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五二章 找朋友【2】
    ,!

    卢克来伊利安的时候就没有考虑过会在这边投资,或者和别人合作。他是来找面子的,又不是来撒钱的,可惜最后面子没有找回来,钱还撒掉了。

    这么说可能有点问题,但事实就是如此。

    这个时候如果从西部把自己的财务顾问和律师调过来,天主才知道需要多长的时间,没听杜林说吗,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后天就要签订协议了,后天!没时间了,卢克直接把注意打到了朋友加菲尔德的身上,这个老朋友有自己的财务顾问和法律顾问,借用一下应该不成问题,实在不行另外给他们钱好了。

    作为一名暴发户,如果三句话扯不出一个“钱”字,说明这暴发的程度还不够。卢克也很清楚自己就是一个好运气的投机者,一个被天主莫了头顶的幸运儿。他从来不否认自己是一个暴发户,他就是有钱怎么了!

    有加菲尔德这位boss在,他手下的两位员工也很给面子,等卢克详细的说完了他和杜林商议的结果时,法律顾问提出了一个小小的问题。

    他可以理解杜林放弃直接让卢克注资他现在那个什么东方之星娱乐公司的做法,这里面涉及到了一些可能存在的商业上的问题。举一个例子,比如说帝国排行第二的运输企业“切波运输公司”的股权所有人并不是切波,而是另外一个人,但是人们都以为切波才是老板。以律师目前的立场他认为杜林做的符合一个有诚意的合伙人,这很好的避免人们固有的认为东方之星的老板就一定是杜林这种错误的认知,从而忽略了后面其实还有一个卢克。

    但是杜林能够想起避免这个问题,为什么还要选择让卢克自己去注册一个公司,而不是两个人一起注册呢?难道他不知道一旦卢克注册了这个公司之后他再用自己的企业入股,就算卢克的股权分配没有他的多,人们也都会认为这家公司就是卢克的吗?

    以后就算这家公司做的再好,人们第一个想起的就是卢克,而不是他杜林。律师认为自己对这些资本家看的很透,他们任何行为的目的只有三种,要么为钱,要么为名,要么为权。

    对于这个问题卢克愣了一下,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他学问不是很高,他也很佩服这些有学识的人,所以他真的很认真的对待律师提出的这个疑惑。他想了想,开口问道:“那么这样做对我是有好处还是有坏处?里面会不会存在什么陷阱让我的投入都流失掉?”

    律师对这方面的情况太熟悉了,毕竟他就是干着这个的,加菲尔德告诉过他卢克的学历不高,有些事情要多解释一下,要解释清楚,所以他也很认真的分析给卢克听,“卢克先生,这么说吧,您注册的这家公司无论以后的股权如何变化,当人们去查询这家公司的时候,您的名字永远都是第一位,而且还会标注您是这家公司的创始人。至于股权占比则在另外一页。”

    “有很多有着不错想法的创业者就是因为在争夺谁的名字排第一而闹的非常不愉快,连公司都没有建立就各自单独建立公司。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奇怪的事情,杜林先生放弃了可以说对一家公司而言很重要的东西。而您的名字就像是烙印一样会牢牢的刻在这家公司上,无论以后您是否在这家公司有股权,您永远都是这家公司的创始人,并且在非股权占比页中您的名字都是第一位。”

    卢克真的有点意外了,他不相信杜林会这么好,心思龌龊的人总是觉得别人的心也是肮脏的,“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陷阱?”

    律师摇了摇头,“这只是一个名誉的问题,并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就像人们说起伊利安地标建筑物就会想起亚历山大先生,哪怕以后亚历山大把酒店卖了,很多人也还会想起亚历山大先生,甚至忽略所有权转移的事实。”

    听到这里卢克基本上明白了,他用自己能够理解的方式重述了一边这个复杂的概念,“这就等于我和杜林买了一匹马,为了让别人知道这匹马是谁的,于是要在马屁股上烫一个标记。杜林现在放弃了这个权力,然后我把属于我的标记烫在了马屁股上。以后就算我把这匹马送给了杜林,别人看见了这匹马的第一时间就会反应这是我的马,是这个意思吗?”

    律师干笑着点了一下,卢克大手一挥,“那就没有问题了,后天签订协议的时候我也希望你可以和我一起去,你那天有时间吗?”,律师点了点头,对于他来讲无所谓为谁服务,反正他都是按照时间来收费。

    很快就有一条消息在伊利安上流社会中流传出来,流传的速度快的惊人,说是从西部来的矿业大亨卢克正式要与杜林合作,两人合伙建立新的公司并且加快推动南部院线的建立。这个消息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流传出来的,胡安知道的第一时间就主动的求证,并且得到了一个肯定的答复。

    他好了没几天的心情又一下子变差了!他本以为自己胜券在握,没想到杜林那个家伙居然又找了一个外援?这就像拳击比赛,一打二肯定打不过。胡安坐立不安的站了起来,这个时候别说是看书了,就是躺床上都静不下来。

    就如同杜林所预料的那样,前期两百多万投进去的时候还没有伤到胡安的筋骨,他没有觉得有什么负担。但是随后又投入了三百多万并且将很多产业都抵押给了银行后,他才感觉到想退是已经没有退路了。

    远的不说,就算他现在想要放手,用更多的钱把自己固有的产业赎买回来,但是其他的五六百万就等于打了水漂。当初杜林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就和他说过,如果在最好的城市最好的地点建立电影院不是不可以,但是速度上肯定来不及了。而且杜林提议在一些城市中执行这一套方案,但是其他一些小城市买的地偏一点都可以,主要是数量问题。

    乔治家族虽然会考察他们手里的这些资源,可是谁能够真的做到去看每一家电影院的具体情况?而且所谓考察这种事情还是他们自己占据了主动,完全可以带他们去样板城市看看那些样板电影院。选几个具有代表性的让乔治家族考察一下,等成功的合作了之后,剩下的再慢慢筹建就是了。

    正是因为有了杜林所提出的这个构思,胡安才看到了和乔治家族合作的可能性,否则手里就二三十家电影院,人家凭什么与你合作组建一个行业托拉斯?恐怕连多看一眼都觉得浪费时间。

    除了少数电影院,其他那些都建立在相对廉价并且偏远的地方,别说原价卖出去,就算打折有没有人感兴趣都很难说。

    一口气损失五六百万绝对是伤筋动骨,更麻烦的是第八区那部分钱他也抽了出来全部投了进去,如果这个时候喊停,他的损失将是一个天文数字。这里面包括了他现有亏损的这部分现金,手里还握着一大把的无法带来收益的不良资产,以及未来可以预期的收入,至少需要十年时间他才能缓过气来。

    那可是十年,他已经老了,他没有那么多时间和耐心在原地踏步十年!

    他需要盟友!

    之前也有人询问过他需要需要资金上的援助,但是都被胡安拒绝了,他知道那些人的心态和想法。现在投入个一两百万,等事情做好了,回报的可能是一年一两百万,这笔钱他自己有,凭什么要分给别人?可就算他再不愿意,也不得不愿意了,因为杜林那个无耻卑劣的小人居然找了一个帮手。

    他考虑过这个消息是不是杜林故意放出来迷惑他的,可很快他又否决了,如果真的只是一个谣言,对杜林其实没有任何的好处,相反的是还会有很大的坏处。人们或许会想,为什么说好要投资的资金不进来了,是不是不看好你杜林,或者不看好你做的事情?胡安认为这个消息也许不是杜林传出来的,而是他那个合伙人传出来的。

    目的无非就是为了接下来的事情造势,让更多的人知道他杜林才是乔治家族最合适的合伙人。

    想到了这里胡安毅然决然的拿起了电话,拨通了一个熟悉的号码,“上次你不是说想要跟我合伙干吗?现在还有兴趣没?”

    他立刻联系了在上次接待纳莎而举办的晚上会那对出现的老夫妻,作为隔壁州最大的农场主,这些年经营下来也有很厚的家底。之所以说他们投机失败,并不是说他们搞农场不赚钱,而是指他们现在通过农场赚到的钱,远远没有他们所预期的通过投机赚到的钱多而已。

    当一个农场主的农场产出能够满足一个城市日常所需要的消耗时,他就肯定是个富有的农场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