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五五章 高论【2】
    

    所有的资本家和他们手中的资本就像是游弋在海面下的鲨鱼,一次次发财的机会就是那些混着血的碎肉,哪怕间隔了一万米,只要嗅到了一丁点的血腥味这些鲨鱼就会快速的冲过去争抢每一丝血肉,就连带血的水他们都不会放过!

    卢克为大家开了一个好头,当杜林和胡安说出要与乔治家族合作的时候,伊利安的富豪们脸上在笑,心里已经嫉妒的要发狂。任何被困在一个地区的资本,最大的愿望就是走出去,而不是继续在本地做大。乔治家族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不仅仅因为乔治家族在帝国内拥有非常显赫的地位,更重要的是他们的触角很广。

    搭上顺风车极有可能将自己的产业随着这次合作,也铺到帝国的各个角落里去。只要能够沉得住,静得下来,十几二十年后,未必就不是另外一个托拉斯的诞生。

    在此之前他们没有借口插手到这个机会中,资本家们虽然“无恶不作”,可一样会遵守着约定俗成的规矩,比如说尽可能的不去触碰别人的蛋糕。人们都讨厌搅局者,如果不想自己的事情被别人插手,那么最好的方法就是不去插手别人的生意。

    现在,他们有机会了,也能够正大光明的问出口。

    所以亚历山大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杜林一点也不意外,他沉静了片刻,摇了摇头,“这么说吧,亚历山大先生……”,在亚历山大强烈的要求下,杜林去掉了有些陌生的先生二字,“亚历山大,我的朋友,你考虑过没有,与其贸然的将脚踏入一个你完全不了解的领域,为什么不在你已经熟悉的领域里继续发展下去?”

    亚历山大愣了一下,他摊开双手的样子就像是将酒店都揽入了怀中,“你是说酒店业吗?”,杜林点了点头,亚历山大皱着眉头摇了摇头,“并不是我想要反驳你的意见,你可能对酒店业并不了解。在整个帝国范围内,酒店业依旧处在‘冬歇期’,除了东海岸的一些城市之外,在内地酒店业的发展速度极为缓慢,我也去考察过,可是并没有任何值得我动心的东西。”

    对于亚历山大的这个看法,杜林持有反对意见,“我是从一个小地方出来,甚至还有人嘲笑我是乡巴佬,可正是因为我是从小地方出来的,所以我更加了解这个帝国的变化。知道为什么乔治家族突然间要在娱乐行业布局了吗?”

    杜林提出了一个非常一针见血的问题,这个问题让亚历山大只能摇头,鬼知道乔治家族那个庞然大物怎么会想要这么做。

    “因为他们也看见了帝国的复苏!”,杜林的声音很坚定,不容置疑,“在我以前待过的小地方没有电影院,不过有一个剧院,人们都喜欢在那里消费。最初的时候剧院只有在每周六的晚上会开放,大概演出五场舞台剧,如果想要继续看就要等到下一周。可是在我离开的时候,剧院每周会演出三次,基本上是隔一天就会演出一次,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不等亚历山大回答,杜林用极为有力的声音肯定的说道:“这代表着经济在复苏,人们手里的钱变得多了起来,所以在他们对物质需求的必要条件达到之后,他们开始考虑如何用剩余的钱让自己快乐起来。消费、旅游、娱乐就是最好的手段。”

    “我来到伊利安只有半年时间,对这里也不算了解,亚历山大,你仔细的想一想,十年前、五年前以及现在的客流量和你的收入变化大不大?”,亚历山大陷入到沉思当中,他从来没有仔细的想过这个问题,只觉得这两年酒店的生意还不错,并没有更深层次的去思考在这背后的变化。

    杜林等了他一会,喝酒润喉的时候才发现身边已经站着一些人了,他们施以真挚的笑容,默不作声的在后面听着杜林的“高见”。对此杜林并没有说什么,反而向他们举杯。

    亚历山大好一会才从思考中恢复过来,他苦笑着点了一下头,“如果不是你说的这么直白,可能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不会注意到这个事情。不错,从最初只能够勉强盈利到现在每天都在盈利,的确有巨大的改变!”,他自己先笑了起来,拍了怕自己的肚子,“在十年前它可没有这么大!”

    周围的人们发出了善意的笑声,在这样的社交场合中自嘲与幽默是拉进关系最有力的武器,杜林紧跟着继续说道:“经济在复苏,人们开始把口袋里多余的钱用于满足自己精神方面的需求,娱乐、宗教、教育、旅游……,都是他们的选择之一。基于这一点,身在帝都并且掌握了帝国喉舌的乔治家族拥有庞大的信息渠道,帝国每天发什么事情,即将发生什么事他们都是最先知道的。所以他们意识到在过去被认为是被冰冻的行业,正在悄然的复苏,他们才有了这样的计划。”

    “如果不是我现在没有什么具体的产业要做,或许我并不会把手伸入这个行业里。可能大家觉得这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合作机会,可是在我看来这其实是一场艰苦的博弈。因为无论我做的多好,都不可能比乔治家族做的更好,不可能比他们拥有更多的财力和人脉。所以无论我怎么做,我都永远是处于被动的那一个。”

    “我从来没有把这个事情看作是一个值得我投入所有,倾尽我全力去经营的事业,我只是把它当做了跳板。等完成了合作之后,我就拥有了更高的台阶,毕竟出去谈生意的时候我告诉那些外地佬约翰是我朋友比挥舞金钱更管用!”

    人们再一次发出善意的笑声,杜林把自己描述的非常市侩,就像是街头那些奸诈的小商人一样,这让他们感觉到好笑的同时,也被杜林所表现出来的人格魅力是所吸引。

    年轻、健谈、幽默、有教养、风度翩翩……,他就像是本里走出来的家伙,是天主的宠儿,他还有很敏锐的眼光,更重要的是他身上没有那些“天才神童”们不可一世的态度。这是一个你听他说几句话,就想要和他交流的人。

    等笑声结束之后,亚历山大的心态已经产生了变化,他用请教的口吻问道:“那么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呢?”

    周围已经围了十多个人,这些人都是本地的富豪,他们也很关心这件事。在这个不断变化的时代中很难弄清楚下一步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他们手里有钱,可是却不知道如何把钱花出去,这也让伊利安的富豪们很难走出这个地区。

    “继续强化自己的产业,并且考虑在其他地方布局!”,杜林端着酒杯抿了一口,“我最近一直在其他地方兴建电影院,所以我对这些事情多少有些了解。很多地方都有很大的发展潜力,可是人们却看不见。那里的地皮便宜,那里的物价便宜,那里的人工便宜。一分钱在这里连乞丐都不愿弯腰去捡,但是在那里乞丐们会为了一分钱打破脑袋。”

    “在经济彻底复苏过来,在人们意识到时代的巨变已经到来之前,积极的走出去为自己的事业布局,才是最可靠的做法!”

    有人站在身后忍不住开口问道:“杜林先生,您对投机有什么看法呢?众所周知老福乐斯和那边的卢克先生都是从投机起家,迅速暴富的,那么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尝试着去投机?”

    这是请教,真正的请教,不是刁难。

    这意味着杜林的一席话已经让他们认识到了杜林的目光,肯定了他的思想,并且希望能够从中得到什么宝贵的东西。

    杜林笑着摇头说道:“我不赞成任何投机行为,这就像是赌博,一把压上去赌最后的结果。我们隔壁州的农场大亨的名头就是这么来的!”,人们又发出一阵轻笑,大家都知道那对夫妇其实和老福乐斯一样,都把所有的身家压在了城市的发展上。只是福乐斯押对了,而他们押错了。他们从富豪变成了农场主,或许这就是最大的笑话。

    杜林抬了抬手,人们的笑声就止住了,“我认为具有赌博性的投资行为就是投机,但是不具备赌博性质,不承担过大风险的投资是正常的商业行为。帝国的经济开始复苏,这意味着在未来二十年内,实体经济会有一个突飞猛进的阶段,我个人更加倾向于在实体方面进行产业布局,而不是去赌一把。”

    提出疑问的那人露出了深思的神色,他举杯敬了杜林一杯,无论杜林的猜测能不能够实现,至少他说的很对。

    商人可以投资,只有疯子才去投机!

    杜林开着玩笑似的说道,“亚历山大,如果你不放心的话,不如我们合伙投资酒店业,我对这方面也很感兴趣!”

    面对杜林的邀请,亚历山大突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