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四七章 美食节【1】
    “小姐,已经查清楚了,杜林先生曾经在特耐尔城待过一段时间,半年多前来到伊利安定居”

    当纳莎听见“特耐尔”这个词的时候脑子嗡的一下,她永远忘不了自己在特耐尔所遭遇的一切。

    约翰前后结过三次婚,每一段婚姻都给他带来了一个孩子。他有三个孩子,两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可能是因为婚姻不顺的原因导致了他前面两个孩子和他的关系都很不好,女儿成年之后就主动离开家,在求学时与钢铁大亨的次子成为了情侣并结婚,很少会回家看约翰,联络都相当的稀少,父女的感情很差。

    而长子,也就是纳莎的父亲,在约翰第一段婚姻结束之后就离开了家庭,那个时候他只有十六岁。他始终认为是约翰抛弃了他的母亲,因为贪恋美色娶了一个年轻的姑娘,这是对家庭的背叛,所以他义无反顾的离开了家,独自在外闯荡。他一边做临时工一边上学,学习成绩非常的优秀,每年都能获得全额奖学金。

    在求学的过程中也一样遇到了自己心仪的女人,并且结婚生下了纳莎。婚后纳莎的父亲成为了一名教师,在自己曾经学习过的学校里任教,他的一生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在约翰死后会发生改变。作为约翰的长子他必然会继承一大笔属于他的财产,以及产业和权力。

    问题就出在了这里,约翰第三段婚姻的对象是一名很年轻的女演员。这个年轻的女人喜欢玩乐,即使是怀孕期间还经常玩到半夜甚至是早上才回来,她还有吸烟的嗜好,经常喝酒。年龄上的差距以及约翰越来越大的年纪让他没有那么多精力来约束自己第三个妻子,导致了她产下的孩子体弱多病。这个问题在乔治家族这样的大家族来说不是什么大问题,他们拥有足够的钱和资源来给孩子补足先天的缺失。

    就像胡安的儿子库伦认为胡安口袋里的钱有一部分是属于自己的,约翰的兄弟姐妹们也认为乔治家族的财富有他们的一半。特别是约翰身边最小的孩子亚瑟养成了和绝大多数富豪家庭孩子一样的脾性,除了吃喝玩乐什么正事都不愿意做之后,他们对掌握家族财富和权力的**更加高涨。

    在这样的情况下,约翰主动找到了纳莎的父亲,希望他能够回到家族中为他分担一部分工作,同时也能够震慑那些拥有不切实际幻想的家族成员。几乎从来没有依靠过家族并且和父亲有着重重矛盾的教师有着属于自己的执拗,他拒绝了约翰的要求,并且坚称自己和乔治家族没有任何关系,他甚至把自己的姓氏都改成了他母亲的姓氏,来断绝彼此之间的联系。

    为了避免纳莎受到骚扰和影响,他将纳莎送到了母亲的家乡奥尔奥多去,躲开约翰。不明真相的纳莎并不知道自己是一个亿万家族的继承人之一,她以为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师的孩子。在这期间还出了一件事,纳莎的母亲第二次怀孕五个月的时候摔了一跤,当时的情况很严重,已经出现了休克的症状。

    但是纳莎父亲口袋里并没有足够多的钱让他的妻子接受最好的治疗,于是他不得不拿起电话联系了最不想见到的人,约翰。

    从此两人又产生了联系,并且维持着这段联系。可能是感觉到自己父亲愈发的苍老和忧愁,十几二十年的恨意也在不知不觉中化解了许多,他最终接受了父亲的请求,重新回到了乔治家族中。

    这就像一本狗血的剧本,整天在叔叔婶婶们的吹捧中成长起来的亚瑟面对突然横插进来的哥哥,表现出了十足的敌意。他的叔叔婶婶们告诉他,如果不能把他的哥哥踢出去,那么他未来能够得到的财产将分一半给他的哥哥。从来没有做过正事的亚瑟开始奋发图强,在一些叔叔婶婶的帮助下与纳莎的父亲开始了“有勇有谋”的斗争。

    整个家族硝烟弥漫,也就在这个时候,纳莎回到了家族中。

    从来没有想像过自己还有这样一层身份的纳莎几乎要崩溃了,她感觉自己整个人生都是一场骗局,所有人都在伤害她,都在欺骗她,她也更加的自闭以及冷漠。

    作为第三代第一个直系家族成员纳莎受到的关注远远超过他父亲所受到的关注,甚至为她的父亲吸引了不少火力。

    直至约翰把她送来伊利安,除了让她散散心之外,也是为了避免受到家族成员的针对。

    但是她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离开了漩涡中心,居然又碰到了让她回忆起人生中最痛苦事情的词——特耐尔!

    但是隐隐之中纳莎有一种感觉,杜林和自己的遭遇一定有什么关系。她很明确的知道自己没有见过杜林,更不可能和他说过话,但是那熟悉的声音萦绕在她的耳边久久不散,就好像是在什么地方听过他的声音。

    在哪呢?

    “我明天要参加美食节,你帮我准备一下。”,纳莎是一个勇敢的女孩,否则也不可能一个人去奥尔奥多那样陌生的地方上学,她既然产生的困惑,那么就去解开这个困惑。而且作为当初那件事的主要当事人之一,她认为这里面有太多不合理的事情,她想要知道真相。

    对于纳莎突然间要参加美食节的要求克丽丝有些奇怪,她之前还说过这件事,市政厅以及亚历山大都邀请过纳莎,都被她一一回绝了。可现在突然间又想要去,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情况?克丽丝心里思考着纳莎态度改变背后的可能,嘴上一口答应了下来。

    美食节经过一段时间的宣传已经起到了一定的效果,从这几天突然暴增的旅客量来看这场活动是有必要持续下去的。市政厅非常的满意,如果美食节最终能够圆满闭幕的话这些游客的口碑效应会成为宣传的重点,吸引更多的游客来到伊利安。亚历山大也很满意,作为美食节的主办方他也受到了足够的关注,这对他将酒店业从伊利安地区扩张出去创造了很好的条件。

    第二天一大早彩旗飘飘,天空中飞舞着五颜六色的气球,港口不断停靠的邮轮将满载的游客卸下之后立刻离开,挪出位置让已经在近海等待卸载游客的邮轮靠岸。

    杜林手里捧着一个小碗,碗里装着一些奇怪的东西,这些东西呈椭圆形,橙色,有小手指头大小,透过那些极薄的外壁可以看见里面有一个已经成型的小鱼在不断的游动。这是一种深海鱼类的鱼子,不需要任何酱汁就足以让人沉醉其中,咬破外壁的同时极其鲜美的汁液立刻炸开,还能感觉到舌尖上有什么东西在跳动。

    这种鱼子一盎司就需要五块钱,虽然味美可却不是什么人都能消费的起。

    “人太多了!”,杜林感叹了一声,本来只是亚历山大一时间的心血来潮,但是在市政厅的帮助和推动下,现在所产生的效果已经超过了亚历山大能够想像的极限。很显然,明天主流报纸上肯定会报道伊利安美食节的盛况,这也算是市政厅的功绩之一。

    走在杜林身边的芙蕾娜点了点头,她一手按着头上淡蓝色的遮阳帽,绿色的纱裙被海风吹去,露出了雪白的脚踝。摄制组没有放假,而且拍摄的地点就在海滩上,这是杜林答应亚里沙大的事情,为此亚历山大支付了五万块。

    她眼睛一亮,指着远处人群层层围绕的地方,“瞧,是大胃王比赛!”

    杜林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第一眼就看见了一个巨大的肚子,以及巨大肚子的主人亚历山大。这个家伙笑的嘴都合不拢,站在比赛台上主持着第一场比赛。

    任何人都能够参加大胃王的比赛,不需要任何的费用,比赛食用的是一种鱼肉制作的香肠,从成本控制来看这玩意比面包可便宜多了。在长桌后已经坐着十名比赛选手,这些人都是来自帝国各地的游客,可能他们觉得自己平时比较能吃,所以尝试着想要挑战一下大胃王这个“称号”。

    为了把这次活动办的圆满,亚历山大也算是绞尽脑汁,他一共开了九个活动擂台,除了大胃王这个比赛之外还有什么水桶肚之类的比赛。得到称号的选手可以拥有十五天酒店的免费入住权力,可以拆开也可以连续在一起,在一年内的任何时间都可以随意的入住。更重要的是每个冠军都有三万块钱的奖金!

    如果有什么事情不需要辛苦劳累,只需要吃一些好吃的,喝一些好喝的就能够赚到大钱,那么无疑就是这些比赛了。

    “想试试吗?”,杜林随口问了一句,他在梦境中时听说过两件事,不知道真假。

    第一件事那些看上去很瘦弱的女孩往往非常能吃,她们的肚子最少能够装下十斤食物。

    第二件事是那些说自己不能喝的女孩往往非常能喝,难得端一次杯子,但每一次端杯都注定孤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