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四五章 贷款【2】
    “对不起,我接一个电话!”,伊利安地区帝国央行的行长歉意的笑了笑,站起来走到办公桌边,拿起电话凑在了耳边。他没有说话,只是用“嗯”和“好”完成了整个通话的过程,当他把电话放下之后,又走到会客的小沙发组坐下,并且给杜林递了一支烟。

    作为在帝国央行有上千万存款的超级大客户,伊利安这边的分行行长詹姆斯真的把杜林当天主来对待。每到节日他还会安排长相甜美的女接待员为杜林送上一些礼品,或是邀请他来参加银行举办的活动。

    如果把帝国看作是一个人,那么银行就是遍布人体每一个地方的血管,富豪和他们口袋里的钱就是血液。

    这次杜林来这边的银行就是考虑到接下来可能会有大笔的现金出入银行,所以他必须提前和这边分行的行长詹姆斯沟通一下。帝国央行一直在执行保证金制度,伊利安地区算是发达地区,介于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之间,按照央行的划分也就是二级银行。银行内流动的现金加保证金在结算日的时候必须等于伊利安地区储户所储蓄的金额总数百分之五十,大概有五千万左右的样子,也许会多一点,也许会少一点。

    之所以不是百分之百,是因为央行有能力也有自信可以压制住那些大额的储户,说服他们放弃挤兑这种伤害彼此感情的想法,至于其他的“散户”就算加起来都无法动摇二级银行的保证金。这一套制度执行了上百年都没有出现过问题,所以直至今日还在执行这套有点老掉牙的方案。

    当然为了面对可能出现的一些问题,帝国央行方面也制定了另外一套规则,那就是大笔金额的进入必须提前进行沟通。无论是储蓄还是取出都必须先和银行打好招呼,特别是取出。如果没有提前预告,银行有权力拒绝储户取走银行内的存款,哪怕那些钱并不属于银行。

    当詹姆斯听说杜林最近可能会有大动作的时候,内心小小的抱怨了一下。如果这笔钱最终没有回流回来,那么他年终的业绩就不会太好看,因为他让银行“损失”了上千万的现金。是的,是损失,不是别的什么。储户储存在银行的钱并非就像他们说的那样放在了银行里,而是被银行用于投资或是贷款,突然间要抽出一千万,就意味着在某个地方某个时间段里有一个大概一千万资金左右的项目要暂时搁置,为此银行会损失一笔可以预见的“利润”。

    既然有损失,那么就肯定有人要为此负责,而这个负责的人就是詹姆斯。

    “我能询问一下,您这笔钱要用在什么地方吗?”,詹姆斯主动让秘书为他们削了两个苹果并且切成瓣,他将果盘推到了靠近杜林的地方,脸上的笑容都挤出了一条条皱纹。

    如果这个钱会流入其他地区的帝国央行,他的责任就会轻一点,最多就是一个句口头批评,他需要搞清楚这个情况。

    杜林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直接就说了出来,“我打算加大对影院建设的投资,我想您应该有听说过最近流传的消息。”,说着杜林看上去有些自负的轻笑起来,“我与乔治家族的接触看起来相当的顺利,为了争取更多的利益,所以”

    这件事詹姆斯听说过,任何一个领域的托拉斯企业都是帝国央行最尊敬的客户,如果杜林真的可以做到这一步,那么总行极有可能把杜林的客户等级权限提升到最高。客户的等级是不对外公布的,只有银行内部部分人知道,如果杜林的客户等级能够提到最高,也就意味着在未来他不需要任何抵押品,就可以从银行拿走数千万的贷款。

    詹姆斯脸上的笑容更加的阳光灿烂,他甚至非常贴心的问了一句,“那您需要贷款吗?对于您这样优秀的客户,我们会提供大额的低息贷款,我想这更有助于您在‘战场’上建立功勋。”

    杜林摇了摇头,他拿着牙签穿起一个苹果瓣塞进嘴里,“等我觉得不够的时候,我一定会通知您。”,说着他拍了拍裤腿站了起来,从衣架上取走了自己的圆帽,“好了,我也该告辞了。”

    “我送您!”

    詹姆斯站在银行的门口恭敬的看着杜林的车子消失在街头,他龇牙咧嘴的抽了一口凉气,抬起腕表看了看时间,没有再回银行的办公室,而是直接开着车去了第三区一个稍微偏僻的烧烤店里。这叫叫做德马里小牛腱的烧烤店还算有一点名气,本地喜欢吃牛肉的人都知道这家小店。

    实际上这家店主要接待的对象从来都不是什么有钱人,加上牛腱也不是最适合做烧烤的部位,所以他们的接待对象是那些中低产阶级。或许这间店的店主和许许多多的店主一样,在开店之前就想好了自己的产品和主流消费人群,但总是在经营的过程中会发生一些无法预料的意外,比如说烤牛腱在伊利安莫名其妙的很受欢迎。

    为了迎合市场,德马里小牛腱的店主扩张了门店,并且加盖了二楼,用于招待身份尊贵的客人。

    在二楼一个隔间里,詹姆斯找到了胡安。

    胡安正在摆弄着盘子里的牛肉,这些牛腱上有很多的筋线,本来人们就不喜欢吃这种东西,更何况烧烤之后这些筋块更加难以咀嚼。这种东西要是放在了南方或者北方绝对都是穷人吃的东西,可在伊利安,大多数人们都爱吃。

    “这该死的天气!”,刚从车里下来的詹姆斯有点受不了房间里闷热的环境,他摸了摸墙壁,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冰凉,不由的抱怨起来,“下次你要换个地方,这里只适合冬天来。”

    胡安笑了笑,没说什么,他指了指对面的椅子让詹姆斯坐下,两人很快就把精力投入到热腾腾的牛腱当中。这些牛肉只能热的时候吃,稍微凉一点吃起来就像是在咬一块轮胎,两人战斗了好一会才把六磅牛腱消灭掉,满足的饮了一口花茶,整个人都变得满足起来。

    詹姆斯和胡安是老相识,没有什么陌生和距离感,詹姆斯一边剔着牙一边问道,“东西也吃了,茶也喝了,现在我能知道你把我叫到这里来是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了吗?”

    胡安没有遮遮掩掩,直接开口说道:“我要贷款!”

    “贷款?”,詹姆斯手中的小动作都停了下来,他有些吃惊的看着胡安,就差问对方是不是有病。胡安现在大概还有四百多万的钱存在银行里,他居然还想要贷款?这就意味着他需要的不是三五十万或者一两百万,而是更多。

    老实说有人如果说要贷款而且数额巨大的话詹姆斯应该高兴才对,比如说他主动和杜林说起这个事,但胡安说要贷款他不是那么高兴,因为他们是很多年的朋友,他知道这里面的风险。

    一旦胡安逾期哪怕一秒钟,他所有的抵押品的所有权都会发生转移,等于他把自己的产业以相对低贱的价格卖给了银行。像胡安这样的客户,银行会给他抵押品百分之八十的价格,实际上这个百分之八十还要缩水一部分,最多只有百分之七十五,差一点的话就是百分之七十二,这是银行的规矩。

    价值一百块钱的东西银行一般评估之后定价最高不会超过九十二块钱,然后在算其中百分之八十的价格,也就是七十三块多。但是如果胡安想要赎回这些产业,他至少要为此付出九十块到一百块左右,甚至他最后都拿不回来。很多人进行巨额贷款最后都难以赎回自己的东西,在巨额利息的滚动下不是所有投资项目都能快速的变现。

    这是一场豪赌,用自己的家产去赌一个未来!

    想到这里詹姆斯摇着头笑说道:“我给别人推贷款别人不要,我不想推的人却主动找我好吧,你要多少钱?”

    胡安敏锐的捕捉到了詹姆斯所说那句话中的意义,他知道詹姆斯所说的推贷款绝对不是几百几千那种小额贷款,能够与他相提并论的绝对是一笔同样惊人的数字,他忍不住问道:“你说的是谁?”

    詹姆斯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透露给胡安,因为这件事和胡安的确也有关系,“是杜林,你打电话来的时候他正在和我沟通打算取款的事情,我尝试着向他推销了一下贷款业务,可是被他拒绝了。”

    “我能不能知道他这次要取走多少钱?”

    詹姆斯摇了摇头,“我告诉你这件事已经违反了银行的规定,所以”,他耸了耸肩,“反正是一笔很惊人的数就对了。”

    胡安陷入到沉默当中,他当然知道杜林为什么突然间要取出所有的存款,因为乔治家族松口了,据说很快就有人会来和他们讨论合作的事情,顺便还要去考察一下他们所拥有的那些院线。这个世界上不会有傻子,你说你手里有一百多家电影院人家就要相信?越是重要的事情,各方面的审查也就越严格。

    就像这次讨论合作的事情,离杜林提出这个想法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他们才做出决定,足以说明这些人对这件事的慎重。

    想到这里,胡安憋了一口气在胸口,低声问道:“你觉得我的酒吧和工坊能值多少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