着杜林已经成功的融入到了伊利安的社交圈中,并且具有了一定的地位。

    要知道在耀星帝国赌博是一种违法的行为,从神权时代开始,赌博就被贴上了很严重的标签。最早在*******时期,那些神官们认为赌博是一种放纵自己**的行为,这种行为是贪婪滋生的土壤,同时也能够吸引来魔鬼的窥觑。在那个时代背景下,任何与恶魔或是魔鬼搭上关系的东西都不会好过,很多因为公开赌博的人被绑在了审判柱上给活活烧死。

    有时候宗教的确存在着一些矫枉过正的问题,当然也可以把那理解成时代的特色。

    在随后的帝国时期也同样禁止赌博以及禁止开设赌场的行为,任何用金钱作为筹码或是用现金结算的游戏都可以看作是赌博的行为。之所以会如此严令禁止,也不是事出无因。在帝国早期,很多人因为赌博失去了自己的财产,包括了他们的土地以及房屋和所有能够变卖的东西。

    其中有一部分人为了还账成为了奴仆,但是还有一部分人走上了歪路,他们通过犯罪的方式来获取更多的金钱用于赌博,寄希望于通过扳本来还账,这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为了杜绝这种行为帝国法直接搬用抄袭了神权法,对所有开设赌场,参与赌博的人实施重判重刑。

    就像有些东西你越是禁止,在民间也就越是泛滥。在度过了高压期之后这种人人都爱的游戏方式再次死灰复燃,可能是皇室也明白有些东西不是说你颁布了一条法令就可以禁止的,于是他们修改了一下条款之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赌博的数额不大,也就不怎么管了。

    民间赌博的行为其实并不算严重,而且也不多,因为大家都没有什么钱。不过在富豪之间这种行为就比较常见了,同时也只有关系很好的富豪才会组织牌局并且邀请朋友加入。这种明显属于犯罪的行为让这些富豪们体会了刺激的感觉,也加深了彼此之间的交情,同时还能消磨一下时间。

    对于来自亚历山大的邀请,杜林没有怎么考虑就同意了,他也想见识一下这个世界的赌博到底是什么样子。

    牌局就在亚历山大酒店的四楼,在一个套房里,当杜林踏入这间房间的时候牌局已经开始了。五个人坐在一个桌子边上,手里拿着牌,他们和杜林打了一个招呼之后牌局还在继续,在没有结束之前没办法融入新的玩家。杜林也不打算立刻就坐下来玩,他要先看看他们的游戏方式是怎样的。

    只看了一小会,他就大概的了解了一下这种赌博的规则,说起来有一点像是梦境中的二十一点。随后杜林兑换了筹码坐了下来,最大的面额是一百块,最小的面额是十块,其实大家玩的都不是很大,说是牌局,倒不如说是一种社交的方式。玩牌在这个时候反而成为了第二,交流才是第一。

    玩了一会杜林对规则逐渐熟悉之后,气氛也更加的轻松了,他随手将一张牌丢到了弃牌区,要了一张新牌后随口问道:“如果我想买条船,应该找谁?”

    亚历山大是牌局的组织者,也是他邀请杜林来的,理所当然由他回答这个问题。他瞅了瞅桌子上所有人的牌面,丢了两个一百块的筹码上去,“找加菲尔德那个家伙就行了,他和船厂的人很熟悉,你可以从那买现成的,也可以找他们订做。不过订做的话可能需要等待一段时间,没有那么快就能造好。”

    “对了,怎么突然想要买船了?要出海钓鱼吗?还是带着姑娘去兜风?”,亚历山大有点好奇,杜林现在的事业中并没有什么地方需要用到船,所以他自然的想到了其他方面去。

    杜林将手边一小叠筹码都退了出去,随口答道:“我有点生意需要用到船,海运的成本比蒸汽机车可要便宜不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