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四二章 世界的错【3】
    “你想做什么?”,从地上爬起来的老福乐斯没有大喊大叫,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擦掉了鼻子下面的血迹,扬着下巴站在男人的面前,用一种居高临下俯视且傲慢的口吻嘲弄着这个男人,“我的儿子杀了你的女儿,我杀了你的妻子,而现在你想做什么?”

    “杀了我吗?”

    眼神中鄙夷的目光就像他无数次对待那些穷人一样,老福乐斯认为这个男人不敢伤害他,因为他是有钱人,是富豪,在伊利安拥有巨大的声望和很高的地位,他有极为广阔的人脉关系,没有人可以伤害他以及他的人家不付出代价。而且他认为眼前的这个男人不会伤害他,更不会杀了他。

    “我听说你还有一个儿子,他们告诉我那是一个很可爱的小男孩……”

    老福乐斯的话没有说完,男人就举起剪刀插进了他的嘴里,用力将他的舌头从中间剪开。老福乐斯痛苦的惨叫出来,他双手不断的擦着口中流出来的鲜血,根本没有意识到当他做了那些事情,说了那些话之后,他与这个男人都一样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他惊惧的想要逃出去,他没有想到这群疯子居然真的敢伤害他,甚至要杀了他。

    他是一个有钱人,是社会的名流,许多人要看他的脸色过日子,就连市政厅有时候都需要为施政来询问他的意见。直至这一刻,他突然发现自己并没有自己想像的那么坚强,也没有前两天那样对生活失去了信心,他不想死,他还有很多的东西没有享受。

    没有后代来继承?

    抱养一个不就行了?

    大家都不说的话谁知道那个孩子是不是他们生出来的,而且联邦那边似乎有更先进的医疗技术,说不定还有转机。

    他真的不想死,所以他第一个念头就是冲出去,但是都佛一脚又把他踹了回来,他的心在那一刻掉进深渊。

    杜林是不允许老福乐斯见到第二天的太阳的,用一句很时髦的话来说,他知道的太多了。

    男人拿着剪刀弯着腰朝着他身上就是一阵乱捅,刺的老福乐斯双手血淋淋的,他的胳膊上也有许多差不多一寸余长的口子。他身体颤抖着举着已经被刺穿多处的双手,身体不断的向后蠕动,他只想离那个男人远一点。男人看着在地上不断打滚哀嚎的老福乐斯,擦了擦脑门上的汗水,他丢掉了剪刀,拾起了那根要了他妻子性命的木棍。他缓缓的走回来,站在颤抖着双臂一脸哀求的老福乐斯面前,举起棍子。

    beng的一声闷响,男人手中的木棍震动的都差点抓不住。老福乐斯的身体猛的绷直,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再也没有喊出什么。

    男人不断的挥舞着木棍,一次又一次的举起来,又落下去,从最初震颤的敲击声,到最后如同捣蒜的啪啪声,如同机械一样不断重复一个动作的男人男人失神了片刻,他丢掉了手中的木棍,就站在那。

    老福乐斯死了,脑袋被砸成了一滩烂泥,管家已经跪在地上吐的直不起身。

    杜林撇了撇嘴,无论是谁,在他死了之后,他生前所有引以为傲的东西都会变得一文不值。他拿出了一把手枪,放在了男人的手里,“如果你心中仇恨的火焰还没有熄灭,外面还有,旁边的屋子里,院子里,你可以找到很多人。”

    “如果你所承受的一切用这一条性命就能满足,那么我们现在就离开。”

    “选择权在你!”

    “不需要担心明天早上你的生活会有什么太大的改变,你只需要好好的活下去,看着你的孩子长大,这就足够了。”

    “剩下的事情我会帮你摆平!”

    男人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手枪,内心陷入了无限的挣扎之中。就在杜林出现的前一刻,他还想着如果有机会能够活着离开这里,他会杀光这里所有的人。但是当他杀死了老福乐斯的那一刻,那种压得他喘不过来气的愤怒消失了一大半。现在他很茫然,因为他刚刚杀死了一名本地的名流,他不知道自己以后的日子会怎样,孩子会怎样,一切都不确定,不知道,迷茫!

    杜林似乎理解了他此刻的内心,走上前去拥抱了他一下,拍了拍他的后背,“一切都过去了,回去洗个澡,睡一个好觉,不要忘记悲伤,也不要忘记仇恨,然后勇敢的活下去。”

    男人没有任何阻挡的仍由杜林从他手里拿走那把手枪,他茫然的抬着头望着杜林,“我还可以吗?”

    杜林一脸轻松的笑容,“为什么不?”,他拍了拍男人的肩膀,“走吧,回家去,这里就交给我了!”

    他们目送男人离开了别墅,朝着第五区缓慢的挪动着身体,就像是一具行尸走肉一般没有多少生气。短短几天时间,这个家庭发生了巨变,这是谁的错?他不知道,但错的不是他。或许这个世界就是这个样子,总有些人可以凭借着某些原因践踏法律,可做任何事情都是有代价的,也许代价今天不会来,但总有一天回来!

    杜林叹了一口气,或许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他希望那个男人能够放下仇恨……好吧,站着说话不腰疼。他自嘲的笑了笑,转过身举起手对着管家的脑袋扣动了扳机,“该干活了!”

    第二天的太阳如同无数年那样缓缓的从海平面升起,第一缕金色的阳光穿透了黎明大道照射在公园的雕像上,整个城市从狂欢陷入到沉寂当中。道路上还残留着昨夜狂欢后留下的痕迹,沙滩上的清洁工人已经开始清理沙子,整个城市就陷入了这样一个奇怪的矛盾中。有些人因为快乐而休息,有些人因为工作而快乐。

    “先生,您的咖啡!”,服务生将咖啡和卷饼放在了桌子上,欠了欠身后退了两步转身离开。他揉着眼睛回到了店里,趴在柜台上打着瞌睡。

    杜林端起咖啡抿了一口,咖啡杯刚放下,报童一如之前每天早上那样的准时来到这里,将最新的报纸放在了杜林的桌子上。报童摘下了帽子,看着杜林将一块钱放进了他的鸭舌帽内,他脸上浮现出如以前一样的喜色,“如果您没有其他事情需要我做,我去送报了。”

    他摆了摆手,报童将帽子紧紧扣在脑袋上,狂奔到路口开始每天必须做的工作。

    翻开报纸的第一页,头版头条就是伊利安美食节的举办,在下个月伊利安地区将举办第一届美食节。配图中亚历山大和他的肚子一样格外的醒目,这个家伙为促成此事费了不少功夫。当然,他也给杜林带来了五万块的利润。翻过第一页之后又翻了几页,杜林才找到自己想要看的内容。

    这是一则和杜林有关系的新闻,一家在谢丽思街挂牌的公司被本地一家企业打包收购,记者认为这是伊利安地区在主抓旅游和娱乐之外还想着大力发展金融的一种试探。整篇文章其实说的都是伊利安地区特殊的地理环境和金融环境多么适合发展金融业务,除了在最前面提了一下这个收购案之后就再也没有提过。

    不过不要紧,杜林需要的就是这个信息。

    这家公司是杜林安排人收购的,目的是借壳挂牌,这关系到了他下一个计划。

    合上了报纸,吃了几口卷饼,杜林丢下五块钱后夹着报纸离开了。

    这座城市也和以前一样,平静而安详,没有人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没有人!

    回到家里的时候正好芙蕾娜准备出门,她看见杜林回来之后犹豫了一下,又走回了屋子里。

    “我有点事情想和你说一下。”

    杜林有点奇怪的看着这个女人,他走到了偏厅里,等芙蕾娜进来之后关上了门,“说吧,什么事,是钱不够用了吗?”

    芙蕾娜摇了摇头,“钱还有很多。其实……杜林,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最近很担心,因为我不知道我们拍出来的东西是不是有市场,如果弄砸了的话,这会让你损失一大笔!我有些不安,但是又不能和剧组的人说,我已经尽量节省开支了,但是我还是担心……”

    她的压力很大,又不能表现出来,她感觉自己再不说出来可能就要抑郁了。五十万,这是一笔她可能一辈子都负担不起的钱!

    杜林刚坐下就又站了起来,“就这个?行,我知道了,我还要回去睡一觉,这点小事不用放在心上。五十万买个第一我认为值得了,哪怕最后不赚钱,但至少我们也是历史上最烂的第一部有色电影不是么?”,他走到了门边,将门拉开了一半,“不要为我省钱,其实你有在这里苦恼的时间,不如想想如何演的更好一点,记住,我们不缺钱!”

    看着杜林摆着手走掉的背影,芙蕾娜只能苦笑,这或许就是穷人和富豪之间的差别吧。

    对于她而言的负担,在这些有钱人眼里可能只是一场游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