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三九章 出事【4】
    第二天一大早,无数的记者赶往了第五区,因为就在昨天晚上,就在他们拍摄慈善晚会的那些嘉宾时,第五区爆发了一场针对性的大规模暗杀。根据第五区分局调查的结果,人们得出了一个结论,这应该是一场帮派之间的刺杀行为。导致这一个结果的应该是两个帮派为了争夺麻醉药市场进行的一场清洗。

    这样的事情不能算是小事,但是要说算多大事情的话又不太现实,不过是一群帮派之间的仇杀,甚至连新闻版面都上不到第一版。原来可能对此还有一些存疑的人们再看见了那些死者的信息之后也都释然了,这些死者不是刚出狱的犯罪份子,就是有前科的帮派人士,唯一一个身份比较干净的米奇也被调查出在年轻的时候参与过多起犯罪活动。

    加上现场遗留的一些麻醉药,分局合情合理的为这场仇杀定了性。

    但是有些人不怎么认为,比如说前一天晚上还在和这些死者商量着第二天要求三十五万先生庄园外示威的那些人。他们知道这不对劲,但是没有人敢说什么,死亡的阴影就飘荡在他们的头上。他们生怕自己说出了真相之后流传了出去,自己就会成为下一批被“清洗”的人。

    虽然无法说出口,可是他们知道了一点,那就是三十五万先生不像他所表现的那样无害。

    此时在拘留所里听着刚进来的人们说着这件新鲜事并且猜测到底是谁出的手,灰狗整个人都哆嗦了起来,他扑向了正在锁门的警员,吓的对方直接掏出了手枪对准了灰狗。

    “我要自首,我还有事情要自首,我要自首!”,他急的眼泪都要出来了,丝毫不在意那些新进来的家伙们鄙视的目光,外面真的不能待了!米奇他们的死亡很好的证明了这一点,在外面的风险太大了。万一对方觉得自己知道些什么,或者会透露些什么从而把他干掉,他真的一点活路都没有。

    此时唯一的办法就是不出去,羁押室没办法关他太长时间,但是监狱可以!他不确定自己到底要躲几年才能让三十五万先生忘记他这个小人物,但绝对不能在短期出去。

    很快灰狗就被人带走提审,他自首了好几起案件,他的行为和心态也让警员们摸不着头脑。这些人往往咬死牙关都说自己是无辜的,怎么到了这个家伙这里还嫌自己交代的不够多?不过不管怎样能够破案对于警员们来说就是“业绩”,有人白白的把奖金和功劳送到他们手上,他们也没有推出去的必要。

    这里还有一个非常有趣的小插曲,法官考虑到灰狗主动自首并且积极交代自己的一些犯罪事实,愿意给他一个比较轻的判刑结果,结果这厮不仅在法庭上急了眼向法官吐口水,还脱了内裤并且把内裤丢向法官大人。原本两年的刑期直接加到五年。更有意思的是这个家伙得到了这个结果之后不仅没有沮丧,反而就像是中了奖一样哈哈大笑……。

    就在这样的一天,一场大雨突然席卷了整个伊利安。当人们在街道旁边的酒吧里避雨的时候,意外的发现了有一辆灵车从黎明公园开始顺着黎明大道缓缓的向沙滩港口方向驶去。暴雨中在这灵车的后面,还更随着二十多辆各色的豪车,豪华的车队所经过的地方,都是一片的静默。有人认出了灵车上相框内的那个年轻人,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小福乐斯出事的事情知道的人不多,当时老福乐斯虽然没有刻意的压制这个消息,可是这个消息依旧只在少数人中流传。直到今天黎明大道上的酒吧里那些客人们才知道,小福乐斯不是改变了性子,而是已经过世了。一些人脸上流露出淡淡的悲伤,小福乐斯虽然是个混蛋,但是他并没有做过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

    甚至很多人都很喜欢他,他是个很乐观的家伙,对钱财更是一种无所谓的态度,这让他有很多好朋友。

    肃穆沉重的车队在暴雨中缓缓的来到了港口,小福乐斯曾经说过,如果有一天他要离开这个世界,请不要把他烧掉也不要把他埋掉。让他和他的棺材一起沉入海底,他会在那里陷入永恒的沉睡。老福乐斯遵从了他过去的遗志,他要亲手将自己心爱的儿子送到他想要去的地方。

    前几天留守在医院的人跑回别墅告诉他小福乐斯因为呼吸衰竭已经死亡的时候,他整个世界都崩了。身体一直很好的老福乐斯甚至直接摔倒在地上,他不敢相信自己的儿子已经离开了自己,他明明记得医生说已经抢救回来了。

    坐在车里捧着儿子的相框,老福乐斯并没有如同他的妻子那样哭的死去活来。他僵硬的扭了扭脖子,看着副驾驶上的管家,“那辆卡车和司机找到了没有?”

    管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实际上这段时间他已经发动了所有可以借助的力量在全市范围内搜查这辆卡车,甚至连第六区和第七区都没有放过。但是到目前为止没有丝毫的头绪,那辆卡车就像是从天上掉下来专门为了撞小福乐斯一样,撞完之后又回到了天上。

    管家的沉默让老福乐斯意识到他交代的事情到现在都没有做好,他咬牙切齿的问道:“是不是觉得我后继无人了,所以连我的话都可以敷衍过去了?”,管家连忙摇了摇头,这样的话他承受不了,“既然不是为什么到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花钱,花更多的钱,谁能提供任何一点有用的信息,五百块起步。如果有谁能够帮助我们找到那辆卡车和当时的司机,我给他一百万!”

    一百万,一个天文数字,就连管家自己都有片刻的动心。如此乱来的举动没有谁觉得不妥,就像老福乐斯说的那样,他已经没有继承人了,他不可能在现在这个年纪再生一个儿子。就算他有这样的雄心壮志,他的小兄弟也不会允许他这么做。他手中的那些钱,那些房子,那些地皮都会成为无主之物,所以他根本不在乎自己开出的价码是不是太高了,他只在意能不能抓到凶手。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老福乐斯突然间问道:“我记得在他出事之前,他曾经撞到过一个女孩,是吗?”

    管家立刻答道,“是的先生,少爷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喝了一点酒,被一个女孩阻挡了一下,那个女孩已经死了。他的家属想要五千块的补偿款,但是少爷只答应给他们两千块,钱现在还在少爷那里。”

    老福乐斯陷入了沉默当中,眼看着码头近在咫尺,他笑了起来,笑声中充满了悲凉和愤怒,“去查一查那对夫妻,把他们查清楚,我要知道是不是他们制造了这起车祸让我的儿子离开了我。如果是,把他们带来,如果不是也把他们带来,他们应该陪我的儿子一起,而不是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

    经历丧子之痛的老福乐斯已经有些疯狂了,无论是谁在他看来都像是有嫌疑的人,特别是那对夫妇。居然为了几千块钱谋杀了他的孩子,简直不可原谅!他们一定要死,无论他们是不是,现在都有了理由。

    管家没有出声,他可以理解老福乐斯的心态变化,如此的悲剧发生在他的身上,他理所当然的需要通过某些途径发泄出去。要怪,就怪那对夫妻的女儿,如果没有这件事或许一切都会不同。至少小福乐斯不会换新的座驾,更不会想要去其他地方兜风,自然也就不会遇到这场车祸。

    这么看来,他们即将面对的遭遇是他们罪有应得的。

    入夜,下了一天的暴雨终于停歇了下来,整个城市经过雨水的冲刷焕然一新。躺在家里已经有些困意的托蒂设置了一下闹铃,脱掉了衣服躺在了床上。最近他累坏了,但是他觉得很有意义,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干劲。就在迷迷糊糊之间,他突然间听见了有人敲门的声音。

    此时已经九点了,大多数人都已经进入了梦想,他披了一件衣服,手里拿着一根棍子走到了窗户边上向外张望。黑色的夜幕遮盖了视线,他凑到门边问道,“是谁?现在天色已经很晚了,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明天再说。”

    回答他的是一个很年轻充满了稚气的声音,“托蒂爷爷,我的父母被人抓走了!”

    托蒂认识这个声音,他立刻打开了门,看着门外一个瘦小的家伙满脸的泪痕,无助绝望的看着他,“请您救救他们吧,他们被人抓走了!”

    老托蒂心中顿时爆炸了一样,睡意什么的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他立刻拉着孩子的手朝着第一区跑过去,一边跑一边问,“你知不知道是谁抓走了他们?”,孩子一个劲的哭,一个劲的摇头,老托蒂的眉头紧紧的抓在了一起,“那他们抓走你爸爸妈妈的时候,有没有说什么话?”

    孩子的哭声停顿了一下,连忙抽噎着说道,“有,有的,他们说是我爸爸妈妈害死了他们的少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