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五四章 蛊惑【1】
    

    当你发现一个傻子经常走狗屎运时,就说明他不是傻子,傻的是你和其他人。

    杜林落了人们的后面,卢克立刻就意识到杜林可能有话要和他说,于是也减慢了脚步,两个核心人物并排走在了最后。

    “现在你也该放心了!”,杜林拍了拍手中的硬封皮的协议本,里面有着彼此的签字。有这个本子之后发生任何问题,都可以通过法律途径寻找帮助。很多时候越是有钱的人越是喜欢和人打官司,除了要标榜一下自有公平之外,也是因为整个司法体制对有钱人总能够开一面。

    杜林曾经在梦中看过一则不知道什么地方传来的新闻,据说某个女人状告一名富豪强暴了自己,富豪的代理律师告诉所有人这不是强暴,只是一次意外。在他所描述的过程中,女人喝多了,富豪也喝多了,然后富豪腿一软摔了一跤,正好一杆入洞。至于为什么女人没有穿衣服,男人也没有穿衣服,可能是因为他们所在的地方太热了的缘故。有人问为什么会留下一些dna痕迹,于是医生拿出了富豪早泄的证明,证明他只需要完成一次往复运动就会……

    最后富豪胜利,女孩因敲诈勒索被收监。

    瞧,这就是司法的胜利,是自由的胜利,再次证明了只有你做不到,没有我想不到。

    正式的文具有很强的法律效益,卢克笑眯眯的点了点头,这六百万花的很值得,明天早上很多地方的早报上可能就会出现他的头像。并且这一次他出现在新闻上绝对不是因为和某个女星夜宿酒店,或是在某个地方挥金如土。和他并列的将是乔治家族这个显赫的名字,而这也意味着他拥有了与乔治家族平等对话的权力,这是地位的提高,是声望的提高。

    心情好的时候卢克一点都没有他在西部时的蛮横与无理,他手中的文已经装进一个纯钢的手提箱里,并且正在安排人送回西部。这东西只有放在他的小王国里面他才会觉得安心,对于杜林的调侃他也没有丝毫的生气,哈哈大笑着说道:“我听人们说过交流是社交中很重要的一环,我感觉的确如此,因为我们能够坐下来聊了聊,所以才促成了今天的合作。”

    “接下来怎么做,我听你的!”

    杜林分了一只香烟给卢克,两人一边走一边抽着烟,“我们的时间不是很多,一旦乔治家族的谈判团来到伊利安,就意味着我们需要拿出自己口袋里的东西来。在他们到来之前,我们必须尽快的扩充手中的资源,这一点你需要弄清楚。我们手里握着的东西越多,在和乔治家族谈判的时候声音也就越大,你做你的,我做我的,但是要按照我给你的标准来。”

    卢克一直在点头没有说话,他知道杜林说着的这些都是正确的,而且这个道理他也明白。这就像他参加一场只能够使用现金的赌局一样,一旦大家都坐下来开始发牌,你说你矿山里面还有几百万几千万都毫无意义,因为别人现在需要的只是你手里的现金。

    接着杜林有意的点了一下另外一个人物,胡安。

    这次签约仪式胡安没有到场,杜林邀请了他。他不来杜林也很清楚是因为什么,无非就是胡安觉得自己找了外援压了他一头,他不扳回一局怎么可能会出现在杜林的面前?尽管他没有来,但是该说的还是要说。

    “我们现在是合作伙伴,也就是说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

    卢克立刻就接上了杜林的话,“胡安?”

    杜林指了指他,“你说的不错,就是胡安。”

    “其实最早和乔治家族合作的这个计划中并没有胡安什么事情,只是我与他聊天的时候聊起了这方面的打算,让人无法相信的是他居然横叉了一手,硬生生的把自己塞进了我的计划中,让我不得不带着他一起。这不是我的本意卢克,他和你不同,你只是想要同我合作,但是胡安插手我的计划是想要把我踢出局,他自己独占这个机会。”

    “他是一个很会伪装的卑劣小人,所有人都被他骗了,包括我!”,杜林的语气有些愤然,又有一丝无可奈何的惋惜,“他知道了我们已经合作在一起,肯定会想方设法破坏我们的合作,甚至是找其他人来融资,在数量上压过我们一头。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如果你认为我不是最好的合作对象,随时可以和我提出散货的要求,我不会拒绝的。”

    卢克表情也严肃起来,他手一挥,冷笑一声,“我卢克还做不出这样不要脸的事情,杜林,请你一定要相信,无论如何我始终是站在你这边的!”,他说的煞有其事,但是他内心真实的想法是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

    “你要做好准备,胡安随时可能会出招!”,杜林最后语重心长的嘱咐了一句,卢克点头回应,杜林拍了拍卢克的胳膊,“我去招待客人了!”

    看着杜林离去之后卢克丢掉了手中的半截香烟,取了一个有大拇指粗的小铁桶,拧开盖子倒出了大半只的乐土。他吸了一口气,菌丝燃烧后甜美的味道让他有些迷醉,他的大脑很清醒,他知道杜林刚才对他说的话都是真的,可同时杜林也暴露了他自己的一个弱点,那就是他没有人们想象中的“坚挺”。

    有些人认为杜林能够正面和胡安较劲——尽管他们自己不承认但是大家能够看出来,针锋相对浓浓的火药味直指两个人刚刚度过了“蜜月期”就分道扬镳的事实。他们一直认为相对而言比较神秘的杜林手中掌握的财富不会少于胡安的财富,这场竞赛中说不定胡安会落败。

    可是通过刚才杜林的嘱咐,卢克意识到自己之所以能够这么顺利的与杜林和做,杜林甚至愿意让出“创始人”这个很关键的位置与荣誉,无一不在说明自己对他的重要性,或者说自己手里这六百万对于杜林的重要性!简单一点来说,杜林没钱了!

    卢克为自己的判断喝彩,他也坚信自己这个判断,自认为看透杜林“深浅”的卢克就如同传闻中他解决了为他提供了帮助的同伴那样,开始思考另外一个问题。

    胡安都能一脚把杜林踹出去并且威胁到了杜林的计划,那么自己是不是也有这样一个资格?以前他不敢这么想是因为他还没有拿到这场游戏的“入场券”,就在刚才他们签订了协议之后,这场游戏的“入场券”已经被他紧紧抓在手里。

    他是一个骨子里还残留着动物野性的家伙,可以把这种野性叫做贪婪,也可以叫做**,他不希望自己一个人就能得到的好处还给别人分享,看着人群中面带笑容四处交际的杜林,卢克觉得其实他或许可以尝试一下。

    如果做成了,这件事不能怪他,要怪就怪杜林自己,他暴露了太多不应该暴露的东西,逼的自己不得不想要一口吞下所有的好处。如果做不成,现在手头紧张的杜林也不会拿自己怎么办!

    卢克如果受过高等教育,他一定是一个合格的资本家,足够贪婪,也很有野心,最关键的是在追求利益方面他六亲不认以及不择手段。没有受过完整的教育是他最大的缺陷,所以他稍微差了一点,就差了那么一点点。

    杜林不经意间朝着卢克望过去,他举了举手中的酒杯露出了笑容,卢克也回以一个亲切的笑容。

    杜林那意味深长的笑容恐怕卢克理解不了,这其实是好事,至少在以后他不会埋怨任何人,无论他如何选择,最后走出第一步的人都是他自己。

    消息扩散出去之后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本来杜林和胡安之间的那些破事就足够吸引人了,如今又引入了第三方,导致了更多的人都想要和杜林聊两句。

    比如说这里的主人,亚历山大。

    和亚历山大握手是一件有点麻烦的事情,因为他的肚子太大了,不仅仅是大那么简单,还很尖。想要和他握手要么自己的手长,要么就要吐一口气把肚子吸进去,不然有可能会非常不礼貌的碰到他那个又大又尖的肚子。杜林与亚历山大握手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想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以亚历山大如此的体型,他是如何繁衍后代的?

    “您好,一直想和您聊聊可总是没有时间。”,两人走到了一边,其他人也很礼貌的主动保持了一段距离,没有凑过来。亚历山大和杜林碰了一下杯,抿了一口酒,“您觉得我现在加入还来得及吗?”

    这句话有点没头没脑,杜林心中灵光一闪就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了,而这也是其他人的想法。

    既然卢克都能搭伙拿到门票,为什么他们这些本地富豪就不能也拿一张门票?

    无非就是一次投资,而且是可以预见收益的投资,总有些人手里会有一点钱不知道用到什么地方去,这对他们来说同样是一个机会。
,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