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四一章 复仇【2】
    老福乐斯手里拎着一个带血的木棍,他眉头微微一拧,吩咐了一声,“去看看是谁,告诉他我已经睡了,有什么事情等明天再说!”

    管家应了一声就离开了仓库,他关上仓库门的那一刻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心中的阴暗和压抑的感觉也驱散了不少。在里面的老福乐斯让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陌生,他很难想像以前那个充满了绅士分度的老人居然能够做出如何恐怖狠毒的事情来,就像是恶魔附身在他体内那样。就在那一刻,他都不忍心继续看下去,可他不能走,他只能闭上眼睛祈祷时间过的快一点。

    他心有余悸的回头看了一眼暂时沉寂的仓库,他知道当自己再次进去之后,地狱又会浮现在人间。

    可怜的人,可悲的人!

    他摇了摇头,将一些不应该有的想法甩出脑外,快速的走到了别墅的大门边,看着大门外有些陌生的三个身影,他还是很礼貌的询问了对方的姓名。当他听说那个领头的年轻人就是闻名遐迩的三十五万先生时还愣了一会功夫,因为他从来没有听说过福乐斯父子和杜林之间有任何的联系。

    “抱歉,主人已经休息了,如果您有什么事情的话请明天上午来。您应该知道,主人年纪大了,而且刚刚失去了自己的爱子,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合眼,所以希望您能理解。”,管家面带歉意的前身道歉,但是很明显杜林并不打算离开。

    正是因为管家这么说,更加让杜林肯定老福乐斯就在庄园内,而且那对夫妻也在里面。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对折的信封扬了扬,“请帮我把这个信封转交给福乐斯先生,里面有很重要的东西,一定要他亲自打开。”

    管家闻言上前一步,伸出手隔着铁门就要接过杜林手中的信封时,杜林突然间抓住了他的胳膊,用力一拽。管家整个人都被拖拽死死的贴在铁门上,一个枪口抵住了他的下巴。他脸色立刻变得煞白,长期在富豪家工作的阅历让他并没有完全慌乱,“杜林先生,您这是什么意思?”

    “你觉得我是什么意思?”,杜林说话的时候都佛正在搜管家的口袋,很快就从中找到了一串钥匙,杜林看了一眼,有二十多把,“现在我的意思是大门的钥匙是哪一个?”

    管家犹豫了几秒钟,闭上了眼睛,“你不是杜林先生,蓝色的那一把!”

    在管家看来任何一个富翁都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哪怕他们心里多么的肮脏卑鄙,他们也要在人前表现出符合自己身份地位的风度。就比如说仓库里的老福乐斯,他再如何痛恨那两个人,都没有想过要亲自上门绑架他们。他只是花了钱,找了人,然后坐在仓库里等着那些家伙把人送过来。

    所以他认为眼前的这个家伙不是杜林,但是枪口就抵在他的下巴上,只要对方动一动手指他的头盖骨就会飞出去。他是福乐斯父子的管家,在这个别墅中已经待了二十多年,他对这里,对居住在这里的福乐斯一家都有很深的感情。可是无论多么深的感情,都没有他的生命更重要。

    都佛拿着蓝色的钥匙插进了钥匙孔里拧了一下,铁门缓缓向一边墙壁内的轨道收缩,杜林松开手,但是枪口却一直指着管家。管家也很识时务的没有做出任何让人误解的动作,他举着双手退了一步,静静的看着这些人从大门处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这些富豪的别墅看上去好像没有什么防御措施,那些只有一人高甚至还没有一人高的围墙很容易就能翻过去,但其实这些富豪为了保障自己的生命安全,几乎所有别墅的围墙都布置了一些特殊的东西。从最简单的狩猎陷阱,到稍微先进一点的报警装置,任何敢于直接翻越围墙的人都会有一种叫做后悔的情绪在蔓延。

    杜林不希望惊动太多的人,所以想办法从正门进去才是最好的选择。

    进入了大门并且重新关闭了铁门之后,杜林收起了手枪,“现在请告诉我福乐斯先生在什么地方,我希望他不在睡觉。我不喜欢别人打扰我的睡眠,所以我也不喜欢去打扰别人的睡眠,请不要让我做一个我自己都不喜欢的人。”

    管家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他沉默的指了指远处园丁的仓库,然后并没有从杜林的口中得到他想听见的那句话。

    一行四人再前往园丁仓库的过程中还遇到了半夜负责巡逻戒备的保镖,他们只是看了一眼这四人就收回了目光,因为有管家的带领所以他们不需要担心这些人是非法入侵。而且他们也知道老福乐斯在做什么,或许这些人就是老福乐斯请回来的另外一批人。

    无惊无险的走到了仓库外,管家敲了敲门,然后打开了小门并且走了进去。老福乐斯正坐在一个椅子上,面对着那对夫妻抽着烟。报复虽然非常的解恨,但是他这个年纪和身体情况不允许他长期的从事这样的工作,不断升高的血压让他头有点晕,他需要休息一下。

    “都打发了?来的是谁?”,他头也没有回的问了一句,在他面对的那对夫妇中女人已经奄奄一息,男人却丝毫无损,他轻笑着鼓了鼓掌,“只要你说出那个人的名字,我立刻就送你的妻子去医院接受最好的治疗。知道吗?其实我很怀疑你是不是爱着你的妻子,你亲眼看着她受到如此的折磨和对待居然一言不发,你是不是希望借我的手杀掉她,好和你的小情人永远在一起?”

    女人两只手的手指都被老福乐斯剪掉了,头上还有几个口子正在缓慢的向外溢着浓稠的鲜血,更恐怖的是她的下半身,鲜血顺着一根外露的棍子向下不断的流动。她早已气若游丝,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甚至不需要对她做些什么,只需要等待一会她就会死亡。

    老福乐斯狠狠的发泄了心中的愤怒,同时也感觉到了一种让他汗毛耸立的恐惧。到底是什么人,能够让他们面对死亡都不愿意说出任何一个字来?直到这一刻他才后悔,后悔没有让管家直接把五千块钱送给这对夫妻,后悔非要让小福乐斯“锻炼”一下,结果就因为被他扣下的那三千块,事情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手中的香烟已经有些烫手,他吸了最后一口站了起来,刚要给那女人最后一击的时候,一个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福乐斯先生,您的兴致不错呀?您的管家说您已经睡了,可我总觉得像您这样的人物不应该睡的那么早。瞧,我猜对了!”

    老福乐斯猛的转过身,看着站在仓库里的杜林,脸色一下子变得阴沉起来。他冷冷的瞥了一眼低头充耳不闻的管家,立刻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他哼笑了一声,仔细的打量着杜林,他认识杜林,但是仿佛今天才是两人第一次见面一样,对这个年轻人充满了陌生,“是你做的?”,他问了一句,然后自问自答的说道:“肯定是你没错了,只有你才会关心这件事的走向,你来是灭口的吗?”,他的意思是杜林要赶在那两人说出幕后主使者之前,把他们灭口,“不用你动手,我很快就会解决他们,然后我们再谈一谈有关于我儿子的事情。”

    杜林有点尴尬的笑了起来,他转过头问都佛,“你觉得我是这种人吗?”

    都佛耸了耸肩,“谁知道呢!”

    两人都笑了起来,这让老福乐斯有点摸不清头脑,可不等他再说些什么的时候,都佛突然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

    一直享受着优渥生活环境的老福乐斯何尝受过这样的对待?这一拳下去直接把他打倒在地上,他挣扎了几下坐了起来,捂着快速肿起来的腮帮,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不敢置信的望着都佛,以及杜林。

    杜林直接越过了老福乐斯面色严肃的走到了女人的身边,他轻轻的将木棍抽了出来,鲜血就像是开闸的洪水,噗的一声喷了出来。女人眼睛逐渐的发亮,灰白的脸上也浮现了一抹红晕,她嘴唇蠕动了几下,“我……没说!”,接着她看向了身边的丈夫,眼神里充满了无限的留恋,“活…下…去!”

    杜林叹了一口气,“对不起,我来迟了。”

    女人摇了摇头,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被绑在她身边的男人强忍着泪水,直视着杜林,“我要报仇!”

    他知道老福乐斯是伊利安体面的上流社会名流,他知道自己和老福乐斯比,和杜林比连一个小虫子都不算,但是他还是说出了这句话。他不知道杜林要怎么处理老福乐斯,也许他们会和谈,但是他不会放弃仇恨!

    杜林从地上捡起了剪刀,解开了他身上的绳索,然后把剪刀放在了他的手中,“没有人能够阻止你,这是诸神赐予每个瓜尔特人的权力!去复仇吧,用鲜血浇灌的死亡才能得到永恒!”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